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與智慧

2005年3 月27日《坐看雲起時》專欄﹐3 月30 日上網

       朋友「伊媒兒」傳來兩位先生在世界日報網站「言論廣場」的「線上對話」。

        甲先生建議乙先生上信懷南的網站 (www.thelastndr.org) 去看看﹐乙先生回答說﹕「去看信懷南網站﹐不會增加知識﹐誰有這種時間」接下來是甲先生為信懷南講好話﹐提到「智慧」﹐提到「優先次序」﹐提到信懷南文章屬於「看盡繁華」的心得。朋友在信的最後附了一句﹕「小小子﹐懂什麼﹖」大概指的是乙先生。

        唉﹐掌門人閉門家中坐﹐「禍」從網上來。不自隕滅﹐延禍甲先生拔刀相助。乙先生大概是個年輕人﹐因為只有年輕人才會這樣自信﹐鐵口認定信懷南網站是不會增加知識的玩意兒。

        知識和智慧的區別究竟在那裡﹖如果我們從定義去分辨﹐知識是收集事實 (facts) 的過程 (process)﹐ 而智慧是對這些事實消化(digested) 後的運用(applications)。「消化」這個字很重要﹐資料 (data) 沒經過消化是「廢料」(GIGO) 而不是有用的資訊 (information)。 知識是囫圇吞棗﹐智慧是觸類旁通。知識豐富的人不一定有智慧﹐有智慧的人也不一定知識豐富。伯樂的兒子拿著他老子的「密笈」去按圖索驥沒用。這表示知識不是萬靈藥。所羅門王正確判斷誰是嬰兒的親生母親﹐靠的不是知識是智慧。

        大多數年輕人追求比較狹義 "You know what you know" 的知識。他們常常忽視了更廣義的 "You know what you don't know" 和 "You don't know what you know" 以及“You don't know what you don't know" 學習方法。這是為什麼中國學生最喜歡的老師﹐是能將教材有系統地整理出來﹐一條條要學生抄的老師。不能舉一反三的知識是死的﹐能夠舉一反三則要靠智慧。知識可以靠後天努力去得到﹐智慧則要靠天份。這和寫文章一樣﹐靠努力只能寫到某一境界﹐再想進一步﹐要靠智慧。

        有人認為智慧隨經驗而來﹐而經驗則是和年齡成正比。這其實是錯誤的「迷思」 (myth)。我常說﹕「知識是成功中學到的經驗﹐而經驗則是失敗中學到的知識」。但你我一生﹐什麼時候從別人的經驗中學到教訓﹖我們如果不懂得自省﹐連寶貴的親身經驗都沒用。自省的能力是智慧而不是知識。智慧不是在任何書本上或在任何網站上垂手而得的。智慧有如鑽石﹐要靠開鑿磨煉才能見光澤。年齡越大經驗越豐富的說法﹐更是誤以為「重複性經驗」和「不同的經驗」是相同價值。世界上有很多頑固的老笨蛋﹐他們自以為經驗豐富﹐但事實上他們誇誇其談其談的經驗是賣同一張膏藥。他們喪失了追求新知的興趣﹐當然沒有增加新經驗的能力。所以我並不在乎年輕人說﹕「去看信懷南網站﹐不會增加知識﹐誰有這種時間」。我只希望他們在人生旅途中不要買櫝還珠﹐見樹不見林。有句英文說﹕Knowledge without wisdom is more stupid than ignorance。無知不是缺少知識﹐是缺少智慧。

        至於說「誰有這種時間」這和「小弟一直沒寫信問候﹐實在是太忙」一樣純屬藉口。我們每個人的一天都是 24 小時。這是世界上「人人生而平等」唯一的事實。怎麼去分配這 24 小時的用途﹐全看每個人對事情輕重緩急的優先次序。「誰有這種時間」﹐說白了﹕不是「沒有時間」﹐是「這件事對我的優先次序不高」。

        我們年輕的時候追求知識﹐年齡大了後羨慕智慧。從前﹐我們讀「聖經」喜歡讀新約的《羅馬書》﹐後來﹐開始看舊約的《傳道書》。當我們懂得知識只能讓我們得到「生活」(living) 而智慧能讓我們得到「生命」(life) 的時候。我們已經從「小小子」變成「老小子」了。其實我們這些老小子﹐也不一定懂什麼。


懷南補記﹕路已近時翻覺遠﹐人因垂老漸知秋。您也知道在我嘻嘻哈哈的背後﹐有時也會換上一副吃冷豬頭肉的 wise-man 面孔﹐開開講座。

       我收到讀者朋友寄來的 e-mail 後﹐到世界日報的「言論廣場」和其他網站的類似地盤去瞄了一下﹐印象有三﹕

  1. 老中對臺海兩岸的政治議題比其他議題興趣大。泛藍的大概吃的比較飽﹐時間比較多﹐以罵李登輝﹐陳水扁為日常生活之一 (李陳的耳根不發熱才怪。)
  2. 大鳴大放的﹐轉來轉去都是「老友記」。80/20 定律在「言論廣場」上充份發揮它的功效。是不是有人以不同名字輪流上陣﹐或同時上陣﹐「娃莫宰羊」。
  3. 有人下筆不但低級﹐並且下流。世界日報的「言論廣場」水準還不算是最差的。
  4. Amazing!

收到幾篇對我2005年3月20 號的那篇文章《1965》及最新消息迴響的讀者來信﹐頗具可讀性。我本來以為《1965》那篇文章一登出來﹐至少有一位1965年3月20 號同日出國來美的讀者會找上門來。結果沒有﹐有些失望。你們都到哪裡去了﹖同樣的道理﹐我那篇附了照片「尋人啟事」的《青苔上的腳印》登出後﹐也沒有任何反應。原因只有三個﹕
  1. 人已經翹了辮子(最壞的假設)
  2. 人回了大陸或台灣﹐(不壞的假設)
  3. 人在美國但不看世界日報﹐也不上網﹐不知道信懷南是故人(最好的假設)
倒是照片上的八個人﹐四個會在5月的第二個週末在洛杉磯重聚。掌門人終於出席同學會了。人真的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