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教授的最後一堂課

2008年2 月22日上網

       如果你是一位大學教授﹐如果你只有一兩個月能活﹐如果學校的傳統讓你可以給學生上最後一堂課﹐你會怎麼上這堂課﹖你會告訴你的學生那些事﹖

       Randy Pausch 是卡內基美隆大學的教授﹐他得了致命的癌症﹐醫師告訴他只能活一兩個月了。你們看到的是他在 Winfrey Oprah 電視脫口秀重述這最後一堂課的主要內容。錄影感人至深﹐在看之前﹐容我插播一件事。

       這些年來﹐作為一個半公眾人物﹐我經常會收到不少別人傳來的文章和其他檔案。其中的精品﹐我放在《有話就說》和大家分享。如果你們喜歡﹐不要謝我﹐要謝那些寄給我的人。我沒提他們的姓名﹐因為同樣的東西可能有不同的人寄給我。我最近還收到別人寄來的《最後一代的內地人》。這不是大水沖翻龍王廟是啥﹖但這不是我要談的主題。我要談的是有關回信的問題。

       我對回信有一路行來始終如一的原則。這些原則﹐我不時要重覆一下﹐因為有些新朋友恐怕不知道﹐我也不願意欺騙他們﹕

  1. 如果是 attachment﹐ 把掌門人和張三﹐李四﹐王二麻子一大票人混在一起﹐當批發郵件寄的﹐我大概不會打開就 delete 掉。
  2. 一日一信者﹐列入拒絕戶。
  3. 寄來別人文章沒有個人看法和意見的﹐不回信也不一定看。
  4. 來信稱兄道弟﹐沒大沒小的﹐不回。掌門人是 old school. 人比文章講規矩。問認識我的人都知道。
  5. 老是問 million-dollar 問題的﹐不回。如果我知道答案﹐一篇專欄才值 60 大拉屎﹖
  6. 除此之外﹐見信後 24 小時回信(英文回。不是英文好﹐是輸入快些)。不信可以試試看。

       好了﹐現在可以看這段短片了。如果你從沒看過﹐你會很高興我把它登出來﹐如果你看過﹐不妨再看或介紹你的朋友們看。你如果看完沒什麼感覺﹐尤其是對短篇的結尾無動於衷的話﹐我很好奇﹐你怎麼會看信懷南的文章呢﹖

        各位女士先生﹐have your box of Kleenex ready. 《鮑教授的最後一堂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