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了頭獎

信不信由你:

      (2004年1月12日下櫃的美國《新聞週刊》報導)伊利諾州居民Marcy Poplett 女士﹐有天騎Jet Ski 在伊利諾河上作逍遙遊﹐說時遲那時快﹐一條 10 磅重的鯉魚從水裡跳出來﹐正好撞中 Marcy 女士的眉心。Marcy 在中「頭」獎之下﹐昏過去後掉進水裡。幸好穿有救生衣﹐最後被人撈上岸。雖然有腦振蕩﹐並破了相等後遺症﹐但至少Marcy 現在有精彩的"a whopper of a fish story" 去 吹噓一番。

懷南補記:

      1968年夏天﹐我由「落山雞」(Los Angeles) 下放到「陌地生」(Madison, Wisconsin). 第一件要學的事就是去湖邊釣魚。首次出征﹐根本不懂竅門﹐乾等半天﹐一無所獲。有個老美﹐臨行前將其釣到的至少一尺長到大鯉魚相贈。信某當時﹐土裡土氣的﹐以為遇到貴人﹐中了頭獎 (比起Marcy 女士中的「頭」獎﹐是乎要少些驚險)。千謝萬謝後勝利榮歸。回到公寓﹐宰而烹之﹐豆瓣鯉魚上桌﹐準備打吃一頓。誰知道一筷入口﹐連忙吐出。原來美國湖裡的野生鯉魚﹐是沉在水底靠吃腐物為生﹐土味極重﹐不能端上檯面的下品。清晨黃昏﹐平靜的湖面﹐常常看到鯉魚跳出來的鏡頭﹐給人容易釣的印象。後來我不知道經什麼高人指點﹐說要除土味﹐可以把釣到的活魚養在浴缸中﹐滴些麻油在水裡﹐鯉魚就會把土味吐出來。不過這樣一搞﹐搞得同房敢怒不敢言﹕因為浴室不但沒有泥土的芬芳﹐倒是充滿魚腥味。這只不過是信掌門 fish story 的開始。其他精彩的片段﹐可多著呢。上次去Columbus, Ohio 和25 年不見到老友夫婦見面﹐他們還記得我摔竿出去﹐自己的魚鉤鉤進自己的肩膀要勞他們送急診室的往事。唉﹗往事如煙﹐烏龍過去﹐要不要我們來舉辦一個各自表述的烏龍大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