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城崑南論劍

2008年6月8日《坐看雲起時》專欄﹐6月9日上網

        掌門人終於要和兩位武林高手同台露面了。時間是6月22日午後一時。地址是庫城(Cupertino)崑南山頭(Quinlan Center)﹐下面是敬邀天下英雄帖的開場白﹕

        「從東門﹐到水門﹐到天安門。李黎﹐張系國﹐信懷南是同一世代過來的。在浪漫與迷惑的 60 -70 年代﹐李黎在「落飛葉」(Lafayette) 保釣﹐張系國在「不可來」(Berkeley) 讀完博士﹐信懷南在「陌地生」(Madison) 做了美國人的爸爸。三個最後一代的內地人﹐追隨不同的鼓聲﹐在路已近時翻覺遠的季節﹐聽到群德基金會「天若無情人有情」的呼召﹐相約在南灣﹐三條平行線﹐終於會合了。目的是為四川震災重建和群德基金會以後的慈善事功募款」。

        說到武林高手﹐李黎練的是「南帝」段家的正派武功。從高雄女中時代開始﹐一路行來﹐李黎對文學和文字的熱愛和執著﹐始終如一。她的主要作品中包括10 部小說﹐18 本散文集﹐3 部電影劇本﹐一本翻譯。她的《袋鼠男人》獲得1994 年台灣新聞局電影輔導獎並拍成同名電影。《最後夜車》獲得聯合報1982 短篇小說獎。《傾城》獲得聯合報1988 中篇小說獎。《樂園不下雨》獲得台灣新聞局2001 年優良電影劇本獎。近年來她已經從文藝得獎人升級到聯合報和聯合副刊文學獎的評審。「崑南之約」﹐李黎攜「我的文字緣」而來﹐細述其屢逢奇人異士指點武功的緣份。

        從大學時代寫《皮牧師正傳》開始﹐張系國右手搞電腦﹐左手寫文章﹐「中神通」左右手互搏之技的「萬兒」就這樣闖出來的。早年老鄧提出一國兩制﹐最近老馬回到一中各表﹐老張練出一身兩技﹐老信主張一島兩國﹐皆 1X2Y 之輩也。「張伯通」庫城論劍的題目是“Just My Rifle, My Pony, And Me”。我與張兄素昧平生﹐斗膽相約﹐承其策「馬」西來﹐拔「槍」相助﹐大概是看在同一世代過來人的份上吧。

        也許有人好奇問﹕那你老大在庫城論劍中扮演什麼角色﹖有何絕招﹖絕招沒有﹐「發輪功」倒有一兩招。「發」者﹐發問也﹐「輪」者﹐兩位嘉賓輪流回答之謂也。既然是同一世代過來的﹐回首向來蕭瑟處﹐彼此之間﹐當有很多可以一談的人與事。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各位有什麼有關寫作任督兩脈打不通的疑難雜症﹐要掌門人代為向李張兩嘉賓「發輪」功之﹐可以來信告知﹐不另收費。

        和我同一世代過來的人﹐有的已經退休或到了接近退休的年齡。東門子弟江湖老﹐小美冰淇淋﹐老張牛肉麵﹐永康街﹐金華街是我們日益模糊的共同回憶。水門和天安門的震撼教育﹐讓我們在政治認知上變得比較現實和成熟。回首來時路﹐台北和美國亦非當年「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世代可比。美國盛極而衰﹐因為「最偉大的一代」後﹐子孫好逸惡勞﹐太自我中心﹐沒能活出他們父執輩的形象。被台大學法律的一夥人毀掉的台灣的經濟奇蹟﹐現在要靠另一個台大學法律的人來重頭收拾舊山河。馬英九當選總統﹐算是我們這代人的封刀演出。由他謝幕﹐並不太壞。中國正面臨震後重建的巨大使命﹐中華民族是什麼樣的民族﹐也考驗著我們。庫城論劍的背後其實有很多默默做事的無名英雄。 我從沒和人同過台﹐ 倒不是因為文人相輕﹐自古皆然的陋習。實在是太懶和沒遇到過什麼值得與人同台的正當理由。這次為了汶川地震募款和李黎﹐張系國同台﹐蠻興奮的。這種機會以後再有的可能性不大﹐豈能不上街頭﹐敲鑼打鼓﹐大叫一聲「都來看」乎﹖

懷南補記﹕掌門人「拼業績」已經拼到跳樓大拍賣的地步了。「南帝」﹐「中神通」等體面的角色都拱手給了人﹐剩下來的是一個叫花子﹐一個神經病﹐一個沒牌照的藥劑師要我去對號入座。犧牲打到了這種地步﹐業績再沒有起色﹐真是沒有天理。

       說良心話﹐這篇文章寫得很得意。Quinlan Center 被我翻譯成崑南山頭﹐我要申請專利﹐很多老中的聚會都在這裡舉行﹐「崑南之約」始於掌門。「都來看」是兒時聽過的笑話一則。一個騙子謊稱自己的名字是「都來看」。一個傻瓜衣服被騙光了﹐沿街叫「都來看」。幾十年後想起這個笑話﹐用在這裡當雙關語﹐突然了解到這幾十年社會經濟結構的改變﹐這年頭﹐誰還會騙人衣服。按照中國傳統的說法﹐衣食住行﹐或食衣住行﹐衣都是排在住和行的前面﹐為什麼﹖大家有沒有想過﹖我倒是有我的看法﹐但不告訴你。


       22 號崑南論劍已進入緊鑼密鼓的階段﹐咱們的「發輪功」早已就位。Will see.


