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告來者

2008年11月30日《坐看雲起時》專欄﹐12月2 日上網

        最近舊金山灣區發生一件震驚社會的大新聞。一家高科技公司的工程師被開除後回公司開槍射殺了三位高級主管。兇嫌的行為﹐造成了包括兇嫌在內的四個家庭不可彌補的傷害和損失。據報導﹐疑兇的妻子最近失業﹐家中有三個年幼的孩子。

        中國自80 年代改革開放後﹐來美國求學和就業的人數﹐早已超過了台灣而居世界之二。我們那一代台灣來的留學生﹐在記憶中幾乎沒有鬧出過什麼驚人的社會新聞。為什麼﹖我不知道。有人說是因為大陸來的﹐尤其是經過文革洗禮的比較「強悍」﹐長於「鬥爭」。這種只有大膽假設﹐缺乏小心求證的結論﹐我可不敢亂認同﹐但老中在美國謀生越來越困難卻是事實。在美國謀生越來越困難﹐是和美國的經濟日趨走下坡有關。在這種情勢比人強的大環境下﹐我們該怎樣去適應﹖

        回頭談一下個人經驗﹕美國的黃金時代﹐應該從二次大戰結束後開始算起﹐艾森豪當總統的50 年代到達最高峰。韓戰已經結束﹐越戰還沒正式開打﹐歐洲﹐日本的經濟尚未復甦﹐共產國家仍然停留在只要原子﹐不要褲子的階段。美國財大氣粗﹐那時流行一個笑話說毛澤東急電赫魯雪夫請求援助糧食﹐赫魯雪夫回電要中國人民束緊褲帶。毛再回赫一電說﹕「請援褲帶」。

        我來美國的時候﹐是詹遜繼甘迺迪做美國總統﹐越戰開始升級﹐當時外國留學生人數不多﹐物以稀為貴﹐仍然趕上美國黃金時代的末班車。我1968 年初出道時﹐既沒美國永久居留權﹐更不是美國公民﹐照樣可以替美國陸軍部的兵工廠做事。後來是公司求我申請永久居留權﹐不是我主動想申請的。1977 年﹐我區區一個系統分析師﹐並非什麼了不起的特殊人才﹐居然有公司願意花錢把我們從威斯康辛搬家搬到加州。我提這些個人的遭遇﹐祇是強調一個事實﹕我們那時候在美國謀生比較容易﹐公司大量裁員的事﹐幾乎是聞所未聞。我想對那些來美國不久﹐打算在美國長期抗戰的後來者提供一個小小的建議﹐我年輕的時候沒人給我這個建議﹐就算有﹐我也可能聽不進去。

        謀生之道﹐大致可以分成四個階段﹐怎麼去掌握這四個階段的轉型﹐是決定我們命運的關鍵。第一個階段靠體力﹕體力和年齡成反比﹐如果一個人不能從靠體力謀生的第一階段﹐轉型到靠技術謀生的第二個階段﹐下場會很悲慘。老中的父母鼓勵子女讀學位﹐目的是跳過第一階段而直接從第二階段開始謀生。

        從第二階段到第三階段﹐是從技術到管理的轉型。很多靠技術謀生的老中﹐往往情不自禁地貿然從第二階段跳到第三階段﹐我認為這並不一定是明智之舉。當公司裁員的時候﹐首當其衝的是中級管理人員。中級管理人員年齡在50 歲左右﹐從頭來起嗎﹖年齡太大。退休嗎﹖年齡未到。這是在美國謀生最困難的階段。因此﹐我認為如果我們能在第二階段停留得越久﹐對我們越有利。沒必有非轉型到第三階段不可。

        但無論我們身處哪一階段謀生﹐我們必須了解越到後來﹐越要靠另一個重要的轉型﹐那就是人際關係網 (network) 。對留美的老中來說﹐人際關係網是我們的弱項﹐這種轉型也最為困難。這也是我們中年失業﹐往往走投無路的原因。當體力﹐技術﹐和管理對我們都幫不上忙的時候﹐人際關係網又沒有﹐那怎麼辦呢﹖美國的黃金時代已過﹐前三種謀生的階段越來越短﹐我們一定要認清這個事實。

        一己之見﹐有告來者。

懷南補記﹕我在報上看到這個消息後﹐打了一個電話給報導此一新聞的世界日報記者周先生﹐表示如果方便的話﹐請轉告吳(工程師姓吳)太太﹐說我想和她聯絡﹐看有什麼我們基金會能幫得上忙的地方。我當時的想法是﹕感恩節和聖誕節快到了﹐任何家庭突逢如此大的鉅變﹐兒女無辜﹐社會上道義的溫暖和物質上的援助是應該的。沒想到第二天我的這通電話變成了新聞上了報。 好事還沒做﹐消息就昭告了天下﹐頗出乎我的意外。不過周先生顯然對我們的群德 (FNDR) 基金會還有些了解﹐報導也很平實﹐我應該謝謝他免費替我們做宣傳。以下是世界日報的報導﹕

吳京華入獄 華裔關懷家屬

聖荷西18日報導

        繼本報刊登聖他克拉拉市Siport命案相關報導後,灣區華裔社區紛紛表示對嫌犯吳京華妻兒的同情與關注,並願意伸出援手幫助吳京華家人。吳京華被捕入獄後,家中留下先前已失業的妻子吳潔真(音譯,Jie Zheng Wu)和3個幼兒。

       著名專欄作者信懷南18日致電本報,他所主導的「內地人之友」(Friends of NDR,簡稱FNDR)願意幫助吳京華的家人。信懷南說,FNDR基金會成立以來,參與過一些慈善公益活動;不久前「太平公主號」來訪舊金山,FNDR基金會就曾為船員購買生活用品。

