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天時最重要

2006年11月12日《坐看雲起時》專欄﹐11月14日上網

      「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是《孟子》公孫丑下第一章破題的名言。幾千年來﹐這12 字箴言幾乎變成咱們老中遇到任何疑難雜症的時候﹐馬上就隔空抓藥的萬靈藥方。

      孟老夫子講的話在21 世紀的今天仍然管用嗎﹖那要看你是幹那一行的。對賣牛肉麵的老張﹐對在立法院要能擺得平的王金平來說﹐天時當然不如地利﹐地利當然不如人和。但對那些心懷大志﹐有意競選總統的馬英九和民進黨的天王天后來說﹐我認為老美政壇的三字箴言反而更值得參考。這三字箴言是﹕Timing is everything.

      Timing 者﹐天時也。天時指的是機遇﹐機遇可遇不可求﹐非人力可以掌控。因此﹐對想當總統的人﹐要牢記「人和不如地利﹐地利不如天時」的12 字箴言更新版。Timing is everything 講白了就是「兩要兩不要」﹕

      兩要是「要見好就收」﹐和「要見壞也收」。 兩不要是「不要紅得太早」(peak too soon)﹐「不要搞到最後時間不夠」。這兩要兩不要的原則﹐說起來輕鬆易行﹐做起來卻難如登天。前面的兩要考驗當事人的性格和智慧﹐後面的兩不要考驗當事人的經驗和技巧。放眼中外政治人物﹐沒遵照這兩要兩不要原則﹐結果中箭落馬﹐或遲早要中箭落馬的﹐比比皆是。不信的話﹐容掌門人「信」手拈幾個例子以說明之。

      政治人物栽在沒把握好「兩要」的例子﹐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非布希二世莫屬。想當年布二世出兵伊拉克﹐信大俠不知道是不是中了川西苗家妹子放的蠱﹐居然拍手說打得好。不過話說回來﹐如果布二世打了勝仗就走人﹐那我力挺他還有點面子。但他被勝利沖昏了頭腦﹐見好不收﹐現在搞到美軍的傷亡人數﹐居然比打仗的時候還多的怪現象。布二世見好不收﹐見壞也不收﹐看來和他老爸一樣﹐三流總統榜上有名事小﹐不自隕滅﹐延禍本掌門沒面子事大。真是讓我氣到不行。

      台灣和美國各有一匹紅得太快的馬。台灣的「常」(是不是「長」我不知道)跑馬﹐家喻戶曉。美國的那匹馬又是何方神聖呢﹖此馬叫歐巴馬 (Barack Obama)﹐是如假包換的一條「黑」馬。此馬兩年前才當選伊利諾州的國會參議員﹐在民主黨的全國大會上發表演講﹐一鳴驚人。美國的泛藍和台灣的泛藍一樣﹐沒什麼大將之材﹐人窮志就短﹐養成了「叫花子吃螃蟹﹐隻隻好」的心態(有讀者告訴我說應該是上海話叫花子吃死螃蟹﹐隻隻好)。只要見到一個像樣的﹐就以為「彌撒亞」降世了。這匹黑馬目前被媒體捧上了天。但現在離2008 還有兩年﹐台灣馬紅得太早﹐巔峰已過。美國馬也可能會走上紅得太早的下場。

      美國的球隊輸球﹐教練常怪輸在時間不夠 (we're running out of time)。 如果宋楚瑜這次台北市長敗選﹐原因當然很多。但時間不夠也是原因之一。 以能力﹐經驗﹐政績論﹐宋楚瑜強過謝長廷﹐而謝長廷又強過郝龍斌。但民意調查的結果﹐排名正好相反。我真服了台灣的民主﹐全民皆兵搞選舉﹐但選民眼中只按自己的顏色投票。什麼選賢與能那套﹐靠邊站罷。於是造成選舉結果是賢的不出來﹐能的選不上。不怕不識貨﹐祇怕貨比貨﹐如果多給老宋三個月﹐我想情勢會不一樣。可惜泛藍不請我做最高顧問﹐最高顧問建議是郝宋兩人憑抽籤決定由誰選。In God we trust 就是天時。

      英九馬是千里馬還是胭脂馬﹐硬碰硬的日子還在後頭。翻開美國紅藍分佈的地圖﹐除東西兩岸外﹐仍是紅軍天下。美國要接受白宮的主人是匹黑馬的條件並未成熟。英文片語中有 hold your horse 之說。忘掉 2008﹐ 放眼 2012﹐這是我對歐巴馬的建議。

