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巴馬賭大了

2010年2月7日《坐看雲起時》專欄﹐2月9 日上網

      東西兩馬 -- 馬英九和歐巴馬相似之處還真不少﹕兩個人都是少數族群﹐哈佛畢業﹐性格溫和﹐人品很好﹐太太都能獨當一面﹐家有兩千金。兩個人都拜前任總統亂搞一氣﹐因而高票取而代之。同時﹐兩人上台後就要處理世界性的經濟危機﹐民調下降﹐要想「于右任」(余又任)都得看今後兩年的表現。

      如果東西兩馬真的做一年就下臺一鞠躬(世周的編輯﹐我真服了他(她)﹐一路行來始終如一﹐對掌門人的文章﹐該改的不改﹐這個「一年」﹐一看就是「一任」的筆誤)﹐那是結果一樣﹐原因完全不同。這話怎麼說呢﹖

      馬英九挾泛藍和中間選民對其一面倒之雄威﹐上任後紮營安寨﹐採保守政策。對內用不惜得罪泛藍的犧牲打來取悅泛綠選民(不該改的又偏要做一字師。此文上報後﹐犧牲打的打字又被刪掉了﹐「犧牲打」是棒球術語﹐台灣來得無人不知。大陸來的未必知道。一字之差﹐語氣上差多了。我總不能像老沈(富雄)批評我文章中用太多解釋和括號。我豈是願意多用註解和括號﹖多累呀﹗)﹐對老共﹐一廂情願地奉行先經濟後政治的兩岸政策。所有的作為是為了四年後繼續執政。如意算盤是否能夠行得通﹐端看島內經濟景氣﹐2012 綠營什麼人出來和他選﹐和老共是不是配合演出。老共在沒有找到比老馬更安全的人選前﹐理當會放他一「馬」。

      歐巴馬以秋風掃落葉式的優勢進駐白宮﹐第一件事就是不計前隙﹐任命政敵希拉莉為國務卿。接下來就是打鐵趁熱﹐強渡關山推行健保改革。根據政治常理﹐總統第一任時﹐往往採穩扎穩打的政策﹐會引起爭議的改革﹐等到連任後再推動。歐巴馬逆向思考﹐賭上自己的政治前途來為健保改革護航﹐也許是想此事越拖成功的機會越小﹐不如趁手氣好的時候﹐放手一搏。

      美國的醫療保險制度千瘡百孔﹐不知有多少總統想在這方面有所改革﹐包括柯林頓上任後由他老婆領軍主打仍然敗下陣來。歐巴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為什麼﹖答案很可能是我為什麼把我的這一票投給他的原因 -- 他年輕﹐腦子裡充滿理想﹐心中正義之火還沒熄滅。同時﹐他也看清楚一點﹕美國人民把票投給他不是要他布規馬隨﹐是要他大刀闊斧地改革。他確信他總統任上的傳世之作是健保改革。

      健保改革容易嗎﹖你在開玩笑﹖歐巴馬的改革方案一共是1017 頁﹐有多少人﹐包括參眾兩院的議員﹐從頭到尾看過一遍的請舉手。現在眾議院和參議院各自通過了他們自己的版本。眾議院的版本比較「自由」(liberal) ﹐參議院的版本比較「保守」(conservative)。用最簡單﹐最危險﹐最容易被人扣以概偏全(以偏概全這個成語我老是寫成以概偏全。15 年前我開始為台灣經理雜誌﹐(現改為 EMBA) 寫管理文章時﹐該雜誌老闆黃宏義先生就替我改過一次(老闆是我的讀者﹐要親自校稿)。15 年過去了﹐我只能說掌門人的水準沒進步﹐但一般編輯的水準退步了。謝謝讀者 HC 來信指正。懷南拜謝 2/11/10)帽子的定義來區分﹕「自由」比較偏向於窮人和弱勢﹐「保守」則正好相反﹐顧到富人和財團的利益比較多些。現在這兩個版本要合而為一送給歐巴馬簽字。最後版本的內容很可能是兩黨妥協的結果。妥協是民主的精意(有讀者指出應為義而非意。懷南再拜。掌門人頭已經拜昏啦﹗ 2/13/10) 所在﹐老美在這方面比較成熟。

