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南前記﹕「信懷南刷子店」(不是帽子店)已於 2009 年5 月1日在此網站開張。對信懷南的產品包括信懷南的書﹐演講-DVD﹐廣播評論-CD﹐電視訪問-DVD﹐崑南論劍/DVD﹐懷南精選之一/CD 等有興趣的朋友們﹐這是唯一的窗口。請點《信懷南的那兩把刷子》

       收入的一部份將直接存入群德基金會。

       「管理三刷子」一下子就賣光了。我現在在想辦法看是不是可以再收集一些。有任何消息﹐將在此隨時向各位報告。


飛龍在田被牛踢

2009年7月26 日《坐看雲起時》專欄﹐7月29 日 上網

        今年是什麼年﹖牛年﹖掌門人已經不吃牛肉麵了﹐為什麼「牛魔王」還不放過我﹖康有為拍吳佩孚馬屁﹐送了一幅「牧野鷹揚﹐百歲勳名才半紀。洛陽虎視﹐八方風雨會中州」的壽聯賀吳大帥 50 歲生日。今年才過了七個月﹐掌門人卻霉事連連﹐算是「飛龍在田﹐牛年不利才一半」﹐豈能不「昭」告天下乎﹖

        大年初一請客吃火鍋﹐買菜回家路上被警察逮到說超速。掌門人開車吃罰單﹐托爾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開場白早就說過﹕「每張罰單的結果都是一樣﹐但原因卻各有不同」。好在加州各級政府窮瘋了﹐宅男在家上網﹐只要繳銀子也可以上駕駛課。我上了兩堂課就沒耐心﹐直接去考 final 居然被我通過。本來嘛﹐誰被抄牌是因為駕駛規則不熟﹖

        後來又無緣無故生了一場病﹐並且拖了蠻久﹐此乃不祥之兆。不祥之兆的結果是今年收到來信教訓掌門人的特別多﹐有的只因為小小的誤會就出重手教訓。信大「廝」敢進廚房就不怕受煤(霉)氣﹐It comes with the territory 也。 這些倒霉事用來破題可以﹐多講未免太小家子氣。現在先談第一件有點教育價值的倒霉事﹐下星期談第二件。讀者諸君將來遇到類似情況﹐勿忘此乃掌門人燃燒自己﹐點亮別人之義舉。感激之餘﹐原地立正致敬可也。

        此事與電腦中毒有關。但要談就得從10 年前第一次中毒談起。那時候我未來媳婦來我家玩﹐我知道她是新加坡送到史丹佛學電機的公費生﹐於是半開玩笑問她會不會修電腦﹐她說不會。我問她會什麼﹖她說她會傳信息給機器人。我心想﹕這對我一點用都沒有。有年聖誕﹐她來我家過節﹐我的電腦正好中了 Feliz Navidad (聖誕快樂) 的毒﹐不能開機。她二話不說﹐在她的 laptop 東搞西搞﹐顯然是把解毒的程式灌在一張硬碟上﹐然後將硬碟輸入我的電腦把毒給我解了。從此我對這女孩印象大好。

        這次我中的毒是所謂的 Malware 毒。 Malware 是 Malicious Software 的簡稱﹐毒名叫 XP Deluxe Protector﹐看起來像真的微軟警告一樣﹐這種毒又叫做「嚇人軟體」(Scareware)。此毒是俄國佬搞出來的害人玩意 (當年喊「反抗俄寇侵略」的口號不是沒有道理)﹐上「顧過」一查便知。此毒麻煩的地方是它霸佔電腦的螢光幕﹐把輸入的指令變慢﹐就算你知道怎麼去解毒﹐但看不見指令﹐也不能下載解毒程式。正在焦頭爛額之際﹐突然「破」的一聲﹐螢光幕不亮了。我心想﹕這可真應了「治療頭痛最一勞永逸的辦法是把頭給砍掉」。也許解毒最好的辦法是換新電腦吧。

        我其實對電腦壞了並不緊張﹐因為我網站的資料全在所謂的 IP (Internet Provider ) 的電腦裡。我桌上型電腦裡重要的檔案﹐在 laptop 和可攜帶的硬碟 (My Passport Essential) 裡有back up。只是我不知道螢光幕不亮是電腦主機的問題還是螢光幕壞了。這時候我兒子正好從新加坡國家兒童醫院服務一年完後路過家門去別州上任。他用手一摸主機說﹕主機還在動﹐可能是螢光幕壞了﹐並且說要送我一套新電腦﹐算是他和他太太(講話非常 PC/Politically Correct) 送我父親節的禮物。我堅持不接受﹐ 最後只答應讓他送一個宏眭漸限捫疇板。螢光板接上主機後證明他的診斷沒錯﹐主機並沒有壞。於是由他「主治」﹐把解毒程式從 laptop 裡灌入「隨身碟」﹐再將隨身碟輸入我中毒的電腦。由於 XP Deluxe Protector 仍然百般阻擾﹐花了一個下午﹐才完成電腦體檢並把 XP Deluxe Protector 病毒除掉。

        結論是﹕所有的重要檔案﹐尤其是照片和有價值的書信往來﹐千萬要有 back up。久行黑路必遇鬼﹐電腦中毒乃兵家常事。怪「飛龍在田被牛踢」是鬧著玩的﹐千萬別來信教訓掌門人迷信。

懷南補記﹕不知到是不是被掌門人不幸而言中﹐牛年霉運才一半﹐有位老兄看了這篇好玩的文章後又大怒﹐來信「教訓」。只是此兄熟悉信門規則﹐信是具了名的(沒注意看﹐不知是不是真名)﹐那我也只好回封信﹐信上兩個字﹕I disagree.

       其實大家想想看﹐天下所有的筆戰和口水戰﹐大家使出吃奶的氣力在那裡拼個你對我對﹐要講的﹐說穿了不就是 I disagree 這兩個字嗎﹖要我們用中文寫「你不寶貴的意見」或「他*&%$&^的意見」還要多花些時間﹐我建議以後大家就以 I disagree 這種標準格式來代表彼此並不認同的立場如何﹖這樣大家都省點事。


懷南補補記(7/31/09)﹕有讀友來信建議用 “agree to disagree ”﹐問題是都方要有一定的程度你才能說 “agree to disagree ”。如果地方動不動就說你在騙稿費﹐你能說 “agree to disagree ”嗎﹖老實說﹐我一點都不在乎別人說我在騙稿費﹐火大的是這樣辛苦也只能騙這一點點稿費 (你知道我寫一篇多少錢的稿費嗎﹖) 咱們不口出惡言﹐算是有風度的了。別低估了信懷南的容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