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是最大贏家

2008年4 月6 日《坐看雲起時》專欄﹐4 月8 日上網

        台灣總統投票前夕﹐有朋友問我﹕「你擔心嗎﹖」我說﹕「脖子已經伸出去收不回來﹐擔心也太晚了。」朋友指的﹐當然是我選擇在投票前公開宣稱在天氣好﹐投票率高﹐泛藍危機意識重﹐沒特殊事件發生等情況下﹐馬英九不但會贏﹐並且會大贏的預言。有人也許認為我公開力挺泛藍﹐乃是基於感情用事﹐那是小看了IM (鐵嘴) 信(上報時被改成「信鐵嘴」﹐顯然有人看不出我是用建築大師 IM 貝的名字方式來作雙關語。這讓我想起有篇文章中作者用了「敦倫」的古語﹐年輕的編輯﹐硬是把它改成「倫敦」還洋洋得意。唉﹐what can I say, kid?)分析的功力。 從風起雲湧的「紅衫軍」走上街頭開始﹐到泛綠如風掃殘葉似的立委敗選﹐到世界各國在野黨紛紛捷報頻傳﹐在我看起來﹐民進黨隨風而去(Gone With The Wind) 的敗相﹐早已經「寫在牆上」(the writing is on the wall)了。

        很多人被台灣選舉的聲光和煙幕迷惑﹐殊不知台灣選民的結構﹐那1/3 擁藍的和1/3 擁綠的根本是鐵塊一樣。所有的造勢活動﹐基本上不是爭取新支持者而是自己人彼此打氣﹐相互取暖。真正值得觀察的﹐和決定勝負的﹐是那 1/3 中間選民的走向。這批人通常是不會去參加什麼造勢大會﹐他們的想法比較開放而有彈性﹐突發事件對他們的影響較大。這種選民的水準越高﹐要求越嚴﹐藍綠受到要改革進步的壓力就越大。民進黨這次輸了﹐並非輸在基本盤的大量流失而是輸在這些中間選民大量投泛藍的票。中間選民投泛藍票的原因和我一再強調這次選舉「德」比「才」重要的訴求不謀而合。但有些人﹐包括諾貝爾獎得主﹐過氣黨主席﹐張三﹐李四﹐王二麻子等有發表慾的業餘政論家﹐都不同意我的看法。

        謝團隊最不老實的花招﹐就是抓到一點影子就繪聲繪色加以膨漲。馬曾經有綠卡﹐並不表示現在還有綠卡。周美青在哈佛做過事﹐難道一定會「偷報」﹖用這些低級的手段來爭取選票居然還有人會相信。選擇要做蠢蛋是民主制度賦於人民的基本權利﹐ 如果台灣的中間選民程度越來越低﹐板塊越來越小﹐聲音越來越弱﹐每次選舉﹐全是由藍綠的鐵杆選民對決﹐那輸的「鐵」是全台灣的人民。好在這次中間選民終於「揭竿而起」﹐以高 EQ 和高 IQ 左右了大局﹐選出了一個有教養﹐守本份的老實人做總統。當我說這次台灣總統大選人民是最大贏家的時候﹐「人民」包括那些沒有投票給馬英九的人。這些人中有人認為莊國榮的髒話是「台灣人都這樣說的」﹐沒什麼大不了。有的同意金美齡的說法「投馬英九票的人都不是台灣人」。我很好奇﹐當台灣和大陸關係搞好了﹐人民生活改善了﹐普世價值重建了﹐難道不是所有台灣人之福嗎﹖

