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南前記﹕想利用這個機會把我上星期提到「最後一代的內地人」網站遇到「駭客」入侵的事交代一下

     入侵發生在1月16 號下午4 點多。結果是我網站內所有文章(檔案)的原始程式 (source code) 被加了料。﹐「駭客」的意圖是在我的文章後面﹐加些色情網站的連接顯示。但也許是「駭客」的功力有限吧﹐效果不是很好﹐並非上網者皆有機會遇到。為什麼﹖因為前後只有三位讀者來通風報訊。當然﹐另一個可能性﹐那就是上網的人數有限﹐尤其是上網看「信懷南看世界」以外文章的人更有限﹐因而通風報訊的人如此之少。總而言之﹐「駭客」放的並不是什麼電腦病毒﹐就算遇到﹐也不會影響到各位的電腦﹐因此我也不太緊張﹐沒把網站關掉。

     到目前為止﹐所有「暗藏春色」的程式已經被我自己電腦裡「乾淨」的程式重新代替。也許這也是一個好機會讓我再解釋一下我和讀者互動的原則。換句話說﹐如果您想寫信給我﹐您最好心裡有個準備。

     我曾經不止一次提到什麼樣的信我會回﹐什麼樣的信我不會回。我也寫過一篇《殺君馬者道旁兒》來說明我對讀者來信的態度。這些年來﹐我敢說所有該回的信我都回了﹐沒回的一定有沒回的道理。我為了保持我電腦百毒不侵﹐我的系統對「一日一附件」﹐「團體郵件」﹐「沒頭沒腦」來信等一概拒收。情非得已﹐萬望體恤。

     這件事是否以後不會再發生﹐我也不知道。是有人故意搗蛋還是無意碰到﹐我也不知道。怎麼發生的﹐我怪我的 Internet Server 把關不力﹐ 但我的 Internet server 跟陳水扁一樣﹐死不認帳。但這種事對我來講﹐大不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雖然不是學電腦的專家﹐但一直是電腦的用者 (user)﹐對電腦很喜歡 hands-on。這次「救火」行動﹐讓我重溫年輕時在壓力下 de-bug 系統/程式的舊夢。現在既沒有工作的壓力﹐讀者中電腦專家很多﹐這次幫我忙的就是一個叫我 Uncle ﹐在大學教電腦的年輕人。他媽媽在台灣也上網看我的文章﹐於公於私﹐他都願意助我一臂之力。特此公開謝謝。


硬是要得

2009年2 月1日《坐看雲起時》專欄﹐2009 年2 月3日上網

      硬是要得的「硬」應該唸「嗯」﹐是四川話﹐「要得」其實應該用「管火」才夠原汁原味。但不知道真正的四川話「管火」兩個字該怎麼寫﹐只好用半調子的「要得」來做標題了。有人說人越老﹐鄉音越重﹐看來有點道理。我近來突然想起一些幾十年沒想起的四川話﹐難道真是被不幸而言中﹐人果真老了嗎﹖

      這次過年﹐台灣同胞一定蜂擁去木柵動物園看咱們四川老鄉團團和圓圓兩隻貓熊。牠們這次赴台受接待規格﹐比當年掌門人赴台時高出太多。四川鄉親千人送行﹐灑淚而別的場面﹐遠超出 Ms 王昭君去西域和番的送行場面。 我對台灣海峽兩岸同胞的作「瘋」-- 人來瘋和和一窩「瘋」(風)﹐早已見怪不怪。這一年來﹐大家被阿扁一家人搞得昏頭轉向﹐靠「海角七號」和「團團圓圓」來提高士氣﹐沖沖喜﹐沒什麼不好。但為了怕同志們﹐朋友們誤會敝省「蜀中無大將﹐貓熊作先鋒」﹐為了證明四川「硬是要得」絕非浪得虛名起見﹐容我牛年開泰﹐舉幾個四川人傑地靈的實例供各位參考﹕

      抗戰八年﹐是咱們四川硬挺下來的。川軍出川打日本鬼子﹐一人兩槍(右手步槍﹐左手菸槍)﹐表現並不太差。不搞川獨﹐雖然叫避難入川的外來者為下江人﹐但我居長江頭﹐君家長江尾﹐共飲長江水﹐不像有些老台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那樣不夠意思。

