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後砲

2008年11月16日《坐看雲起時》專欄﹐18月18日上網

        馬後砲者﹐美國大選﹐兩馬對決結束後﹐掌門人趁機挾鐵嘴神算之餘威﹐大鳴大放的連鐶炮兼介紹獨門信(新)式投票法也﹗

        第一炮是對準民主政治而放。民主政治勞民傷財﹐又不能保證能者與好人出頭﹐絕非最理想的制度。但問題出在其他的替代制度 (alternatives) 更不靈光。總不能叫信大「瞎」活在北韓那種國家﹐對老子喊完「偉大領袖」萬歲後﹐又要再接再勵繼續對二世喊「親愛領袖」萬歲吧﹖民主政治缺點雖多﹐但有不喊萬歲的自由和頭頭換人來幹的機會。這是為什麼我對民主政治雖不滿意但尚能接受的原因﹐本文不是在鼓吹開民主的倒車﹐別找我麻煩。

        第二炮是為警告樂不可支的民主黨﹐和鼓勵垂頭喪氣的共和黨放的。黑馬大勝﹐藍軍主控國會﹐但施政方向絕不會如閣下所願太偏左﹐經濟也不會馬上好。光說不練到此為止﹐治國沒真才實學﹐這次吞下去的國會席位﹐兩年又要吐出來。我一向喜歡老馬多過黑馬﹐奈何他犯了謝長廷同樣的錯誤﹐不能和昏君及早並有效切割。「衛青不敗由天幸﹐李廣無功緣數奇」﹐此乃非戰之罪。馬侃上 Saturday Night Live 節目的幽默﹐敗選演講的風度﹐端是一條漢子沒錯。

        第三炮是放給那些政治名嘴和政論專家 (political pundit) 聽的。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口軟﹐名嘴一定要選邊站才能賺大錢。只有像信懷南這種敢對兩邊都說 IDGAD (I don't give a damn) 的人﹐預測選情才會如此神勇。其實這次預測黑馬大勝一點都不難﹕那麼多新登記的選民和排長龍提早投票為了什麼﹖當然是為了等不及要變天。這是普通常識和基本邏輯﹐擁共和黨的不願承認﹐擁民主黨的不敢承認﹐結果呢﹖ 只有讓 IM (Iron Mouth) 信飄飄然要升級做信半仙了啊。

        最後放的這一炮有人可能大不以為然。但話講在前頭﹐閣下認為我放的不是「炮」而是另一個 P 字開頭﹐聞之甚臭的也行。總而言之﹐掌門人從來就對文宣中所謂「神聖的一票」不甚了了。信(新)式投票法﹐「神聖」沒門﹐「神經」倒有一點。原則是逢「現任者」必投反對票﹐逢公投議題則投贊成票。現試舉例以說明之﹕

        逢「現任者」必反﹐原因我早說過﹕政客如尿布﹐用久了一定發臭﹐非換不可﹐這是原則問題。至於逢公投議題則投贊成票﹐是因為我認為很多公投議題都極為無聊。我投贊成票﹐如果通過﹐那我就西瓜偎大邊。如果沒通過﹐那我就少數服從多數﹐這不是民主政治的精髓嗎﹖

        別人公投是準備﹐瞄準﹐射擊。信(新)式投票法是逆向操作﹕射擊﹐瞄準﹐準備。這次 YES 到底的結果﹐發現對加州第8 號公投議題﹐所謂「婚姻」就只可以用於一男一女間的結合投了贊成票。老實說﹐別人要跟誰結婚實在不關我的事。為了「婚姻」定義的問題﹐雙方花了7300 萬「大拉屎」(dollars) 來打宣傳戰實在很荒唐。贊成8 號提案的祭出聖經﹐反對的主打人權。最後此案通過﹐但我預言輸家一定會捲土重來翻案。如此你來我往﹐永無寧日。最後比誰的「大拉屎」多。唉﹗

        另一個公投議題更「超過」。通過的話﹐加州的畜牧業者﹐要提供牛羊翻身﹐雞鴨散步的空間﹐否則就是虐待動物要罰。我真搞不懂﹐遲早要被我們消化掉的動物﹐少翻幾個身﹐少走幾步路﹐有那麼嚴重嗎﹖信大「瞎」真是名不虛傳﹐兩張閉著眼睛投的贊成票居然都通過了。前者將我打成反動的極右派﹐後者又把我從牛棚中解放出來(pun intended) ﹐成了極左的自由派。不左不右﹐時左時右乃掌門人本色。信(新)式投票法真奇妙呀﹗

懷南補記﹕人無遠患﹐必有近憂。做夢都沒想到這篇《馬後炮》有人看了不爽﹐來信「指正」。奈何文筆太差﹐我實在看不懂那封信的主題和目的在那裡。奇怪﹐為什麼找信老大麻煩的信﹐文筆都很差﹖我每次看到有頭腦不清﹐文筆甚差的讀者來信就很失望﹐信懷南怎麼有這樣的讀者﹖何不大家都採取眼不見﹐心不煩政策﹖你不看我文章﹐我不看你來信﹐不是很妙﹖拜託﹐下次就算要來信嗆聲﹐把文字先寫通可好﹖當然﹐我早就說過﹕掌門人聞過則怒﹐沒有一個字一個字去推敲﹐也是看不懂的原因。今天想找出來好好研讀研讀﹐發現已經被 delete 掉了。唉﹐老中的問題是有的人把政治看得 damn too serious﹐看文章缺乏幽默感﹐《馬後炮》有這麼嚴重嗎﹖

       說到「有這麼嚴重嗎﹖」在電視上看到阿扁緊閉雙眼﹐被推去醫院的鏡頭﹐這鏡頭倒是解了我一個謎﹕我一向好奇﹐當一個戴眼鏡的人要踢水桶的時候是戴眼鏡呢﹖還是不戴眼鏡﹖阿扁顯然不是想踢水桶﹐真要踢水桶﹐比禁食有效的方法甚多。上吊﹐撞牆﹐喝「巴拉松」﹐「有夢見鬼﹐燒炭相隨」都行。真服了阿扁﹐一個人搞得台灣團團轉。「香蕉牌」的民主就是與人不同﹐少數居然可以影響多數。看到阿扁的那一小撮支持者﹐我就想起中國領事館門口那些天天來坐的法輪功信徒(可不是「信」懷南的「徒」弟)。我懷疑這些人鐵是沒事幹﹐來抗議等於是來上班。是不是 paid by hour 我不敢亂說。


       回頭談美國大選。美國馬和台灣馬的相同處甚多﹕都是哈佛學法律的﹐都是少數族群﹐都是正人君子(台灣馬是﹐美國馬是不是要時間來證明。還記得 John Edward 嗎﹖)﹐都四平八穩﹐不會發飆。I wish they both a lot of lucks.


       The Best of XHN Volume II -- My 15-minute Fame 信懷南電視訪問錄影正在「熱賣中」(假的啦﹗)﹐欲購從速﹐以免向隅倒是真的。


       我下星期的專欄是寫給蔡英文看的。我原來欣賞台灣的三個女人﹐現在祇剩下兩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