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黨輸在哪裡﹖

2012年12月9 日 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12月12 日上網

        先講一個不能登大雅之堂的笑話﹐再解釋為什麼我要用這個笑話來破題。

        有一個老先生娶了一個年輕的太太﹐後來年輕的太太懷孕了﹐醫生對老先生說﹕「老先生你真行﹐這把年齡還能生育。」老先生很得意﹐回答說﹕「總得保持引擎繼續動 (Got to keep the motor running)」。一年後年輕的太太又懷孕了﹐小孩生下來後﹐同一個醫生仍然用同樣的話恭喜老先生﹐老先生的回答還是﹕Got to keep the motor running。又過了一年﹐年輕的太太生第三胎﹐接生的還是原先的那位醫生。醫生說﹕「老先生你真行﹐這把年齡還能生小孩。」老先生依舊很得意的回答說﹕「總得保持引擎繼續動」。不過這次醫生接下去說﹕「也許引擎應該換機油了﹐因為這次 baby 有點黑。」

        OK﹐我幹嘛要講這個有色 (pun intended) 笑話﹖很久以前﹐本老先生就公開鐵口直斷歐巴馬會連任。為了警惕自己不要因為預測準確就得意忘形﹐趕緊用這個笑話來調侃自己。但平心而論﹐信鐵嘴預測選情的命中率﹐的確比去賭場押單雙的命中率有把握。賭單雙從頭到尾都是閉著眼瞎猜﹐預測美國馬連任﹐分析靠功力﹐結果靠運氣﹐為了證明信「大瞎」有時不是「太瞎」﹐就容我打鐵趁熱分析一下為什麼我那麼早就敢預測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羅姆內會敗下陣來的原因。

        信鐵嘴預測選情是以人心走向﹐社會趨勢的宏觀評估為基礎。換句話說﹐我是看河往那個方向走﹐而不是看水怎麼起伏。共和黨敗選有三個主因﹕

        第一﹐自以為是 (self-righteousness) 的道德優越感不得人心﹔

        第二﹐被黨內少數人綁票﹔

        第三﹐羅姆內非大將之才。

        現在先談自以為是的道德優越感﹕

        共和黨的傳統理念是政府要小﹐管事要少﹐軍力要強﹐稅收要減﹐收支要平衡﹐法律要嚴﹐法規要寬﹐鼓勵私人創業﹐相信個人的命運操之於己﹐反對國家資源浪費在社會福利的開銷上。這些主張一言以蔽之就是在財政上走保守路線 (Fiscal Conservative)。這種訴求 對美國主流﹐尤其是對中產階級來說﹐非常容易得到認同。從這次投票結果﹐共和黨在總得票率上只輸兩個百分點給民主黨就足以證明。但問題是共和黨在社會議題上採強勢立場﹐對不同價值觀的容忍度非常低並缺乏同理心。

        在投票前我收到一封電郵﹐是 94 歲﹐被很多老中基督徒奉為神明的偶像人物 Billy Graham 的簽名信。信裡雖沒明講﹐但明眼人一看就是為羅姆內拉票。我看完信後覺得很奇怪﹐很多基督徒寧願接受一個「異端」做總統﹐也不願接受一個「容忍」同性戀的人做總統。我不贊成同性結婚的﹐但別人要這樣做我能怎樣﹖他們對我有什麼損害﹖如果根據《聖經》的規條作標準來選總統﹐有多少人夠資格成為候選人﹖

        這些自以為是的共和黨人加上所謂的「茶黨」﹐人數不多﹐但聲音奇大。這些人就像民進黨的臺獨教義派一樣﹐以少數綁架多數﹐他們偏離主流﹐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共和黨和民進黨如果不能甩掉多數被少數綁票的包袱﹐他們就很難重新執政。有此朋友﹐還需要敵人﹖

