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吃啥﹖

2013年1月27日 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1月30 日上網

懷南預告﹕在接下來的一兩個星期﹐你們當中有些人會收到一封我的私人信﹐我有一個算是大消息要先告訴你們。收信人應該是 FNDR Foundation 所謂的 Core Members。 但我沒有一份非常完整的名單﹐不周之處請原諒。所謂的大消息﹐網上遲早會宣佈的﹐有人先知道是為了禮數(protocol)。到底掌門人是 old school 出來的。

        有一個叫「文學城」的網站﹐不知道設在哪裡﹖內容五花八門﹐它的新聞欄是我每天必看的﹐必看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它的水準高﹐而是﹕

        第一﹐它的新聞有時很「絕」﹐絕到不知是真的還是假的。

        第二﹐極大多數的讀者迴應水準也很「絕」﹐讓我有時「覺(絕)」得他們在胡說八道﹐但胡說八道也有胡說八道的娛樂性。

        第三﹐我常想﹕如果中共能夠讓這種網站存在﹐那表示老共那邊的言論自由並不如想像中那麼差勁。當然﹐我不敢擔保大陸的網民是不是要「翻牆」才看得到這個網站。討論這個網站和 PRC 的言論自由不是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

        我寫這篇文章其實並沒什麼目的﹐只是最近在那個網站上看到美國犯人在執行死刑前吃的最後一餐的照片覺得非常有意思﹐忍不住要發表點「我的寶貴意見」。

        話講在前面﹕掌門人雖然贊成死刑﹐但不敢對往生者不敬。下筆時忍不住在想﹕人都快踢水桶了﹐一生中最後的一個決定﹐居然是今晚吃啥﹖這豈不是回歸到咱們老祖宗所謂民以食為天的基本面嗎﹖這難道不是一個相當「絕」的事﹖以下是七個「最後一餐﹐你要吃啥﹖」的實例﹐包括死囚叫什麼名字﹖犯的是什麼罪會被處死﹖死刑在美國的那州執行的﹖以及掌門人的按語。

        Ted Bundy, 佛羅里達州。犯強奸﹐殺人﹐奸屍罪。最後一餐點的是四成熟牛排一塊﹔三個 over easy 雞蛋﹔兩片炸的馬鈴薯﹔兩片烤麵包加牛油和果醬﹔牛奶﹔桔子汁。

        掌門人曰﹕這份菜單除了牛奶外﹐很像是咱們有次餓昏了頭在 Denny's 點的早餐﹐大概要花 15 大洋的銀子。

        John Wayne Gacy, 伊利諾州。強奸﹐雙重謀殺。點的是 12 隻炸蝦﹔一桶肯塔基炸雞﹐並且是原始配方那種﹔炸薯條﹔草莓一磅。

        掌門人奇曰﹕為什麼犯強奸罪的人都很能吃﹖這個 John Wayne 生前曾經管理過三家肯塔基炸雞店﹐算是臨死都不忘本。但炸蝦恐怕要到 Red Lobster 去叫外賣。肯塔「雞」沒蝦的。

        Ricky Ray Rector, 阿肯色州。雙重謀殺。要吃牛排﹔炸雞﹔櫻桃味的 Kool-Aid﹐銀杏果派 (pecan pie) 叫了沒吃(有識之士來信指出 pecan 是胡桃不是銀杏果﹐銀杏果是 ginkgo. Gee, what do I know about food? all I know is Butter Pecan is my favorite ice cream. Nevertheless 多謝指點 )﹐告訴守衛要留到以後吃。

        掌門人贊曰﹕這個 RRR 像是拳擊手的好名字﹐讓我想起我寫過一篇談最後遺言的文章﹐提到有個犯人在上刑場前官員問他還有什麼要求。他回答說﹕「為什麼﹖啊對了﹐你們有防彈背心嗎﹖」真是視死如歸。

        Timothy McVeigh﹐印地安拉州。犯 168 項謀殺罪。只要吃兩品脫的巧克力薄荷冰淇淋。

        掌門人曰﹕這個 Timothy McVeigh 是大大有名的壞蛋。他犯下炸奧克拉荷馬市聯邦大樓﹐結果造成 168 人死亡的滔天大罪。巧克力薄荷冰淇淋是美國排名第一最受歡迎的冰淇淋﹐但奇怪的是我很不喜歡這種冰淇淋。

