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六條

也算是對泛藍的諍言

信懷南          2004年4月23日

前言﹕台灣320大選揭曉後﹐我收到非常多泛藍朋友傳來的伊媒兒﹕有的是表述自己對大選結果的失望和懷疑﹐有的是剪貼別人的論點希望能藉我們的網站廣為流傳。他們對我的「認輸」太早﹐「表態」過份低調﹐「戰鬥力」不夠強等等缺點﹐雖沒明講﹐我不是笨蛋﹐我豈不知道朋友們對我的期待﹖

       如果這些年來您真的花了些時間看我的東西﹐您應該知道我是一個政治舞台下的旁觀者而非臺上的參與者。 我「傳道」的對象是人民而非政客。台灣和美國政治舞台上誰上誰下我其實並不在乎﹐ 我只在乎臺上的演出者知不知道怎麼扮演該扮演的角色。很多人看我的背景自動替我貼上泛藍的標籤﹐我也沒辦法。但如果您對我期望過高﹐認為我是一個「滿腔熱血」的人﹐您會發現我和您想像中的人恐怕不一樣。合而不群﹐群而不黨是我一貫作風。我會是一個忠心的朋友﹐但不會是一個幹革命大業的好同志。我沒有架子﹐給人和藹可親的第一印象﹐那是基於教養。 我不容易和人走的真的很近﹐因為我本性是個 loner。 我多花些篇幅告訴您這些話﹐目的是幫助您manage 您的expectation。

       由於這種「關起門來在外面﹐打開門來在裡面的『門神式』」性格﹐正藍正綠都不會把我當自己人(我也不想他們把我當自己人。) 四年前我覺得陳水扁當總統並不壞﹕ 我當時認為陳水扁具有先天的優勢﹐在和大陸打交道的時候不會被戴上賣台的大紅帽子。我希望他能在兩岸關係上﹐有超越李登輝的突破。

              長久以來﹐我堅信「一個中國」的問題﹐是台灣最重要的問題 (The mother of all issues.) 這個問題不解決﹐其他的問題永遠不會解決。四年過去了﹐我對陳水扁想解決這個問題的誠意﹐和能解決這個問題的能力失掉了信心。這是為什麼我認為2004年不能讓他連任的主要原因﹕如果前四年他明知自己是少數人選出來的總統都敢我行我素。四年後連任﹐所謂的" Mandate " 在手﹐他還怕啥﹖誰敢擔保他不會亂來﹖

       當您看到這篇文章的時候﹐大選的塵埃尚未落地﹕驗票即將開始﹔槍擊案的真相也還沒大白﹔泛藍內部路線之爭風雨欲來﹐泛綠是不是真的贏了選舉還不一定﹐但國家分裂了卻是事實。我對這次台灣選舉的結果﹐和對台灣一半人民的選擇感到失望。但我對台灣民主的前途並不感到悲觀。從表面上看起來﹐我的聲音是乎很小﹐但我深信這種基於「良心」﹐「理性」﹐「公平」 和「包容」思考的迴音會越來越大。為什麼﹖因為我知道歷史會站在我們這邊。

       我曾經寫過一篇對統獨問題基本看法的文章﹐算是對民進黨的諍言。基於公平原則﹐這篇文章是送給泛藍的。我用《信六條》來作為這篇文章的標題﹐一看就有點開玩笑的味道﹐但那是我「此中有真意﹐欲辯已忘言」的性格使然。我們幹嘛不把政治這玩意看輕鬆些﹖