        有人從這次台灣選舉結果非常平和看﹐說台灣民主成熟了。小布希也稱讚台灣是世界和亞洲民主的亮光 (beacon)。沒錯﹐台灣人民的政治素養是在進步﹐至少這次沒有害鐵嘴信「吃烏鴉」(eat crow)。但我認為離「成熟」還有一段距離﹕選舉結果沒出現鬧事的場面﹐原因是勝敗相差懸殊﹐鬧什麼﹖再說﹐布希恐怕不知道他稱讚的人中﹐很多是美國公民。美國公民飛回台灣去選另外一個國家的總統﹐這算什麼名堂﹖為什麼台灣讓不繳稅的人仍然有投票權﹖為什麼每次選舉會搞得全國天翻地覆﹐勞民傷財﹖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家選舉會像在打內仗嗎﹖

        如果說人民是這次選舉的最大贏家﹐那誰又是最大的輸家﹖我心中當然有數﹐但選舉已過﹐何必再提﹖「莫將餘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半仙」。但有兩個人例外﹕那個說周美青偷報的張啟典﹐其人甚壞(上報時這四個字不見了。世界日報怕吃官司﹐這我可以理解﹐不過﹐如果養成了船頭怕賊﹐船尾怕鬼的習慣﹐以後文章就難寫了。

       別被掌門人扮豬吃象式的文章風格騙﹐我下筆絕不像表面上那麼「隨便」。有幾點法律的常識可以給各位做參考﹕在加州﹐還沒有後人告別人寫文章譭謗了先人而告贏的先例﹐這是為什麼上次有人想唬我﹐我採 "Go ahead, make my day" 態度的原因。You know, I was not born yesterday.

       其次﹐寫文章評判公眾人物被告譭謗﹐和批判非公眾人物被告譭謗的標準不同。張先生因爆周美青「偷報」的料名字上了報﹐他已經變成了公眾人物。公眾人物就得接受社會的檢驗﹐就像信懷南寫專欄後也算是公眾人物了﹐你如果看我不順眼﹐批判信懷南文章寫得狗屁不通﹐我也不能告你譭謗﹐因為文章寫得好或壞﹐是主觀認知。我說老張「其人甚壞」﹐就像你說我「其人甚壞」一樣﹐也是主觀認知﹐我不能告你譭謗我名譽。但你如果到處亂講我殺過人﹐那就要拿證據出來證明。)。如果莊國榮還能回政大做老師﹐我在此正式要求政大將我從校友中除名。以後開同學會的通知就免寄了吧。

懷南補記﹕上星期《妳的答案是什麼﹖》登出後﹐收到一些回應。屬於比較私人性的﹐當然不會公開。但我選了兩封信與大家分享﹐來信者和我已經通信多年。沒問題。如果各位還沒機會看到這兩封來信﹐可以去看看。總而言之﹐我提到的議題﹐非常複雜。清官難斷家務事﹐很多事﹐能避免則避免﹐但不是每個人都那麼有福氣。千萬別因「情」而喪志﹐不值得。這是我都有切身之痛的朋友們一個小小的建議。


       我不知道阿扁每天睡覺前﹐或一個人獨處的時候﹐有沒有問自己一個問題﹕What and where did I go wrong?

       我常常為李登輝和陳水扁感到可惜﹐他們有機會站在創造歷史的關鍵位置﹐卻白白讓這個機會擦身而過而沒有把握住。為什麼﹖我想基本上是“ timing” 的問題﹕他們在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意外做了國家領導人﹐再加上他們的性格不夠謙虛和缺乏教養﹐因此浪費了 8 年學習成長的機會。我在《如果我是民進黨》裡已經講得很清楚了﹐陳水扁在我心目中已經是過去式。我現在觀察的對象是馬英九。

       馬英九哈佛畢業後回台就跟隨蔣經國﹐他的教養我不擔心。虛心嘛﹖我建議大家結論別下得太早。在態度上﹐馬因他的教養好﹐看起來﹐絕對是很謙虛的樣子﹐但是否真正能把別人的話聽得進去﹐尚待觀察。但有一點我有信心﹕馬做總統再壞也比陳好太多。只要看他的老婆和女兒的表現﹐再想想陳氏家人的表現﹐阿扁呀﹐阿扁﹐你真不能怪信懷南老批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