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有鄰   必不孤

2006年9月10日《坐看雲起時》專欄﹐9月11日上網

      施明德發起的「百萬人倒扁」運動﹐將會是台灣﹐甚至於整個中華民族的民主發展史上﹐一件劃時代的里程碑。這個運動的理想是想藉由大規模的群眾﹐在總統府前和平靜坐的手段﹐迫使陳水扁辭職。

      但水扁自認是一個抗壓性很強的人。到現在為止﹐他並不認為自己犯了什麼非要下臺不可的大錯。他對施明德既害怕又輕視。他害怕施明德的原因是他最擅長用來對付馬英九﹐宋楚瑜﹐說他們是外省人不愛台灣的「血滴子」﹐對施明德不管用。但他也深知施的兩個弱點﹕第一﹐施是一個浪漫革命家﹐不擅長組織與後勤﹐倒扁運動時間拖得越長﹐對施越不利。其次﹐施的私生活﹐可以用來打擊施的威信﹐進而影響群眾對施的支持度。

      在施明德的眼中﹐陳水扁及其週邊親信的貪腐﹐尤其是「國務機要費」醜聞﹐讓他覺得必須挺身而出﹐為維護其一生付出慘痛代價所換來的民主成果﹐和陳水扁決一死戰不可。

      風雨已來風滿樓﹐這場鬥爭如何收場﹐沒有人能預測。往近處看﹐陳水扁不會自動辭職﹐擁扁和倒扁﹐以及民眾和警察間的肢體衝突難免。但如果我們將來站在歷史巨人的肩膀上回顧﹐這場群眾運動會改變台灣誰是贏家﹐誰是輸家﹐誰是大輸家的政治版圖。

      首先﹐我認為加速台灣民主成熟化的理想是輸家。這次倒扁運動的最大特色之一是幾乎沒有中立的空間﹕你要就贊成施的倒扁方式﹐要就不贊成他的方式。我輩之中﹐李敖﹐陳文茜﹐張系國﹐陳若曦是前者﹐李家同和龍應台是後者。

      李先生和龍女士認為陳水扁應該自動下臺﹐但反對用群眾上街頭的民主開倒車的方式倒扁。我一向是個反對群眾上街頭的人﹐但阿扁觀念裡﹐根本沒有責任心和榮譽感。要他自動下臺一鞠躬是緣木求魚。在這個情形下﹐我實在沒有其他的選擇。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是我到死也改不掉的性格。何況我深信﹐當公車司機抓狂要把車往懸崖下開的時候﹐我們能隨他胡搞到下班才換人嗎﹖龍女士的問題是理論太多。

      台灣的善良沈默多數﹐是這次倒扁運動的贏家。台灣的民主是劣幣驅逐良幣的民主。長久以來﹐好人老是成為黑狗偷食﹐黃狗遭殃的犧牲品。這次各行各業有那麼多人挺身而出﹐那麼短的時間﹐就能募集到上億的捐款﹐和上百萬人的支持。這個現象﹐只能用 「德有鄰﹐必不孤」來形容。李家同文章的結尾說﹕「如果我們今天可以以街頭運動使陳總統下臺﹐下次我們可能看到另一位總統如此下臺﹐到那時候我們一定後悔」。李先生有沒有想過﹐一個星期內﹐一百萬人每人願意出一百塊錢要總統下臺﹐這豈是隨隨便便一蹴即成的事﹖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另外一位總統也能激起如此公憤﹐要他下臺﹐何悔之有﹖

      但這次輸得最慘是民進黨。我簡直不敢相信民進黨的領導階層似乎沒有人記得當年嬌生公司 (Johnson & Johnson) 毅然決然地將王牌產品 Tylenol 全部回收以保全公司信譽的教訓。嬌生犧牲產品(product)﹐保全品牌(brand name)﹐輸了一役﹐贏了戰爭是危機處理的經典之作。陳水扁今天擺明了是損壞品 (damaged goods) ﹐是瑕疵產品 (defect)﹐民進黨裡居然沒人有勇氣﹐有智慧問﹕「究竟是產品重要還是品牌重要﹖」。這樣目光如豆的政黨﹐我保證 將會成為這次全民運動中﹐連老本都蝕光的大輸家。人要往絕處走﹐這些年來﹐我老想拉他們一把﹐但他們老嫌我非其本土﹐鐵定不愛台灣。真是公無渡河﹐公竟渡河﹐渡河而死﹐其奈公何﹖

懷南補記及雜感﹕ What a Week That It Was!

       今天的補記﹐想到啥﹐就寫啥﹐算是我對台灣這次倒扁運動的雜感﹕


       非常高興看到龍應台和李家同都修正了他們的立場。歷史的山(三)岔路口﹐何去何從﹐不是怕別人怎麼看我們﹐是怕將來不能面對自己的良心。Talk the talk 不如 walk the walk。 掌門人是個旁觀者。但別忘了我寫過《旁觀者的良心與選擇》。


       李敖在他電視節目中為施明德的「求饒信」討公道﹐用的是彭明敏和聖女貞德也寫過「求饒信」的例子。陳文茜頂著雨在靜坐廣場發便當。我對這位過去式的「建國妖姬」的印象越來越好。她頭腦之清楚﹐口齒之流暢﹐算得上第一流。張系國和陳若曦都是當年上書蔣經國希望從輕發落美麗島事件的簽名人。那封陳情書是托陳若曦回台灣時交給蔣經國的。在那封信上簽名的﹐大多數是「最後一代的內地人」。陳若曦是其中少數的台灣人之一。我們那時候哪有什麼省籍情結﹖