       不管泛藍是否能夠翻盤﹐《信六條》都算是我對2004年台灣大選的完結篇。

  1. 一個事實﹔
  2. 兩顆子彈﹔
  3. 三條路線﹔
  4. 四年動亂﹔
  5. 五項公投﹔
  6. 六年到底。

一個事實﹕

       四年前泛藍一舉拿下750萬張票﹐除台南縣輸掉8% 外﹐其他縣市全贏。四年後﹐泛藍少掉30%的票﹐台中以南幾乎全輸。陳水扁的得票數﹐從497萬張上昇到647萬張。這四年投票人數增加不到35萬人。因此泛綠的支持者人數增加了﹐泛藍支持者的人數減少了是不能否認的事實。在這些流失的支持者中﹐我認為有一部份是藍皮綠骨跟著李登輝出走的。 有一部份也許受行政資源的左右。但大部份是四年前認同泛藍的﹐四年後轉而認同泛綠了。對老共和泛藍來說﹐這都是一個警訊﹕島上認為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的人數在這四年中急劇增加了。泛藍如果不檢討為什麼會少掉114萬張票﹐專門去糾葛對方只贏了不到三萬張票的話﹐那簡直是鴕鳥心態兼沒出息。在我看來﹐泛藍這次輸了1147409 張比四年前少掉的票。就算驗票翻盤﹐除非大贏﹐泛綠會拍拍屁股走路﹖到時候主客異位﹐走上街頭抗爭的和靜坐的﹐由藍變綠﹐會沒完沒了。如果驗票泛藍又輸並且輸得更慘﹐能控制群眾不情緒化嗎﹖輸掉一場戰役沒什麼了不起。輸掉整個民主化的「戰爭」問題就大了。

兩顆子彈﹕

       這兩顆子彈從那裡來的﹖是誰開的槍﹖希望有一天能水落石出。但台灣沒破的無頭公案太多﹕從林義雄家到陳文成。從劉邦友到尹清楓。。。誰敢擔保這個案子能破﹖從一開始我就不相信這是阿扁自導自演。底下人假戲真做﹖可能性反而大些。 基本上我不相信民進黨裡有如此高段的謀士能想得出這樣的絕招。如果我是泛藍﹐我只希望開槍的不要是外省人。否則就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別說今年當不成總統﹐2008年也別想。我認為這兩顆子彈很可能是賭急了的人和神經不正常的人幹出來的事。就像殺甘家兄弟和金博士的行凶者一樣﹐有什麼道理﹖我們也許永遠不會了解這種事為什麼會發生﹐因此﹐既然發生了﹐我們就得接受它的後果。這兩顆子彈是不是改變了320大選的結果﹖沒有人敢說他100% 知道答案﹖我個人相信這兩顆子彈的確改變了選情。這是天意和偶然。歷史本來就是天意和偶然造成的。要旁觀者接受天意比較容易﹐要當事人接受這是天意比較難。此事泛藍不能善了的心情我能理解。我不能理解的是一個國家的正副元首站在一輛車上﹐同時被刺。這成什麼體統﹖難道台灣真是香蕉共和國(Banana Republic) 嗎﹖

三條路線﹕

泛藍目前有三條路走﹕

  1. 鳳還巢模式﹕任何成熟的政黨政治﹐多是兩黨政治。天下所有的競爭﹐也都是從群雄並起﹐互相廝殺﹐以大吃小﹐到最後雙雄決戰。汽車﹐飛機﹐電腦等工業的發展史不都多是如此﹖國民黨﹐親民黨﹐新黨本屬同門﹐如果這次選贏了﹐親﹐新兩黨來個鳳還巢﹐「凱歌歸」(國民黨中央黨部現址的舊名)裡全家福的可能性極大。選輸了﹐鳳還巢會變成窩裡反﹐因此﹐我預測泛藍在短期內不會三合一。

           和親民黨比起來﹐國民黨的處境可難多了。首先要面臨領導班子世代交替的問題﹕連戰是個老實人﹐做個太平天子可以。打選戰﹐搞民運則非其所長。我曾經看過國民黨拍的文宣廣告﹐其中有連戰掃地的鏡頭。任何人一看就知道連根本不知道掃把怎麼拿。2001年10月30日﹐我在台北葉樹姍小姐的廣播節目上就公開提到這件事並直指他已經是過時的人了。天生不是一個能走入人群的人﹐逼上粱山要故作親民狀﹐真是辛苦。連兩戰皆敗﹐勢必下臺。現在不是下不下的問題﹐是怎麼下﹖誰來接﹖的問題。馬英九不夠本土﹐是不是有「黏鍋」的胃口﹐難說。陳水扁﹐宋楚瑜是政治動物。連戰﹐馬英九不是。王金平非大將之才。我一直認為泛藍在目前的過渡時期應該合併﹕由宋掌策略﹐王馬及其他人打選戰。但泛藍內鬥內行﹐外鬥外行﹐他們是不會聽我的。

