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年前的昨天

2006年6月18日《坐看雲起時》專欄﹐6月20日上網

        34 年前的昨天﹐也就是1972年6 月 17 日號的晚上﹐在華府一個叫「水門」(Watergate) 的辦公大樓裡﹐警察逮到幾個闖民主黨中央黨部空門的小偷。經過調查後﹐赫然發現這些人全是(尼克遜) 「總統連任委員會」的僱員﹐他們想幹的好事是在民主黨中央黨部安裝竊聽器。「總統連任委員會」的英文全名是 Committee to Re-elect the President﹐後來有好事之徒﹐用縮寫 C R E E P 來奚落這個委員會。Creep 者﹐躡手躡腳的樣子也。這事揭開了「水門事件」的序幕﹐重傷了美國人民對政府的信心。政客信用掃地﹐34 年前的昨天是個轉捩點。

        1974 年8 月8 日的晚上﹐我在波士頓附近一個叫克林頓 (Clinton) 的小城出差。那時候我在為總部設在威州「陌地生」的一家電池公司做事。公司有意調我到克林頓﹐我嫌那地方是個鳥不生蛋的窮鄉僻壤﹐一心想「年輕人往西部行」。那晚我一個人在餐館吃飯看電視上轉播尼克遜宣佈辭職的演說。第二天尼克遜把總統的位子交給了副總統福特後黯然離京﹐回到南加州的老家。我回「陌地生」後不久也離開了原先做事的公司﹐三年後舉家搬回加州﹐人生行旅也因此而不同。

        最近看報﹐美國民調說小布希是二戰後最糟糕的總統﹐尼克遜排名第二糟。如果沒有水門事件﹐單以任上功業論英雄﹐次糟的寶座絕對輪不到尼克遜。為什麼一個在政壇打滾多年的政客﹐會栽在他白宮新聞發言人Ron Zeigler 所謂的「三流小偷案」上面﹖講白了就是Tricky Dick「上樑不正下樑歪」﹐沒做到《論語》裡的子曰﹕「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的要求。但比起其他腐敗的政權﹐至少尼氏的親人和親信在錢財上還算清白。

        記得當時有很多外國人不能理解世界第一強國的總統﹐居然會為水門事件這種「小事」下臺。水門事件的本身的確是小事一樁﹐那種偷雞摸狗的事﹐也絕非尼克遜下令幹的。尼克遜之所以會下臺﹐是因為他既不知過﹐也不悔改﹐還要想盡方法來「隱瞞」(cover-up) 真相。到了最後﹐星星之火﹐變為燎原﹐燎原之火﹐不是找幾個替死鬼就能了事的。

        尼克遜自動辭職﹐總算表現出一個有政治素養和有擔當的政治領袖﹐把國家利益﹐人民福祉放在個人榮辱之上。在他的辭職演講中他提到﹕

        「。。。不管我多痛苦﹐我都希望能把任期做完﹐我的家人也一致贊成我如此做。我不是一個輕易言退的人﹐要我中途而廢﹐實在非我所願。但身為總統﹐我必須把國家利益放在第一。國家面臨多事之秋﹐需要一個全職的總統和一個全職的國會。我不能為了個人的進退而讓全國將精力浪費在長年累月的辯論中﹐進而對其他國家大事失去焦點。因此﹐我在此宣佈﹐從明天中午開始﹐我將辭去總統的職務。。。」。

        尼克遜雖然不為人所喜﹐但沒人能否認他在外交和內政上的突破。他以反共起家﹐但在任上結束越戰﹐打開中國大門。 他雖然保守﹐但環保和勞保的機構 EPA 和 OSHA 是他創建的。 他的「費城計劃」是美國聯邦政府對平權政策的重要里程碑。福特因特赦尼克遜而埋下敗選的種子﹐但他沒有其他選擇。歷史會記得他就職時道出的全民心聲﹕My fellow Americans, our long national nightmare is over。

        如果尼克遜不自動辭職的話﹐水門事件漫長的噩夢會繼續沒完沒了直到他任期屆滿或被趕下臺為止。如果是這樣﹐你認為受害的會是誰﹖尼克遜1994 年去世﹐活了81 歲。來他的葬禮致敬的包括美國五位在世的總統和夫人。
Five Presidents
可能是歷史鏡頭 -- 五位總統與五位第一夫人
傷心流淚的包括他生前的政敵。歷史是我們最好的朋友﹔如果我們信任它的公正。最壞的敵人﹔如果我們以為它好欺騙﹐要和它硬拗。


懷南補記﹕補記越寫越長﹐我決定把它放在「有話就說」裡面。有朋友看了《34 年前的昨天》後認為應該發表在台灣的主要媒體上。更有好心的朋友說﹕「你這篇文章沒有提名道姓﹐但比提名道姓還 powerful﹐南方朔的政論也不過如此。」我聽了朋友們的稱讚﹐頗有點飄飄然的感覺。但我心深處﹐非常清楚知道我做「政論家」和「主筆」的機會和念頭早已 GWTW。我現在偶爾在關鍵時刻評論時政﹐主要目的是為在歷史的長廊下﹐留下自己腳步的迴音。這樣做﹐大不了給自己一個可以說 I told you so 的機會。但就算我說 I told you so 又怎樣﹖會對我評論的人和事有任何影響嗎﹖當然不會。「爾曹身與名俱滅」﹐我的文章是寫給自己和有緣人看的。「不廢江河萬古流」﹐看到的人多或少﹐何必太在乎呢﹖

       我還沒想好將放在「有話就說」裡面那篇補記的標題。我記得我曾經「勸」過伊拉克那個「傻蛋」《何不求生﹖》。也許我該用《何不求去﹖》來「勸」阿扁。不過剛看完阿扁花兩個鐘頭用閩南話在電視上「向人民報告」的新聞。看來他表明不計代價要把這兩年撐完。女士﹐先生們﹐綁好安全帶﹐下面兩年的路可要顛簸得很啦﹗我們「有話就說」見。


     最新的 FNDR 專案的實收款項﹐已更新到 6/12/06。 請看 《 民調篇/Fndr Project 最新認捐結果 》。 仍然有不少認捐的朋友忘掉把支票寄來。您如果要我把您的認捐取消﹐請告訴我﹐沒關係﹐不必解釋原因。不然的話﹐我等。如果你發現我的記錄有任何不正確的地方﹐請告訴我更改。如果想多知道一些我們的理想﹐或將我們的理想介紹給您們的朋友﹐請點首頁左下的宣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