        Angel Nieves Diaz﹐佛羅里達州。綁架﹐武裝搶劫﹐謀殺。什麼都不吃。

        掌門人曰﹕Angel 什麼都不吃可能有兩個原因﹕怕胖﹐或想通了 -- 黃泉路上不會餓的。

        Bonnie Lee Gardner﹐猶他州。雙重謀殺。最後一餐點的是龍蝦﹔牛排﹔蘋果派﹔香草冰淇淋。一邊吃一邊看 Lord of The Rings 三部曲。

        掌門人贊曰﹕這個Bonnie 硬是要得。 Lord of The Rings 三部曲要花點時間才看得完。難怪要點大餐好好吃一頓﹐免得看完電影後又餓了。懷南服矣﹗

        Victor Feguer﹐佛羅里達州。綁架﹐謀殺。最後一餐什麼都不要只要一顆有核的橄欖。

        掌門人拜而贊曰﹕兄乃現代金聖嘆也﹗留下千古疑案﹐讓人百思不得一解。君為何對橄欖情有獨鍾而以死相許﹖學問太大了。

        其實所謂的「最後一餐」﹐往往是在執行死刑前一天或前兩天享用。起源於歐洲迷信﹐用餐表示客人與主人言歸於好。被判死罪者是客人﹐法官﹐證人﹐警衛是主人。主人請客人吃頓飯﹐閣下做鬼別來找我麻煩。

        美國各州最後一餐的預算佛羅里達是 40 大洋﹐但奧克拉荷馬只有 15 大洋。路易士安那州的由典獄長陪吃。如果犯人要吃龍蝦﹐則由典獄長個人掏腰包買單。最近德州廢除最後一餐的傳統﹐有個犯人點了極多的食物但最後說不餓沒吃。於是德州就決定從此取消問「今晚吃啥﹖」這個規矩。

懷南補記﹕OK﹐掌門人和各位來個約定﹐這不是開玩笑的﹕讓我們假設你我面臨有機會 order 最後一餐的菜單﹐並且(這兩個字很重要)價錢沒有上限。你要吃啥﹖如果你把你的答案據實以告﹐我也一定把我的答案據實告訴你。如果有不少人參與這個民調﹐我們還可以把答案公佈。當然我們不會公佈你的名字。如何﹖要不要共襄盛舉﹖C'mon, let's have fun!


身先士卒 我就先把我的答案公佈如下。

        其實我立刻想到三個答案﹕

        其一也﹕讀高中的時候家住台北寧波東街﹐晚上十點過後飢腸轆轆﹐突然聽到賣陽春麵的小販吆喝聲﹐出門叫碗春麵加個滷蛋﹐趁熱食之﹐天下美味也。回想起來﹐麵湯裡一定放了不少味精。

        其二也﹕幾年前和一群老友記去 Yosemite。因為人多分住三棟房子。吃飯大家來我們住的這棟因為大廚住我們這棟。那天晚上大廚一展身手﹐其中有一道菜是 Filet Mignon 切成方塊炒青辣椒(Bell Pepper)。所有的東西﹐從原料到炒菜的鍋都是他帶去的。那時候我們正開了一瓶近百元的紅酒在醒﹐他老大要用來做菜﹐我們幾個喝酒的人非常捨不得但也沒辦法﹐結果被他用了一些去做菜。那晚現炒現吃的中式 Filet Mignon (青椒牛柳)可真是咱們此生中吃過最好吃的。不知道是不是醃味的酒好的緣故。那晚還有一件難忘之事。我們在屋子裡﹐屋外一隻狼站在那裡久久不走。屋內老友歡聚﹐屋外白雪未溶﹐有隻狼站在暮色蒼然裡。此情此景﹐再難吃的菜都會好吃。

        但我最後的選擇還是「清粥小菜」。清粥就是白稀飯﹐裡面不必放什麼東西。小菜包括肉鬆﹐鹹鴨蛋 (只吃蛋黃)﹐嫩豆腐﹐五香豆腐乾﹐滷蛋﹐鹹菜﹐皮蛋。麻油﹐醬油。想到什麼其他的小菜再告訴你。我看這樣就夠了。吃完上路。


        哈,不知轟炸機是否第一名響應。

        我點的世界上沒得供應! 我最想吃是我媽做的餃子,饅頭,花卷,糯米?,蔥花餅 五香豬肉粽,紅豆紅棗粽,做成一隻大鳥馱著小鳥的麵餑餑 (該有名字,可我只惦著玩和吃,忘了問我媽) 還有獅子頭,雪菜炒百頁, 酸辣湯,子薑仁緬炒麵筋, 干煸芹菜牛肉絲,愈寫愈饞。