      至於人傑嘛﹐四川可出得多了。聽過「千金難(縱)買相如賦」的說法嗎﹖相如者司馬相如也。此君不但文章寫得好﹐「泡迷死」也有兩把刷子。川妹兒卓文君女士﹐慧眼識英雄的才女也。蘇軾一家三傑﹐李白﹐楊雄﹐陳子昂﹐張大千﹐巴金都是四川人( OK﹐李白恐怕不是四川人﹐但吃四川米就是四川人。這樣一想﹐杜甫也是四川人)。比詩詞文賦﹐繪畫小說﹐四川獨領風騷﹐人才輩出。

      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後是湖南人當家﹐但江山是四川人打下來的。朱德﹐劉伯誠﹐陳毅﹐聶榮臻﹐ 張愛萍﹐羅瑞卿﹐都是四川人。再加上運籌帷幄的政治奇才鄧小平和諸葛亮﹐女權先行者武則天﹐四川人上馬殺賊﹐下馬草露布﹐可不是蓋的。

      說到「蓋」﹐別忘了建都江堰的李冰父子也是咱們四川人。都江堰是公元前250 多年設計建造的偉大水利工程﹐這次汶川大地震﹐震央就在都江堰附近﹐也沒聽說把都江堰給毀了。萬里長城的規模雖然比都江堰大﹐但在造福後人的貢獻上﹐遠不如都江堰。

      四川人熱情﹐好客﹐喜歡擺龍門陣﹐近年來四川女孩子號稱取代江浙﹐貌美全國第一。是否果真如此﹐基於信門最高領導同志是上海幫的原故﹐不敢亂說。為了公平起見﹐我大義滅親﹐趕快點名兩個四川人的「黑羊」﹐否則可能激起其他各省人士的公憤。千載以下﹐我們都以「扶不起的阿斗」來形容不能成大器的人。劉阿斗是否真的那麼沒用﹐還是揹了歷史的黑鍋﹖是四川之子﹐還是四川之恥﹖我們姑且存疑。至於郭沫若嘛﹐不但拍湖南人的馬屁﹐將老毛比作「兩個太陽」﹐連蘇聯老大哥的馬屁也猛拍﹐叫史大林「親愛的鋼」﹐的確丟四川人的臉﹐硬是要「不」得」。

      至於團團圓圓嘛﹐請記住一位送行老鄉的話﹕「要爭氣﹐不要一天到晚睡懶覺」。其次﹐我也建議兩位趕快學台灣話﹐吃蚵仔煎。以後聽到有人喊「愛台灣」就猛點頭。千萬要保重身體﹐不能出毛病﹐出了毛病就代誌大條啦﹗ (這段因篇幅關係沒見報)。

懷南補記﹕我敢吹個牛﹐讀者諸君中﹐不是中國大陸來的﹐比我更早看過熊貓(或貓熊)的恐怕不多。我 1970 年就在倫敦的動物園看過熊貓。那時候全「自由世界」只有倫敦有那麼一隻。我為什麼 1970 會在倫敦呢﹖好漢不提當年勇﹐就不自我爆料了。反正當時我對熊貓不是那樣覺得有什麼了不起。不像今天電視上看到的那麼黑白分明﹐活潑可愛。好幾年前﹐兒子大學畢業﹐去河南焦作孤兒院做義工﹐回美前全家在北京會合﹐在北京動物園第二次看熊貓﹐印象仍然不是那麼好﹐髒兮兮的﹐懶洋洋的﹐實在不覺得牠有什麼大不了。


懷南補補記(2/9/09)﹕有讀者來電郵指出朱德是廣東人﹐諸葛亮是山東人﹐武則天是山西人。我查了一下﹐朱德是四川出生的客家人﹐應該算正牌「四川耗子」。諸葛亮號稱出生在山東﹐千里迢迢跑到四川去幹嘛﹖什麼時候去四川的﹖算「新四川人」行不行﹖至於武則天嘛﹐名譽不太好﹐山西人要認她老鄉﹐行﹗

     來信寫得都很風趣﹐本來就是好玩嘛﹐用不著太認真。掌門人說武則天是四川人是「有所本」的。如果這個「有所本」是陳水扁說宋楚瑜在美國私會老共頭頭那種。掌門人在此道歉並敬謝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