      從最初投票的結果看﹐在這個重要的議題上﹐兩黨壁壘分明。當時民主黨參議員還沒有失掉麻州﹐一共是 60 席﹐這60 席全投贊成票﹐沒有跑掉一票。不但給足歐巴馬總統面子。並且斷了共和黨搞「非理霸死臺」(filibuster)的念頭。「非理霸死臺」是啥怪招呢﹖年輕的朋友﹐不妨去租部詹姆斯都華主演的老電影「史密斯先生上華府」(Mr. Smith Goes To Washington) 一看便知。其實台灣的議會也常常上演 filibuster。只是台灣的立法委員﹐尤其是在野黨﹐一遇到「非理」就用「霸死台」來癱瘓議事流程。不同的是老美動口﹐咱們動手﹐在方式上有文明和野蠻之別。

      歐巴馬希望在他對參眾兩院發表 2010 年的國情咨文前﹐健保改革的法案能通過﹐難度因失掉麻州參議員一席而增加。歐巴馬上任以來表現出的企圖心和使命感﹐是我投票給他的原因﹐他和馬英九的作風南轅北轍。現在評論東西兩馬誰的作風比較好不但不公平並且完全沒有意義。政治是典型成敗論英雄﹐兩年後見真章。穩住。

懷南補記﹕歐巴馬的健保改革現在變成了騎虎難下。麻州參議員補選(補Edward Kennedy 的缺)﹐居然被共和黨贏去﹐這情況像台北大安區的選民投民進黨的票一樣讓人跌破眼鏡。一葉知秋﹐將來歐巴馬想不妥協也難。

     根據民調﹐美國中間選民往右靠的比往左靠的多。美國的保守勢力有它的市場﹐我們住在灣區的人﹐習慣了自由派的言論﹐只要一離開灣區﹐一般民眾的想法恐怕和我們的想法有一段距離。最近美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以一票之差﹐裁定公司的政治捐款沒有上限﹐這說明一點﹐美國的制度﹐還是偏向有錢有勢的大企業。這是全民健保很難在美國推動的主要原因﹐歐巴馬和民主黨的改革方案﹐對繳得起保險費和有工作的人﹐和保險公司和大企業來說﹐有點像劫富濟貧﹐能不改最好。

     台灣的情況又不一樣﹐全民健保真給它搞上了馬(要給連戰 credit)﹐但問題來了﹕保費不漲健保遲早要破產(光漲價不好好經營也不能擔保不破產)﹐但執政者為了選票﹐硬是不敢漲價。這是為什麼我看不起政治人物的主要原因﹐他們不是走在前面告訴老百姓什麼是對的政策﹐他們只會跟在民調的屁股後面﹐盡幹些飲鳩止渴的勾當。(今天接到一封來郵﹐最後一段是﹕「BTY, I caught a "non-trivial" error 飲鳩止渴 in your footnote. If you use pinyin Chinese software, there is no way you can pick up this error inadvertently. If I venture my guess, it is likely that you probably read this proverb 飲鴆止渴 as 飲 ju 止渴 as I did when I was a teenager.」WOW﹗You're so right and I was wrong. It should be 飲鴆止渴。 鴆的拼音應該是 zhen。I'd have known better。多承指正﹐ 懷南拜謝 2/10/10)

     歐巴馬接受戴安邵耶的訪問說﹕「我寧願做一任好的總統﹐也不願意做連任差勁的總統。」話講得漂亮﹐能不能做得到﹐走著瞧。我上次投票是投給卡特﹖結果呢﹖希望這匹黑馬別讓我後悔投了他一票。


     如還沒去「e-mail 聯絡/有人在找你」看過的人﹐別忘了過去瞄瞄。去過的人﹐務請廣為宣傳﹐我真不相信我們連一個人都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