        他表示,感恩節與聖誕節假期臨近,也許吳京華的家人及孩子需要幫助;如有需要,FNDR基金會願伸出援手,為幫助吳京華家庭盡一份力。


       兩天後記者周先生來電告知他聯絡不上吳家﹐並且情況有變。我聽後說﹐我的出發點沒變﹐也許情況比我想像的複雜。第二天的報上又有一則短訊﹕

吳京華入獄 華裔關懷家屬

        《世界日報》報導,近日陸續有報導指出,涉嫌硅谷高科技公司血案的華裔嫌犯吳京華名下擁有許多房地產,價值數百萬美元。部分先前表示願意捐款幫助吳京華家人的人士表示,在了解此狀況後,將繼續關注吳京華案的後續發展。

          著名專欄作者、FNDR基金會創辦人信懷南11月20日表示,此前尚未了解吳京華擁有多項房地產的情況,現在覺得事情可能不像他原先估計的那樣簡單。他指出,FNDR基金會是出於善意而表示願意幫助吳京華的家人;並表示將繼續關注此事件的後續發展。

       我現在正在等幾個可行的項目 (projects)﹐答應過在四川災區重建上盡點力是不會賴的。行有餘力﹐在美國這個國家及其人民﹐我們有取之與社會﹐還之於社會的責任。這是我們群德基金會既定的方向﹐這原則不會改變的。特此報備﹐以告來者。


       好久沒有幫讀者朋友「打書」了。現在有個機會。請勞駕去最後的騎士 -- 高雀隊長看看。我寫了一篇《前記》助陣﹐就此拱手拜託﹗


       The Best of XHN Volume II -- My 15-minute Fame 信懷南電視訪問錄影正在「熱賣中」(假的啦﹗)﹐欲購從速﹐以免向隅倒是真的。在這裡我要對那些響應掌門人懇求﹐信封貼比較漂亮一點郵票的朋友們說聲謝謝。尤其是有人貼了「萬年鐘」而向我致歉的。我說貼些比較少見的郵票﹐是因為我又開始集郵了。其實你們貼的郵票﹐大多數我都有了。偶見一無﹐人生一樂。大家尋樂子﹐別太在意。(以上文宣﹐年底前結束。請稍忍耐)。


懷南補補記 (12/9/08)下面這篇文章(信)是一位多年讀者傳來的。我看完後只有一個感想﹕ John Donne 《鐘為誰響》的結尾說得真好﹕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五年級海歸派

       五年級海歸派,是西元1961-1970 在國內出生(民國五十年到五十九年生),在國內上大學,由你玩四年後,再轉進到美國混電腦碩士,當年進電腦業的要求跟酒店美妹的要求一樣:只要年輕又肯熬夜,一定收.

        一晃幾年過去,拿了公民,結了婚,生了 baby,買了房子,只有工作還是原地踏步,一籌莫展 ,怎麼當了幾年的電腦工程師,升遷無望,老闆換了好幾輪,終於新老闆開始比我還年輕,比我不懂事,比我不懂我的價值(hi man, computer jobs are out-sourcible, who cares about you).

        這時候勝利大逃亡的念頭燃起,國父說21世紀是咱們家的世紀,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歸歸歸歸…. 我沒進過台大,我也不知道該歸到哪裡,後來遇到國內公司來海外招才,他們把話說得很得體:急需我們這種有海外經驗和國際瞻觀的高階人材,嗯,終於有人慧眼識英雄,幾年來的窩囊感一掃而空,雖然海歸後薪水只剩下以前的30%,但可以期待股票分紅,最後的同意權在老婆手上,此關一過,跟當年拿到美國簽證一樣,海闊天空任你遊.

        三個月後

        天啊,這跟本是個混不下去的爛案子,他們是很需要一個美國回來的人,是要去跟美國客戶迂迂迴迴,能拖則拖,不能拖,那是我的能力問題,然後再挺三個月後,終於project cancel,弟兄們各奔前程,公司內轉,到處找組收留,他們在地人人頭熟,換東家駕輕就手,我這海烏龜,不東不西,不藍不綠,不南不北(派系),天啊,救命啊.

        再來是東方的生存哲學,通常一個單位會有一個business的head,這個人承擔一個單位的成敗,這種人物通常歷練豐富,強悍無比,握有絕對的崇高權力(一言堂),海歸派的資歷常常不高不低,剛好落在他正下面,這下子可好了:

  1. 每天他沒回家,你最好別回家
  2. 每週review他罵你一次,你最好趕快習慣他的白話文:
    • 你這是怎麼搞的
    • 你怎麼那麼笨
    • 你在浪費我的時間
    • 你除了英文以外還會什麼
  3. 患難建真情,要找機會跟他一起失敗,幾次逃難後,才會[建立真情被當自己人
  4. 別據理力爭,老中的忠臣大多死於戰亂,奸臣賊子才能存活,別期待你老闆的江山是靠忠孝節義打下的,必要的時候,要忍著咬牙背黑鍋,也要奉承巴結,陽奉陰違,偶爾說說別人是非,這些事你不做別人會做,沒什麼好羞恥的.
  5. 別以為你技術過人,這幫少林寺的全啃過硬骨頭,睡過辦公室,他們把技術當馬步蹲,他們的硬道理全是廢寢忘食,拋家棄子達成任務
  6. 別老提自己是海歸派,那只頻添自己跟別人不同的麻煩.
  7. 別老回憶美國,這點最難,我偶爾還是心疼七歲的孩子每天背寫這困難重重的繁體字,而我自己偶爾也還是忍不住繞道經過賓士代理商,隔窗看看堶悸慟350.我最懷念那關起車門,還沒啟動車子前的 quit moment, only me and the car.

        以此感謝掌門人的: 有告來者 和 人生指南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