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下一代

2006年2 月19日《坐看雲起時》專欄﹐2 月21 日上網

      在報上看到今年英特爾科學獎 (Intel Science Talent Search) 的40名決賽者名單中﹐有七位是華人的第二代。英特爾科學獎前名叫西屋(Westinghouse) 科學獎 ﹐西屋是美國百年老店的電器公司﹐產品從核子發電系統到家庭用的電燈泡都有。這個獎是為鼓勵並表揚美國高中學生﹐在科學研究上有特殊天賦而設的。西屋從1942 年開始辦﹐辦了57 年﹐1998 年由英特爾接手。在歷屆得獎人中﹐到目前為止﹐已經有五個人後來得了諾貝爾獎。在進入決賽者的名單中﹐每年都有華人的第二代。比起去年和前年﹐這次入圍決賽的人數還算是少的。

      今年得獎的七個高中生﹐父母全是大陸來的。我怎麼知道的﹖只要看他們的名字的拼音有 Z 有X 就知道了。何曾幾時﹐得獎者的父母幾乎全是台灣來的。形成這個變化的主要原因之一﹐我猜是近年來台灣來美留學和移民的人數越來越少﹐大陸來美留學和移民來的卻越來越多的緣故。

      當我看到中國大陸從 1980 中期改革開放以來的一些社會現象﹐和大陸留學生來美國後的篳路藍縷﹐他們走的路﹐他們遇到的挑戰﹐和我們當年走的路﹐遇到的挑戰﹐真是同出一轍。英文字裡的 deja vu 用來形容我對他們遭遇的感受﹐再恰當不過了。

      我已經不再去花腦筋想我們那一代﹐在美國學成後留在美國是正確的選擇還是不正確的選擇。我想的比較多的倒是我們的第二代﹐由於我們的選擇留在美國而改變了他們一生的命運﹐對他們來說﹐是公平還是不公平﹖是對的選擇還是不對的選擇﹖

      根據統計數字顯示﹐移民的第二代在美國長大後的表現最傑出。但這個統計的抽樣對象很可能是歐洲移民的後裔。他們在美國長大比較不會被歧視﹐至少不會遇到被人問「你從哪裡來的﹖」的尷尬問題。

      我們那些在加州長大的第二代﹐老實說﹐被歧視的機會比較小。由於亞裔長相一看就不像「老美」﹐常被人視為外國人﹐連國寶級的關穎珊得了溜冰冠軍﹐報上也會擺「關擊敗美國選手」的烏龍。我們當年被人問到「你從哪裡來的﹖」的時候﹐不但不以為意﹐可能還有點驕傲的感覺。但我們那批在美國出生的ABC 被問到同樣的問題時﹐內心的刺痛﹐是可以理解的。最近在美國的媒體上看到一篇亞洲移民第二代﹐在美國成長心路歷程的報導。報導中用「回歸棒」(boomerang) 來形容他們對自己的文化背景﹐從不認同到認同﹐就像 boomerang 一樣。近年來 亞洲國家﹐尤其是中國的崛起﹐對我們第二代的心理建設是一種加分。我們做父母的最重要的責任是教養我們的第二代俱東西之長於一身﹐而不是俱東西之短。最好的教法是我們自己先成為一個俱東西之長的人。

      很高興看到我們的第二代﹐不再像他們的父母﹐為了找工作而一窩風學理工﹐讀博士。他們對物資的追求﹐沒我們那樣熱衷﹐這是他們比我們有信心的地方。但在婚姻上﹐他們恐怕會遇到一些問題 -- 尤其是我們的女兒。由於她們的學歷比較高﹐教養比較嚴﹐要找條件差不多的對象比較難。再加上中國男孩常給人「媽媽的兒子」的刻板印象﹐不如洋人有男人魅力。因此﹐我們的下一代嫁洋人的百分比會很高。放眼四顧﹐幾乎人人自危。大勢所趨﹐掌門人是否得以幸免﹐只好聽天由命了。


懷南補記﹕最近的懷南補記﹐越來越和主題沒什麼關係。原因之一是很多補記都跑到星期一晚上七點 KVTO 1400 AM Berkeley "As I See It" 的節目裡去了。

     "As I See It" 的節目﹐我只在開播那晚聽過一次﹐以後也懶得聽。KVTO 小電臺也﹐太陽下山後﹐雜音更多﹐天知道什麼人會在聽﹖我播了兩次就把一個鐘頭的節目改成半個鐘頭。我演講只寫大綱就可以登臺「信」口開河﹐沒想到主持節目﹐得先要把講的寫下來。實在太花時間。既然答應幹三個月﹐三個月一定是要幹完的。三個月後如果電臺不能照我們原先的計劃將節目放在網站上讓人隨點隨聽或下載﹐那我就自己來做 CD. 我現在花的時間和心血不會被浪費掉的。

     懷南補記越來越和主題沒什麼關係的第二個原因﹐是我要利用這個「黃金地段」促銷 我們的 FNDR Projects/Foundation。 自從FNDR Foundation 成立以來﹐在短期間內﹐我已經收到二分之一的認捐款項。不少實收到的數目﹐超過認捐的數目。尤其是一筆從台中寄來$3000元的捐款﹐並非認捐者寄來。你們對我的信任﹐在我寫給 FNDR Project Core Members 的謝函中只能這樣說﹕....I can assure you that your trust in me won't be unjustified.....

     我在一開始就說過﹕「我不相信在同鄉﹐同學﹐同志﹐同教會四同之外﹐我們這一群天各一方的陌生人﹐為了共同的理想﹐不能做出一點不為自己﹐只為別人好的事」。今天收到一張$500 的支票﹐信封裡附了一張便條﹐上面說﹕

捐款表示﹕
同聲相應﹐
同氣相求﹐
同類相從﹐
同情相成。

     朋友們﹐我們也有我們的「四同」。 現在請看 《 民調篇/Fndr Project 最新認捐結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