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烏龍獎

2019 年01月13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01月16 日上網

        新年如意﹐容信老師先講個「商山四皓」的歷史故事。

        2226 年前﹐雄才大略﹐野心勃勃想帝業永續的秦始皇﹐沒想到踢了水桶後不久大秦帝國就被傳說中斬白蛇起義的劉邦給滅了。這時候有四個官居舊朝「博士」的老傢伙﹐拒絕為劉邦﹐也就是所謂的漢高祖所用。他們逃到商山隱名埋姓﹐寧願採野菜為生也不出山接受新朝的官位。由於這四人年齡都很大了﹐於是人稱他們為「商山四皓」。

        漢高祖寵愛戚氏﹐想把皇后呂氏生的太子劉盈廢掉另立戚氏的兒子為太子。呂氏大急﹐希望大老張良出面勸劉邦別廢太子。張良說(這是「信」口開「合」想當然耳)﹕我與老劉當年是穿一條褲子的 buddy buddy﹐ 但現在人家是皇帝了﹐他的家務事怎麼還會聽我的﹖你們不如備厚禮用禮賢下士的態度去請「商山四皓」出山力挺太子。有天劉邦看到太子劉盈背後四個髮鬚皆白的老傢伙一字排開﹐問這四人是何方神聖﹖得知是拒絕自己延用的「商山四皓」﹐於是只好對戚氏說﹕劉盈羽毛已豐﹐動他不得了。後來劉盈登基﹐是為漢惠帝﹐想重賞這四人﹐但四人不為所動﹐回到商山過閑雲野鶴的日子。北宋的王禹寫過一篇文章稱讚這四個老傢伙﹐說他們「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惟聖人乎﹖」

        地球一陣猛轉﹐2000 多年後﹐最近台灣有四個平均年齡 87 歲的老傢伙﹐一個是臺獨金主吳澧培、一個是台獨祖師爺彭明敏、一個是臺獨牧師高俊明、最後一個是不務正業的化學家李遠哲。這四人在台灣一份親綠的報紙《自由時報》聯名登了一則廣告﹐標題是《致蔡總統的公開信 - 敬請不要參選連任》。信掌門對此公開信無以名之﹐姑且稱之為《玉山四皓討蔡英文檄文》吧﹗﹐閑來無事﹐一時技癢﹐容信老師對這封檄文發表一點「我的寶貴意見」﹕

        這封公開信一開始就說明這四位老先生寫這封公開信的心情是痛苦的﹐但基於理念不得不寫。接著打開天窗說亮話﹐用 17 個字很清楚的指出「玉山四皓」的兩個訴求﹕請蔡總統放棄連任﹐交出行政權退居二線。這種公開信的起手式非常合乎現代重要文件把結論放在最前的 Executive Summary 寫法。讚﹗但接下來「玉山四皓」要蔡英文放棄尋求連任和交出行政權的理由就有點倒因為果不知所云了。

        「玉山四皓」把台灣「九合一」大選﹐民進黨比 2016 年少了 200 萬票大敗的責任全推到蔡英文頭上﹐這真是豬八戒倒打一釘耙。蔡兩年來的倒行逆施導致民心向背而敗選﹐其中最嚴重的錯誤之一就是執行台獨激進派的「卡管」和「拔管」主張。當大家(包括信懷南)都在懷疑李遠哲是「卡管的影武者」時﹐卻不見老李出來講句公道話。蔡英文從頭到尾都在討好「玉山四皓」所謂的「台灣派」﹐而「玉山四皓」就是「台灣派」的極端份子。把「台灣派」的敗選加罪於蔡英文是捨本逐末的頭腦不清。

        玉山四皓的檄文中口口聲聲說台灣人民對蔡英文失望﹐這話沒錯﹐但失望的原因是政治路線錯誤帶來的經濟衰退。這四人怪蔡推動台獨的立法和執行力不足﹐所以應該換個有理念﹐有能力﹐有行政經驗﹐有成績又沒有 2020 謀求大位野心的人來幹行政院長﹐這樣才能提振士氣﹐展現實力﹐贏回人心﹐為 2020 奠下勝基。這又是緣木求魚的奇怪想法。

        但最烏龍的是當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40 週年的紀念會上講完話﹐蔡英文接著強勢回擊後﹐「玉山四皓」在錯誤的時間﹐基於錯誤的理由﹐發表一封落井下石的公開信﹐這下給已經被打趴在地下的蔡英文一個鹹魚翻身的機會﹕「老娘在打共匪﹐你們卻扯後腿」﹐一夕之間﹐同情蔡英文的人數暴增。「玉山四皓」弄巧成拙﹐看在掌門人的眼裡氣也不是﹐笑也不是﹐本想頒個踢股(鐵鼓)獎給他們﹐但這四人幫只不過是 They don't know what they don't know 的老(know) 糊塗罷了﹐並非壞到要被掌門人踢股的地步。比起2000 多年前的「商山四皓」﹐現代版的台灣「玉山四皓」搞笑的能力高很多。傳說曹操看了袁紹文膽陳琳罵他的檄文﹐氣得他頭痛病都好了﹐「玉山四皓」的檄文能讓蔡英文起死回生﹐其搞笑烏龍的程度﹐值得掌門人頒他們一個烏龍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