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醉了嗎﹖

2011 年12月11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12月14 日上網

        有位讀者來電郵稱呼我「叟」(Sir)﹐非常有禮貌。說他曾經看過我提供給姚明怎麼打 NBA 的「寶貴意見」。他希望我對姚明在中國賣加州納帕谷的卡本內。酥微濃(Carbernet Sauvignon) 也提些建言。

        開始的時候﹐我不知道這位年輕人在講什麼﹐後來上他提到的網頁才知道原來姚明從球場上退下來後﹐轉換跑道﹐除了到上海交通大學進修和做上海沙魚職業籃球隊的老闆外﹐行有餘力﹐居然賣起酒來了。這篇文章主要是談紅酒﹐順便也談談姚明牌紅酒的前途如何。

        在大鳴大放前﹐先引用蕭伯納 (Bernard Show) 的名言來給自己解嘲(OK, 也許蕭伯納沒有說過﹐是H L Mencken 說的。) ﹕To those who can, do; to those who can't, teach. (能者起而行﹐不能者則誤人子弟)。有一段時間﹐我一邊寫專欄﹐一邊做管理顧問。偶爾也登臺演講﹐我常在這兩句話後面加上﹕To those who can't teach, write; can't write, consulting. (不能教就寫﹐不能寫就做顧問)。

        我能談(紅)酒但並不愛喝酒。不愛喝的原因有二﹕第一﹐不覺得酒有什麼好喝的﹐第二﹐我只要喝一點酒﹐臉就變成像關公一樣(根據醫學報告﹐喝酒臉紅比臉白好)﹐上街被警察逮到﹐跳到黃河都洗不清。 N 年前的聖派翠節﹐中午同事沿例外出喝啤酒。我半瓶下肚﹐滿臉通紅。有位同事突然鬼叫起來﹕「如果你沒見過紅色老中﹐現在可以看到了」。那時候東西還處於冷戰狀態﹐老美稱中國紅色中國 (Red China)。同事們聽到他這麼一叫﹐都笑開了。我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現在回到姚明牌的紅酒。他在 2011 年11 月推出的一種﹐產量是 5000 箱 (通常一箱是 12 瓶)﹐由四種2009 年所謂標準「波多 (Bordeaux)」酒的葡萄(Carbernet Sauvignon, Merlot, Carbernet Franc, Petit Verdot) 配搭釀成。這四種葡萄中﹐姚明紅酒 Carbernet Sauvignon 的成分佔 82%﹐ 超過了法律規定的 75% ﹐所以用這種葡萄的名字 Carbernet Sauvignon 上市。此酒在橡木桶中存放 18 個月後裝瓶(不算短﹐也不算特別長)﹐在中國的價格(容量750 ML﹐最多5 杯) 是美金280 元。沒錯﹐掌門人沒有多加一個零﹐一瓶要賣 280 「大拉屎」左右。至於明年上市的酒﹐售價多少現在還不知道﹐根據資料﹐產量只有 500 箱﹐裝瓶前在酒桶裡存了 22 到 24 個月。這是所謂的「保留酒」(Reserve)﹐價錢可以標高好幾倍。在法律上﹐Reserve 這個字並沒有什麼特定標準。是變相敲竹槓的行銷噱頭。

        我知道你一定會好奇問兩件事﹕第一﹐姚明的酒值這麼多錢一瓶嗎﹖第二﹐姚明賣酒的生意做不做得出來﹖在我對這兩個問題提出「我的寶貴意見」前﹐讓我先回答下面這些有關紅酒的基本問題。

        決定紅酒價錢高低最大的因素是什麼﹖要成為好(紅)酒的要素中﹐哪一項要素最重要﹖價錢貴的就就是好酒嗎﹖280 塊錢的加州酒是何方神聖﹖什麼人喝這麼貴的酒﹖怎麼喝法﹖

        有個懂酒的人曾經說過﹕酒只有兩種﹕你喜歡的和你不喜歡的。但絕大多數的人﹐他們舌頭和鼻子的訓練可能能分辨出喜歡和不喜歡﹐但不能分辨出酒的好壞。換句話說﹐如果我們把一瓶 30 元的酒和一瓶 300 元的標籤和價錢都拿掉﹐能分得出哪一瓶是 300 元﹐哪瓶是 30 元的人不多。因此一般人對酒好壞的認知﹐會受價錢高低﹐和 Robert Parker 評分的影響。價錢的高低受供需原則的影響最大。天下的紅酒﹐除了法國的波多(「左岸」以 Cabernet Sauvignon 為主﹐「右岸」以 Merlot 為主)﹐和布根地(Bougogne/Burgundy 紅酒以 Pinot Noir 為主) 年產 5000 箱還敢賣姚明牌的價格外﹐加州酒敢賣那種高價的 為數極少﹐像 Colgin, Harlan Estate, Bond, Schrader, Scarecrow 這些所謂膜拜徒酒(California cult wines) 不但產量比 5000 箱少很多﹐價錢也沒姚明酒那麼貴。

        酒的好壞﹐葡萄來自什麼產區 (Appellation) 的葡萄園(vineyard) ﹐和誰是釀酒師最重要。姚明目前沒有自己的葡萄園﹐葡萄是向別人買的﹐產地和葡萄園都不太有名。 和姚明合伙的人叫 Tom Hinde﹐此人做過 Kendall-Jacson 和 Flowers 酒廠的「領導」﹐前者以多產著稱﹐後者以 Pinot Noir 見長﹐但都不在納帕谷﹐賣的酒也最多 50 元左右。姚明牌敢在價格上如此大躍進﹐希望不是在喝醉後想出來土法煉鋼的絕招。

