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姚明的第三封信

2007年5月27日《坐看雲起時》專欄﹐5月29日上網

姚明同志﹕

      一年前的這些時候﹐我寫給你的第二封信的開頭是這樣寫的﹕

      「剛看完火箭隊和小牛隊季後賽的第七場﹐你們前六場三比三打成平手﹐輸的球加起來總共才11分﹐但臨門一腳﹐一輸就是 40 分 。一流教練調教出來的隊伍﹐怎能在關鍵時刻輸得兵敗如山倒﹖明年對你和你的教練都是嚴苛考驗的一年﹐如果戰績沒有起色﹐季後賽又是虛晃一招﹐你們兩人中鐵有一人要捲鋪蓋走路。為響應「炎黃子孫不忘本﹐兩岸兄弟一家親」的偉大號召﹐在寫給你《 Dear 姚明》信後的一年﹐我再度不請自來﹐授你《信門秘笈》中的上乘武功。此武功重內外雙修﹐閣下利用暑假期間細細琢磨﹐明年你重出江湖時﹐保證會跌破老美眼鏡也﹗ 」

      一年後的今天﹐你們在季後賽的第一輪﹐先在主場贏爵士隊兩場。我還沒決定開什麼樣的紅酒來慶祝革命情勢一片大好的時候﹐你們就被爵士隊追成平手。其中有一場球﹐貴隊只有四個人得分。這是什麼怪招﹖後來﹐你們非但沒有一鼓作氣把爵士隊幹掉﹐反而被他們來休士頓踢館。最後火箭墜毀﹐又是虛晃一招﹐在季後賽的第一輪就提早打烊。我此時的心情只能用李敖名句﹕「心想時間媽的快﹐轉眼傷心又一年」來形容。

      美國是個贏家通吃的社會。贏家通吃的社會有一個特色﹐那就是「絕對的表現」罩不住「相對的表現」。這是什麼意思呢﹖讓掌門人試舉例以說明之﹕

      今年達拉斯小牛隊在球季中的戰績天下第一。反觀舊金山的戰士隊﹐(有封讀者來信附後)要等到球季的最後一天﹐才勉強吊車尾擠進季後賽。但小時胖不是胖﹐從新洗牌﹐再來七圈的時候。舊金山那個老狐狸教練﹐主導了一場老八傳奇﹐居然把第一種子小牛隊給淘汰掉了。小牛隊再輝煌的絕對表現都不算數。戰士隊緊要關頭一翻兩瞪眼的相對表現才算數。

      戰士隊和爵士隊球員的實力﹐遠不如小牛隊和你們火箭隊。他們能贏球﹐是因為他們教練棒。你們那位苦瓜臉教練﹐教來練去就是兩招﹕一招是 GOOHW﹐打法是把球交給 Tracy McGrady﹐然後其他的人就快閃(Get Out Of His Way)。另外一招則是 WYSFA﹐打法是把球傳給你﹐然後其他的人站著不動﹐看你轉身投籃 (Watch Yao Shoots Fade-Away)。你偶爾把球傳給站在三分球線後的隊友﹐他們又有投沒有中。如果苦瓜臉教來練去就是這兩招﹐那火箭的教練幹嘛不請我做﹖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老喜歡轉身投籃﹐並且是退 (fade-away) 著投。這是高難度的投籃動作。再加上你「旱地拔蔥」功夫不靈光﹐轉身投籃容易被人蓋帽 (我們台灣來的所謂吃火鍋(老編硬是要改成蓋火鍋﹐顯然不是在籃球場上混過的我輩中人)。你被吃火鍋﹐對方一定士氣大振。你為何不練正面將球舉在頭頂上往下壓投﹖我也很少看到你投擦板球。你還有投完就往後跑的習慣﹐很少見你去搶進攻籃下球再投。誰是你師父﹖你師父是這樣教的嗎﹖

      我最不能了解的地方是你傳球助攻得分的次數奇少。一個球季賽下來﹐平均一場球才兩次﹐第一輪季後賽每場不到一次。難道苦瓜臉從不教你們「移形換位」(move without ball) 的進攻方法 嗎﹖一流球員﹐尤其是中鋒的功用是讓隊友更棒。你罰球很準﹐助攻太少﹐失誤嫌多。我搞不清你究竟是在打大前鋒還是在打中鋒。

      姚明同志﹐我雖然對你打法諸多挑剔﹐但火箭隊的表現「交關勿來事」和你無關。他們曾經找苦瓜臉的子弟兵 Patrick Ewing 來教你﹐效果也很「水皮」。你必須另投明(不是名) 師。和苦瓜臉耗下去﹐冠軍無望倒也罷了﹐連季後賽的第二輪都打不進﹐那才冤呢。即致敬禮﹐我們明年見。(上報時有「編按﹕火箭隊已和范甘迪教練解除和約」附註。但把「合」約誤為「和」約。又在「華人愛心遍神州」文中﹐將信懷南說﹕「這個世界會因有你我的存在而變得更美好」誤為「這個世界會因你有我的存在而變得更美好」唉﹗這可是世界日報說的﹐不是我說的啊。但願這個世界會因你有我的存在而變得更美好。這樣﹐我一定儘量保持呼吸。)


