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來作結論

《絕不借馬》之四

2013年3月10 日 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3月13 日上網

懷南前記﹕這篇文章上網時被我加了一個《絕不借馬》之四的副標題。緣由要從頭說起﹕

        《絕不借馬》是我 2005 年寫的一篇評論 Terri Schiavo 事件的文章﹐那時候我做夢也不會想到7 年後我會加入美華慈心關懷聯盟這樣的組織。人的命運和遭遇雖然不能預知﹐但我對邱吉爾「小店打烊我就走」的那種心態﹐倒也是一路行來始終如一。

        群德基金會也是 2005 年成立的﹐在「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中心理念上做了些事。現在輪到在「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理念上做些事的時候了。


        有一則新聞﹐如果發生在三個月前﹐我聽到一定當它耳邊風﹐看到也會像是過眼雲。但發生在今天﹐不但引起我極大的興趣﹐並且還有點「我的寶貴意見」要發表。因為這則新聞對你﹐對你的父母都非常重要。

        最近在加州中部的貝克斯菲 (Bakersfield) 一家養老院 (independent living facility) 87 歲的老婦人在院內突然昏倒﹐呼吸困難。養老院的護士打電話給 911 急救中心﹐急救中心的調度員 (dispatcher) 要求這位護士在救護車沒到前先替這位老婦人做心肺復甦術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 俗稱 CPR)﹐基於該養老院的規定﹐這位打電話的護士不能做 CPR。 於是急救中心的調度員用異與平常懇求的語氣要求這位護士趕快找其他的人對這婦人進行 CPR 急救。由於未能及時對此老婦人做心肺復甦術﹐此老婦人後來死於醫院。

        如果你是或不是這位老婦人的子女﹐你會怎麼去看這件事﹖看法會不會因為身份不同而有區別﹖該不該有區別﹖這是我很好奇想問的第一個問題。

        其次有幾件事報上沒說﹐我們只好根據常理來假設﹕第一﹐這個打電話的「護士」是不是註冊護士 (RN)﹐會不會做 CPR 我們不知道﹐但假設她會。第二﹐這位 87 歲的老婦人健康情況如何我們也不知道﹐我們可以假設她的健康情況絕對不會生猛到那裡去。不過這兩個假設對你我對此事作結論並沒有太多的關係。

        首先﹐大家必須了解從 2009 年開始﹐加州的「不做人工心肺復甦術」一般所謂的 DNR (Do Not Resuscitate) 被一種俗稱「粉紅表」的「維持生命治療醫囑」(Physician Orders for Life-Sustaining 取代。這份「粉紅表」需要醫師同意並簽名﹐具有法律效力的醫療意願文件。對 911 的急救人員來說﹐就算你的「醫療照護事前指示」(Advance Health Care Directive) 表上寫明不要做人工心肺復甦術﹐他們還是要做的。這是為什麼那個 911 的調度員會要求這個養老院的護士做 CPR 的原因。至於語氣肯切也是善良人性的表露﹐但這段電話錄音卻把那位養老院打電話的護士害慘了。這話怎麼說呢﹖

        如果你是這位護士﹐你怎麼辦﹖做 CPR﹖這是違背養老院的規定﹐結果可能會被處罰甚至炒魷魚。不做﹖會被人指責是見死不救﹐沒有人性。但就算做了 CPR 把人從鬼門關給拉了回來﹖如果在做 CPR 的過程中把老婦人的肋骨給壓斷了幾根﹐能擔保老婦人的家屬不把這位護士和養老院一狀告到法院去﹖Damned you do, damned you don't。這整件事最倒霉的是這個 面臨 Catch 22 的護士。

        從養老院的立場來說﹐在任何人要住院前﹐應該知道 不做人工心肺復甦術是該院的規定 (protocol)。 因此﹐事件發生後該院有義務為該護士辯護﹐這是應該的。

        但這件事究竟對我們有什麼關係呢﹖如果這位老婦人是你的母親﹐你會怎麼去為這件事下結論﹖有次我們一家人在聊天﹐因為目睹他的祖母逝世前最後三年不能自己照顧自己的情形﹐我做醫師的兒子問他母親和我如果遇到同樣的問題他該怎麼處理﹖他母親說送她到 assisted living (療護院)﹐我的回答只有四個字「I want to die」。其實我們都知道人要想死也不是那麼容易﹐這牽涉到法律﹐道德﹐信仰﹐傳統等等錯綜複雜的因素在內。並不是一個人說想死就死得成的。

        貝克斯菲老婦人的命運會不會發生在你我或你我父母的身上﹐誰也說不準﹐但有件事是有憑有據的﹕一個 87 歲的人在心肺復甦術下把命救了回來後﹐還能活多久﹖基於人性和傳統長期的影響﹐我們遇到貝克斯菲老婦人的情形時﹐反應極可能和 911 那位調度員的反應一樣﹐心中只有一個字﹕救﹗但冷靜想一想﹐我們究竟是在延長一個人的生命﹖還是妨礙一個人的死亡﹖你來下結論。

        遠在我加入美華慈心關懷聯盟前﹐也就是 2005 年的 4 月17 日﹐我就寫過一篇叫《絕不借馬》的文章。文章中提到一個叫《死在撤馬爾甘》的寓言﹕國王的愛將向國王借快馬﹐因為他在路上無意中遇到死神﹐於是想借匹跑得最快的馬躲到最遠的撤馬爾甘城去。國王怪死神嚇他的愛將﹐死神說﹕「我不知道他害怕什麼﹖我們本來就是要在撤馬爾甘城會面啊﹗」

        我那篇文章是談有名的植物人特莉。夏沃 (Terri Schiavo)﹐在昏迷不醒 15 年後終於去世的故事。我把這個故事稱之為一場有高潮但沒劇情﹐夠滑稽但不好笑的鬧劇。如果特莉。夏沃早填好「醫療照護事前指示」﹐這場鬧劇是可以避免的。

懷南補記﹕

Dear Bob:

        Thank you for sharing this important topic with us. I print out the forms and will talk to my dad this weekend. It will not be easy.

        My dad had a stroke two years ago and left side of his body is non-functional. I hope he does not get mad at me to fill out this form. I will let you know how it goes next week. PK

Dear PK:

        Please look up the Palliative Care program on Google. Your father may be benefied from it. Also, if you let me know where your father lives, our volunteers may be able to help him someday. Just keep me posted.

Best wishes,

Bob 3/13/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