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透悲來的故事

2007年4月22日《坐看雲起時》專欄﹐4月25日上網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報上網上都已登過。

      2002 年的聖誕節早上﹐一個住在西維珍尼亞州的溫先生 (Jack Whittaker) 收到聖誕老人送給他的一份大禮。他中了「樂透」﹐獎金是1億1500萬。

      一夕之間﹐溫先生變成電視台脫口秀的常客。他出身貧困﹐是個好心腸的人﹐認為財富應該用來助人。於是他成立了一個基金會﹐每天從全國各地寄來要錢的信多到郵局都拒絕送﹐那個賣獎券給他的女孩﹐現在每天替他拆信就要花上10 個小時。有人要錢為了買新地毯﹐有的要買音響設備﹐有的要買汽車﹐有的要買房子。溫先生聖誕節中樂透﹐結果自己變成了聖誕老人。去看一場籃球﹐至少有 150 人過來向他要錢。

      根據溫先生的計算﹐他捐了兩個教堂﹐一共是1500萬。送了近5000萬的房子﹐車子﹐和其他的禮物給別人。他恐怕做夢都沒想到﹐在人人都羨慕無比的好運﹐正是他走向痛苦人生的開始。

      溫先生在中樂透前﹐生意做得不錯﹐公司有1500萬上下的業績。很少被顧客抱怨。中獎後﹐他前後打了四百件官司﹐花了300萬律師費。由於事業不順﹐溫先生開始酗酒。由於他不是對所有人的要求都有求必應﹐於是很多人不喜歡他。甚至有次停車進酒吧喝杯酒都會被人下迷藥﹐幾乎變成謀財害命。何曾幾時﹐西維珍尼亞州運氣最好的人﹐一下子變成了該州最痛苦﹐最沒朋友的人。

      故事還沒完呢。溫先生最喜愛的是她的外孫女。認為為她花錢最快樂。於是溫先生每個星期給他外孫女2000 塊零用錢花﹐送她4 部車子﹐那時候外孫女才 17 歲。開始的時候還好﹐漸漸地﹐外孫女交上了壞人朋友﹐開始吸毒﹐毒癮越來越深﹐要戒都戒不掉。對繼承溫先生的財富根本沒有興趣﹐每天想到的就是下一次毒癮發作時的毒品在那裡。後來溫先生外孫女的一個朋友因吸毒過多死在溫先生一棟空房子裡。死者的父親怪溫先生的外孫女。他說﹕如果他兒子不認識這位女孩﹐如果這個女孩不是那麼有錢﹐他兒子今天還會活得好好的。

      2004 年的12 月20 號﹐離溫先生中樂透的聖誕節差5 天就滿兩年的那天﹐溫先生外孫女的屍首被人發現裹在塑膠袋裡﹐丟在一部報廢的卡車後面。溫先生說他不知道他前面的道路怎麼走﹐但他說﹕我兩年前應該把那張獎券撕掉。溫先生說他現在連自己都不喜歡自己了。

      我知道您看到這裡時心裡會怎麼想。你會想說溫先生真笨﹐您會說如果您中了樂透﹐類似溫先生的悲劇不會發生在您的身上。您真的這麼有把握﹖很多時候我也喜歡做白日夢﹐我常想﹕如果我中了樂透﹐我周遭所有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但我還是從沒買過樂透。為什麼﹖答案是﹕太懶﹐太悲觀﹐太理性。

      兩年前我在一個加油站加油﹐後來看報發現那家加油站不久就賣出一張樂透的大獎。那大概是我一生中和中樂透最接近的一次。我們常常覺得我們比別人聰明﹐比別人經得起誘惑﹐比別人能守得住原則。但我們有沒有想過﹐這也許是因為我們並不像郭台銘那樣有錢﹐沒有陳水扁的權力﹐林志鈴也從不會和我們「十指緊扣」等等。

      在我兒子送過我的生日卡片中﹐有一張我最喜歡。上面說﹕「爹﹐我知道你最想要什麼﹐但他們不告訴我中樂透的號碼」。財富﹐權力﹐美色早已離我遠去﹐但我不能說我一生中從沒有機會。每當人生行旅走到轉彎的關鍵路口﹐我選擇了我要走的那條路。不能說所有的選擇都是對的﹐但敢說每個選擇都問心無愧。

