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如尿布

2008年11月2日《坐看雲起時》專欄﹐11月5日上網

        這篇文章上報後 48 小時﹐美國的下一任總統是誰就水落石出了。我早就說過﹐管他黑馬老馬﹐能把美國經濟搞上去的就是好馬。柯林頓下臺一鞠躬的時候﹐美國舉債5兆﹐八年後翻一番﹐目前美國欠人家的錢已超過10 兆。如果說準確點﹐已經超過10,150,603,734,720 美元。Holy Toledo﹗ 這數目該怎麼唸我都不知道。

        我有時做白日夢想﹕如果我是美國總統﹐我就把各路債主子找來白宮舉行一次吃經濟「便當」的「鴻門宴」。便當吃完嘴一抹說﹕「各位大爺﹐小弟現在手頭頗緊﹐還債的事﹐要錢沒有﹐要命一條﹐你們看著辦吧」。也許有人會說﹕你這不是總統在耍流氓嗎﹖閣下未免太孤陋寡聞了﹐阿扁說﹕「你來抓我呀﹗」不正是這樣嗎﹖玩笑表過不提﹐現在來談美國新總統面臨的挑戰。

        大家都知道美國的房市風暴是目前美國金融危機的主要原因。但造成房市風暴的元兇我認為不是行政部門(總統)而是立法部門(國會)。先天上﹐民主黨在收支平衡上比共和黨更缺欠財政紀律。因此我認為民主黨的國會﹐又要比共和黨的國會責任要大些。有個統計數字大家也許沒注意﹕雖說小布希的民調支持率只剩下二十幾趴﹐但國會民調的支持率只有十幾趴。美國新總統在今後四年如果擺不平民主黨的國會﹐其他的都免談。

        美國這次選總統﹐和台灣人民年初選總統的情形有如同出一轍。那就是人民對執政黨過去八年的政績﹐已經到了忍無可忍和深惡痛絕的地步﹐選民對新總統和新執政團隊滿懷希望﹐認為新人新政一定有所作為。同志們﹐朋友們﹐讓我告訴你﹐事情沒這麼簡單。

        美國現在面對的問題除了上面提到的金融風暴外﹐還有以下其他棘手的老問題﹕

        其一﹐能源供應的問題。能源種類很多﹐我們專談石油。現在請看幾個有關石油的統計數字﹕美國消耗全世界 25% 的石油﹐但石油儲藏量只佔全球的 2.4%。美國人每天用的石油﹐70% 是進口的﹐而世界上 61% 的石油儲藏量在中東。換句話說﹐老美要靠向中國借錢來買阿拉伯的石油過日子。

        其二﹐醫療保險的問題。由於科技的進步﹐美國人越活越長。命長並不一定是好事。老而病﹐病又不死﹐醫療保險的問題就大了。有醫療保險的人不知道沒有醫療保險的人的痛苦﹐就好像肚皮飽得人不知道肚皮餓的痛苦是怎麼回事一樣。相信我﹐在美國沒有保險沒人生得起病。全民健保是不是政府的責任﹖如果不是的話﹐沒錢看病的人這麼辦﹖是的話﹖錢從哪裡來﹖

        其三﹐伊拉克撤兵的問題。我住的小城有一個山坡﹐美軍在伊拉克陣亡一個﹐有人就在山坡上插一個小十字架。山坡就在捷運站對面。現在十字架插得滿滿的﹐讓人看了觸目驚心。沒錯﹐當年掌門人是主張出兵伊拉克斬首「傻蛋猢猻」的﹐但那是被布希二世唬﹐並且以為可以趁機撈點汽油回來。小布希要面子死不認錯﹐害得你我納稅人現在每個月要花120 億的銀子陷在那裡。新總統見壞不收﹐再待何時﹖

        其四﹐老馬和黑馬為了「阿米哥」選票﹐非法移民問題誰也不敢提。但這個問題不是閉著眼睛不去看它﹐它就會消失掉的。至於美國的教育問題﹐國民道德問題﹐環境污染問題﹐少數族群問題﹐社會治安問題﹐「萬年大法官」任命問題一大堆﹐這還只是內政而非國際的問題。咱們的票已經投了﹐是閉著眼睛投給清一色「非現任」者。為什麼﹖政客如尿布﹐到時就要換的理由是一樣的。

懷南補記﹕這篇文章上網晚了一天﹐理由不講大家都猜得到。4 號晚上看了大選結果後才能把 11 月 16 號評論美國大選的專欄文章傳給世界周刊。那篇文章的架構和主調其實早就寫好了﹐只等開票結果拍板定案。

        投票的前一天﹐我還聽到所謂的 political pundit 和 Fox News 的名嘴 Dick Morris 在訪問節目中說馬侃的選情革命情勢一片大好。我聽了後覺得很好笑也覺得很悲哀。

       作為一個政治評論家﹐如果想賺錢﹐必須要選邊站﹐因為這樣才能讓人上癮﹐才有市場。信懷南是商學院科班出身﹐對怎麼掌握市場豈有不知之理。但問題是當一個人拿了某一方的銀子﹐在判斷能力上﹐多少會受到影響。 FOX 偏右﹐ MSNBC 偏左﹐這是公開的事實。我常開玩笑說信懷南的預測和結果正好相反﹐這當然是一種反諷。到底在報上看我文章的讀者﹐從量和質上都比較參差不齊。很多「老實說」﹐我寧願在網上的懷南補記講。

       你知道為什麼我敢那麼早就「鐵」口斷言歐巴馬會大贏嗎﹖理由很簡單﹐我對兩位侯選人的印象都不錯﹐誰當選都行。當心裡沒有非投民主黨或非投共和黨的負擔後﹐分析資訊和觀察現象才會不受感情衝動的影響。風往什麼方向吹才不會誤判。

       美國老百姓對小布希執政 8 年的怨氣﹐出在共和黨的身上是不爭的事實。這和年初台灣總統大選的情形是一樣的。只有被政治意識形態左右判斷力的頑固份子才不會承認這個事實。這次投票﹐新登記的選民和提早投票的人數大增﹐想想看﹐這些人投誰的可能性較大﹖如果想維持現況﹐犯得著如此麻煩嗎﹖馬侃在投票的前一天﹐還對他的支持者說﹕ They may not know it, Mac is back﹗站在他的立場﹐他不得不如此說﹐但是如果所謂的 political pundit 或政治評論家也看不清這點﹐像話嗎﹖


       By the way, 我文中提到的是克林頓下台一鞠躬時美國欠的國債而非政府收支的赤字。是不同的兩回事。


       我回頭看我的電視訪問﹐發現沒幾年白頭髮就多多了。髮猶如此﹐人何以堪。一笑。 請按﹕介紹信懷南電視訪問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