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為呢﹖

2006年5月14日《坐看雲起時》專欄﹐5月16日上網

        如果你晚上在睡夢中被驚醒﹐你的先生正好出門在外﹐你家中有兩個十歲不到的小孩。你發現有兩個穿黑衣﹐蒙面的漢子進入你房子裡﹐你怎麼辦﹖如果你家中有槍﹐你會開槍嗎﹖開槍打死人或打傷人的法律責任由誰來負﹖也許你會說﹕「百分之九十九的老中家都沒有槍﹐你的問題不成立」。OK﹐能假設你是那百分之一的人嗎﹖

        最近阿拉巴馬州通過了一個法案﹐對破門而入的強盜﹐闖空門的小偷﹐半夜喝醉酒進錯門的鄰居﹐房子的主人都有先開槍﹐後問話﹐打死人不賠命﹐打傷人不吃官司的權利。阿拉巴馬不是第一個﹐也不是唯一通過類似法令的州。彿羅里達﹐印第安納﹐北達科他﹐密西西比都有這樣的法令。美國建國後﹐有人擔心中央政府的權太大﹐於是建議在憲法外﹐加添一些民權「清單」。這就是有名的 Bill of Rights 。其中的第二條說老百姓有權擁有槍支。兩百多年來﹐關於人民擁槍自保的爭論不斷。我們現在暫時不去討論老百姓該不該有槍的問題﹐我想問的是﹕像阿拉巴馬這樣的法令會變成美國未來的走向嗎﹖你認為呢﹖

        有次在星加坡第二天要搭飛機﹐我問旅館的櫃檯要準備多少星幣坐計程車去機場。櫃檯問什麼時候去機場﹖原來不同的時間經過鬧區價錢不同。新加坡政府用這種規定來疏減高峰時段的交通流量。但也限制了人民行的自由。最近舊金山市議會也在考慮通過類似的法案。這種交通管治的辦法是不是好辦法﹖你認為呢﹖

        在美國坐飛機﹐早就變成一件花錢找氣受的事。最近民航局和航空公司不知道是不是麵包吃撐了﹐分別想出兩個頗具創意的「寶貴意見」。首先出場的是民航局﹐建議海關檢查的時候﹐看到旅客病兮兮的﹐像是有禽流感的樣子﹐就有權請他到「框來停」(quarantine) 坐坐。老中祇會隔空抓藥﹐老美卻會隔空看病。懷南服矣﹐你認為呢﹖

        航空公司的建議則是在頭等﹐商務和經濟三種票外﹐槓上開花再加一種價錢最便宜的「站票」。和我前面提到的「隔空看病」一樣﹐這兩個具創意性的念頭可不是咱們閉門造車造出來的新聞。「隔空看病」的新聞還上了「今日美國」(USA Today) 哩。至於「站票」嗎﹖從舊金山站到洛杉磯﹐只要不是金雞獨立﹐信大俠大概還挺得住﹐從舊金山站回台北﹖乃高難度動作﹐大概要靠「蛤蟆功」才行。老美自嘲常說﹕“Only in America”﹐你認為呢﹖

        其實我倒有兩個「寶貴意見」想免費送給美國政府和台灣政府。給美國政府的建議是﹕拜託﹐能不能把一分錢的銅幣(penny) 給廢掉﹖目前製造一個一分錢銅幣的成本是 1.4 分錢﹐天下哪有這種搞法的﹖一分錢有啥用﹖放在口袋裡礙事﹐掉在地上你會彎腰去揀嗎﹖何不如一﹐二歸零﹐三﹐四進五。大家都方便。在技術﹐商業﹐稅務的實務上﹐實行起來有那麼難嗎﹖你認為呢﹖

        我對台灣政府的建議是﹕在部會首長的就職宣誓典禮時﹐幹嗎要右手向前平伸學當年德國納粹黨人見面喊 "Hail Hitler" 那樣﹖老蔣有一段時期﹐對法西斯頗為心儀﹐好的沒學會﹐閱兵踢正步﹐行伸右手禮倒是學會了。老美左手按聖經﹐右手手心向前﹐五指朝天式的宣誓法可以參考。咱們把聖經換成國家憲法﹐右手按胸做「摸著良心狀」﹐何等莊嚴神聖。幹嘛一定要學“Hail Hitler”﹐ 你認為呢﹖

        馬丁路德金博士生前曾經說過一句話。他說﹕「天下有兩件事最危險﹐一個是誠懇的無知 (sincere ignorance)﹐一個是盡職的愚蠢(conscientious stupidity)」。年齡越大﹐越沒有耐心再容忍這兩件危險的事情了。你認為呢﹖


懷南補記﹕阿扁和布希二世的區別在哪﹖布二世是誠懇的無知 (sincere ignorance)﹐阿扁是盡職的愚蠢(conscientious stupidity)。我現在是拿出當兵時候「數饅頭」的心態等天亮。非常努力地克制自己﹐絕對拒絕「我思故我氣」。I tell you my friends, it is not easy! 不信的話﹐看我從下星期開始的兩篇文章﹐雖然談的都是有關阿扁的「興揚之旅」。但我的談法與眾不同。既不是政論﹐也沒火氣。不信的話﹐拭目以待之。

     最新的 FNDR 專案的實收款項﹐已更新到 5/15/06。 請看 《 民調篇/Fndr Project 最新認捐結果 》。 仍然有不少認捐的朋友忘掉把支票寄來。您如果要我把您的認捐取消﹐請告訴我﹐沒關係﹐不必解釋原因。不然的話﹐我等。如果你發現我的記錄有任何不正確的地方﹐請告訴我更改。如果想多知道一些我們的理想﹐或將我們的理想介紹給您們的朋友﹐請點首頁左下的宣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