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玫瑰﹐牛肉麵

2004年11 月7日《坐看雲起時》專欄﹐11 月9 日上網

       在超級市場買了一打玫瑰和一些香蕉﹐結賬的時候﹐店員只算了從我手中接過去的玫瑰﹐以為香蕉是下一位顧客的。發現錯誤後﹐店員不停地道歉。我笑著說﹕「看了收據﹐還以為香蕉是免費的呢」。後面那位老太太接口說﹕「香蕉和玫瑰的確不容易『走』在一起」。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剛才在超級市場裡那段頗為溫馨的對話。大概是一個星期前吧﹐我到一家老中開的連鎖超級市場去買菜。付賬的時候﹐由於那兩張20 元的鈔票是改版的新鈔﹐店員用一支筆先在鈔票上劃條線﹐然後對著光猛看。最後還是不放心﹐把經理叫來。經理把我那兩張剛從銀行裡提取出來的鈔票拿去驗。這時候我後面有個「單吊聽胡」的倒霉傢伙在等我付賬。我對他說聲對不起﹐然後大家繼續乾等經理將鈔票驗明正身回來。經理回來說舊機器認不出新鈔票。我一看後面「單吊聽胡」的局面﹐已經變成了「一條龍」。於是跟經理說﹕「我換張鈔票給你算了」。但打開皮夾子﹐掏出來的鈔票﹐經理一看﹐和原來的兩張一個模樣﹐仍然不收。這時候掌門人開始不耐煩了﹐於是對經理說﹕「你們這樣不信任人嗎﹖」經理板著臉說﹕「這不是信任不信任的問題」。掌門人一聽﹐真的火大了﹐心想﹕這明明是老中不信任老中﹐還要狡辯。於是怒道﹕「算了﹐算了﹐把錢還我﹐不買了﹗」

       掌門人一怒而去後﹐數一數口袋裡的鈔票﹐居然有增無減。心想﹕大概是剛才一下找錢﹐一下換錢﹐鈔票遞來遞去轉手好幾趟﹐有如當年台北後車站﹐掉包的老千專門找貪小便宜的鄉巴佬一樣﹐三兩下掌門人就把別人的鈔票「郎中」到自己的口袋裡去了。

       我原想轉頭把錢還回去﹐但一想到難得進一次自己同胞開的超級市場﹐居然就碰到一個土法煉鋼的笨蛋經理﹐有眼不識信大「廝」﹐連40 塊大洋的人格都認為不值。心一橫﹕「我的遺憾﹐你的損失」﹐於是大搖大擺地走進一家餐館﹐用「不義之財」去吃一碗川味牛肉麵了。

       牛肉麵吃過不提﹐但那位陌生老太太「香蕉和玫瑰的確不容易『走』在一起」的話卻頗值得探討一下。您有沒有想過﹕在們的人生行旅中﹐很多事情其實應該「走」在一起但沒有。香蕉和玫瑰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為什麼﹖

       從表面上看﹐香蕉和玫瑰代表的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境界﹕香蕉有極高的實用價值﹐玫瑰幾乎沒有任何實用價值。香蕉很「土」﹐不夠羅曼蒂克﹐這是為什麼您從沒看過一個男孩帶一串香蕉去送給他心儀的女孩子的原因。玫瑰夠「洋」﹐可以和「羅曼蒂克」劃上等號。我們年輕的時候﹐喜歡送人也喜歡收人家送的玫瑰花。但人生行旅到了某一個階段﹐買花和買香蕉變成了「王不見王」。「當君懷(香蕉) 歸日﹐是妾斷(玫瑰) 腸時」﹐一點也不假。當一個男人或女人 到了為健康的理由在為對方或自己買香蕉的時候﹐再為對方或自己買玫瑰的心情和逸緻似乎就沒有了。我們的悲哀不是我們的身體會老﹐是心情會老。年齡並沒有將我們變得更成熟﹐是將我們變得更現實。不是我們的夢醒了﹐是我們沒夢了。您上次是什麼時候為別人或自己買一束玫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