        Wine Spectator 雜誌最新世界排名前百名好酒﹐貴過 100 元的只有 5 支﹐最貴的也不過是 175 元。這五支酒的排名分別是50﹐74﹐80﹐85﹐和第100 名﹐產量分別是 3500﹐725﹐2200﹐250﹐275 箱。對行家來說﹐可見價錢和酒的好壞關係不大。

        好的加州紅酒﹐裝瓶後色香味到頂點要 8 年到10 年。也不是開瓶後一杯杯乾的喝法。但暴發戶的老中恐怕不管這些﹕老子有錢﹐高興怎麼喝就怎麼喝。這種不醉無歸的傻客(sucker) 越多﹐姚明的生意就越好做﹐否則恐怕要血本無歸了。

懷南補記﹕姚明這個人我滿喜歡的﹐這是為什麼他在打 NBA 的時候我寫了三篇文章向他提供「我的寶貴意見」。回頭去看那三篇文章﹐告訴我是不是有點道理﹖我從一開始就沒有跟著頭腦發熱的老中起鬨﹐我一開始就說姚明受先天和後天的限制﹐要在 NBA 成為 「偉大中鋒」之一﹐可能性微乎其微。

       姚明的問題是他周遭的人並不一定了解美國的文化﹐這是為什麼他退役時我反而恭喜他的原因﹐因為他在中國大陸的發展﹐遠大於在美國打籃球。但我不知道他聽了什麼人的餿主意﹐一腳跨進在中國賣葡萄酒的領域﹐又是走特高價位的路線。除非他老大有什麼袖裡乾坤﹐我的預測是他要不生意就做不起來﹐要不就改變策略﹐不能專靠這樣貴的酒賺老中的銀子。我非常好奇想知道 Robert Parker, Wine Spectator, Wine & Spirits 等品酒雜誌對姚明酒的評分。結論是﹕我想不通姚明憑什麼認為他的酒可以賣$280 (美金不是人民幣)一瓶。今天看 Wine & Spirits, Mount Eden Vineyard 2007 年的 Santa Cruz Mountains Cabernet Sauvignon﹐該雜誌給了 98 分 (out of 100 points) 才賣 $55 (產量也不過1470 箱而已)。我馬上上網買了兩瓶。加稅加運費也不過 $120 左右。2007 年的酒﹐我沒理由馬上喝。

       OK﹐酒話連篇到此為止﹐現在談﹕


信鐵嘴最新行情評估﹕

       先看下面這封南加州那夥準備「笑談喝飲掌門血」的代表的來信。

老大好,

        到目前為止,替小弟敲邊鼓等吃紅(酒)已有多人,老大的Beadeau(秘雕酒?)喝了可強肝補腎,延年益壽,等閒之輩哪裡喝得到。目前態勢有點像西遊記裡眾妖精已捉到唐僧,正磨刀霍霍,就等水滾了下鍋。不過按照馬英九這紕漏精的個性,不是沒有樂極生悲的可能。而且身邊吃紅人士要是越來越多,到時候我不但贏不了,搞不好還得倒貼,有點Damned if I win, damned if I lose,局勢不太妙。

        喜歡你文章的長輩發揮逆向思考以及政四反情報精神,和我說她覺得信老大城府極深,說不定使用苦肉計故意打馬捧宋來激發藍軍向心力。根據非正式統計,僅南加州一地,小弟知道打算回台灣投馬的三含分子可能就有一個步兵班的實力,其中不少人是您的讀者。

        Perhaps she is onto something?

        隨著戰情升溫,您的亦霉爾可能也會越來越多,小警總可能得加把勁看門。

Cheers,

Jay 12/7/2011

Dear Jay 兄﹕

       信鐵嘴的行情被蘇嘉全老婆看猛男秀﹐和蔡小英的宇昌案本來已經搞到跌停版。沒想到宇昌案突然來個大逆轉﹐掌門人鹹魚翻身又生猛起來了。趕快把搖搖欲墜的招牌扶正﹐你們那夥人別開心得太早。The Fat Lady 還沒打算開唱﹐好戲還在後頭。

       你押的馬家「莊」也真是陰到不行﹐選前 30 幾天﹐拋出一個舊宇昌案﹐擺明了就是要再走食興票案知味的老路﹐殺蔡小英一個措手不及﹐鬥臭鬥垮﹐就算將來此案無疾而終﹐不了了之﹐選舉已過。老馬有金小刀操盤﹐果然不同。只是不知道那些認為老馬是老實人﹐和不承認老馬根本罩不住底下人胡搞的「三含之輩」﹐情何以堪﹖情歸何處﹖

       2004 年信鐵嘴預測連宋配必勝﹐結果敗於鬼影手的兩顆子彈。有人後來在我面前抱怨說就是因為聽了我的話沒有回台投票。這次信鐵嘴逆向思考﹐提高泛藍危機意識﹐果然回去投票的人不少。你們那位長輩真是薑是老的辣﹐把掌門人的策略看穿了。佩服。

       倒楣兼可憐的還是 James 宋。空有兩把刷子的真功夫﹐但「寶貴意見」老是被藍綠兩黨的「不寶貴意見」和「&^%$&^% 意見」邊緣化。他的副手林瑞雄口才實在不行﹐早知這樣﹐還不如找我當副手﹐信夫人從沒看過猛男秀﹐信掌門不知道什麼是電磁波。並且頭髮比老林多。你看美國歷屆的總統﹐當選的都是頭髮多的人 -- 愛生「毫」是例外﹐但 愛生「毫」的對手史蒂文生也是光頭﹐扯到哪裡去了﹖就此打住。

懷南敬覆 12/13/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