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啟示錄之一﹕由盛轉衰

2018 年07月29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08月01 日上網

        寫完《台灣啟示錄》後寫《美國啟示錄》﹐也許有人說﹕「掌門人﹐你號稱劍膽琴心﹐我看是煎蛋芹菜心﹐為什麼老是出台灣和美國的洋相﹐不敢批評老共﹐是柿子揀軟的吃﹐怕專欄被封殺嗎﹖」

        掌門人少批評老共﹐首先是消息不靈通﹐信老太在世時曾問我﹕「為什麼看台灣的電視新聞全是壞消息﹐看老共的全是好消息﹖」反共是信老太的職業病﹐第一次陪她去大陸﹐她出口就是共匪共匪﹐害得我馬上提醒﹕「老媽﹐我們現在在大陸﹐您就少講共匪共匪行嗎﹖」但信老太這個問題倒問得非常中肯。

        這麼多年過去了﹐大陸新聞也開始播些天災人禍的壞消息﹐但立場永遠和中共中央站在一起﹐基本上是政府的宣傳工具。每次報開什麼大會的新聞時﹐鏡頭照例會對前排的領導同志一個個掃過去﹐領導們的表情﹐抱歉﹐掌門人的總結經驗是四個字「呆若木雞」。掌門人不常批評中國的主要原因﹐也絕不是怕得罪老共。掌門人反對台獨﹐討厭法輪功﹐最近又寫過《讓他連任又何妨》上下兩集的文章對習近平主席要「趙麗蓮」(照例連)表態支持。如此大功﹐就算「僑領」名單上沒我﹐國慶節酒會不請我吃一頓﹐但鐵沒資格名列一進入大陸就回不來的黑名單。鬼扯了半天﹐讓我告訴你為什麼我不常批評中共的主要原因﹕

        台灣和美國是我有生之年看到它們由盛轉衰的﹐而中國大陸正好相反。這幾十年來他們由衰轉盛﹐就算我 100% 不習慣他們的作風和100%不同意他們的搞法﹐但只要他們能搞到民富國強﹐大國崛起﹐我沒什麼寶貴的﹐不寶貴的和 ^%$#$% 意見。

        回頭看美國﹐ 我認為美國的沒落是從越戰吃敗仗鎩羽而歸開始。美國開國以來﹐這是第一次吃大敗仗﹐那時掌門人已在美國﹐電視新聞中美軍直升機在大使館屋頂救最後一批撤退人員的慌亂鏡頭﹐是李後主《破陣子》「最是倉皇辭廟日」的現代版。在老美的心目中﹐這鏡頭應該是個「嚇刻 (shock)」。

        但美國沒有在越戰中學到教訓﹐接下來的總統一個比一個「驢」﹐在經濟﹐內政和外交上採取的政策全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鋸箭療傷法。2017 年紐約時報有一個專題報導﹐細數美國從羅斯福主政到 2017 每任總統面臨的問題。問題分經濟﹐內政和外交三大塊﹐然後再用不同小塊的比例來表明問題的大小。

        1945 年二戰結束﹐在杜魯門任上他面臨的問題只有9 項﹐其中屬於經濟的4 項﹐外交的3 項﹐內政的是微不足道的民權和宗教與道德沒落2 項。但到了特朗普上台後﹐他面臨的問題已經累積到 23 項。其中內政從杜魯門時代微不足道的2 項爆增到12 項。在這 12 個問題中﹐前 4 名的大問題是對政府不滿意、移民問題、社會分裂問題、和民權和種族歧視問題。在經濟上特朗普面臨6 個問題﹐前 3 名是一般經濟問題、失業問題和貧窮問題。如果這個調查報告現在來做的話﹐特朗普面臨的外交問題絕不只以國家安全和恐怖主義為主的 5 項而已。像與中國的貿易戰﹐與傳統盟國間的摩擦與矛盾﹐和俄國﹐北韓的問題﹐這些新問題都是特朗普搞出來的。

        我的《美國啟示錄》不是深入分析﹐1500 字的專欄能寫出什麼深入的分析﹖我用親身的美國經驗﹐談美國面臨的問題﹔用自己有限的知識和主觀的偏見指出問題發生的癥結。我的基調是「唱衰」美國﹕從我1965 年來美國開始﹐這個國家就像王小二過年一年不如一年。我的看法不一定正確﹐就算正確也不是政客們認為可以為他們爭取選票﹐穩固權力的良方﹐因此這些問題不會被重視﹐於是我們會瞪(等)著看美國繼續沒落。七年之症求三年之艾﹐台灣的老百姓認為蔡英文是三年之艾﹐美國的老百姓認為特朗普是三年之艾﹐於是他們當了總統。但我認為他們兩位都是只會隔空抓猛藥的庸醫﹐他們的會把台灣和美國搞到「藥到命除」。

        非常抱歉掌門人要扮演一陣子烏鴉而不是喜鵲了。我是目睹過美國和台灣由盛轉衰的見證者﹐享受過她們黃金時代的過來人。台灣和美國的前途對我的影響已經不大了。生不滿百歲﹐常懷千歲憂﹐覆巢之下﹐豈有完卵﹖我是在為我們的後代擔憂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