        美國有句俗話﹕As California goes, so goes the nation。換言之﹐加州是美國走向的領頭羊。這次總統大選﹐加州支持共和黨的白人比例是 53%﹐黑人是 3%﹐「阿米哥」是27%﹐亞裔是 21%。 女性支持共和黨的比例數字不詳。但這次印第安納州和密蘇里的聯邦參議員選舉﹐本來共和黨勝券在握﹐但茶黨拱出來的候選人說「女人被強姦懷孕乃上帝的旨意」﹐另一位老兄說「合理強姦懷孕的可能性很小」。羅姆內不和他們劃清界限﹐就像蔡英文不和陳水扁劃清界限一樣。像信懷南這種選民﹐能把票投給這些 NUTS 嗎﹖

        羅姆內落選要怪自己。他立場模糊反覆﹐老是「打著紅旗反紅旗」。他反對歐巴馬的健保﹐但他在麻省當州長時的健保和老馬的也差不多﹔他老子曾經是底特律第四大汽車公司(現已關門的AMC)的 CEO﹐ 但他主張對底特律見死不救﹔他投資中國公司﹐但又說要對中國制裁﹔說要拯救美國中產階級﹐但又拼命保護有錢人。民主制度下的選舉原則是把票投給你摸得清底的魔鬼 (the devil you know)﹐而不是把票投給你摸不透的魔鬼 (the devil you don't know)。我票不投羅姆內﹐不是我獨厚老馬﹐是我搞不清他老羅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膏藥。

懷南補記﹕有兩件事我很好奇﹕

       好奇一是信懷南的讀者中﹐認同共和黨理念的比較多﹖還是認同民主黨理念的比較多﹖雖然我從前的民調認同民主黨的比較多﹐但我懷疑其可靠性。從我文章中對共和黨特質的描述﹐我認為共和黨的理念很吸引愛拼才會贏的老中中產階級。而這個階級是信文讀者的主流。

       好奇二是共和黨和民進黨只要把神主牌不要看得那麼神聖﹐放鬆一點﹐別那麼張牙舞爪﹐執政的機會馬上行情上漲。但他們就是想不通﹐寧願不執政也要硬到底。我服了。


懷南補補記﹕

       收到好幾封讀友來信﹐值得分享﹕


Hi Bob,

        歐巴馬是大將之才?

Claire.

Dear Claire:

       歐巴馬是不是大將之才我不敢說。但有幾件事此馬比 ROC (發現把 ROC 寫成 PRC 了。反攻大陸快了點) 的老馬強﹕

       第一﹐黑人能當美國總統比外省人能當 ROC 總統難﹐

       第二﹐競選時力敗希拉蕊克林頓﹐當選後外舉不避仇﹐重用鐵娘子﹐

       第三﹐如果全民健保被他搞出來了﹐其歷史地位可媲美羅斯福的「新政」﹐詹遜的「大社會」。

       如果在第二任把經濟搞上去﹐到時候大概可算是大將之才了。

懷南敬覆 12/14/2012


Hi, Bob,

        Responding to your question, I'm a registered Republican, but I also voted for Obama. For the same reasons as yours, I don't trust Romney. He hides money in Cayman Island to avoid paying taxes.. is that a patriotic man fitted to be the President ? He wants to the position simply for his ego and ambition. He also has a big mouth and a big head, evidence from the way he blindly criticized London Olympic's security level.. He thinks he is the only one on earth who can do anything right.

        I don't like the way Obama handing out welfare either, and he knows nothing about economy.

        There is just no perfect candidate, ugh !

Michael H

Dear Michael:

       In fact, I am kind of fond of this Romney guy. His problem of saying the wrong thing at the wrong time is from his father's DNA.

       His father George used to be the CEO of American Motors Corporation and later became the governor of Michigan. In 1968, George Romney was the front runner among the candidates who tried to win the Republican Party's presidential nomination. He went to Vietnam to visit the US troops there, and when he came back, he told American people that he was "brainwashed by the generals" (mainly by Gen. Westmoreland). People was shocked by what he said, from that day on, his Prez dream went down to the toilet.

懷南敬覆 12/14/2012


Bob:

        Here are our two cents. Actually we are independents.

        Just like you described, most of us (our friends and us) are inclined to republican's values.