懷南補記﹕說到 Timing is everything﹐最近有好幾件事值得大家想想﹕

     李遠哲終於說阿扁應該鄭重考慮去留的問題了。在 Timing 上﹐你覺得是不是有點太晚﹖等院長不做了﹐等陳瑞仁檢察官的起訴書出爐了才說話﹐這樣才比較公平﹖比較合理﹖還是怕趕脫了歷史的最後一班列車﹖晚來的正義不是正義﹖還是晚來的正義也是正義﹖如果同樣的話早點說﹐份量是重些﹖還是輕些﹖你會對李多一些尊敬還是少一些尊敬﹖想想看﹐誰說 Timing 不重要﹖

     林濁水﹐李文忠辭立法委員﹐Timing 又如何﹖等北高市長選完後好﹖還是現在就辭好﹖林李兩人都不是有錢的人。任何人能夠 put his money where his mouth is﹐ 我都佩服。我現在給你兩個名單﹐你看完後告訴我它代表的意義是什麼﹕

  1. 施明德﹐許信良﹐林義雄﹐陳文茜﹐李永萍﹐鄭麗文﹐沈富雄﹐林濁水﹐李文忠
  2. 林重謨﹐蔡啟芳﹐王世堅﹐趙建銘﹐吳淑珍﹐陳水扁

     I rest my case.

     現在回頭看阿扁的 timing﹕我實在看不出 timing 對他老兄有什麼區別﹖我早就說過﹕他最好的下場就是尼克遜模式。但 Tricky Dick 和他老婆可沒汙錢啊。寫到這裡﹐有件事要講清楚。我倒扁不是基於他有沒有汙錢的理由。到目前為止﹐在法律上﹐阿扁並沒有被判罪。最後也不一定被判罪。我一開始就要他下臺的原因﹐是因為他的親人﹐親信的所作所為﹐已經讓我覺得他不能有效管理國家了。久拖下去會把國家和民進黨給拖垮。我既非反扁﹐也非反綠。事實上﹐我純粹是站在一個專業管理人的立場為民進黨好﹐替它出主意。我的話好像對笨蛋們永遠沒什麼作用。如果他們早點聽我的話﹐至少保得住高雄市長的位子。現在好了﹐timing 已過﹐民進黨很可能像美國的共和黨一樣﹐為了一個人把黨給賠了下去。美國期中選舉前﹐大家都預測共和黨會輸掉眾議院。但沒想到參議院也輸掉。同樣的道理﹐這次民進黨很可能把高雄市也輸掉。

     泛藍的哥們兒有請了﹐我看你們的小馬哥也並非什麼大將之才。如果我是他﹐我就「讓」宋楚瑜做台北市長。用台北市長的位子「收買」老宋﹐一統泛藍。 為郝龍斌和老宋樹敵﹐值得嗎﹖下個月的北市市長選舉﹐除非能將老宋一刀斃命﹐讓他輸得很慘﹐否則後患無窮﹐因為老宋好像對來灣區抱孫子的興趣不高。如果我是老宋﹐我的文宣上會以斗大的字印著﹕國民黨該還我一個公道﹐馬英九曾欠我一個人情。別老強調過去治省的成績﹐把如何被獻帝「你等會」欺負﹐緊要關頭馬英九硬說國民黨民調領先﹐結果國民黨大敗﹐阿扁登基等等舊帳一道算。老宋要想贏﹐只能靠棄保和爭取泛藍和淺綠的同情票。搞不好謝長廷當選那才有好戲看哩。如果老謝鹹魚翻身﹐贏了選舉﹐到時候別怪宋楚瑜﹐該怪馬英九。我非挺宋﹐我乃從泛藍的長遠著想。台灣太多政論名嘴﹐缺少重量級的 political strategist。 掌門人言盡於此﹐等著一翻兩瞪眼。Stay tuned.


       有關我們 FNDR (For Never Demand Returns) Foundation 的第一個 Project﹐短期內應該有突破性決定﹐請隨時查看「最新消息」。Core Members 我會專函致意。


       FNDR 基金會的捐款已更新到10/30/06。請參考 《 民調篇/Fndr Project 最新認捐結果 》。 如果你發現我的記錄有任何不正確的地方﹐請告訴我更改。如果想多知道一些我們的理想﹐或將我們的理想介紹給您們的朋友﹐請點首頁左下的宣言。謝謝。We're here for a long haul。


       上個月的上網人數的最新數據已經出來了。有時間時我會更新。請有興趣的朋友隨時到「民調篇」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