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南前記﹕「信懷南刷子店」(不是帽子店)已於 2009 年5 月1日在此網站開張。對信懷南的產品包括信懷南的書﹐演講-DVD﹐廣播評論-CD﹐電視訪問-DVD﹐崑南論劍/DVD﹐懷南精選之一/CD 等有興趣的朋友們﹐這是唯一的窗口。請點《信懷南的那兩把刷子》

       收入的一部份將直接存入群德基金會。

       「管理三刷子」一下子就賣光了。我現在在想辦法看是不是可以再收集一些。有任何消息﹐將在此隨時向各位報告。我已經向台北訂了一批書﹐大概要 2009 年 10 月前後才收得到。這些年來﹐他們從沒和我算過稿費﹐現在我買自己的書還得自己出錢﹐想起來有些灰心。你如果想我替你留一套﹐請寄封電郵 (xinbuxin@aol.com.com) 給我﹐不必寄錢來。書到了後我再通知你。向我買價錢比較貴﹐為什麼﹖我也不想解釋﹐但至少我很坦白事先告訴了你。購書的細節﹐ 請點《信懷南的那兩把刷子》


永遠的自由派

2009年9月20 日《坐看雲起時》專欄﹐9月22 日 上網

        愛德華(泰迪)甘迺迪/ Edward (Ted) M. Kennedy 去世前不久﹐他托歐巴馬總統面交了一封私人信給教皇。信的內容﹐一部分是這樣寫的﹕

        「我懇切希望您能為我的健康祈禱。我一年多前發現患了腦癌﹐雖然不斷治療﹐但病情卻日見惡化。我今年 77 歲﹐已經能夠坦然接受下一段人生旅程。

        我有幸出生在一個篤信天主的家庭﹐從小深受我母親濃厚宗教信仰的熏陶﹐在我一生中遇到困難和頹廢時﹐信仰給我安慰。我知道我並非一個完美的人﹐但靠著信仰的力量﹐我才能儘量把我自己從歧途上回歸正道。

        我希望您能知道﹐在我 50 年的公職生涯中﹐我盡了我的全力為弱勢者爭取權益和機會﹕我為移民者開門﹐我為平權奮鬥﹐希望健保能照顧那些沒錢看病的人﹐我反對死刑和戰爭。這些都是我做參議員一路行來﹐始終如一的努力目標。」

        歷史上像甘迺迪這樣的政治家庭幾乎沒有第二個。甘家老大喬瑟夫(Joseph P. Kennedy Jr. 1915 - 1944)﹐二戰時開 B-24 轟炸機﹐在歐洲戰場上失事殉職。老二傑克 (John F Kennedy 1917 - 1963) 繼承兄志﹐成為美國最有魅力的總統。傑克在達拉斯遇刺的時候﹐我還沒來美國﹐印象並不深刻。後來老三鮑比 (Robert F. Kennedy 1925 - 1968) 在民主黨初選加州勝出那晚不幸遇刺。遇刺的洛杉磯大使旅館(Ambassador Hotel) ﹐我初來美國時﹐在那裡洗碗﹐一天賺 10 塊錢。回頭來看﹐如果鮑比甘迺迪不被刺﹐尼克遜很可能當不成總統﹐美國的歷史一定會改寫。由於甘家和命運拔河輸了﹐baby brother (小弟)泰迪突然要承擔照顧那麼多孤兒寡婦的責任。從么兒變成大家長﹐肩頭上的重擔和心理上的壓力﹐豈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泰迪甘迺迪出道競選麻州參議員的時候﹐他的對手問他﹕「如果你的名字不是甘迺迪﹐你會有今天嗎﹖」言下之意﹐暗示他靠的是他兩個有名的老哥「加持」。這也難怪﹐他兩個老哥當時一個是美國總統﹐一個是司法部長。有次他們甘家照全家福﹐攝影師要鮑比甘迺迪移一下﹐因為泰迪正好站在他的陰影下﹐泰迪開自己玩笑說﹕「沒關係﹐到了華盛頓也會如此」。

