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徵傻客

2011 年7月31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8月3 日上網

        前陣子在報上看到一則報導(說是新聞太抬舉啦)﹐有位叫陳源奇的先生﹐說王文洋先生要做他副手參選 2012 年中華民國的正副總統。根據該報的報導﹐上次總統大選﹐王文洋因為他爸爸王永慶反對﹐不能出來選﹐只能替陳親披紅彩帶。接下來的報導更是「神來之筆」﹐據陳先生說﹐他們將到美國各地募款﹐因為上次選舉花了不少錢。不過這次他不擔心﹐因為王文洋會負責。報上提到陳先生是舊金山林肯大學畢業﹐著作包括財經方面和看相算命的書(嘻﹐真是全方位)﹐報導還附一張相片﹐穿紅格子襯衫的陳先生﹐手持他畫的「馬到成功」﹐畫上題「小心珍藏﹐將來此畫價值連城」云云(大意如此﹐老實說掌門看過就忘了)。

        我看完這則報導後既有氣又好笑﹐當場就想發表點「我的寶貴意見」。讓我好笑 的原因是該記者在報導結尾時畫龍點睛附了一句﹐說該報想聯絡王文洋證實此事但沒聯絡上。換句話說﹐該記者把掌門人「信不信由你」的逍遙劍法練到新聞報導上去了。讓我有氣的原因是只要是 IQ 比章魚高﹐用膝蓋骨去想﹐這事都有點邪門﹐但居然也會上號稱「正派辦報」的華文報。想想看﹕

        第一﹐王文洋何等人也﹐又願意花錢﹐他不選正的反而和你搭檔選副的﹖前輩子欠了你﹖

        第二﹐穿紅格子襯衫出來開選總統記者會的人﹐能把他的話當真﹖就好像香港那個議員「長毛」﹐真要造反的話﹐至少要有個像樣點的外號吧﹖

        第三﹐在自己的畫上題「小心珍藏﹐將來此畫價值連城」的字。大佬﹐有冇搞錯﹖掌門曾經自稱是「世界」級的專欄作家(現在不敢吹啦﹗)﹐世界兩個字一定加括號以示雙關語兼開玩笑。陳先生的畫如果是免費送朋友﹐他高興怎麼題字都行﹐如果要賣錢﹐那玩笑就有點開大了。

        第二天王文洋就委託律師出面否認認識陳源奇﹐並說如果陳影響到王的名譽就會告他﹐但這並不影響老陳上電視去曝光。

        如果說我是為了社會公義﹐為了提醒在美華人最好能分辨真偽而寫這篇文章﹐以我好管閑事﹐愛發「正義之聲」(我們這代年輕時聽的廣播電臺)也說得過去。但那是知其一不知其二﹐精彩的好戲還在後頭呢。

        很多年前﹐我和一位朋友在台北的來來大飯店喝咖啡﹐隔壁桌子有位男士穿一套白西裝﹐在那場合﹐非常顯眼﹐也有點不倫不類。我朋友當時負責台灣一個知名大財團的公關﹐和白衣人同桌的人大概認得他﹐最後那位穿白西裝的先生自動過來和我們坐在一起。

        白衣人遞上名片﹐我一看名字叫陳源奇。他先說他和我朋友的老闆是什麼什麼關係﹐我朋友遞個眼色給我﹐意思是說﹕「小心」。後來白衣人知道我是一家國際顧問公司的副總﹐家在舊金山灣區後﹐說他家也在灣區﹐並要把他手上一個什麼大學的代理權給我們公司。我一聽就知道那是舊金山灣區的一家「野雞大學」﹐於是我說﹕「行﹐來我的辦公室談。」見面那天的上午﹐陳先生來電話爽約﹐掌門人是老江湖了﹐這種事見多了不足為「奇」(pun intended)。不過陳源奇三個字一直留在我腦海裡。後來看到台灣的選舉﹐從議員﹐縣長﹐省長﹐總統﹐他無役不與。如果記得不錯﹐有次選金門的縣長只得了一票﹐我覺得這個人有點﹐叫我怎麼說呢﹖厚道點﹐就算是相當另類吧。

        在《天下文章一大抄》中我提到一個叫 Phineas Barnum 的人。相傳 There is a sucker born every minute (每分鐘都有傻客降生) 出自他的名言。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相信陳某會和王文洋搭檔參選﹐有多少人會掏銀子支持他。最讓我不解的是為什麼有人膽子那麼大﹖明明沒有的事敢說有﹐明明是黑的敢說成白的。難道「傻客」(sucker) 真的是一分鐘就有一個降生嗎﹖

        上次加州補選州長﹐阿貓阿狗都可以參選﹐掌門人痛失良機﹐沒有出來。如果掌門人出來參選﹐躺著選也不會祇得一票吧﹖也許我也該召開一個記者會﹐宣佈參選 2012 中華民國總統﹐郭台銘答應做我的副手﹐競選經費不用擔心 ﹐Terry (叫郭 Terry 表示關係非淺)會負責。在此誠徵 IQ 低銀子多的「傻客」支持我們。下一步我還有一座紅顏色叫金門的大橋減價賣給你呢。

懷南補記﹕有時想想﹐陳先生也很倒楣﹐他恐怕做夢都沒想到﹐在和台灣隔了那麼遠的地方﹐在美國北加州的世界日報上的新聞﹐居然會冒出一個信懷南來出他的洋相。

       我豈是喜歡斷人財路﹐與人為惡的人。再加上和世界日報有點過節﹐我批評該報﹐頭腦不清的人還以為我在籍機報復哩。再加上陳先生上的電視節目是星島日報支持的﹐星島有沒有登同樣的新聞﹐世界是否自以為撿到一條獨家新聞﹐我都不知道。我突然發飆﹐可能把陳先生﹐支持陳先生的人﹐世界日報(我曾經寫了十幾年專欄的報紙)﹐星島日報(目前在寫專欄的報紙)一下子全得罪光了。就像我寫《放李登輝一馬》把綠的﹐藍的﹐黃的都得罪了一樣。

       說到《放李登輝一馬》﹐我加了一封讀者的來信和我的回信。如果您還沒看到﹐不妨回頭去看看。我的回信把我的基本態度講得比較清楚。信懷南評論人物採「三公」原則 -- 公平﹐公義﹐公開。我如果沒有和陳先生見過面﹐如果這些年來我沒有注意他﹐我如果沒看到他在電視上高談闊論﹐面不改色﹐我是不會寫這篇文章的。指出真相是為了公義﹐如果星島日報鬧世界日報同樣的笑話﹐照批。這是為了公平原則。至於指名道姓把陳源奇三個字擺在檯面上談﹐則是所謂的公開原則。掌門人一路行來始終是個 bystander (旁觀者)﹐您也許忘了﹐我沒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