       信懷南的讀者群中﹐想來一定有當年保釣和天安門廣場的參與者。Old Soldiers Never Die, 希望你們心中的 old flame (yes, 我知道old flame 是老情人的意思) 永遠不要完全熄滅。如果那個火種完全熄滅了﹐我看人活著也只不過一口氣而已。恕掌門人直言。


       阿扁號稱不看電視﹐如果我是他﹐我想我也不好意思看。但我很好奇﹐民進黨檯面上的人物和所謂的清流人物難道都不看電視嗎﹖當他們看到電視上人民在寒風冷雨中﹐扶老攜幼﹐席地而眠的鏡頭﹐我不知道他們心裡會怎麼想﹖真認為這是一場奪權之戰嗎﹖我之所以看不起台灣的政治人物﹐主要原因是很少看到一個有骨氣有眼光讓我佩服的。我的定義﹕骨氣指的是為了做人的原則犧牲官位在所不惜的勇氣。眼光指的是寧爭春秋不爭一時的智慧。施明德最近寫了一段話﹐我覺得台灣一些沒有骨氣﹐沒有眼光的政治人物應該好好看(如果他們看得懂的話。施明德說﹕

       「你會為組一個政黨寫遺書嗎﹖你會動完肝癌手術選總統嗎﹖我是一個站在死亡高度過這一生的人。請問你們﹐組織一個政黨真的很了不起嗎﹖當上總統真能使人偉大嗎﹖」
       「一個人有幸在人生的黃昏﹐毫無牽掛的追隨百萬人﹐人生還有比這更美的嗎﹖百萬人捐出100 元對我的意義﹐如果不如一個政黨﹐一個總統職務﹐施明德還算是施明德嗎﹖」。Well said! Well Said!


       有人批評《倒扁運動公約》是抄電視劇「白色巨塔」的《醫師公約》。其實中文的《醫師公約》是從世界通用的 Declaration of Geneva (Adapted from the Declaration of Geneva written in 1948 and amended in 1983 by the World Medical Association) 翻譯過來的。我去年去參加我兒子的畢業典禮﹐在宣誓的時候﹐在場家長和來賓中的醫生業者﹐也歡迎他們站起來一同再宣誓。那篇宣誓詞寫得極好。這也讓我想起阿扁的醫師女婿﹐和做校長的親家。我不知道該笑還是該氣﹖怎麼壞蛋全變成了一家人﹖They really deserve each other.


       宋楚瑜講話也引用「德不孤﹐必有鄰」。到底我們這位校友肚子裡還有點墨水。這個「德」字﹐用得不但 smart ﹐並且也很得體。就憑這點﹐台北下一屆的市長應該是他。信掌門鐵口神算的招牌是不是要被砸掉﹐那要看台北的老百姓是不是識貨。以經驗﹐能力論人﹐我真不知道為什麼郝龍斌的民調會領先老宋那麼多﹖老宋這次放下身段﹐義無反顧與民同苦﹐老婆陳萬水也來了。泛藍的選民﹐欠老宋一個公道。這是信懷南說的。


       我對老宋的勸告還是那句話﹕放手一搏﹐如果搏不出什麼名堂﹐回灣區抱孫子。如果那天提早來到。 So be it! 套掌門人的名言﹐對台北老百姓說﹕「你們不選我﹐是我的遺憾﹐你的損失」。


       看到馬英九的老姐在電視記者前躲躲閃閃的﹐有個建中學生穿制服倒扁變成明星。奇怪﹐我喜歡出來倒扁(或挺扁)﹐和我老弟的政治立場有什麼關係﹖我穿制服﹐下課後不能穿制服嗎﹖穿制服後行為受到限制有明文規定嗎﹖台灣有很多人的頭腦就是搞不清。泛政治化的毒太深了。


       最後﹐讓我問你兩個百萬元的問題﹕

  1. 你如果在台北﹐會不會在大雨傾盆下﹐走上街頭﹖會不會在帳篷裡睡覺﹖
  2. 下一步該怎麼走﹖贊成罷市罷工嗎﹖罷市罷工基本上就是走向以暴制暴。

       想知道我的答案嗎﹖Stay tuned,


       我們台灣的「代表」有封「現場報告」的信﹐如果她允許﹐我將會把她的信貼上和大家分享。請隨時上 「e-Mail 聯絡」查看。


       我現在緊急要求凡是寄錢來的朋友﹐請大家點《 德有鄰﹐必不孤 》。 。看看我怎麼處理你的捐款。不上網的朋友﹐我只好另想辦法通知他們了。到目前為止﹐寄現金來的﹐或我已將您的支票存入 FNDR 賬戶的朋友﹐應該收到我寄回的錢。包括澳洲的那位朋友在內。 寄現金但沒有地址的那兩位﹐如果再不來信﹐我將會把你的捐款轉入FNDR 賬戶。上面提到的朋友﹐如果沒收到我的退款或有任何問題﹐務請儘快與我聯絡。


       FNDR 基金會的捐款已更新到9/11/06。請參考 《 民調篇/Fndr Project 最新認捐結果 》。 仍然有不少認捐的朋友忘掉把支票寄來。您如果要我把您的認捐取消﹐請告訴我﹐沒關係﹐不必解釋原因。不然的話﹐我等。如果你發現我的記錄有任何不正確的地方﹐請告訴我更改。如果想多知道一些我們的理想﹐或將我們的理想介紹給您們的朋友﹐請點首頁左下的宣言。謝謝。We're here for a long haul。


       上個月的上網人數的最新數據已經出來了。有時間時我會更新。請有興趣的朋友隨時到「民調篇」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