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馬哥

信不信由你﹕

      (2004年6月8日《世界日報》「台灣新聞」及電視新聞) 台北市長﹐泛藍救世主小馬哥的爸爸馬老先生﹐最近流年不利﹐被一些真的假的乾女兒搞得七昏八素。有個乾女兒跑到上海打著小馬哥乾妹妹的名號大鬧一場﹐另一個參加過選美得過什麼小姐的更爆料說馬老先生有「毛手毛腳」的壞習慣。80多歲的馬老先生還要出面否認﹕稱自己已經是沒有「性」趣的人了。一生從事女青年工作多年﹐漂亮女孩見得多了﹐豈有80 歲後還鬧緋聞的道理﹖真是笑話。一切都是衝著小馬哥而來云云。。

懷南補記﹕

      在旁觀者眼中﹐這是茶餘酒後的花邊新聞。對當事人來說﹐尤其是馬老先生﹐恐怕比烏龍一樁要傷感情很多。如果我20 年後﹐還要被小妹妹公開暗指乃Dirty Old Man, 掌門人不如去買包耗子藥吃了算啦﹗

      不過由這件事我們可以看到台灣兩個我非常不喜歡的社會價值問題﹕

      第一﹐在台灣搞政治是 package deal, 政治人物「不自隕滅」﹐老要延禍親人。上中下三代全要放在顯微鏡下面被檢驗。毛病出在哪﹖毛病出在台灣的媒體不成材。坦白說﹐如果信老大要選總統或是總統﹐信二世開什麼樣的車﹐信老爹是不是有毛手毛腳的不良習性﹐和老信是不是有資格做個好總統有啥相關﹖不錯﹐買名牌轎車的錢從那裡來的﹐老百姓有權過問。只要不是用信夫人買賣股票有內線交易賺的錢﹐或是陳老闆送來府上的政治獻金買的﹐大不了被人說閒話﹕小子不爭氣﹐靠老子﹐老媽的錢買名車。至於信老爹是不是突然思想搞通了。決定「取次花叢愛回顧﹐半牽小手半親親」的搞法﹐那是信老太的問題﹐不是信老大的問題﹐更不關你張三﹐李四或王二麻子的事。媒體有什麼好炒作的﹖

      克林頓的老媽﹐嫁人N 次﹐小布希有個兄弟居然在台灣接受性招待。卡特的老弟Billy 是標準的南方「紅頸」。卡特對外開玩笑說﹕「我本來想把FBI 和CIA 合併讓Billy 去主持﹐但Billy 說他不會拼的機關名稱﹐他是不會去的。」想想看﹐如果這些寶貝是台灣政治人物的皇親國戚。那不天天上報﹖耗子藥的銷售量一定大增﹐蓋天天有人不想活也﹗

      第二﹐咱們老中認人為乾女兒的花樣﹐有點像洋人God Father 和Sugar Daddy 的混合體。這是一種非常曖昧﹐非常奇怪的混合體。據我所知﹐台灣名人黃任中有不少乾女兒﹐劉泰英也有不少乾女兒。現在我們知道馬老先生也有不少乾女兒。我不是反對老人家收乾女兒。After all, 有資格收乾女兒的人﹐不是有錢﹐就是有權﹐不然就是有個好兒子。閣下什麼時候看過有什麼人堅持要拜信大「廝」為乾女兒的﹖

      有次朋友們在一起聊天﹐在座有女士認為做小馬哥的老婆不錯。信掌門當場不給面子說﹕有沒有搞錯﹖做小馬哥老婆有什麼意思﹖此人形象掛帥﹐政治動物﹐沒什麼情趣﹐又喜歡穿條短褲亂跑﹐吸引女性同胞關愛的眼神。要做就做他老爸。唉﹐沒想到做他老爸也不是件容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