LZX Project
庫城論劍﹐相約崑南


群德基金會主辦﹕「天若無情人有情」募款活動

李黎﹐張系國﹐信懷南

同一世代過來的 -- 相約在南灣


      從東門﹐到水門﹐到天安門。李黎﹐張系國﹐信懷南是同一世代過來的。

     在浪漫與迷惑的 60 -70 年代﹐李黎在「落飛葉」保釣﹐張系國在「不可來」讀完博士﹐信懷南在「陌地生」做了美國人的爸爸。三個最後一代的內地人﹐追隨不同的鼓聲﹐在路已近時翻覺遠的季節﹐聽到群德基金會天若無情人有情的號召。相約在南灣﹐三條平行線﹐終於會合了。

      群德基金會 (FNDR Foundation) 是由世界日報《坐看雲起時》專欄的讀者群支持﹐在加州立案的一個非營利組織。在過去兩年﹐他們曾經幫助過美國的 China Care 照顧中國殘障的孤兒﹐為兩個青海的大學生提供一年的生活費用﹐為在四川涼山的少數民族修建小學﹐為台灣的山地貧童伸出援手。

      2008 年 6 月 22 日的下午﹐群德基金會在南灣庫比蒂諾的昆蘭中心 (Quinlan Community Center, Cupertino) 有一場演講會。晚上在中心附近的大鴻福餐館有一個小型的慈善晚宴。演講會和晚宴的目的﹐是為四川震災地區重建﹐和群德基金會今後的慈善工作募款。

      演講會的主講人是﹕


李黎﹕

從高中時代開始﹐一路行來﹐李黎對文學和文字的熱愛和執著﹐始終如一。她的主要作品中包括10 部小說﹐18 本散文集﹐3 部電影劇本﹐一本翻譯。她的《袋鼠男人》獲得1994 年台灣新聞局電影輔導獎並拍成同名電影。《最後夜車》獲得聯合報1982 短篇小說獎。《傾城》獲得聯合報1988 中篇小說獎。《樂園不下雨》獲得台灣新聞局2001 年優良電影劇本獎。李黎現居北加州灣區﹐經常擔任聯合報和聯合副刊文學獎的評審。她演講的題目是「我的文字緣」

張系國﹕

從大學時代寫《皮牧師正傳》開始﹐張系國右手搞電腦﹐左手寫文章﹐「一人兩技」﹐多才多藝的「萬兒」就這樣闖出來了。在最後一代的內地人中﹐少有人能出其右。到目前為止﹐他出版過至少 22 本書。很多人會問﹕究竟張系國右手功夫高過左手﹐還是左手強過右手﹖答案恐怕要由在《快活林》專打綠色蔣門神的藍色武松自己來回答了。張系國現居賓扛7b匹茨堡。他演講的題目是“Just My Rifle, My Pony, And Me”

     演講結束後﹐信懷南將會加入他們﹐面對聽眾的發問﹐和主持「同一世代過來的」精彩對話。座位有限﹐請大家立刻購票﹐並懇請準時出席。

      「同一世代過來的」座談會。 票價 $30 (免稅)。2008年6月22日﹐下午 1:00 - 5:30. Quinlan Community Center, 10185 N. Stelling Road, Cupertino, CA 95014. Tel 408-777-3120. 現場購票$35.

      「近看李黎﹐張系國﹐信懷南」晚 '5c。票價 $100 (免稅)。2008年6月22日﹐晚上 6:00 - 8:30. 大鴻福, 20855 Stevens Creek Blvd., Cupertino, CA 95014. Tel 408-252-2200. 現場購票$110.


購票請寄﹕FNDR Foundation, P O Box 325, Orinda, CA 94563
上網查詢﹕《上網後點首頁左邊 FNDR 基金會宣言》

電郵查詢﹕foreverndr@yahoo.com
網上購票﹕網上購票

     我非常鼓勵大家能來就來﹐因為我們三人「論劍」的機會不多。辦一次這樣的活動不簡單﹕從請主講人﹐到租場地﹐到印票﹐到宣傳﹐到賣票﹐到現場管控﹐如果沒有我那批「將官班」的同學熱心幫助﹐此事是辦不成的。我們開始籌劃的時候﹐四川還沒有發生大地震。地震讓我們對舉辦這個活動更覺得有個目的。

     我們會製作 DVD (業餘者製作﹐品質不敢保證) 送給這些年來熱心支持我們的朋友。但我不可能有能力大批贈送﹐送誰﹖還要好好想一下。原則上是要看誰有興趣要。如果計劃不能付諸實現﹐將來我用 The Best of XHN Volume II -- My 15-minute Fame 來彌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