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怪誰呢﹖

2008年5月25日《坐看雲起時》專欄﹐5 月25日上網

       扁宗王朝「數饅頭」等退役 還不到一個月的時光﹐臨別秋波﹐隆重推出一部「親愛的﹐我把 10 億元弄丟了」的壓軸大戲。此戲屬悲劇還是喜劇﹐端看閣下怎麼看。

       Horace Walpole 是18 世紀英國的作家﹐他說過一句非常吊詭的話﹕「對一個感受強的人來說﹐世界是個悲劇﹐但對一個重思考的人來說﹐世界是個喜劇」 (The world is a tragedy to those who feel, but a comedy to those who think)。信懷南看世界皆以喜劇觀之。這十幾年來﹐從「獻帝你等會」到「扁宗禮義廉」﹐領銜主演的那麼多的戲碼﹐如果都當悲劇看﹐那還能保持呼吸到今﹖

       巴國者﹐「鼻屎」小國巴布亞紐幾內亞的簡稱也。在哪﹖不知道。柯賜海老兄能做榮譽領事的國家﹐在哪﹖我會在乎嗎﹖要不是另一個 「鼻屎」小國新加坡的報紙爆料﹐或要不是民進黨快樹倒猢猻散了﹐扁宗的親信和家臣讓「金光黨」把台灣人民的十億血汗錢給騙走了﹐我們還會被蒙在鼓裡呢。

       現在大家幾乎清一色地用悲劇去看這齣壓軸戲。 依掌門人淺見﹐此乃具台灣民主政治特色﹐會讓人一路笑到掛的喜劇也。不信﹖今試舉例以說明之﹕

       「金光黨」之一的吳思材﹐其人的髮型和鬍子頗為另類﹐如果我是吳宇森﹐一定請他來演黑道。思材(財)演黑道﹐連化妝費都可以省了。他老兄開記者會﹐全程用英文﹐立委林郁方翻譯。記者會到了最後﹐不知道是吳先生被問急了﹐還是嫌林先生翻譯不夠好﹐普通話突然出籠﹐這下充當翻譯的林兄可傻眼了。老吳要用英文召開記者會的心態是什麼﹖真認為老台遇到會講英文的就我怕怕﹖還當我們仍然停留在美軍顧問團時代﹖你說這不是喜劇是啥﹖

       接下來是一位更「不務正業」的立委邱毅。邱委員向來以爆料為正業﹐立法為副業。為了追查另一位「金光黨」(這位先生倒真的姓金) 存款的流向﹐單槍匹馬去了上海。上海的台商把他當英雄人物接待﹐聽說「粉絲」還亂多呢。邱先生爆料﹐採霰彈打鳥式﹐偶爾也會有一兩個傻鳥被他擊中要害。為國舉才﹐我推薦邱先生做監察委員或調查局局長。幹 part time 立法委員對他是大材小用了。

        今天看報﹐王作榮老先生也講了重話。他說台巴建交醜聞﹐百分之百是洗錢。他說邱義仁和黃志芳是比白痴還笨的大笨蛋。他引陳水扁的名言﹐說太平洋沒加蓋﹐邱黃二人應為此事自殺。我對這位老先生的話﹐自從知道李登輝入國民黨是他介紹的之後﹐就一隻耳朵進﹐另一隻耳朵出。但有次在台北逛街和老先生在屋檐下相對而過﹐我仍然駐足點頭致意。事後自己都覺得有些詫異會如此禮貌週到。昨天看世界日報﹐沈富雄談族群問題時對外省人的建議是﹕「別流露菁英心態」。如果有天我和李登輝老先生在屋檐下迎面而過﹐我也會駐足點頭致意。但遇到陳水扁和杜正勝則不會。對我來說﹐這﹐也是「菁英心態」之一。這議題說來話長﹐容後專文論之。

       話扯遠了﹐現在把鏡頭交還「棚內主播」。王先生說邱義仁﹐黃志芳太笨﹐應該去跳太平洋自我了斷。要笨的人去自殺﹐雖然是改良老中品種的方法之一﹐但這是希特勒的搞法﹐掌門人萬萬不能同意。

       8 年前新黨的朋友說李登輝老婆偷運美鈔入境被打了回票﹐我說﹕她沒有這麼笨。4 年前﹐國民黨的朋友說兩顆子彈是邱義仁搞出來的花樣﹐我說﹕他沒有這麼聰明。事實證明﹕如果閣下憑感受去看問題﹐世界當然充滿悲劇。但如果像我一樣用思考和理性去看問題﹐悲劇全變成喜劇或鬧劇。有一天﹐你會像我重讀《念奴嬌》﹕「遙想阿扁當年﹐笨蛋當家了。談笑間﹐十億元灰飛煙滅」。沒有陳水扁那樣的總統﹐就沒有邱黃這樣的官員。陳水扁是你們多數人用票選出來的﹐能怪誰呢﹖

懷南補記﹕這篇文章上網得早些﹐理由不說你也應該知道。

       I'm late, I'm late - for a very important date 用 Alice in Wonderland 裡那隻趕路兔子的話來形容我此時的心情是很適合的。

     我們的募款活動﹐「鐵」訂在 6 月 22 日舉行。把李黎﹐張系國﹐信懷南都請到﹐「空前絕後」的可能性極大。這是為什麼我會請那天負責進場招待的朋友﹐祇看票不撕票的原因。想想看﹕如果你票上有我們三個人的簽名﹐絕對是個「酷城論劍」的好紀念品。