        But that was when we were young. When we got older and wiser (or more stupid), we change our minds and are more inclined to democratic ideals, but still embrace the fiscal conservative side of republic values. Especially when we started our own small business, we have encountered a lot of ordinal Americans who really need help. There are many different kinds of people. Some of them are less educated, some of them are not as intelligent, some of them are new immigrants, some of them are getting older, etc. In a lot of cases, a little bit compassion will go a long way.

        Just like many middle classes, we pay our taxes, obey the law, educate our kids, pay attention to our society, and try to be good citizens. Despise those who try to walk the border line, cheat the system, lack of compassion.

        When we come to this country, no matter what're our reasons, once we decide to stay we should love this country like our own. There is no free lunch, everyone should pitch in to make it better.

        Best regards, take care and keep writing.

Lily & Jing

Dear Lily and Jing:

       You said well and you made me proud to have you as my patrons. To be honest, I think the world would be a better place if more people like us -- the so called fiscal conservation yet social liberal are the majority. Too bad, we are not.

       OK, I keep on writing and you keep on reading. Deal?

懷南敬覆 12/14/2012


懷南兄:

        拜讀大作。十分贊同你說的共和黨敗選三大原因。

        我2000 年之前,我投票選的總統候選人都落選,老婆說我是“掃把星”。2000 年投給布希,不幸他當選了。2004 之後全投給民主黨(包括地區民代及州長)。

        我50 歲以前是共和黨,50 歲之後是民主黨。40 歲信基督教領洗。五年之後,覺得教會的活動太煩,小組集會很像軍隊堛熔鬙日,而且法利賽人太多。所以投靠天主教,望完彌撒馬上回家,不參加其他活動,心情平靜。自認為是個虔誠的教徒,可是不反對別人同性戀,不反對老病者自殺或安樂死。

        聽說蔡英文及羅穆尼在開票之前都認為自己贏定了,過度自信令人難以置信。

        祝 平安 健康

Clement 金


金兄﹕

       你的莒光日和法利賽人的比喻相當絕。在台灣沒當過兵和沒在教會混過的人恐怕不能體會。

        我對基督教對同性戀特別感冒非常不解﹐天主教的神父又老是出這方面的毛病。實在很諷刺。

        我常在教會為同性戀打抱不平﹐寧願做黑羊也不做法利賽人。我問﹕

懷南敬覆 12/14/2012


Dear Mr.Xin,

        沒錯,您對共和黨的描述是很吸引老中. 但是共和黨也是一個反科學及反教育的黨。在初選時,只有洪博培(John Huntsman) 承認地球暖化的事實,也只有他一個人相信進化論。當他在辯論時用中文回答有關中國的問題時, 很多共和黨的聽眾發出不耐煩的抱怨聲。我想只要是受過教育的人應該都會對一個講流利中文的美國人感到敬佩,而不是發出厭煩的聲音。當全世界都在考慮如何提升科學素質時,共和黨的候選人提倡削減 NSF及 NIH 的預算。我想除了只顧賺錢而不看新聞(或是只看FOX NEWS)的人,很難有人會對共和黨發生好感.

        All the best,

ting

Dear Ting:

       我可不敢說共和黨是反科學反教育的黨但小布希刁難幹細胞的研究是事實。洪博培在共和黨就像從前沈富雄在民進黨裡面一樣﹐選錯邊了﹐孤鳥一個。

懷南敬覆 12/14/2012


老大好,

        看到老大這兩個禮拜的大文都是不容易說清楚也容易引起爭議的題材,老大竟然不慍不火可以講的一清二楚,功力了得,兩把刷子非浪得也。

        不過小弟想補充老大所說的幾個黑馬之所以順利連任原因還有三項短期間無法逆轉的結構性變化讓黑馬未選先佔先機,這三項原因就是都會化,人種結構改變,以及女性出頭。而且小弟甚至可以大膽預測基於這三大原因,共和黨的最糟日子還沒有來。