        要是不是我媽做的,就是剛炸好的臭豆腐,不是台灣那種! 爽脆甜甜的哈密瓜,蘭州的酸奶,西湖的龍井蝦仁, 然後一個平常的蔥花燒餅,瞑目無憾落幕,人生一百分了! LT

LT, 沒錯﹐妳是第一個迴應者。閣下真能吃﹐掌門人服也﹗懷南 1/30/2013

        不是我能吃,是我媽廚藝頂呱呱。

        外面館子吃過的,她能無師自通揣摩出來, 真有點像俠客行那主角一樣。

        其實懷念吃的東西多著呢! 比如炒綿羊(茭筍炒肉絲,上面蓋上炸過的米粉) 還有涼拌粉皮,我媽的刀功了得,黃瓜片,薑絲比我爸寫的字都要工整! 有這樣的娘,女兒腦袋怎呆,舌頭準鈍不了的! 哈。

        不知怎樣,有兩個字變成?邽馱F。一是雪裡紅,麻煩改為雪菜。 另一是糯米?。這個不知外省叫什麼,就是糯米粉的皮,堶惇O豆沙餡。

        我還以為您說不限價錢,您會說什麼貴價紅酒! 原來跟我一樣,都是簡單東西。

        呀,看到提到金聖歎,我也有個經驗:香草冰淇淋上加一撮老外早餐的corn flake 玉米片(一定得是corn flake), 混著一起吃,有吃雞蛋筒冰淇淋同樣滋味! 不信您試試

        我也在想﹕如果令慈開家家常菜小館﹐像台灣的「秀蘭」(西華對面小巷還是永康街﹖)﹐一定 168。 懷南 1/31/2013


我要20 粒水餃,白菜豬肉餡的。 HC

HC, 這個不難﹐和樓上的 LT 比起來﹐簡單太多﹐不知要不要什麼佐料﹖就這樣原汁原味吃﹖ 懷南 1/30/2013


老大好,

        小弟自還是苦哈哈的留學生起就上BBS,算第一代老駭客,當年用Dial-Up Modem上老共留學生最早的MITBBS(未名網)開始,一路看到今天二十多年,對老中老台網路言論有點心得。但今天才知道老大竟看文學城,太讓我跌破眼鏡。文學城是海外網站,在大陸得翻牆或用VPN 才看得到,所以文學城的存在絕非大陸網路言路已開的證據。文學城的大部份新聞是轉載,只有一些評論雜文或文學創作是BLOG 原創。其實老共就算放他們一馬對維穩也不會有太大殺傷力,文學城、留園、萬維這些大海外華人網基本都一樣。未名網歷史最久,讀者平均學歷最高,內容則數十年來環繞些留學生讀書工作家庭或大學象牙塔內之事,沒有太多爭議,卻也被大陸的萬里長城擋住。

        小弟曾領教過很多老共言論管制的威力,小弟常在大陸的百度新浪分享些旅美或留學生活經驗,內容並沒有針對老共,但早期仍經常被擋下。有些字(如政府貪腐,民主自由,茉莉花)被放進黑名單文章過不了審查可以理解,但更多時候寫的人根本不知道哪裡犯了天條,辛辛苦苦寫的文章莫名其妙就石沉大海,只能生悶氣。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小弟很快學會用代號或暗語隱喻表達敏感言論,最後的效果一樣。況且當今的大陸年輕人個個翻牆上網本事一流,老共的萬里長城和網路實名制其實對真正求知的人只能產生干擾作用,更引人反感,其實是枉為小人。但老共實在太害怕被老百姓批評,中南海的那群人只要一想起當初靠輿論整垮腐朽的國民黨的老路若是重演,豈不是陰溝裡翻船,無顏見周恩來於地下。

        大國崛起不是自個嚷嚷,老共那天有自信和雅量讓老百姓在中南海大門口或網路上大罵政治局常委卻能不動傢伙才算是大國。假如有一天老共敢開放BBC,Voice of America,博訊,右派網,甚至大紀元這類大鳴大放的中文網,資訊不管左右紅黃藍白黑一應俱全,那小弟第一時間放棄美籍,心甘情願回歸祖國當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天天吃愛吃的中國飯。

