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不信真由你

2010年4月11 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4月14 日上網

      最近台灣「讀者文摘」對各行各業的信任度作了一個民調﹐一共是 40 種行業﹐我現在把信任度最高的前十名和後十名照抄如下﹕

      前十名是﹕消防員﹐司法官﹐護士﹐醫師﹐老師﹐氣象人員﹐藥劑師﹐教授﹐廚師﹐獸醫。最後的十名是新聞從業者﹐房屋仲介﹐性工作者﹐外勞﹐保險行銷員﹐地方官員﹐算命師﹐購物台主持人﹐民意代表﹐名嘴。

      排名前十名中﹐我除了對廚師排名第九﹐獸醫排名第十﹐居然比宗教神職者還高一名覺得有些奇怪外﹐其他的排名我沒意見。老中的共同理念是民以食為天﹐廚師排第九也許名正言順﹐不過我個人是不怎麼信任廚師的。也許是剛來美國的時候﹐在北好萊塢的梅林園打工﹐見識過那個騷鬍子大廚的衛生習慣﹐對大廚的信任﹐從此大打折扣。這也讓我想起一個笑話。

      早年美國利用華工修建鐵路時﹐有個中國廚子很得老美工頭歡喜﹐工頭怕他跑掉﹐晚上把他的腳給銬上。後來大概認為那中國廚子不會開小差了﹐於是對他說﹕「從今晚開始﹐我們不給你上腳銬了。」那個中國廚子回答說﹕「那麼從明天開始﹐我就不在你們的湯裡拉尿了。」這是為什麼掌門人上餐館﹐就算菜難吃得要命﹐也不挑剔﹐更別說要求拿進廚房去改良一下。誰知道改良品端出來後﹐菜裡會加些什麼新的料﹖至於信任獸醫多過信任神職人員﹐我想這不是針對某一種宗教而得到的結論。神職人員的素質良莠不齊﹐獸醫差勁﹐大不了把閣下的小貓小狗搞到藥到命除。神職人員走火入魔變成了妖僧神棍﹐專門會騙財騙色﹐那「代誌就大條」也。

      至於信任度倒數的十名中﹐我覺得最冤枉的是排名33 (倒數第八)的性工作者。首先﹐我不知道投票者是基於個人經驗投還是基於閉門造車投﹖在我看起來﹐這行業的信任度應該相當高。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這種立竿見影的買賣﹐有什麼不可以信任的﹖如果嫌貨品質不良﹐物非所值﹐那也是你自己的選擇﹐總不能說東西用完後要求退錢的道理吧﹖外勞排名第 34 (倒數第七)﹐我看多少和老中「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民族性有關。

      算命師排名第37 (倒數第四)﹐民意代表排名第 39 (倒數第二)。「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迷信也是老祖宗的精神遺產之一。台灣老百姓居然把算命師的信任度看的如此之低﹐頗出我的意料之外﹐掌門人要掌聲鼓勵鼓勵。至於民意代表的排名﹐我認為應該是倒數第一﹐台灣老百姓把名嘴排名最後﹐我個人覺得有些冤枉。

      但最奇怪的地方是如果我們把排名最後的十種行業再看一次﹐除了性工作者﹐外勞﹐和名嘴﹐「信任」也並非他們工作的必具條件。新聞從業者﹐房屋仲介﹐保險行銷員﹐地方官員﹐算命師﹐購物台主持人﹐民意代表七種工作全是靠「民無信不立」的行業。這些行業的信任度﹐在台灣老百姓的心目中居然是如此之低﹐如果我們在美國﹐中國﹐香港做同樣的民調﹐結果是否一樣﹖我很懷疑。至少老美不知道 “Famous Mouth ”是什麼行業。

      那你也許會問﹕「那怎麼辦呢﹖」我倒是有個小小的看法提供各位參考﹕如果大家把信賴度排名前十名和最後十名來作個比較﹐最大的區別在哪﹖前十名幾乎全是需要嚴格的考試和驗證的行業﹐而最後十名幾乎都不需要什麼考試就能上馬。尤其是民意代表和地方官員﹐有的官司纏身﹐有的一隻腳都伸進監牢門裡面去了﹐仍然好官我自為之。也許我們應該要求所有競選公職的人都該像醫師﹐律師﹐會計師那樣有個執照。執照定期換新﹐執照吊銷了﹐就不能參選。想想看﹐在美國就算是理髮﹐牆壁上也掛有理髮師的執照(老中開的理髮店有沒有我沒注意)。民意代表對我們生活的影響總比剪我們頭髮的要大多了吧﹖怎麼可以沒執照就讓他們胡搞呢﹖

懷南補記﹕我說政治人物﹐尤其是民意代表的可信度究竟應該排名在名嘴之前還是之後﹐爭議性不會小。我個人是很看「衰」民意代表的。下面有圖為證。
Dr. Bull Shit
如果 “Dr. Bull Shit ”(我可是直接翻譯)都能當選﹐我還有什麼話說﹖台灣政治人物的英文程度怎麼會這麼差﹖

     這也讓我想起前陣子台灣的「自由時報」把一家外商證券行給顧客的內部文件裡的一句話 “the 2010 presidential election is for KMT to lose....”放在頭版頭條翻譯成「2010 大選馬英九會輸」(大意如此)。我們在美國住久的人﹐尤其是喜歡看球賽的人都知道 “the game is for XXX to lose” 講的是只要 XXX 不搞砸鍋﹐贏家乃 XXX 囊中之物。這麼一個簡單的英文片語﹐搞得台灣天下大亂﹐還有一個我母校政大的英文教授陳超明在電視上硬拗﹐結果被沈富雄(打電話給他在美國的女兒查證後)修理。敝母校不幸﹐ 先有莊國榮﹐後有陳超明﹐一個不「國榮」﹐一個不「超明」﹐實在讓我們這些政大人很洩氣。掌門人不參加同學會﹐也不能全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