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希望他會連任

2004年10 月31日《坐看雲起時》專欄﹐11 月3 日上網

我有一個幾十年的老朋友﹐週末沒事約我喝咖啡聽掌門人信口開河預測美國和台灣的選情。老朋友聽完我對台灣立法委員選情預測後說﹕「我們雖然是老朋友﹐但我得說你老兄的預測常常不準。」唉﹐真是不給面子﹐難道沒聽過辛曉琪唱的《別問舊傷口》嗎﹖自從上次公開預言阿扁不會連任被兩顆土子彈破了功後﹐掌門人閉門思過﹐苦練「一指神算」。這次有備而來﹐預測兩天後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擔保不會像上次那樣搞成「親痛仇快」的結局。

       首先得解釋一下什麼是「一指神算」。從前有三人上京應考﹐考完後去找一位「鐵算盤」算命。「鐵算盤」伸出一個手指﹐什麼話都不說。事後有人問他伸出一個手指是啥意思﹖他說一個手指代表「一人中」﹐或「一人不中」。也代表「一齊中」或「一齊不中」。兩天後如果布希連任﹐我這篇專欄的標題應該讀為﹕「布希﹐(我)望他會連任。」如果布希下臺﹐標題則是﹕「不希望他(布希)會連任。」一魚兩吃﹐有此神功護體﹐I M (Iron Mouth) 信又可以膽大妄為預測兩天後美國大選的結局。

照理說民主黨這次會贏。但如果柯瑞變成扶不起的阿斗﹐他不是敗在民主黨的政策和黨綱上﹐他是敗在選舉的戰略和戰術上。選戰一開始﹐布希就把自己定位為「國家戰時領袖」。在美國歷史上﹐國家在打仗的時候總統換人做做看的先例不多。布希帽子店硬說柯瑞是個沒有主見﹐遇事顛三倒四(flip-flop) 的人 。

政治人物﹐尤其是台灣的政治人物﹐最喜歡自誇的「迷思」(myth) 是﹕「我一路行來﹐始終如一」。 一個人的想法﹐受資訊的影響。如果資訊的內容變了﹐或對同樣資訊因時空轉變而解釋不同﹐這有什麼不妥﹖我不知道政治人物強調自己「一路行來﹐始終如一」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標榜自己死不認錯﹐頑固到底嗎﹖

旁觀者的祖師爺杜拉克 (Peter F. Drucker) 曾經經由他的基金會出版了一本選集叫《未來的領袖》( The Leader of The Future) 。其中有一篇文章談到一個戰時的領袖應該是怎麼樣的一個領袖。

第一﹕把要點搞清楚 ( Define the Business of the Business)。關於這一點﹐布希算是非常成左5c。他認為美國目前的國家安全比什麼都重要。不錯﹐4 年前的 911 事件的確對美國造成大災難。但美國面對恐怖分子的威脅﹐比當年東西冷戰﹐大家有可能用核彈對轟更嚴重嗎﹖出兵伊拉克和對付恐怖分子有多大關係﹖希望老美懂得「要點清楚」並不表示「要點正確」。

第二﹕要有一個贏的策略 (Create a Winning Strategy)。關於這一點﹐布希算是非常失敗。推翻「傻蛋」﹐伊拉克人民會揭竿而起以迎正義之師﹔實施民主會對阿拉伯國家起示範及骨牌效應﹔伊拉克的石油可以用來支付伊拉克重建的費用﹔避免「傻蛋」大規模殺傷武器落入恐怖分子之手。到目前為止﹐這些贏的策略證明都是空中樓閣。

第三﹕有效的溝通( Communicate Persuasively)。布希一副「藐」人樣子的溝通技巧實在不敢恭維。但他運氣好﹐因為柯瑞那一副鬼見愁的「馬臉」﹐在溝通上也沒佔到什麼便宜。我現在要在一個阿呆和一個阿瓜中選一個﹐真像是要我選擇寧願上吊或是吃「巴拉松」。

第四﹕個人操守和正直 (Behave with Integrity)。關於這一點﹐布希又比他的副手錢尼好很多。選總統不是選好人好事。有操守又正直的人會去搞政治﹖別笑死我。

第五﹕尊敬別人 (Respect Others)。這裡所謂的尊敬別人﹐指的是能不能用人。在這方面﹐布希不錯。但能不能用人和領導者本身的能力有關。布希本身能力有限﹐但手下的人能力不錯。他是不是終會被有才幹的壞蛋部下所誤﹐再幹四年當見分曉。