           其次是路線問題。比本土﹐國民黨怎麼比都比不過民進黨。比「外省人的黨」﹐又不如親民黨。左右被夾殺﹐國民黨很可能會泡沫化。現在國民黨裡面有人想改名為台灣國民黨﹐如果改名就能解決問題﹐那還不如叫「連戰」改名為「連贏」容易些。不過去掉中國兩個字﹐中國國民黨改成國民黨不失為實務的措施。

  2. 「合競」(Co-opetition) 模式﹕既合作又競爭是目前國親兩黨的關係。這個模式不但需要高度的政治智慧和成熟的管理技巧才能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綜效」(synergy)。放眼泛藍﹐我看不出泛藍有此功力。想用這個模式打敗民進黨的機會不大。連宋聯手都不行。老中的「合競」﹐只競不合。 到後來﹐又會變成鶴蚌相爭﹐漁夫得利﹐還是民進黨揀便宜。

  3. 重生模式﹕與其鳳還巢後窩裡反﹐還不如學火鳳凰置之於死地而後生。「愛台灣」﹐「本土化」兩個定義不清﹐但又沒人敢碰的「血滴子」兼神主牌﹐現在好像變成了李登輝﹐陳水扁和泛綠的專利。什麼叫「愛台灣」﹖如果你問我﹐我倒認為我比很多李登輝的追隨者愛台灣還要多些﹕我不會無故去惹老共為台灣找麻煩﹐這不是愛台灣﹖如果所謂的「勇敢的台灣人」惹毛了老共﹐老共要對台灣開火。沒錯﹐我不會為台灣馬革裹屍﹐但李登輝和他的追隨者會為保衛台灣馬革裹屍嗎﹖既然大家都不會﹐麻哥別笑禿哥﹐誰也不要說自己比別人台灣多些。

           換個角度來談﹕如果說我和極大多數泛藍的支持者不愛台灣﹐我們能怎麼不愛法﹖你我有能力把台灣給出賣了嗎﹖找誰來買﹖你我會在島內搞破壞﹐為老共當間諜臥底嗎﹖

           至於「本土化」則是同樣的無聊。怎麼才能夠資格「本土化」﹖要靠老爸老媽都出生在台灣﹖要靠會不會講台灣話﹖要靠喜歡吃蚵仔煎才算本土化嗎﹖信懷南不愛吃蚵仔煎不夠本土化﹐行。但這和我能不能為台灣盡一份心力有啥關連﹖因此我認為現在住在台灣的人面臨一個不公平的壓力﹕誰敢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後裔就不夠本土化。李登輝那伙人把愛「中國」和愛「中華人民共和國」劃上等號﹐身體裡明明流的是中華民族的血液卻偏偏不願意承認。因此我奉勸泛藍的朋友們﹕別和泛綠玩「愛台灣」﹐「本土化」的遊戲。因為遊戲規則是人家片面定的﹐你怎麼玩也玩不過他們﹗不如名正言順打出「愛台不論出身﹐愛台不分先後﹐愛台不搞鬥爭﹐愛台沒有顏色」的鮮明旗幟。以理念為主軸﹐在不同政黨垂直式的架構中﹐橫切過去。。。泛藍照我的建議做﹐大不了繼續做在野黨。這和你們折騰了四年﹐還不是仍然在野﹐有什麼區別﹖何況你知道我的話是對的。莫問前路無知己﹐天涯何人不識君﹖只要你們不要犯新黨窩裡反和和老共走得太近的錯誤﹐吾道不孤﹐認同你們的人會越來越多的。換句話說﹐我認為泛藍的主導權應該是由國民黨轉到親民黨的時候了。我對宋楚瑜的建議仍然是那句話﹕要就放手一搏﹐要就來灣區抱孫子。時不我與﹐宋應該開始感到時間的壓力了。