        大部份人看到美國選舉結果地圖都會說紅藍州界限分明。共和黨盤踞中央,東西兩岸則是由民主黨獨霸,但這並不完全是事實。如果將選民的投票傾向按照更細的County線來劃分(如附圖),其實我們看見美國呈現整片紅通通的大海,而藍色的民主黨則零零星星點綴著所有主要的大城市。例如過去幾十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視為囊中之物的加州如果扣除舊金山,洛杉磯,聖地牙哥三個城市,其實是個不折不扣的共和黨州。伊利諾州也是因為芝加哥一個城市由紅翻藍。而在可見的未來工作機會及能源價格高漲,美國人口還會持續向都會區集中。都會區的人口結構則普遍傾向民主黨,共和黨很難撼動。只要選制不改,美國總統大選結果會持續由不到十個搖擺州共3400萬選民來決定全國三億多萬人的命運。

        美國的新移民以及白人和有色人種通婚的人種結構改變也會是共和黨根基動搖的主要原因。傳統上支持共和黨的白種男性在這次選舉中已無決定功能。這次羅姆尼選擇副總統捨古巴裔的 Marco Rubio 去牽就茶葉黨支持的 Paul Ryan 對選戰策士來說是件敗筆,羅姆尼也因此在西語裔選民中潰不成軍。原先鐵票生鏽又無法開脫諾拓新疆土,羅姆尼焉得不敗。

        第三則是在可見的未來女生會普遍比男生優秀。男生不但在大學入學時被女生打的抱頭鼠竄,連傳統的理工科都有漸漸失守的趨勢。過去的十幾二十年間優秀的男生彷彿逐漸消失,大部份男生全變成胸無大志的蟄居族(Hikikomori)。偶爾見到些幾個不錯的小男生卻滿腦子賺錢念頭,很少見到他們具有為天下憂的胸襟。而女生卻剛好相反,滿腦子名牌整天光想玩的無腦女生當然還是很多,但優秀的女生卻多如過江之鯽,而且有越來越優秀的趨勢。她們不但頭腦清楚,言詞犀利,書讀的一個比一個棒,腦中更充滿理想,卻又非當年女權運動者的那種逆我者亡的那種霸道恐怖。這一大群受過高等教育女性選民就算沒有這次共和黨籍的天才參選人對於墮胎一事亂開簧腔,她們的票共和黨也很難拿走。

        美國政治學流行的一個說法是美國政治大概每三十年(更精確的說法是28年)會有一個政治潮流的改變(Political Realignment),如果從雷根的1980年開始計算,2008的歐巴馬第一任即可能會是個民主黨連續執政這新趨勢的開始。 但民主黨也非就此高奏凱歌可以大刀闊斧行事,更不可能躺著幹。因為國會的眾議院選區小,沒有總統大選或參議員選舉很容易贏家全拿,共和黨可較容易固守傳統鐵票區。所以可見的未來可美國政治生態極可能延續目前僵局。也就是民主黨執政,共和黨控制眾議院,參議院則是一貫扮演橡皮圖章,無關痛癢。共和黨對任何行政體系的任何提案哪怕再重要再急迫,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杯葛再說。按民主常態,選民若無法忍受這種政治僵局就會動手將政治人物給廢了。但是因為媒體不斷的在光譜兩端激化,選民很容易就被挑起情緒,情緒因素在大選區不容易發酵,但是在小選區則完全不同。

        令人擔心的就這種僵局將持續很長一段時間無可逆轉。若不從制度面改變,國會和政府過去四年的較勁和低效率一旦變成常態就極可能是美式民主的輓歌,這離重蹈三千年前希臘式民主的宿命也不會太遠了。

Cheers,

Jay

Jay 老弟﹕

       來而不往非禮也﹐你既然投桃在先﹐我當報李在後。以老弟論政的功力﹐比台灣的中時﹐聯合﹐蘋果的主筆都行 (老弟出任自由時報的主筆大概罩不住﹐他們的社論有時靠 creative writing﹐亂自由一氣)。

       如果記得不錯﹐你家公子在讀醫學院﹐問他﹐班上女生多還是男生多﹖

懷南敬覆 12/14/2012



信老師,跟您道聲節日好,仍然每周等著看您的專欄,寫當然比等辛苦,再向您道聲辛苦。

        您提到不确定老中是傾向于民主党多些還是共和党,其實您有過一篇文章說得很准确,全看議題,比如槍管,一定是向民主党多些,比如移民政策,大概是向共和党多些。沒有如健保這樣的大議題,會聯邦投民主,地方投共和.不過這回和您一樣還是投了O8,因為 Mitt 沒個准話,象個只要你簽合同,什么都先說好的經紀人.