最後﹕採取行動 (Act)。關於這一點﹐布希說幹就幹的德州牛仔作風。沒話說。

兩天後你我把票投給誰大勢已定。對我來說誰當總統都可以﹐只要不擺烏龍。「一指神算」是玩笑話。我個人理念是﹕「政治人物像尿布」﹐過一陣一定要換。美國出兵伊拉克絕對是個錯誤。現在看您信任誰去處理善後。


懷南補記﹕美國總統選舉已經結束﹗希望你投了票 -- 不單是選總統﹐更重要的是對其他公職和議題﹐也表示了你的看法。

       掌門人對投票給柯瑞和看到小布希就冒火的朋友要講的話﹐和年初國親敗選後我對泛藍朋友講的話是一樣的﹕大選完了﹐閣下輸了﹐Life goes on! 別老是怨天尤人﹐說什麼對方搞鬼﹐贏的不明不白。你應該面對2004 年得到的選票比4 年前少那麼多的事實自我檢討才對。同樣的道理﹐4 年前民主黨的阿哥﹐雖然沒當成總統﹐但他得的票卻比當總統的小布希多。這次民主黨總統大選不但輸掉近四百多萬張票﹐參眾兩院共和黨的席次也有增加。顯然美國的主流民意已經在往保守方向轉變﹐就好像台灣的主流民意在往一邊一國方向轉變一樣。你和我不一定同意﹐也不一定喜歡這種轉變﹐但你和我不得不承認這種轉變是事實﹐是多數人的認同。你和我可以繼續叫那些將票投給阿扁﹐或將票投給布希的人頭腦不清。但你和我必須尊重別人頭腦不清的權利和問﹕他們為什麼會頭腦不清呢﹖

       大家坐在同一部車子裡﹐司機是多數人選出來的。他技術再差﹐你明明知道他要把車往懸崖下開。但你除非能說服大多數的乘客把司機換掉﹐或你能下車自求多福。不然的話﹐你我只好接受因為司機技術差﹐大多數乘客水準低帶來的災難。Damn it, 這就是民主制度「生命共同體」要付的代價。

       美國民主黨面對的問題是世代交替和未來方向的問題。這和台灣泛藍面臨的問題完全一樣。路該怎麼走﹐等我有機會再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看法。現在﹐請先看一篇2004 年4 月 18 號﹐美國總統大選半年前 I M ( Iron Mouth) Xin 的預言。你可以把我的預言當真的政論來看﹐也可以把它當假的遊戲文章來消遣。你也可以說我是瞎貓碰到死老鼠﹐運氣好﹐預言靈了﹐你也可以說我裝瘋賣傻﹐用信口開河的方式來 Cover 自己。但有兩件事實您不得不承認﹕

  1. 我用的資料和分析的角度並非亂蓋﹐
  2. 我的判斷和預言非常明確﹐半年前就把話說滿了。

       您認為還有其他人有此功力 (或笨)﹐您可以看他的文章不看我的文章。


誰會是美國下一任總統

2004年4 月18日﹐美國總統大選半年前《坐看雲起時》專欄

       掌門人對台灣大選預言不準﹐頗為「鬱卒」。「鬱卒」的原因不是誰當選﹐誰落選 (管你是綠貓藍貓﹐只要能抓耗子的就是好貓)。鬱卒的原因是多年來為文鼓吹「良心﹐理性﹐公平﹐包容」﹐積勞成疾﹐連「信狗屎」(shingles) 的怪病都寫出來了﹐到了關鍵時刻﹐連一顆迷迷糊糊的土製子彈都罩不住。豈能不鬱卒乎﹖

        閉門思過期間﹐有好心人甲來伊媒兒安慰道﹕「我兄兩戰皆北 (指的是阿扁和 Howard Dean)﹐ 不過 You're still my man!」. 好心人乙說﹕「信鐵口不靈﹐乃非戰之罪﹔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掌門人受此鼓勵﹐從床上一個鯉魚打挺而起﹐鬱卒不再﹐鐵嘴重硬 (IN)﹐以前仆後繼的精神﹐預測柯瑞和小布希誰會是下一任總統以娛大眾。

        預測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比預測台灣總統大選的結果容易。因為有比較科學的「聖牛」(HOLY COW)模式可作參考。此模式乃信門獨創﹐不敢自秘﹐版權所無﹐翻印不究﹗

