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行來﹐烏龍如一

2008年3 月2日《坐看雲起時》專欄﹐3 月4 日上網

        大年初三﹐凌晨十二點半﹐老友 TY 開著車子在 Columbus, Ohio 的公路上急馳 。 他問﹕「老大﹐為什麼每次和你在一起都要出狀況﹖」我聽後忍不住笑了起來說﹕「這倒也是真的」。

        三十幾年前的 Madison﹐ AC﹐ CH﹐ TY 都在讀博士。有年我太太回了娘家﹐我和TY﹐CH﹐兩夫婦和 TY 的 baby 開我的新車 Oldsmobile Cutlass 去露營。路走了一半﹐有人建議停車拿車廂裡的零食﹐結果鑰匙被鎖在車廂裡。那時候手機還沒有發明﹐又是週末﹐車停在個鳥不生蛋的公路邊﹐最後怎麼被我們找到人把後車廂打開的﹐因年歲已久﹐不記得了。一直到四年前我應 TY 之邀去 Columbus 給一個 talk﹐住在他家﹐談起往事﹐才知道我揹了幾十年的黑鍋。要不是 TY 夫人人老實﹐坦承是她把鑰匙鎖在車廂裡的﹐TY 還以為是我出的紕漏呢。

        露營之旅﹐一陣折騰下來﹐到達目的地時已經是下午三四點了﹐不知怎麼搞的﹐鑰匙又不翼而飛。我們三個男生﹐山上山下猛找﹐像熱鍋的螞蟻一樣。最後發現禍首是掌門人開車廂沒把鑰匙從鑰匙孔拿下來﹐因有前車之鑒﹐不敢關車廂﹐車廂蓋朝天﹐把鑰匙給擋住了。晚上蚊子亂多﹐三男二女一 baby 是否擠一個帳篷﹖待考。反正從此之後﹐掌門人沒露過營。

        第二年﹐信夫人又不在﹐掌門人和 他們在「夢到她」湖邊釣魚。一個小孩在甩桿的時候﹐OUCH﹗年輕掌門人手背上中了魚鉤。於是又得麻煩他們送我去急診。在威斯康辛州被魚鉤鉤到是司空見慣的事﹐醫師護士久久不理我﹐我朋友發飆問﹕「發炎怎麼辦﹖」我到今天還記得那個護士的回答是﹕「要發炎現在已經發炎了」。

        鏡頭回到大年初三的凌晨十二點半﹐我為什麼會坐在 TY 的車子裡在 Columbus 的公路上亂跑呢﹖

        當天下午﹐我要在辛辛那提要給一個 Talk﹐ 是主辦單位托 TY 夫人出面邀請的。這回不但信夫人回了娘家過年﹐ TY 的夫人也不在美國。我原先的計劃是初二在 Columbus 過夜﹐初三 TY 開車送我去辛辛那提。我帶了一瓶加州的卡本內蘇維濃(中文翻譯比較唬人)﹐為了怕打破把上場的 monkey suit (西裝) 給毀了﹐於是決定電腦放在行李箱裡寄運﹐紅酒手提。

        到了 Columbus﹐ TY 來接。我把箱子一指﹐他提著就走。我們直奔餐館﹐和他的朋友見面﹐吃完飯後﹐他們的餘興節目是唱卡拉 OK。 數十年不見﹐沒想到老友歌唱得如此之好﹕西洋老歌﹐校園民歌﹐「靡靡之音」﹐連台語歌都行。他們硬是要掌門人也來上一首﹐掌門人引 Dirty Harry 的名言曰﹕A man's got to know his limitations. 說不唱就不唱。

        吃喝玩樂﹐盡興而散時﹐已經是午夜。回到 TY 公館﹐這下臉都白了 (自稱「店小兒」的物理教授向人形容的)﹐原來我在機場把箱子指錯了。沒有西裝不打緊﹐但我要講的﹐全在電腦裡的 Power Point 檔案裡。No Power Point﹐No talk ﹐這種事不能信口開河亂蓋的。

        到了飛機場﹐冷冷清清的﹐掌門人的箱子鎖在房間裡。這時候我看到一個警察和一個拿著咖啡杯的人在聊天。我過去問警察機場現在有沒人負責﹖警察指拿咖啡杯的人。沒想到那人態度奇佳﹐居然有鑰匙把房間打開﹐讓掌門人把拿錯的箱子調換。回到 TY 家﹐已經是早上一點半。我對 TY 說﹕天下在這種情況下能拿回行李的機場不多﹐你們這個Columbus 機場到蠻靈光的﹐非得褒揚一下。

        「焉知三十載﹐重上君子堂」﹐今天 AC 墓木已拱﹐CH 是中國科學院某研究所的所長﹐當年的小 baby 現在是腦科醫師﹐剛做了父親。 TY 不但歌唱得好﹐跳舞拜過師傅﹐小白球和彈子都打得一級棒。我開他玩笑說﹕你鐵是物理教授中「十項全能」的冠軍。倒是掌門人大愚若智﹐浪得虛名。一路行來﹐烏龍如一﹐慚愧﹐慚愧。

懷南補記﹕收到另外一位先生對 joy 和 happy 有異於上次貼出那位先生的看法。為公平起見﹐我將來函照貼於《畢業考題》補補補記上面。倒是有點意外﹐大家對 joy 和 happy 的定義和區別那麼有興趣。那絕非我寫那篇文章的重點。我的重點還是在「畢業考卷」上的那兩個問題。

       我把捐款給 FNDR Foundation 的名單整理(consolidate)了一下﹐那些等了兩年還不見人影的朋友﹐想來是不會赴約了。我把他們除名﹐原因是我有必要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在支援我們的基金會。

       從下星期開始﹐我會連寫三篇我對台灣總統大選的總結。的一篇《笑話到此為止》﹐第二篇《禍福在此一舉》﹐第三篇的名稱還沒想好﹐是寫給泛綠的朋友們看的 -- 如果有泛綠的朋友還會看信懷南的文章的話。泛綠不看我的文章﹐是我的遺憾﹐他們的損失。What can I say?

       上面提到的那三篇文章﹐根據我寫《如果我是馬英九》的經驗﹐恐怕有人會轉載。因為時效要緊﹐不必來寫徵求同意。不能轉載的﹐我會有言在先。

       台灣大選完了是北京奧運會﹐然後是美國大選。在寫這篇補記的時候馬侃已經出線﹐喜萊莉贏了 OHIO 的初選。美國現代史上﹐沒有一個總統輸掉 OHIO 的初選。看來德州喜萊莉也會贏。民主黨的初選還要苦戰下去。我在《如果我是民主黨》裡的預言﹐還算是經得起考驗的。女士﹐先生們﹐套好安全帶﹐The ride is going to be f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