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君馬者道旁兒

2005年7 月24日《坐看雲起時》專欄﹐7 月26 日上網

        「殺君馬者道旁兒」的意思是說﹐一個賽馬的人﹐聽(看)到路旁的人拍手叫好﹐拼命鞭馬急行﹐最後累到馬死為止。所以﹐殺你馬的人(殺君馬者)﹐路旁看熱鬧的人(道旁兒) 也。

        最近在媒體上看到台灣的林志玲在中國大連拍廣告﹐騎馬跌傷﹐斷了好幾根肋骨。她先乘SOS 醫療專機飛香港﹐然後轉搭經過改裝後的華航專機回台北。根據飛機駕駛員在接受訪問時說﹕為了讓林小姐舒服上機﹐飛機內部陳設刻意做了些調整﹐飛航途中也刻意飛低﹐以避免內外艙壓力太大﹐造成林小姐的不舒服。該駕駛員最後更畫龍點睛宣稱﹕「我一直在執行任務﹐沒看到林志玲﹐但能夠載到她﹐我很幸運。」 (幸好﹐不然誰開飛機﹖)

        飛機落地﹐媒體蜂擁採訪﹐其他旅客﹐看到如此大陣仗﹐還以為是什麼小弟弟國家元首來訪。救護車到了台大醫院﹐醫院大廳開始人聲沸騰﹐14 名保全人員守護﹐避免干擾。據報載﹐還有坐輪椅的病人也聞風而來﹐想看熱鬧。。。

        我看了這些報導後的第一個感想是﹕希望中華航空和SOS 的賬單有人付。第二個感想是﹐究竟林小姐的傷勢有多嚴重﹖如果不太嚴重的話﹐這算什麼大新聞﹖

        如果您不知道林志玲是何方神聖﹖請看報上的描述﹕「身材高窕﹐長相甜美﹐EQ 超高﹐嗓音嬌嗲﹐被封為台灣第一名模。」林小姐長的漂亮﹐這是公認的事實。

        曾經有陌生讀者電傳林小姐的電腦合成半裸照給掌門人﹐不知道安的是什麼心﹖以為掌門人 EQ+IQ =「 超低」不成﹖但天下漂亮的女生多的是﹐美女落馬﹐又不是獨一無二的國寶花瓶掉在地上打碎了﹐何必我為卿狂如斯﹖

        我在我的網站民調假設﹕「台灣媒體的水準實在很差」。結果60%的人非常同意﹐25%的人還算同意。只有8% 的人並不同意﹐1% 的人非常不同意這個假設。(我想這1% 的人﹐鐵是坐著輪椅也要去看熱鬧的人)。

        台灣的「我為卿狂」究竟是誰的水準太低﹖媒體﹖群眾﹖還是歸根結蒂要怪當事人﹖

        台灣有個叫柯賜海的先生﹐每次看電視新聞有人被記者訪問的時候﹐這位老兄就呆如木雞似的舉個牌子站在被訪者的後面。因此﹐凡是有訪問﹐就有這老兄。我不知道台灣的法律有沒有明文規定禁止這種強行插花的行為。為什麼在老美的電視上看不到類似的現象出現呢﹖是咱們老中太自由﹐還是老美太笨﹖有回老柯不知道抗議什麼﹐爬上一顆大樹上不下來。到了最後﹐我聽到一個記者對他說﹕「好了﹐好了﹐ 攝影機都走了﹐下來吧」。於是老柯就乖乖從樹上爬下來了。

        我看到這個鏡頭傻了眼﹐這不是擺明了老柯和媒體串通好演戲給群眾看嗎﹖但不管怎麼鬧﹐個人的影響力有限。前陣子台灣有個藝人為情上吊死了。主角缺席﹐全是配角在那裡演戲﹐媒 體鋪天蓋地的報導﹐這總不能怪當事人差勁吧﹖

