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啟示錄之六﹕蔡英文的期中考

2018 年11月25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11月28 日上網

          寫這篇評論的時候﹐特朗普的期中考剛結束﹐ 離蔡英文的期中考還有兩星期。文稿傳出去了就不會改﹐照理說這時候評論特朗普期中考的成績沒什麼風險﹐但在台灣「九合一大選」前兩星期就預測台灣的選情並加以評論﹐不但難度高並且風險大﹐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難道掌門人練功練岔了氣變成歐陽鋒(瘋)了嗎﹖

          信某論政和預測選舉結果﹐最討厭下筆四平八穩﹐態度曖昧不清﹐立場模棱兩可﹐這種評論﹐這種預測豈不是評了等於沒評﹐測了等於沒測嗎﹖所以﹐信大「瞎」根據慣例﹐在台灣「九合一大選」前兩星期就「錫」嘴直判這次民進黨會大輸﹕ 不但高雄﹐新北市會輸﹐台中市台北市也可能輸。總得票數計﹐民進黨會比國民黨少。 預測對了是台灣老百姓之福﹐錯了是台灣老百姓之禍﹐掌門人豁出去了。

          蔡英文到宜蘭去為陳歐珀造勢﹐這個陳歐珀就是馬英九父親去逝他對死者口出穢言﹐問政的時候要台灣的官員去調查大陸 OPPO 手機是不是冒用他的名字的草包。蔡英文說﹕「國民黨要教訓民進黨﹐憑什麼﹖」唉﹐我說蔡英文呀蔡英文﹐妳怎麼到現在還是頭腦不清 (unclear on the concept)? 哪是國民黨要教訓民進黨﹖是台灣老百姓要教訓民進黨。妳如真不知道其中的區別﹐那妳的無知是因為你笨。但如果妳明明知道現在要用選票教訓妳的是台灣老百姓而故意將其小量化到被你們整得慘兮兮的國民黨﹐那妳的無知則不單是掩耳盜鈴的笨而更是包藏禍心散佈假新聞的壞了。

          這次選舉最特別的現象就是一個在民進黨長期執政的的高雄﹐掀起一陣風起雲湧的「韓流」。「韓流」的主角韓國瑜這個在過氣的國民黨中過氣的人物﹐多年前做立法委員時因陳水扁說養退役軍人就像養豬一樣﹐眷村出身的他﹐忿而揍過陳水扁。韓國瑜立委不做後﹐馬英九8 年總統任內他失業了6 年。國民黨叫他去選高雄市長﹐本來打的就是死馬當活馬醫﹐他要人沒人﹐要錢沒錢﹐自稱又老又醜又是光頭的賣菜郎﹐三拳兩腳把民進黨上上下下打得七葷八素方寸大亂。 現在很多人認為「韓流」是個奇跡﹐是意外﹐對信大「瞎」來說﹐這根本不是奇跡也不是意外。「吾謀適不用﹐勿謂知音稀」信掌門這 30 年來苦口婆心宣揚的理念﹐結果量身打造出來一個像韓國瑜這樣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不飛則已﹐一飛衝天的人物。

          這種人物應該是成熟的民主政治制度下的典型政治人物﹐而不幸的是在台灣不成熟的民主政治下反而變成了非典型的政治人物。我在這裡不是自我宣揚這 30 年來的看法多麼正確。信某千山獨行慣了﹐看法正確與否﹐歷史是我的最終裁判﹐別人的肯定或否定﹐FMDIDGAD﹗在這裡讓我再給蔡文上一課﹐開導她和民進黨期中考得個大 F 的原因。

          蔡英文是個平時不燒香﹐臨時抱佛腳不用功的學生。她老以為仗著臨陣磨槍不快也光的投機手法在考試(選舉)時會得高分(選票)。坦白說﹐民進黨在高雄市執政了 20 年﹐高雄縣執政了超過 30 年﹐如果不是幹得太差﹐怎麼可能會被韓國瑜一句「高雄又老又窮」﹐和「人進得來﹐貨賣得出去﹐高雄發大財」的口號就打趴了﹖如果民進黨在全面執政後﹐不搞政治搞經濟﹐人民安居樂業﹐本錢厚﹐不要說一個韓國瑜﹐就是10 個韓國瑜也沒用。

          平時不用功的學生考試成績怎麼會好﹖但民進黨和蔡英文吃定了負責監考的和管風紀的全是自己人﹐因而考試靠作弊﹐胡作非為﹐肆無忌憚﹐廢掉有獨立辦案權力的特別檢查官機構﹐法院﹐監察院﹐好像是他們那伙人開的。和他們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的壞學生﹐大家沆瀣一氣接二連三搞出些「拔管」、「東廠」、「最高薪實習生」、「出污泥而不染」(誰是污泥﹖) 倒行逆施的怪事。還有那個叫小野的﹐要進廚房就不要怕熱﹐要做烈婦就別失身﹐哭什麼勁﹖民主政治不能靠槍桿子出政權﹐只能憑施政績效打考試分數﹐沒有點實力﹐靠欺哄詐騙的「奧步」遲早要被選民唾棄的。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一葉知秋﹐蔡英文兩年後的大考看來是逃不過被退學的歷史審判﹐信不信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