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門的長征

《此路今又還》之五﹕尋家

2012年10月7 日 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10月9 日上網

懷南前記﹕很久之前我就學到了一個功課﹕如果我要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我就必須先了解我「不是」什麼樣的人﹔我如果想「去做」一件事﹐那我就先問我自己「不去做」這件事的原因。在信仰上更是如此﹐在你決定「信」之前﹐你最好想清楚你為什麼「不信」。不然的話﹐你的信仰怎麼會堅定呢﹖

       Die-hard 的基督教徒可能認為我這篇文章在維護真道上不夠積極﹔Hard-core 的摩門教徒又可能認為我這篇短文在詆毀摩門教。有這種想法的人其實都高估了我﹕

        I am not a teacher, I am a learner; I am not a preacher, I am a story teller; I am not a specialist, I am a generalist; I am not an insider, I am an outsider; I am not a player, I am a spectator; I am not a referee, I am a observer。

        如果您看清了這一點﹐您就會瞭解基本上這篇文章不是批判式的而是一篇介紹性的。介紹性的文章由我來寫﹐比讓戴著有色眼鏡的人來寫的公信力也許要大些。因此﹐我希望您能用平常心去看﹐就當我幫你查「谷歌」好了。

       雖然如此﹐我倒是想利用這個機會對信文讀者中的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發表兩點我的寶貴意見=你的不寶貴意見=他的 *&%^$#& 意見﹕

       其一﹕真信和迷信之間的拿捏是人生最大的奧秘之一﹐我們一定要分得清。

        其二﹕ 真正的信心是「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式﹐但這只是結果。真正的考驗是「取次花叢懶迴顧﹐半緣修道半緣君」的選擇和修練。我這些話您不一定會瞭解﹐也不一定會同意﹐不過沒關係。我的寶貴意見=你的不寶貴意見=他的 *&%^$#& 意見﹐反正是信不信由你。有點扯遠了﹐就此表過不提。



        飛機在鹽湖城不能起飛﹐說是舊金山的雲層太低關掉一個跑道﹐飛機要盤旋很久才能著陸。下一班飛舊金山的飛機已經取消﹐接著是勞動節長假﹐如果我們這班飛機也取消掉﹐那問題就嚴重了。

        我環顧同行的 16 個人﹐13 個都在看他們的 iPhone 或 iPad﹐變成了名符其實的「低頭族」。這次我們從懷俄明南下﹐切過愛達荷的東邊到鹽湖城﹐走的路線和當年摩門 (Mormon) 教徒「長征」的最後一段大致相同﹐只是當年他們爬山涉水﹐比我們今天平地行車要辛苦多了。

        對摩門教的最早印象是當年在台北街上常常看到兩人一組的洋人﹐大熱天還是穿著白色短袖襯衫﹐打著黑色領帶﹐騎著單車挨家挨戶敲門傳摩門教。後來又聽說他們不喝酒﹐不抽煙﹐就連咖啡和茶都不喝﹐但卻可以多妻﹐覺得有些怪怪的。後來我接觸到中國教會﹐發現中國教會喜歡用「異端」來形容摩門教﹐至於摩門教「異」在哪裡﹐我也沒什麼興趣也不覺得有必要去搞清楚。

        這次在鹽湖城待了一天﹐也參觀了摩門教的大本營﹐對摩門教究竟「異」在什麼地方﹐算是長了一點知識。我們要談摩門﹐也許得從摩門教的興起和摩門教徒的「長征」說起。

        約瑟夫。史密斯 (Joseph Smith) 1805 年出生在美國新英格蘭的 Vermont ﹐後來隨父母搬到紐約。根據摩門的說法﹐史密斯在 18 歲的時候﹐有天正在思考自己該屬於基督教哪個教派的時候﹐在樹林裡見到天使。天使告訴他應該自創一派﹐並給了他一書﹐這就是後來的摩門經。