四年動亂﹕ 今後的這四年﹐台灣的日子不好過。四年前陳水扁雖然以不到40% 的得票率當選﹐但並沒有激起公憤。這次得到將近50%的人支持 (如果把廢票考慮進去﹐陳並沒有得到過50% 的票)﹐但反而得不償失激起近半數人的強烈不滿。因此﹐陳的這四年並不會比前四年的日子好過。陳如果聰明﹐在沒有繼續尋求連任的壓力下﹐把我四年前給他的建議﹐和最近寫給民進黨的諍言好好看看。突然開竅﹐做個全民的好總統。那泛藍四年後反攻無望﹐繼續靠邊站好了。但如果陳吃了鐵鉈狠了心﹐和過去四年一樣亂搞一氣。那泛藍的機會就來了。總而言之﹐搞民運﹐搞鬥爭﹐泛藍要以泛綠為師。這年頭做「沉默的羔羊」會被人吃定了。與其被人「割喉」割到斷﹐還不如不平則鳴﹐大家準備對著幹四年吧﹗再說一句﹕信掌門不是主張暴力的人。「對著幹」的意思是說﹕「你不能欺負老實人。」我看這四年台灣的社會不會比四年前平靜。如果我是陳水扁﹐我乾脆請泛藍來共治算了。大家想一想﹕如果驗票後泛綠輸了台灣會是什麼樣子﹖如果你認為過去四年台灣很亂。照老美開玩笑的說法﹕"You don't see nothing yet"。倒楣的還是台灣的老百姓。真慘。

五項公投﹕公投的 始作俑者﹐陳水扁也﹗既然台灣現在要以公投治國﹐那泛藍不妨將計就計﹐全力推動以下五項公投﹕

  1. 族群平等 -- 目的是以法律來保護少數族群。至少要像老美一樣﹐不能公然歧視。
  2. 台灣獨立 -- 吵什麼吵﹖乾脆來個一翻兩瞪眼。如果真的有那麼多勇敢的台灣人要獨立﹐那李登輝﹐陳水扁﹐蔡同榮和建國黨的那票人還等什麼﹖如果台灣大多數的人都認為現在本來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還獨個什麼勁﹖那以後就不要再炒作這個議題。
  3. 核四 -- 既然台灣有那麼多人反對建核四。要建就不要怕死﹐不建就趕快賠錢。大不了工廠往大陸搬﹐老百姓晚上點蠟燭。
  4. 還要不要養李登輝 -- 國家有義務奉養卸任元首。這﹐我不反對。但有必要那樣不計工本的養法嗎﹖尤其是卸任元首的言行專門喜歡咬餵養他的人的手。佔了便宜還賣乖﹐台灣的納稅人真是那麼賤嗎﹖
  5. 統一 -- 既然要不要獨立可以公投﹐要不要和中國統一為什麼不能公投呢﹖如果台灣大多數的老百姓認為應該和中國統一﹐那就請老共來接收。如果公投的結果是不要統一﹐那至少也可以告訴老共死了這個心。

       以上是我對泛藍提供戰略性的建議。有關戰術上的細節﹐泛藍的人自己去花點腦筋想想。不然的話﹐豈不是像沈富雄說的﹕那我就做黨主席啦。

六年到底﹕ 台灣和美國一樣﹐總統連選能連任是個大問題。美國總統第一任的後兩年﹐表面上在治國﹐其實是在搞選舉。台灣則是四年都在搞選舉不治國。修憲把總統任期改為六年一任﹐不得連任。總統在任上不必擔心連任﹐才會好好治國。幹得好﹐卸任後等六年再來。這年頭當選總統的年齡都很年輕。等六年再來﹐等得起。何況﹐六年一任﹐ 和八年兩任有什麼區別﹖如此釜底抽薪的好辦法為什麼沒人提出來呢﹖現任總統連任佔優勢﹐誰會自廢武功﹖說穿了﹐還不都是一個「私」字作祟。

       最後﹐用司馬遷《報任安書》來表達我對泛藍朋友們的心意﹕「誰為為之﹖執令聽之﹖要之死日﹐然後是非乃定。書不能盡意﹐故略陳固陋。」掌門人言盡於此。各位好自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