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啟示錄之十﹕另外兩個大問號

2018 年12月23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12月26 日上網

          蔡英文的期中考後﹐上星期我問了四個問題﹕國民黨真贏了嗎﹖民進黨真輸了嗎﹖共產黨真開心嗎﹖台灣選民水準真提高了嗎﹖興有未盡﹐今天再問兩個問題﹕「韓」流會 退潮嗎﹖蔡英文 2020 年會連任嗎﹖

         「韓」流會 退潮嗎﹖答案是﹕一定會﹐並且現在已經開始退了。「韓」流退潮不一定是壞事﹐就怕退潮後赫然發現老韓沒穿褲子﹐這是韓總成為韓市長後要特別注意的﹐否則韓國瑜只不過又是掌門人見證過成名 15 分鐘的政客之一。

         「韓」流退潮有三個因素。第一個因素是自然律﹕任何往上的東西遲早會掉下來這是自然律。如果高雄是架飛機﹐韓國瑜就是正駕駛。開飛機的目的是把乘客平安帶到目的地。如果駕駛員技術不好﹐飛機恐怕連起飛都有問題。就算可以起飛﹐遇到氣候不好或意外﹐一頭栽下來的可能性也很大。相反的﹐如果駕駛員的技術很好﹐但沒有方向感﹐不知道該往什麼地方開﹐結果在天上忽東忽西亂開一氣﹐最後汽油用完﹐還是一頭栽下來。韓國瑜個人操守和管理技術都沒大問題﹐問題是高雄市政府的規模和人事比台北農業市場管理要複雜太多﹐因此﹐高雄這架飛機的副駕駛太重要﹐韓總上任前在人事上栽了個跟斗應該是很有價值的教訓。

         「韓」流退潮的第二個因素是人性必然。如果說爬得高摔得重是自然律﹐愛之深恨之切就是人性律。掌門人大愚若智﹐但對一件事卻看得很準﹕愛與恨是剃刀邊緣﹐對熱情過度的人我向來是怕怕的。現在對韓市長抱著不同期望的人多如恆河沙數﹐韓市長勢必不能滿足每個人的期望﹐怎麼開始把頭腦發熱的韓粉拉回地面而不會造成因愛生恨的後遺症正考驗著韓市長的智慧。為政不在多言不適用於現代民主政治﹐但言多必失也並非沒有道理。水能載舟也能覆舟﹐韓善言﹐會溝通是其長項。慎用之﹗

         「韓」流退潮的第三個因素是人算不如天算。飛機在天上會遇到突如其來不可預測的氣流。處理任何災難性事故只有兩個方式﹕事前的風險評估和事發後的危機處理。韓市長的幕僚應該在這方面幫得上忙。結論還是那句老話﹕以馬英九為戒﹕憑魅力可以唬人唬15 分鐘﹐15 分鐘後就要靠有沒有兩把刷子了。

         蔡英文會連任嗎﹖不會﹗台灣的政治生態很奇怪。任何一個民主國家﹐如果執政黨在期中考考成了「死當」﹐ 兩個現象一定會發生﹕

         一是下昭罪己﹐徹底改過並準備下臺。

         二是黨內群雄侍機而起﹐取而代之。但台灣既非總統制﹐也非內閣制﹐總統有權無責﹐ 檢討了半天﹐非但不承認自己領導無方﹐路線錯誤﹐反而怪台灣老百姓跟不上她改革的腳步﹐這真是荒唐的反省。這有點像航空公司靠不實廣告把旅客騙上了飛機﹐駕駛員找了些沒有執照的傢伙和不合格的機組人員在空中「搞飛機」。雷達明明告訴你什麼地方有風暴﹐什麼時候該慢飛﹐但蔡英文這個技不高但膽卻亂大的駕駛員硬是不信邪﹐憑兩張錯誤的地圖在那裡駕駛。一張地圖叫「臺獨」﹐一張地圖叫「廢核」。雖然乘客早就發現情況不妙﹐這樣搞下去一定摔飛機﹐機組人員心裡也很明白﹐奈何沒人有膽量挺身而出把這個手握駕駛盤的駕駛員給請下座位。理由很簡單﹕ 這個駕駛員開飛機的技術雖然「水皮」﹐但手裡槍(資源)﹐誰想造反就先把你斃掉。更糟糕的是機組人員沒有一個比這個現任的駕駛員更會開飛機。各人心中明知前途無「亮」﹐但也敢怒而不敢言﹐乘客們只希望飛機早點落地換駕駛員。好個蔡英文﹐自我感覺特好﹐說什麼也要開下一班飛機。

         這時候有一個自稱 IQ 157 有亞斯伯格症候群的柯文哲也想出來開這架飛機﹐再加上前陣子已經快關門 KMT 航空公司﹐最近因為蔡英文所屬的」DPP 航空訓練出來的駕駛員頻頻出事﹐ 時來運轉﹐行情又看好起來﹐很多失業已久的駕駛員也都躍躍欲試想開下一班飛機。信大「瞎」預測蔡英文想坐上駕駛的位子繼續開下一班飛機的可能性是零。讓技術不及格又不認得方向的駕駛員在天上再亂飛四年﹐天下有這樣笨﹐這樣不怕死的乘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