      遺憾﹖偶爾有一點。後悔﹖怎麼會呢﹖


懷南補記﹕也許你知道﹐也許你並不知道﹐我和郭台銘有一個「虛擬的賭」。當然﹐這個賭是我單方面一廂情願押的寶﹐郭老闆並不知情。我賭鴻海沒有郭台銘不行﹐因此我認為他號稱要提早退下來是說說而已。郭台銘賭他有培養接班人的智慧和遠見﹐鴻海沒有他﹐照樣行。

     很多人奇怪我為什麼不爆鴻海和郭台銘的料﹖到底我是就近觀察過他的管理方式的「執行顧問」(如果他要信老師做他的「心靈導師」也許情況就不一樣啦﹗)。 事實上﹐他的故事由我來寫﹐會精彩無比。我曾經告訴過他﹕「你的回憶錄誰來寫都會暢銷﹐但如果由我來寫則可以傳世」。

     我為什麼敢吹牛說我替他寫回憶錄會傳世呢﹖因為郭老闆的性格極其複雜﹐眼光﹐作風﹐與人不同(台灣那麼多的 CEO﹐ 為什麼只有他憑空找上信懷南﹖) 而我是少數敢站在和他平起平坐的角度﹐不被他霸氣和鈔票嚇倒來寫「歷史」的人。這也可能是郭絕不會要我替他寫回憶錄的主要原因。像他們這種人﹐要的不是「真的」深度分析的故事﹐要的是膚淺的歌功頌德式的回憶錄或傳記。

     Anyway, 這些年來﹐我一直在等。我知道我和他遲早要一決高下。我們的管理理念太不同(我說管理﹐他說管控﹐我要改變鴻海的公司文化﹐他要我教他公司的精英工具和方法)﹐但時間還沒到可以下結論的時候。時間到了﹐我這生的故事﹐豈止鴻海而已﹖

     我和郭台銘的背景﹐性格﹐和彼此之間的過節﹐有點像佐佐木小次郎和宮本武藏的關係。讀者中看過「宮本武藏」這部電影的應該記得電影中有一幕﹕宮本武藏在橋下被一群痞子圍攻﹐佐佐木小次郎從橋上路過﹐看了一眼就說那些圍攻宮本武藏的人根本是不自量力。我打這個比喻﹐不但有點不倫不類﹐並且過份戲劇化。佐佐木小次郎和宮本武藏最後決戰﹐誰死誰活﹐看過那部電影的朋友都知道。我和郭老闆﹐誰是宮本武藏﹖誰是佐佐木小次郎﹖郭台銘的心目中﹐張忠謀那類的管理人是「貴族型」﹐他是「平民百姓型」。因此﹐在郭的眼中信老師是佐佐木小次郎無疑。我想我可以接受這個假定。

     記不記得宮本武藏去找那個名家磨劍﹐磨劍名家問要怎麼磨﹐宮本武藏說只要磨快了好殺人就行。磨劍名家大怒﹐拒絕磨。並指著佐佐木小次郎那把長劍說﹕「只有這種人用的劍才值得我磨」。你現在知道我為什麼從不打筆仗的原因了吧。這些年來﹐偶爾也有人根本沒把我文章看懂就對信懷南指指點點。李登輝之友負責人說我「不入流」﹐有人在網上說我寫李遠哲那篇文章是「酸葡萄作用」。最近有位「金山論壇」的長年供應者和別人吵架﹐卻買一送一﹐附帶批評掌門人的文章不「中肯」。他老兄連專欄的性質﹐和「中肯」的定義都沒搞清 (FYI﹐「中肯」不是「中庸「公平」的意思)。再加上張老師的後人憑家裡有律師就來唬我﹐好像信大「廝」昨天才上岸似的。其實他們應該知道除非是 Pro Bono case, 用律師樓的 letter head 寫私人信是不對的。我建議他們去把李敖回憶錄找來﹐在151 頁﹐看看李敖是怎麼寫張老師的。我原先以為會和「郭董」遲早決一勝負﹐看他的管控理念對鴻海(任何公司)好﹐還是我的理念對鴻海好。誰知道他老大現在和一些不相干的人糾纏不休﹐連被人拍過裸照﹐打過「仙人跳」官司的舊事都抖出來了。看來此戰已經沒有什麼意思。懷南老矣﹐立功年齡已過﹐立德年齡未到﹐立言嘛﹐十年磨一「劍」﹐但「劍」已經不是用來殺人的。「劍」猶如此﹐人何以堪﹗此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