        Mr. Kennedy Goes To Washington﹐在參議院一待就是47 年。生為甘家的男人﹐泰迪甘迺迪當然有做總統的企圖心﹐他兒子在他的追悼會上講了一個笑話說﹕「我父親曾經對我說﹕我一點也不在乎我不是總統﹐我在乎的是別人做總統」。今天﹐很多人會去分析為什麼泰迪甘迺迪沒入主白宮﹐對此我有一個自己的看法﹕我覺得泰迪甘迺迪的性格比他兩個哥哥隨和﹐並非非做總統不可。他的一生﹐「救贖」(redeem) 的觀念很重﹐對早年酒後駕車﹐造成一位年輕助選女孩被淹死的事﹐深感歉疚。像他這種含著銀匙出身的﹐在政治光譜中﹐容易變成自由派 (liberal) 。泰迪甘迺迪雖然沒做成總統﹐但他在歷史上的地位﹐卻超過他的三個哥哥﹐成為任期最長﹐最偉大的參議員之一。我們今天在美國享有的權利﹐相當多的立法條款是泰迪甘迺迪努力爭取來的。

        在漫長的 47 年參議員任內﹐泰迪甘迺迪堅守自由派思想﹐他最大的優點是能夠贏得對手的尊敬和合作。在他的追悼會上﹐共和黨的兩位保守派重量級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亞里桑拉州) 和哈奇 (Orrin Hatch﹐猶他州) 對其推崇備致。甘迺迪遺體在運往阿靈頓國家公墓埋葬的途中﹐特別回到國會山莊﹐和那些在烈日下等了一兩個鐘頭﹐把台階站得滿滿的昔日同僚和部屬說再見。靈車離開時﹐群眾自動唱起「天佑美國」那首歌。我從來沒看見過美國的參議員死後如此受人尊敬。我稱他「永遠的自由派」並非全沒有道理﹐他的確當之無愧啊。

懷南補記﹕我寫泰迪甘迺迪﹐難免想起台灣的「立髮」委員﹐他們除了打架﹐上電視做名嘴﹐爆料﹐被起訴﹐藍綠對抗外﹐好像沒幹什麼正經事。有人批評泰迪甘迺迪曾經酗酒﹐好色﹐So what? 只要能克盡參議員的職責﹐立出些好的法律﹐酗酒﹐好色是個人行為﹐我一點也不在乎。南北戰爭的時候﹐有人向林肯總統打小報告﹐說格蘭將軍(後來做了美國總統)在打仗的時候﹐有愛喝幾杯威士忌的不良習慣。林肯說﹕很好﹐問他愛喝什麼牌子的威士忌﹐我叫人給他送幾箱去。對林肯言﹐只要格蘭會打仗﹐喝點威士忌又何妨﹖

       泰迪甘迺迪有兩篇演講稿中的名句﹐我非常喜歡。不知道誰是「鬼筆」。一篇是 1968 年在他三哥 Bobby Kennedy 的追思禮拜上結束時說的﹐我不翻譯了﹐你們的翻譯可能比我的好﹕


My brother need not be idealized, or enlarged in death beyond what he was in life; to be remembered simply as a good and decent man, who saw wrong and tried to right it, saw suffering and tried to heal it, saw war and tried to stop it.

Those of us who loved him and who take him to his rest today, pray that what he was to us and what he wished for others will some day come to pass for all the world.

As he said many times, in many parts of this nation, to those he touched and who sought to touch him:

"Some men see things as they are and say why. I dream things that never were and say why not."


       上面最後的why 和 why not 名句﹐應該是出自蕭伯納。

       1980 年﹐ 甘迺迪爭取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敗於卡特之手﹐在全國黨員大會上的告別演講中﹐他說﹕


For me, a few hours ago, this campaign came to an end. For all those whose cares have been our concern, the work goes on, the cause endures, the hope still lives, and the dream shall never die.

       從那次演講後﹐泰迪就專心去做他的參議員了。


       現在回到我們的「Monkey Business」﹕獨孤求敗的掌門人﹐不知吃錯什麼藥﹐突然神勇起來。第二星期的「猜謎大會」16 隊猜對了15 隊﹐戰績輝煌。以下是兩封手下敗將的來信﹕


Bob:   昨天待在房間看球賽, 氣得我能罵的都罵了, 我看除了吃顆頭痛藥外還要喝杯"膨大海", 我想「猴急」也贏我吧, 下星期我得好好再戰, 不然輸的難看.    Susan電郵的標題是「殺很大」

       「Monkey Business」第二回合分數揭曉後﹐我寫了一封電郵給代號 Ape12345 的對手(輸了要送我酒的人)說﹕吳敦義去香港找鐵板神算幹嘛﹖ 找信老師不是一樣? Boy, IM Xin is quite 神勇 this week. Only missed one game (Houston). I have smelled the wine already. 你們要加油啊﹐ Ape 居然敗在 Monkey 之手﹐ 放水嗎﹖

       Ape12345 回信說﹕ Bob: You are too good at football prediction. How about give this monkey some handicap?? Thanks.

       We're having f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