懷南補記﹕這篇文章﹐是上報兩個星期前就交搞的。本來每星期天的專欄﹐只要星期三交稿就行。但因為周刊在台灣排版﹐我的習慣是讓世界周刊手上永遠有下兩個星期的文章﹐避免臨時有事不能寫﹐這樣大家的壓力都比較小。因此我專欄裡的一些預測﹐到文章上報時﹐靈不靈就會面臨一翻兩瞪眼的考驗。這是我這個專欄不為人知的挑戰之一。在這裡﹐容我順便爆個料﹕世界周刊﹐每星期五下午應該就印好了。星期五下班回家﹐如果開車經過世界日報社﹐買份星期天的世界周刊﹐先睹坐看雲起時為「快」。(NO﹐ 不一定是愉快的快。 YES﹐ 保證是快速的快)。我原先不知道有此一招﹐是有一次星期六接到讀者來信討論星期天的專欄﹐我大吃一驚﹐後來才發現是這麼一回事。扯了半天﹐只是想強調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說苦瓜臉教練要捲鋪蓋走人﹐說姚明需要一個明師指點指點云云﹐都是大膽假設。今天這些假設都一一成真﹐只是姚明接受火箭從前的王牌中鋒 Hakeem Olajuwon 的指教﹐噱頭多過實際作用。從技術的層面論﹐姚明沒什麼好進步的。能否更上一層樓﹐要靠他的體力和心理建設。別以為我寫給姚明的前兩封信是開玩笑的。最後決定姚明在 NBA 的地位﹐就是靠這兩點。

     火箭隊的新教練 Rick Adelman 比苦瓜臉高竿﹐這點是可以放心的。他是在所以沒拿過 NBA 總冠軍的教練中﹐贏球比率最高的教練。但他是否能帶領火箭隊拿到那枚冠軍戒子﹐誰也不敢說。但明年火箭打進季後賽第二輪應該沒有問題。在記者會上他談到姚明時說﹕ He is a good shooter, and can be a good passer too. 大家等著看姚明明年在外線投籃 (也許投三分球也說不定) 和在助攻上發生作用。新教練說﹕「他(姚明)罰球很準﹐沒理由不能在罰球線跳投」。Yes, why not? 找個大前鋒搶籃板球就是了。姚明是個 gentle giant﹐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要他變成另外一個「俠客」(Shaquille O'Neal) 在籃下硬幹﹐forget it, 新教練可能想把姚塑造成另外一個「德國佬」(Dick Nowitzki)。我認為火箭隊要靠目前的陣容奪冠是做夢。它需要一個像 Jason Kidds 或 Steve Nash 那樣能穿針引線真正的 point guard 和一個能投三分球的射手。這樣才能減輕姚明非要往籃下擠的壓力。

     Adelman 和苦瓜臉還有點不同﹐苦瓜臉是個防守教練﹐打的是半場進攻法。要等姚明回防站好了再攻。Adelman 恐怕不來這一套。姚明最好先把體力練好。否則恐怕會跟不上新教練的快攻打法。NBA 球季太長﹐體力消耗太大﹐吃清炒蝦仁長大的龍的傳人﹐到底比吃雙份漢堡包長大的黑面漢子要差一點。

     姚明同志﹐你的打法變化多一點行不行﹖球在手上多停一些時候行不行﹖不必老靠背對籃筐運球往後擠﹐擠不動了就轉身跳投﹐左右 45 度的近距離﹐該投擦板球為什麼非投空心不可﹖你常常勉強出手﹐因為你沒有隊友會跑位置。你隊友該傳球給你又不傳。讓你白花氣力。你老喜歡運球再投﹐換一下習慣怎樣﹖你個子高﹐運球離地遠﹐運球容易被人抄截﹐增加失誤。 至於Tracy McGrady 嘛﹐ He is no Michael Jordan. 容我在此大膽預言﹐他在休士頓的日子恐怕不多了。不信走著瞧。

     姚明此生能否戴上 NBA 總冠軍的戒子﹐要靠球隊教練和火箭隊的領導。火箭隊的行政領導 (General Manager) 是年輕菜鳥﹐記者會上沒講什麼話﹐猛喝水﹐一看就是有點緊張﹐並非好徵兆。不是我要跟休士頓的朋友們過不去﹐姚明跟洛杉磯湖人隊的教練傑克遜﹐或金州隊的教練尼爾遜﹐前途會比較看好。不過姚大媽的廚藝﹐要來加州混﹐還要加把勁。下面有封讀者來信﹕


Mr. Xin,

      Read your article "The 3rd letter to Yao Ming" in today's World Journa Sunday Supplement, totally agree with you except Warriors in an NBA team in Oakland not San Francisco.

      Cheers,

      -C. L.

Dear C.L:

     In 1962, Warriors moved from Philadelphia to San Francisco and became San Francisco Warriors. In 1971, they changed name to Golden State Warriors and started playing at Oakland (now called Oracle Arena). From the logistics point of view, what you said was correct but not name-wise.

懷南敬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