        講起中國飯,我估計信門中活到這把年紀的老中應該都頗講究吃,老大更自個兒帶頭示範(您愛的嶺南和The French Laundry 都是絕佳選擇),老大邀談大夥談最後一餐挺有意思,老中平時就愛吃,何況是Sky is the Limit 的最後一餐???小弟想吃的最後一餐在美利堅共和國是辦不到了。小弟想吃小時我媽燒過的清蒸鰣魚外加油爆小河蝦,鰣魚好像被老中已經吃絕種了,有錢也很難買到。後者在上海或許稍家常些,但上海河川污染的情況下新鮮河蝦大概也貴得很,$40 的預算說不定只能買個十幾二十隻,塞牙縫都不夠。

        有點等不及看其他同門的願望。Jay

Jay, 兩年前在香港一家極貴的上海餐館吃飯﹐有一道菜是鰣魚。別人不說我根本不知道。味道好嗎﹖忘了。好像刺很多﹐是不是﹖那晚喝的紅酒是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什麼年份的不記得了。好嗎﹖也不記得。懷南 1/30/2013

老大好,

        迴響連您自個雖僅四人,但我絕想不到大家夥預算無上限最後一餐竟全是貌不驚人的年輕回憶或家庭小吃。最闊氣是百元紅酒醃製的菲力和小弟的鰣魚,米其林三星大餐或滿漢全席竟一個也沒有。

        李清照寫『今年海角天涯,蕭蕭兩鬢生華。看取晚來風勢,故應難看梅花』。大概人到了個年紀或經歷些風霜後,賞梅或吃美食的勁頭都小了些,反而返璞歸真,到了另一境界。

Jay

Hi Jay:

        法國洗衣店 (French Laundry) 沒去過﹐這生中吃的貴餐﹐喝的貴酒都是別人請客﹐我個人對美食的興趣遠不如美景。挑餐館往往挑風景好﹐氣氛好的地方。標準的傻客 (Sucker)。French Laundry 開瓶費就是 75 元﹐總不能提兩瓶 2-Buck Chuck 就上陣吧﹖(雖然現在 2-Buck Chuck 兩塊錢買不到了)。比起來嶺南小館則是非常普羅﹐這就是米其林三顆星和米奇林「提及」的區別。

        我住家的小城有家餐館﹐號稱是從 French Laundry 出來的人開的。此兄在 French Laundry 幹啥﹖沒說。也許是洗碗也說不準。去過好幾次﹐沒啥。

        上次在嶺南見一絕事。一對年輕人和一位中年女子。聽口音鐵是大陸同胞﹐中年女子對老闆咆哮說嶺南的招牌菜椒鹽螃蟹是死的﹐硬是不付賬就要走人。我們坐定後我說﹕趕快叫螃蟹﹐吃完我們也去抱怨﹐不付錢。他們說誰去抱怨﹖結果公推我。我們覺得這位中年老中婦人大概是大陸剛來美國﹐吃完了再賴賬是不對的。我們在 Yosemite 主廚的是位核子物理專家﹐75 歲了還沒退休﹐顯然有兩把刷子。他說有一次在德州出差上牛排店﹐同事中有個人叫 waiter 把 order 拿進廚房再處理一下﹐因為他對 order 的牛排是幾分熟有意見。不久大廚出來說他做的牛排就是這樣﹐不吃拉倒。我不好意思問他口中的同事是不是他本人。有次我們去夏威夷參加朋友小孩的婚禮﹐到了機場他發現沒帶 ID﹐ 後來居然被他也上了飛機。在夏威夷我們們躺在椰子樹下睡午覺﹐我一看頭上椰子高高在上﹐趕快遷地為良。他不為所動﹐說他已經算過重力加速度。就算椰子砸在頭上也不會死。學以致用﹐非常了不起。懷南 1/31/2013


掌門人:

        前幾週弟買了一台新的豆漿機,每天自製五殼豆漿、黑豆黑米薏仁蓮子百合糊等等,加上 Almond、Brazilian Nuts •••諸多健康食品,圖的就是長壽,而且活得健健康康!

        不料好日子還沒有 過足,一月還沒過完、農曆年將屆,吾兄突然心血來潮,要賞信門中人 Last Meal ,掌門人真有「 雅興」啊! 為了助興,我願做那陪吃的典獄長,各位吃什麼我都奉陪,因為各位有Good Taste!

