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守則前言

2010年9月26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9月28 日上網

        我們這代台灣長大的﹐誰敢說在讀書的時候沒跟著大夥背過《青年守則 12 條》﹖當年背的時候﹐根本沒去想過這守則究竟是啥意思﹐更不知道是什麼人發明的。但我記得每到背的時候心裡就很高興﹐因為每星期一次疲勞轟炸式的「週會」就快完了。這種感覺有點像後半生做禮拜時唱「三一頌」一樣﹐阿門﹗

        說來也奇怪﹐幾十年後﹐《青年守則 12 條》居然還沒全忘掉﹐(就像《主禱文》也能琅琅上口一樣)。人老了無事就想生非﹐決定為我輩之人也來一套比較實務的「守則」。體諒大陸和香港同胞他們可能不知道《青年守則 12 條》是啥﹐以下是它的來龍去脈。

        「武帝」蔣公﹐還在做委員長的時候﹐能者多勞﹐身兼中國童子軍總會的會長。那時流行「新生活運動」﹐他的文膽﹐根據中國固有的四維八德﹐搞出12 條「什麼為什麼之本」的生活規範守則。到了 1935 年國民黨開全國大會時﹐這些守則變成了黨員守則。1938 年﹐黨國不分的教育部﹐又把它變成了全國學校在週會的時候要背誦的《青年守則 12 條》。

        《青年守則 12 條》最失敗的地方是內容非常空洞﹐不具有說服力。12 條中﹐除了「助人為快樂之本」和「有恆為成功之本」還經得起時間和空間的考驗外﹐其他的 10 條﹐可以歸納為三類﹕

        第一類是不合時宜類 -- 代表作為守則的前兩條「忠勇為愛國之本」﹐「孝順為齊家之本」和第四條「信義為立業之本」。如果不打仗﹐愛國那需要靠忠勇﹖(不逃稅就很愛國啦)。何況這守則顯然有性別歧視﹐因為要女生忠勇﹐除非是《色戒》裡的王小姐﹐如此高難度的動作(yes, pun intended)﹐豈是人人都做得到的﹖孝順齊家﹖是父母孝順子女﹖還是子女孝順父母﹖齊誰的家﹖都沒說。至於靠信義立業更是荒唐﹐我寧願靠合約﹐靠信用狀﹐靠抵押品立業。

        第二類是不知所云類 -- 「仁愛為接物之本」﹐「服從為負責之本」和「勤儉為服務之本」是啥意思﹖每個字我都認得﹐但就是搞不懂前面那個動詞和後面那個為什麼之本之間﹐有啥直接關係。

        剩下來的四條﹐「和平為處世之本」(我看是「出事」之本)﹐「禮節為治事之本」(在上海世博﹐就是因為我太有「禮節」﹐連漢堡都吃不到)﹐「整潔為強身之本」( 天天運動才是強身之本 )﹐「學問為濟世之本」(掌門人大專聯考的國文作文題目﹐當年就是不太認同這個守則﹐下筆亂寫一通﹐得分甚低﹐否則就進台大了)﹐全屬似是而非類。

        以下是信門《老年守則 12 條》的寫作計劃﹕如果主觀條件(掌門人能繼續保持呼吸)和客觀條件(稿費照付)都允許﹐希望能一個月拋出一條。採取「什麼什麼為什麼什麼之本」的改良形式。守則對象為老先生而非老太太﹐理由很簡單﹐就算掌門人武功蓋世﹐也不敢對永不會老的女士們指指點點也﹗

        為了避免重蹈《青年守則 12 條》的覆轍﹐信門《老年守則 12 條》不打高空﹐不唱高調﹐以事實求是的精神﹐以期達到「這老傢伙倒不討人厭」的最終目的。基本上﹐我們面對「老年」(old age) 的態度有三個選擇﹕羅拔布朗尼 (Robert Browning) 式﹐喬治伯 (George Burns)式﹐和馬克吐溫 (Mark Twain) 式。布朗尼 的名詩﹕ Grown old with me! The best is yet to be, The last of life, for which the first was made. 對「與子俱老」充滿浪漫想法。George Burns 是有名的藝人﹐活了 100 歲。他開玩笑說﹕我小的時候﹐死海(Dead Sea) 只是生病而已 (was only sick).。這是少數幸運的人面對老年的一種自滿。馬克比較理智﹐在他吐(完)溫之前說過老年是心態(mind)重於事態(matter)的議題。只要你不在意(don't mind)﹐老就沒啥了不起(it doesn't matter)。馬克吐溫(當然是在繼續吐溫的時候)誠善於運用文字的高手也。

        其實人要老既不浪漫﹐也不好笑﹐更不是文字游戲。2006 年葛培理牧師 (Rev. Billy Graham) 在接受新聞週刊的訪問中說了一段至理名言。他說﹕「我一生中﹐別人教我的都是如何死﹐但沒人教我怎麼老」。也許﹐主觀極強的信門《老年守則 12 條》對我們有一點怎麼面對老年的參考價值。「信」口開「合」﹐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向來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說服力和《青年守則 12 條》差不多 -- 大概是零。但娛樂性嘛﹖則應該要高一些。前言已畢﹐拭目(不拭也不勉強)以待﹐等著看後語。

懷南補記﹕我寫信門《老年守則 12 條》倒也並非全是開玩笑。想想葛培理那句話﹕For all my life, I was taught by everybody about how to die, but nobody taught me how to grow old. 也許有人會說﹕C'mon﹐我還年輕哩﹐你的守則對我不適用。行﹐ 就此別過﹐下星期見。但不要忘了白樂天的詩《戲答諸少年》﹕「朱顏今日雖欺我﹐白髮他時不放君」。我現在跟你說你也許不信﹐時間過得比你想像的快太多﹐只有在把從前的照片和你現在的照片一起看的時候﹐你才會警覺﹐哇﹗大佬﹐有冇搞錯﹖怎麼人會變這麼多﹖Sh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