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的無悔與無憾

2019年2 月3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2月6 日上網

      上星期在中國詩詞中找出些有關悔和憾的句子﹐加上一些「我的寶貴意見」﹐寫了一篇《中國式的悔與憾》後﹐意有未盡﹐於是決定再來一篇《中國式的無悔與無憾》﹐愚(娛)人娛(愚)己﹐不亦快哉。

      說到無悔﹐第一時間就想到宋詞中柳永的「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很多人都認為這是描述情關難過的句子﹐其實並不盡然。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提到﹐凡是成大學問﹐大事業者﹐必須經過三個階段的修煉和領悟﹕

      第一個階段是「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宋﹐晏殊)」。

      第二個階段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宋﹐柳永)」。

      第三個階段才是「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宋﹐辛棄疾)」。

      根據小平同志「實踐是檢驗真理唯一的標準」的指示﹐總結這三個階段的修煉和領悟﹐就是人要有無悔無憾的硬功夫。不過我認為最後一個階段應該是陸游的《六十餘年妄學詩﹐功夫深處獨心知﹔夜來一笑寒燈下﹐始是金丹換骨時。》這是鐘鼎山林﹐見仁見智﹐與本文無關 。

      清朝的沙天香﹐是回人將領霍集古的妻子﹐傳聞中的香妃就是她。她與其夫並騎抗清﹐曾有一詩曰﹕《邊塞男兒重武功﹐劍光如電氣如虹﹔人生自古誰無死﹐馬革裹屍是英雄。》詩中引用了文天祥和馬援「死不後悔」的兩個典故。「死不後悔」四個字看要用在什麼人﹐什麼事情上才比得出高下。我常說﹕「陳水扁這傢伙﹐死不後悔」﹐可見人到死也不後悔也不全是什麼光榮的事。

      唐朝的王維和高適都是我欣賞的詩人﹐前者說﹕「孰知不向邊庭苦﹐縱死猶聞俠骨香」是用來描述為了追求理想可以犧牲生命的無悔﹐後者有首送別的 詩「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是用以鼓勵別人放膽前去﹐沒什麼好遺憾的句子。 這和歐陽修的至情之作﹕「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也許有憾但無怨無悔有異曲同工之妙。

      中國人的民族性在長程和短程的時間關念上和洋人差別很大﹐在我寫管理文章的時候曾經深入的分析過。以長程的定義言﹐ 美國人﹐日本人﹐中國人的看法不同。在特別看重長程價值觀的老中心目中﹐「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清﹐龔自珍)」和「向來枉費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 (宋﹐朱熹)」﹐甚至和白居易的《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都是強調天下事不能只看目前的得失﹐如從長遠看﹐很多事都會否極泰來沒什麼好後悔和好遺憾的。

      李白瀟灑但絕非一個顧家的男人﹐但他卻是一個無悔﹐無憾的樂觀主義者。在失業的時候把家中的馬和衣服叫兒子拿出去賣了買酒﹐因為他堅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這和宋朝黃庭堅的「坐對真成被花惱﹐出門一笑大江橫」同樣是看得開的豁達人。

      老年人最大的毛病之一就是喜歡抱怨﹐從表面上看﹐喜歡抱怨可能只是一種吃飽飯沒事幹的壞習慣﹐但深一層分析﹐抱怨的隱因是心中有悔有憾。換個角度看﹐如果一個人心中無悔無憾就不容易抱怨。梟雄曹操的「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和蘇軾的「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同屬不服老﹐不後悔﹐和對年老沒什麼遺憾的表態。不過世界上一江春水向「西」流的例子不多﹐蘇老夫子沒有谷歌就假設水可以往西流也太大膽了些。

      唐朝的劉禹錫曾經被我在的《窗外自是有秋天》中讚為跳出框框思考的詩人。公元 815 年他被貶10 年後回到京城﹐在朝當權派皆為另一黨人﹐他有感而寫「玄都觀裡桃千樹﹐盡是劉郎去後栽」。於是這下又得罪了當權派﹐再次被貶。14 年後他再回京﹐當權的換成另一派人﹐老劉忍不住又發表寶貴意見寫「百畝庭中半是苔﹐桃花淨盡菜花開﹔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結論是﹕如要無悔無憾﹐保持呼吸是第一要件。

      不過中國式的無悔無憾還是以情為主﹕「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 (清﹐黃景仁)」、「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唐﹐元稹)」前者自苦﹐後者自律皆無悔無憾的樣板人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