        健保法已開始讓醫院勒緊褲帶,合縱連橫以求生存,明年放療的 medicare 給付己定削減,7% 和 9% 比原提案的15% 和19% 緩些。

        提到釣島,我當了一輩子海軍的母親說得最多的是,釣島一失,海軍就更出不去了,中國也不能只靠近海防御.很敬服您在釣島之議中說明立埸,不和稀泥.也不瞎激動.

        拉雜一堆,就此打住.

        祝福全家身体健康,新年新春愉快。

Bing

Dear Bing:

       謝謝來信﹐我覺得你們在大陸長大的人比我們在台灣長大學寫字要容易﹐在我們看起來是所謂的「寫別字」﹐你們只要同音就可以打馬虎眼混過去。很有意思。也祝你們全家新年健康﹐平安。

懷南敬覆 12/17/2012


懷南兄:

        應戰之人來也!

        這次我選的是共和黨,但我是完全的無黨無派,選共和黨只因不願見到我喜愛的美國被逐漸改變成社會主義的國家。下面要說兩件與本文相關之事; 多年前,我讀到信兄你自己說的一個小故事,令我印象非常深刻。我不想花時間去你網站中搜尋原文,所以只能說出一個大概,但相信你一定記得。如果細節有些出入,還請見諒。

        你說有一天一個老友帶了他的小女兒來看你,女孩約七歲,聰明活潑,很會講話。你問她長大後要做甚麼?小女孩說要做總統。為什麼呢?因為窮人沒有錢,做總統可以幫助窮人!你指著窗外的大草坪說;信伯伯要花錢請人來整理草坪,這樣好不好?妳來幫我剪草,信伯伯付錢給妳,妳馬上就可以有錢去幫助那沒錢的窮人了!小女孩想了一想說;為什麼不叫那個窮人來剪草,信伯伯你可以直接付錢給他呢?信伯伯說;恭喜妳成為一個共和黨員。

        老實說,你這個玩笑性的小故事教育了我,讓我從根本上清楚瞭解民主黨與共和黨理念上的差異。此地我想請教一個問題,你是否已不認同此一共和黨理念?

        我要說的第二件事;近期世界週刊一篇談論美國大選的文章,作者說;_...共和黨以傳統家庭價值觀拉攏這些鄉村選票。歷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總有較完美的家庭,對宗教較熱誠,性關係也不混亂,否則,連候選人也難上位。......只要勤於勞作,小康富裕不難。以此形成美國共和黨人核心價值觀:我富是靠我自己奮鬥,你窮是你懶,不對自己負責。... 應該說,這個價值觀在美國發展200多年後,已經失去現實的很多自然和社會的公平條件。..... 的諄諄說教,對歐巴馬社會主義傾向的批評,得不到多數人的認同,..._

        同於許多人,我移民美國有一個美國夢,我的美國夢在共和黨理念下完滿達成;我努力、對自己與家庭負責,才有今天衣食無憂的退休生活。我從來胸無大志,滿足於小康,絕不嫉妒別人大富大貴,認為他們的成績是比我有能力有幹勁的結果。然而把票投給民主黨的人卻似乎都認為,今天的_傳統價值觀,已經改變_,那些負責、勤奮、滿足、熱誠的人生觀都過時了!美國多數人已認同歐巴馬社會主義傾向。難道你們真的想看到不久的將來,美國成為社會主義國家?美國人像希臘人一樣,靠別人來救濟?(誰來救濟美國?) 你們萬里迢迢來到美麗之國,努力求學工作,是想幫助她成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 我這樣講是因為你說;信鐵嘴預測選情是以人心走向﹐社會趨勢的宏觀評估為基礎。假如說共和黨輸在這種人心走向﹐社會趨勢,那也是美國人的宿命,人類的宿命。