        如果一定要自己點菜,就請給我來一大碗上好的紅燒牛肉麵、一盤豆腐干加滷蛋、兩籠蟹 粉小籠包、最後來一大碗酒釀桂花湯圓吧。

        Optional: 一瓶陳年茅台、一瓶陳年雙鹿五加皮、 一大盤滷牛肉豬肝豬耳朵豆腐乾花生、外加一碗酒釀湯圓。因為要眼見別人「上路」,我想還是 應該選擇後者,大醉之後才能避開對生命的牽掛呀! James 拜上

Hi James,

        閣下的菜單有點「鼎泰豐」加「九如」的影子﹐我輩中人﹐台北長大的應該知道「九如」。它的湯圓令人難忘。 懷南 1/31/2013


Bob, Below is what I will require for the last meal Peter

pig-blood-cake
豬血糕
boba tea
波霸茶

pig-blood-cake
Aftr the meal, I am ready to meet my "72" Hooters.

Dear Peter: Pig-Blood Cake, Boba Tea are no problem. Due to regulation, the after last meal entertainment, your request to meet the Hooters has been turned down. 典獄長 1/31/2013


信老大好:

        最后一餐吃什么?第一個是牛排,龍蝦,加紅酒一瓶。平時不喝酒,但那時放肆一下又何妨。餐后來個 cheesecake ,再來杯cappuccino, 不用擔心睡不著覺。再一想,老中的伙食還沒呢,忽然想吃家鄉的咸魚干配泡飯。食量大了點,嘿,還要怕胖嗎?YP

Dear YP, 說得也是﹐這個時候還在乎怕胖﹖至於怕睡不著覺更是不必擔心﹐擔心的是不會醒過來。至於咸魚干配泡飯是哪省美食﹐我猜是長江下游的省份﹐鐵不是咱們天府之國的美食﹐我讓其他信門中人去猜吧。懷南 1/31/2013


信老師﹕

        不好意思﹐來晚了﹐錯過飯點兒﹐下面是我點的﹕長沙包子鋪的包子,一個糖包子一個肉包子夾在一起,北京清真館的豆腐腦加糖火燒。火宮殿的臭豆腐(不是台灣的哪种),長沙街頭賣的蔥油粑粑。

        加在一起大概半斤糧食,如果可以加一個清菜,那就用豬油炒一盤萵筍絲吧。

        But I don't want to die 兵

Dear Bing:

        不晚不晚。鬧著好玩﹐別怕﹐別怕。 懷南 2/1/2013


        我的最後一餐:

        純正的“打滷麵”一碗。再加上二十個“豬肉白菜水餃”。

        打滷麵在台灣稱為大滷麵,兒時母親煮的打滷麵已經失傳,兩年前在台北東豐街吃到一碗,喜出望外。最近再去,味道又不對了。

        至於水餃,皮要現捍的薄皮,餡要新鮮豬肉末加山東白菜末,不許用包心菜。

        臨終之前,如果能吃到這兩樣食物,死而無憾矣。 金不換

金兄﹕

        樓上那位 Jemas 兄和 Bing 兄都住在貴寶地。下次我去西雅圖﹐咱們一夥來個 Green Lake 環湖慢走﹐信門中人﹐大家見個面﹐交個朋友。

        怎麼我輩中人吃麵的比較多﹖懷南 2/2/2013


My 最後一餐 is 腊味飯. When I was young, there weren't that much meat to eat, let alone the fresh meat. Somehow my mom could manage to provide us at least one 腊味飯 every month. I would never forget such good smells from the wok before the dinner time. Chao

Dear Chao:

        I was moved by your story and recollection. It was much harder to grow up in Mainland China during those years than some of us from Taiwan and Hong Kong. Your story made me humble. I was lucky. 懷南 2/6/2013


Bob:

        我和大伙有點兒不同,我是過敏體質很多水果不能吃也不能觸摸,所以我想把所有不能吃的水果最少吃一口,嘿嘿﹐還有讓我聞聞咖啡的香味。( 嗅覺在6 年前失去 )

        ( FNDR 報到 !)

