吾謀適不用 信懷南 458 FOR 9/30/2018 180923column

吾謀適不用

2018 年09月23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09月26 日上網

        藄毋潛是王維的朋友﹐科舉考試落第﹐買舟返鄉前﹐王維寫了一首《送藄毋潛落第還鄉/送別》的詩給他。詩的最後六句是這樣寫的﹕「行當浮桂棹﹐未幾拂荊扉。遠樹帶行客﹐孤城當落輝。吾謀適不用﹐勿謂知音稀」。翻譯成白話是﹕「回家的船快要開了﹐不久你就會推門回到你的老家。船漸漸消失在遠樹的背後﹐落日的餘輝照耀著那座孤城。你雖然一時有志難伸﹐但並不表示這世界上沒有人能欣賞你啊」。

        回顧掌門人一生﹐倒也有那麼幾件「吾謀適不用」的往事。至於是否「勿謂知音稀」嘛﹐那是另外一個故事。現在提幾件有先見之明的懷南舊事暖身﹐把「石破天驚」的寶貴意見留待最後再講。

        掌門人是老中搞商業實用系統的老前輩﹐出道之初有天對同事說﹕「咱們花時間建立應付賬款(AP)系統幹嘛﹖我們的供應商一定比我們心急想收賬﹐那就讓他們去忙他們的應收賬款(AR)系統好了。同樣的道理﹐我們的採購(Procurement) 系統也可以讓供應商的發貨(Order Entry)系統主導。。。」當時沒有人把我的話當真﹐而我自己也沒把自己的話當真。我是光說不練﹐離有計劃的「吾謀」還遠得很﹐但孰不知這個概念和後來庫存(Inventory)系統﹐和建材需求計劃(MRP)系統的設計﹐由傳統「推 PUSH」的觀念﹐變成「拉 PULL」的觀念不謀而合。

        後來台灣經濟開始起飛﹐資訊工業發達﹐我在美國顧問公司做事﹐於是正式寫了一份書面報告給我的老闆﹐建議在台灣僱程式工程師(Programmer)﹐白天我們把程式的設計和所需的規格趁台灣還在睡覺的時候傳真過去(那時越洋文件還是靠傳真 FAX)﹐當我們睡覺時﹐台灣正好起床幹活。24 小時開工﹐省錢省時﹐何樂不為。可惜老闆沒把我的建議當真﹐後來這種經營方式叫做「外包 Out Source」。

        再後來我覺得「專案管理 Project Management」﹐也就是大陸所謂的「項目管理」非常有用﹐於是趁我謀食海峽兩岸三地那段期間﹐一面開班授徒﹐一面申請到美國專案管理學會 (Project Management Institute) 的授權在台灣發展業務。台灣雖故土﹐但留下來發展我事業的第二春從來就不是我的生涯規劃﹐這時有個年輕人希望和我在台灣發展專案管理的教學﹐於是我就把美國專案管理學會的授權無條件給了這位年輕人。他後來有沒有搞起來我沒過問﹐有年大概是他們 10 週年慶祝活動吧﹐來信請我參加﹐我沒去。我的原則是﹕一個在我手上會被浪費掉的東西﹐如果在別人手上能發揮作用﹐我算是做了一件好事﹐成功不必在我﹐沒什麼好居功。

        那段期間信懷南的在台灣的管理雜誌上寫了不少文章﹐頗有江湖奇俠的架勢﹐這是鴻海郭老闆找上門來的原因。郭老闆要我教鴻海集團員工學工具和方法(tool and methodology) 苦練外功﹐信老師認為建立比較人性化的公司文化和練內功比較長治久安。回頭來看﹐郭老闆高估了信老師﹐信老師也高估了郭老闆。他應該請我做員工的心靈導師而非管理顧問﹐因為我會是一流老師三流顧問﹐老師教你做對的事﹐顧問教你做最有利的事。我離開鴻海若干年後出版《管理一點靈 - 從典範轉移到基業長青》的自序就是用「吾謀適不用﹐勿謂知音稀」做標題。首次提到我和郭老闆那段短暫的因誤解而結合﹐因了解而分手的因緣際會。

        咱們最石破天驚的建議﹐也是大家認為我在開玩笑的建議把台灣「國防部」的名稱和功能改為「災防部」。最近台灣大雨成災﹐島上三分之一的縣市變成了水鄉澤國﹐陸上行舟。經濟損失﹐災後後遺症水退後才開始。這證明了一件事﹕這些年來花在治水工程上的錢全泡了湯。同樣的道理﹐這些年來花費在國防上的經費﹐如果老共吃了秤砣鐵了心要拿下台灣﹐台灣能抵抗嗎﹖與其每年花那麼多錢在國防預算上﹐不如把吃飽飯沒事幹和有事也幹不出什麼名堂的阿兵哥全投入台灣基礎建設上。改「國防部」為「災防部」的構想絕不是掌門人開玩笑的話。事實上掌門人再提這件事時心裡還有點傷感。老綦落第還鄉還有王維以詩安慰送別﹐掌門人如此寶貴意見除了「吾謀適不用」外﹐連「勿謂知音稀」都要打大問號﹐唉﹗ 高處不勝寒﹐難怪掌門人老感冒流鼻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