     但首先得把票賣得出去才行。這次掌門人決定學習人民解放軍的集團軍軍長﹐帶隊親上第一線「拼業績」﹐得出點絕招才行。

     我在此向你作揖啦﹗(說叩頭是欺騙) ﹐掌門人向閣下兜售門票(不是黃牛票)。我們的票印得頗為精緻﹐決非一般電影票可比。票分兩種﹕遠看李黎﹐張系國﹐信懷南 30 元﹐近看加碼到 100 元。座位有限﹐你直接向我買﹐我在票上先簽名﹐貼郵票寄給你﹐或票在會場進口處等你。下面是我們的文宣﹐一看就知道出自誰的手筆。


群德基金會主辦﹕「天若無情人有情」募款活動

李黎﹐張系國﹐信懷南

同一世代過來的 -- 相約在南灣


      從東門﹐到水門﹐到天安門。李黎﹐張系國﹐信懷南是同一世代過來的。

     在浪漫與迷惑的 60 -70 年代﹐李黎在「落飛葉」保釣﹐張系國在「不可來」讀完博士﹐信懷南在「陌地生」做了美國人的爸爸。三個最後一代的內地人﹐追隨不同的鼓聲﹐在路已近時翻覺遠的季節﹐聽到群德基金會天若無情人有情的號召。相約在南灣﹐三條平行線﹐終於會合了。

      群德基金會 (FNDR Foundation) 是由世界日報《坐看雲起時》專欄的讀者群支持﹐在加州立案的一個非營利組織。在過去兩年﹐他們曾經幫助過美國的 China Care 照顧中國殘障的孤兒﹐為兩個青海的大學生提供一年的生活費用﹐為在四川涼山的少數民族修建小學﹐為台灣的山地貧童伸出援手。

      2008 年 6 月 22 日的下午﹐群德基金會在南灣庫比蒂諾的昆蘭中心 (Quinlan Community Center, Cupertino) 有一場演講會。晚上在中心附近的大鴻福餐館有一個小型的慈善晚宴。演講會和晚宴的目的﹐是為四川震災地區重建﹐和群德基金會今後的慈善工作募款。

      演講會的主講人是﹕


李黎﹕

從高中時代開始﹐一路行來﹐李黎對文學和文字的熱愛和執著﹐始終如一。她的主要作品中包括10 部小說﹐18 本散文集﹐3 部電影劇本﹐一本翻譯。她的《袋鼠男人》獲得1994 年台灣新聞局電影輔導獎並拍成同名電影。《最後夜車》獲得聯合報1982 短篇小說獎。《傾城》獲得聯合報1988 中篇小說獎。《樂園不下雨》獲得台灣新聞局2001 年優良電影劇本獎。李黎現居北加州灣區﹐經常擔任聯合報和聯合副刊文學獎的評審。她演講的題目是「我的文字緣」

張系國﹕

從大學時代寫《皮牧師正傳》開始﹐張系國右手搞電腦﹐左手寫文章﹐「一人兩技」﹐多才多藝的「萬兒」就這樣闖出來了。在最後一代的內地人中﹐少有人能出其右。到目前為止﹐他出版過至少 22 本書。很多人會問﹕究竟張系國右手功夫高過左手﹐還是左手強過右手﹖答案恐怕要由在《快活林》專打綠色蔣門神的藍色武松自己來回答了。張系國現居賓州匹茨堡。他演講的題目是“Just My Rifle, My Pony, And Me”

     演講結束後﹐信懷南將會加入他們﹐面對聽眾的發問﹐和主持「同一世代過來的」精彩對話。座位有限﹐請大家立刻購票﹐並懇請準時出席。

      「同一世代過來的」座談會。 票價 $30 (免稅)。2008年6月22日﹐下午 1:00 - 5:30. Quinlan Community Center, 10185 N. Stelling Road, Cupertino, CA 95014. Tel 408-777-3120. 現場購票$35.

      「近看李黎﹐張系國﹐信懷南」晚餐。票價 $100 (免稅)。2008年6月22日﹐晚上 6:00 - 8:30. 大鴻福, 20855 Stevens Creek Blvd., Cupertino, CA 95014. Tel 408-252-2200. 現場購票$110.


購票請寄﹕FNDR Foundation, P O Box 325, Orinda, CA 94563
上網查詢﹕《上網後點首頁左邊 FNDR 基金會宣言》

電郵查詢﹕foreverndr@yahoo.com
網上購票﹕網上購票

     我非常鼓勵大家能來就來﹐因為我們三人「論劍」的機會不多。辦一次這樣的活動不簡單﹕從請主講人﹐到租場地﹐到印票﹐到宣傳﹐到賣票﹐到現場管控﹐如果沒有我那批「將官班」的同學熱心幫助﹐此事是辦不成的。我們開始籌劃的時候﹐四川還沒有發生大地震。地震讓我們對舉辦這個活動更覺得有個目的。

     我們會製作 DVD (業餘者製作﹐品質不敢保證) 送給這些年來熱心支持我們的朋友。但我不可能有能力大批贈送﹐送誰﹖還要好好想一下。原則上是要看誰有興趣要。如果計劃不能付諸實現﹐將來我用 The Best of XHN Volume II -- My 15-minute Fame 來彌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