非常抱歉知道妳失掉了嗅覺。比起來嗅覺好像並不是那麼重要。Nevertheless, I am sorry. 懷南 2/6/2013


        By the way, here is my choice for the last meal:

        1. No food for 8 hours before the meal. Hunger is the best ingredient.

        2. For the meal, I'd like to get the following (all from 臺北):

        燒餅油條一套 (復興南路近信義路那家永和豆漿,別的不行),

        雞腿麵一碗 (武昌街江浙好味道排骨大王, 不過兩年前關了。。。)

        紅油抄手一碗 (忠孝東路吳抄手)

        Regards,

        Tao

Dear Tao,

        吳抄手上過我《台北 8 小時》文章﹐紅油抄手太辣﹐來份粉蒸排骨吧。懷南 2/6/2013


        對我來說,美食一定要有好心情。你想想看,下一頓在哪都還不知道呢?要是上樓吃還好;如果去樓下吃的話....

        如果非吃不可的話,我和 Tao 一樣,燒餅油條一套,復興南路的那家。一月時回台北吃了。走之前我和老婆計劃在台最後一頓吃什? 全票通過那家永和豆漿。可惜我們的訊息不對,以為是二十四小時營業,結果清晨四點到了門口,看到師父還在剛揉麵。六點才開。要趕飛機不能等,好遺憾。

        我認為,台灣有三樣美食是自創產業。鼎泰豐,牛肉麵,燒餅油條。這三樣哪裡都吃得到,可是味道就是不全對。我近年吃素,所以燒餅油條是首選。我那位港人妹夫有一次問我,麵粉夾麵粉有什麼好吃? 咳!這才是功力。用最簡單的食材,搭配成最可口的食物。

        新春快樂

        Charles

Charles,

        鼎泰豐,牛肉麵,燒餅油條的確是台灣最後一代的內地人的父母在台灣搞出來的原創玩意兒。顛倒過來正好是早午晚三餐。也許有機會的話﹐在台北就用一天的時間吃這三頓。只是不知道牛肉麵那家最好。難道還在桃源街 (﹖)嗎﹖懷南 2/9/2013


懷南兄:

        你在篇首點出「百分之九十的爭論都是在名詞的定義、形容詞的精確、和動詞的時效上糾纏不清」。吾兄似乎對邏輯學頗有研究,弟深有同感 (大二時曾選修過殷海光先生及其弟子所授該課目)。

        極大部分的「歪理」都犯了「過度簡化」、「以偏概全」、「引諭失當」、「訴諸情緒」等邏輯上的謬誤。兄所舉列三項「歪理」亦然。只是人世間太常見到「歪理」曚蔽「正理」,大部分的人所選擇的也未必就是「正理」,甚至兩者往往難以客觀的界定,我們不免有時會感到無奈!

        P.S.: 兄仍要大家「招供」菜單,不是貴單位經費過度充裕,就是你自己嘴饞,要吃「山珍海味、美酒佳餚」。弟有心獻上我轉世之前在清宮所吃「滿漢全席」菜單,但一時未尋得,而且聽說要吃三天,不知典獄長能否改改貴處規章?這份菜單也有勞長官去找找囉!

        弟 James 拜上

James,

        你轉世前究竟吃過滿漢全席沒﹖吃過怎麼說「聽說要吃三天」﹖殷海光上課你鐵在打瞌睡。一笑。殷海光的學生那大概是陳鼓應吧。

        樓上的 Jay 兄前陣子來信抗議﹐我沒登﹐今天一齊上。新年如意。懷南 2/9/2013

老大好,

        我要學 OKY 老哥抗議!!!

        大家聊人生最後一頓想吃些啥才不遺憾,James 老哥大概過年怕觸霉頭先自封典獄長立不敗之地,反而越描越黑。(開開玩笑) 。。。。。。


信兄

        我行年八三,對兄台徵詢最後一餐要求的食物,已可以平常心回答:不犯不眠,對不起,錯了,應是不飯不麵,只求一碗半生熟牛肉湯粉,一杯法式過濾咖啡,外加兩粒金枕頭,足矣。可否奢求家鄉歌聲伴送?上路應朝何方,料兄了然。

老龍

龍先生,

        晚輩無狀,亂開玩笑,想出這種點子,請前輩莫怪。

懷南敬上 2/13/2013


信老勿怪,

        小的來遲,只因二奶罷工,數週無法上網,但願各位還沒上路。

        數十年前嚐過前總統府祕書曾先生精製的清燉魚翅;精選高湯小火溫燉竹筷粗細排翅,鮮美無匹、入口即化,配蔥餡小燒餅。絕配。

        曾君往生久矣,竹筷粗細排翅倒是可能找到,天堂前的最後一餐只能想想了。

        老呆言語無狀,各位大佬勿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