        "H" 指的是「頭髮」(Hairs)﹕原則上頭髮多的當選。甘乃「弟」險勝尼克遜﹐雷根的飛機頭大敗卡特都是鐵證如山。但也有例外﹕50 年代不屬此例。那年頭光頭吃香﹐蔣光頭﹐尤光頭各領風騷。難怪半光的史蒂文生 (Adlai E. Stevenson) 會輸給了全光的「獨唯愛生毫」( Dwight D. Eisenhower)。比頭髮﹐柯瑞的量勝過小布希的質。1 比 0﹐柯瑞暫時領先。

        "O" 指的是「職業」 ( Occupation)﹕美國的總統候選人﹐幾乎全是州長和參議員出身。當參議員遇到州長的時候﹐參議員不敵州長。例子有小布希是州長﹐阿哥 (Al Gore) 是參議員。柯林頓是州長﹐杜爾 (Bob Dole) 是參議員。當參議員出戰參議員的時候﹐小州的參議員(麻州的甘乃「弟」) 又會贏大州的參議員(德州的詹遜)。但州長對州長時﹐大州的州長佔便宜(例如加州的雷根贏喬治亞當卡特。) 比職業﹐州長出身的小布希﹐贏定了參議員柯瑞。

        "LY" 指的是「女人迷」(Lady's Man)﹕尼克遜那副爹嫌娘不愛的長相﹐豈是風流瀟灑的甘乃「弟」之敵﹖雷根在好萊塢見過大場面﹐怎會把那個光說不練的土豆農夫卡特放在眼裡﹖別看「愛生毫」老好人一個﹐年輕時候開車送女友回家﹐兜來兜去﹐女友問﹕「你是不是不認識路﹖」「愛生毫」笑道﹕「如果我不認識路﹐能兜來兜去都不會開上您家住的那條街上去嗎﹖」小布希和柯瑞﹐一個阿呆﹐一個阿瓜﹐誰也不要想迷誰。但柯瑞離過婚﹐美國歷史上從來還沒有離過婚的人當選總統的先例。這一回合﹐算小布希聊勝一籌。

        "C" 指的是「鈔票」(Cash)﹕「鈔票乃政客的奶水」。這和「所有的政治都是地方政治」同屬美國選舉文化的兩大金科玉律。小布希不一定會治國﹐但很會募款﹐鈔票卡多多。下半場一開始﹐柯瑞的革命情勢有點不妙。

        第二個 "O" 指的是「機會」( Opportunity)﹕如果快投票前﹐小布希手氣上﹐美軍瞎貓碰到死老鼠﹐居然把「病來等」(賓拉登) 給逮到了。那時候柯瑞連到白宮前去靜坐抗議的藉口都沒有﹐除了自嘆天亡我也外﹐夫復何言﹖但如果 11 月前美國經濟跌停了板﹐油價飆漲﹐衝破三元大關﹐那小布希就只好步其老爸後塵一任而終。機會是平等的。柯瑞和小布希各自回家禱告。此場平手。

        「聖牛」模式最後一個 "W" 是「服兵役的記錄」 (War Records)﹕說來也奇怪﹐在二次大戰中飛機中彈跳傘逃生的老布希﹐和在意大利戰場掛彩的英雄杜爾﹐居然選不過越戰逃兵柯林頓。海軍官校科班出身﹐追隨過美國核子潛艇之父瑞克奧威( Hyman Rockover) 的卡特﹐卻不是只會在好萊塢拍二戰宣傳片雷根的敵手。柯瑞是貨真價實﹐如假包換的越戰英雄。小布希號稱在越戰時服空軍國民兵役。但開的不知道是不是隱形飛機﹐因為人老是不見蹤跡。在這最後一場比賽中﹐小布希領先柯瑞多多。

        根據信鐵嘴 ( I. M. Xin) 的獨門功夫「聖牛」( Holy Cow) 模式的分析﹐柯瑞比較「聖」﹐小布希比較「牛」。柯瑞小聖(勝)﹐不敵布希這條大牛。這就是信掌門對 11 月美國大選的預測。

        到時候是不是又要勞駕好心人士來信慰問﹐那要看「聖牛」爭不爭氣。不過有話說在前面﹕掌門人以「信口開河為己任﹐置 put my foot in my mouth 於度外」。就算三振﹐也會賴著不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