        群眾差勁的到底是少數。並且沒什麼影響力。張三拼著老命去看林志玲一眼﹐不會給隔壁的李四和對街的王二麻子任何壓力。但媒體則不然。在任何濫竽充數﹐競爭激烈的行業﹐「me too」常被誤認為最保險的競爭策略。豈知殺「君」(媒體決策者) 「馬」(報紙﹐電視﹐雜誌) 者﹐道旁兒(水準差﹐看熱鬧的讀者﹐觀眾)。

        最近蓋洛普的民調﹐美國人民對媒體「很有信心」和「相當有信心」的百分比已經從一年前的30% 降到28%﹐ 創歷史最低點。雖然美國媒體也面臨「殺君馬者道旁兒」的危機﹐但台灣「道旁兒」的人數多得出奇﹐聲音也奇大﹐他們遲早會把「君」的「馬」 給殺掉。

懷南補記﹕ 「殺君馬者道旁兒」是蔡元培在五四學生運動後辭北京大學校長宣言裡的一句話﹐當時很多人不知道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我本來也不知道有這一句話﹐是看李敖的電視節目中學到的。

       我2005年8月21日的專欄《也談林妹妹原則》會解釋為什麼李敖會把「林妹妹原則」和「殺君馬者道旁兒」扯在一起。

       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台灣還沒有發生新聞局審查電視台執照的爭論事件。很多捍衛新聞自由的人﹐最喜歡引用傑彿遜「寧要新聞﹐不要政府」的名言。不錯﹐傑彿遜在1787 年給Edward Carrington 的信上﹐的確說過「寧要新聞﹐不要政府」這樣的話。但我們得看前後的文字﹕

"The basis of our governments being the opinion of the people, the very first object should be to keep that right; and were it left to me to decide whether we should have a government without newspapers or newspapers without a government, I should not hesitate a moment to prefer the latter. But I should mean that every man should receive those papers and be capable of reading them." --Thomas Jefferson to Edward Carrington, 1787.

       其實傑彿遜一生頗受流言和新聞自由之苦﹐難怪在他晚年﹐寫信給他朋友﹐後來也做過美國總統的門羅抱怨說﹕

"Our printers raven on the agonies of their victims, as wolves do on the blood of the lamb." --Thomas Jefferson to James Monroe, 1811.

"From forty years' experience of the wretched guess-work of the newspapers of what is not done in open daylight, and of their falsehood even as to that, I rarely think them worth reading, and almost never worth notice." --Thomas Jefferson to James Monroe, 1816.

       我必須聲明﹐我不贊成政府用「鎮壓」的方式來干預新聞自由﹐就好像我認為天安門廣場上老共用坦克車來鎮壓學生運動說什麼都不對。但我也得說﹐台灣媒體的水準實在太差﹐電視台多得要命﹐就好像大學生多得要命一樣。量多則質差﹐這是一定的。同樣的道理﹐我同情天安門廣場的一般無知而衝動的學生﹐但我對當時的學生領袖﹐缺乏遠見﹐不負責任並不同情。我談自由﹐責任﹐和容忍的文章很多﹐再說一遍﹕我年齡越大﹐越覺得責任比自由重要。容忍比自由困難。天下沒有﹐也不該有絕對的自由。


       有一位筆名叫路菊的讀者﹐曾經在我們網上登過一篇圖文並茂《暮雪覆千山﹐古月照冰河》阿拉斯加之行的文章。其實那篇文章是同一遊記三篇中的一篇﹐我當時認為﹐這種文章拿給我是浪費了﹐鼓勵作者將其縮為一篇﹐寄到世界週刊賺點稿費。後來文章在世界週刊登出來。。。我們現在把全文分三篇連在一起﹐所謂的 Trilogy 登錄上網。夏日炎炎﹐正好神遊。我去過阿拉斯加﹐北國風光﹐美國最後的邊疆﹐值得去看看。


       好久沒寫《烏龍集》了。最近遇到一件相當奇怪的事﹐有一位讀者寄來一封沒署名的信﹐全信只有一句話﹐又不署名。考慮再三﹐不能以 e-mail 聯絡視之﹐但很合乎《烏龍集》的標準﹐保證另類﹐請各位隨時查閱。


       請大家去看「它山之石」﹐少吃碗牛肉麵﹐多買本書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