        歐巴馬可能是大將之才,但卻是把美國推向社會主義的大將之才。

        我聽說美國至少五分之一的民眾領取政府救濟金、我聽說美國社會的中流砥柱 --- 中產階級已愈來愈少。我又聽說歐洲先進國家推行社會主義已面臨失敗、加拿大的社會主義醫藥保險根本是笑話,看大病要到美國來花錢預約專家名醫。難道以上這些都是謊言?難道這些都無法喚醒你們?假如說社會主義比資本主義好,那我也會把我這一票投給歐巴馬,但太多事實告訴我們這只是另一個類似共產主義的夢,難道一定要到魚死網破的那一天才相信,我錯了!

        小兒努力上進,算是混得不錯,現在任職經理有僱用人的權力。有一次他告訴我他僱人的原則;儘量不用美國青年,因為美國青年多半要求高福利、好薪資、短工時、輕責任,同時愛抱怨、缺乏壓力和挫折的抵抗力。其實這些都是傳統價值觀改變後,新教育理論下的產品。美國固然有 Bill Gates, Steve Jobs 這些少數天才,但絕大多數的青年仍然平凡,不幸他們卻因為教育的誤導,一心想要_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_的天方夜譚。

        國父孫中山先生曾說;人的平等是立足點平等,不是頂頭點平等,我相信這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道理,為什麼現在變了?為什麼一生中學校、老師、親長教導的道理都不對了?

        假如說為了抓住選票而放棄自己的理想和原則,那只是騙選票和羞辱自己的人格。美國人改變我不想多說,但信兄你的讀者多數是我們這一代、退休齡前後、高教育、中產階級的中國人,為什麼也跟著變了?坦白的說,我最近十分迷惑徬徨,自知才疏識淺,非常希望有高人教誨指導解惑。謝謝。

Y

        又;林肯生在今天會不會是共和黨我不敢講,但我相信他絕對不願意他的美國變成社會主義國家。

Dear Y 兄﹕

       我照理應該想針對我兄的問題回應一點「寶貴意見」﹐不過你一開頭那句「應戰之人來也﹗」把我給嚇倒了。我從來就不知道《最後一代的內地人》網站是戰場或擂台。過去不是﹐現在不是﹐將來也不會是。因此來函照登﹐我的寶貴意見就省了。

       我兄是老讀友了﹐如果能記得我講的笑話﹐理應知道我的政治理念﹕我不只一次說過我是個 fiscal conservative, social liberal。講得更明白一點﹕比標準的共和黨左﹐比標準的民主黨右﹐如果自認是老讀友連這樣重要的信息都沒抓到﹐那我真是白寫了。

        美國民主制度最可貴的地方是鐘擺原理已經成熟﹐如果往左偏得太多﹐自然會往右 swing 回來﹐反之亦然。左不會變成社會主義﹐右不會變成法西斯﹐你我有生之年大概就是如此擺來擺去﹐咱們看的就是這鐘怎麼擺。基本上美國政壇﹐極右和極左都成不了大氣候。你我有生之年不用擔心。你我踢水桶後的改變則由後人負責﹐你我要擔心也擔心不來。這是我比老兄樂觀和看得開的地方。

       共和黨和民進黨都佔「本土」之利﹐該贏不贏只能怪自己﹐不能怪別人。2016 共和黨當總統的機會很大﹐因為黑馬執政八年﹐鐘擺將會往右 swing 過去了。問題是共和黨必須爭取女性﹐黑人﹐阿米哥的認同﹐華人票太少﹐影響力不大﹐一面倒的現象不會發生。讀信懷南文章的政治光譜甚廣﹐從深藍到淺綠﹐從共和黨到民主黨都有。如果我讓這網站變成擂台﹐那就會沒完沒了。這是為什麼這十年來對言論激烈者﹐或有意打擂台者的來信﹐我向來不登。一夫把關﹐和其他公開的論壇不同。我說過 N 次﹐ 論政在我寫作中的 priority 極低﹐但我也知道咱們同胞對政治特別有興趣。這是為什麼我一談政治﹐讀者來信就比較多。再次謝謝來信闡述你的看法。 .

懷南敬覆 12/2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