        所有的宗教都先要有神話﹐有了神話﹐才會有教主。教主有本「聖經」﹐這樣才能吸收信徒。但和很多沒有搭上首班車﹐「余生已晚」的宗教一樣﹐摩門一開始就會受到主流基督教派的排擠和打壓。

        摩門是個非常有組織﹐有能力﹐有向心力﹐紀律又嚴明的團體﹐因此發展得很快。加上摩門信徒原先主張多妻制 (Polygamy)﹐他們對上帝﹐耶穌﹐天堂﹐聖靈的詮釋又和主流的基督教不同﹐結果在紐約待不下去。 於是從 1831 年開始﹐他們在約瑟夫。史密斯的帶領下搬到俄亥俄﹐再搬到密蘇里﹐最後搬到伊利諾的 Nauvoo。從 1839 到1846﹐ 摩門教徒在 Nauvoo 深耕經營﹐將 Nauvoo 發展成當時伊州的大城市之一。同時﹐他們受到的排擠和騷擾也相對增加。1844 年﹐約瑟夫。史密斯和他的弟弟在監牢裡被暴徒謀殺﹐摩門教徒門群龍無首﹐經過一番權力角力﹐摩門選出 Brigham Young 作為他們「長征」的領袖。

        在約瑟夫。史密斯兄弟還在世的時候﹐他們就已經開始在尋找一塊能夠與世隔絕﹐可以讓他們安身立命的土地。他們根據探子的報告一些不完整得的地圖﹐他們看中了現在猶他州大鹽湖附近的谷地 (The valley of the Great Salt Lake)。他們決定這是他們要去的目的地。

        Brigham Young 帶領的摩門信徒往西「長征」是分兩次進行的﹕第一次是在1846 年﹐為了逃避暴民﹐他們匆匆上路。從伊州跨愛我華州到達密蘇里河。這段路是265 哩。次年 (1867) 他們再從密蘇里河出發﹐經過尼布拉斯加﹐懷俄明﹐愛達荷進入猶他﹐最後抵達鹽湖谷﹐這段路是 1000 哩左右。從1846 到1869﹐有超過七萬摩門教徒沿著這條路往西移民的。

        從歷史的觀點看﹐摩門的「長征」和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和中共的二萬五千里長征沒太大的區別 -- 他們的動機都是為了逃避迫害﹐追求理想﹐和前仆後繼的奮鬥犧牲。

        摩門的信仰是否「純正」對我並不重要﹐我相信所有的宗教信仰﹐多少都具有排他性和獨尊性。摩門經認為聖父﹐聖子﹐聖靈不是三位一體﹔認為天堂有三個階次﹔認為神有骨有肉﹐也有妻子和父親﹔認為人如果努力求善也能成神。這些教導和信仰當然會被主流基督徒視為是「異端邪說」。但摩門教徒的潔身自律﹐善於經營管理﹐和待人接物的禮貌﹐不到鹽湖城不會感覺到他們的實力。雖然他們早已放棄了多妻制﹐對黑人也不像從前那樣歧視﹐但對一般人來說﹐他們始終給人一種神秘組織(cults) 的印象。歷史記載 Brigham Young 有55 個妻子﹐其中 8 個還是 Joseph Smith 的遺孀。要改變這些歷史的負面印象﹐恐怕不是一朝一夕能一做到的。如果11 月總統大選 Mitt Romney 當選﹐將會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摩門教的總統﹐但美國人會選一個摩門教的總統嗎﹖我很懷疑。
future
在鹽湖城過夜的旅館走路都可以去摩門的大本營。於是我們決定去看他們有名的合唱團練唱。進門安檢奇嚴﹐唉﹐這個世界(美國)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結論之一是﹕宗教信仰本來是好事﹐但信得過份狂熱﹐過份狂熱就容易走偏鋒﹐搞暴力。這樣世界上的問題就出來了。歷史上因宗教引起的戰爭仍然比其他原因引起的戰爭要多﹐為愛情(女人)而戰只有一個。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