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給阿扁補一課

2006年9月24日《坐看雲起時》專欄﹐9月26日上網

      突然間﹐阿扁好像變成了一個品學皆劣﹐面臨退學的學生。於是有老師當仁不讓出來為他惡補。龍老師應台替他補「品格」﹐范老師可欽替他補「禮義廉恥」。信老師懷南見阿扁「不」賢而思「齊」焉﹐好為人師﹐不甘後人﹐也要給阿扁補一課。信老師補的是《孟子》「齊人之恥」的故事﹕

      「齊國有個人﹐家裡有大小老婆各一。此人每天喜歡出去混﹐回來的時候﹐一副酒酣肉飽﹐油水灌足﹐不亦樂乎的樣子。大老婆問他和什麼人應酬﹖他說全是些有錢有勢的大卡。大老婆對二老婆說﹕我們老公﹐每天出門大吃大喝﹐問他是和什麼人交往﹐他說的全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但這些有頭有臉的人物﹐從沒來過我們家。實在有點邪門。於是第二天﹐大老婆尾隨那人出門。路上沒看見有人停下來和老公打招呼。後來那人來到東門墓地﹐向掃墓的人﹐討些殘菜剩飯吃。一處吃不夠﹐再到第二家討。大老婆把看到的實情告訴了二老婆後﹐兩人想到自己托靠終生的老公﹐居然如此不成氣候﹐悲從中來﹐相擁而泣。這個皮厚的齊人回來後﹐不知道西洋鏡已經被拆穿﹐還洋洋得意在兩個小女人面見擺威風呢」。

      這個故事讓人想起我們那位「飛行的台灣人」的「搞飛機之旅」。

      首先﹐阿扁想把他那架「二色牙膏」式的青蛙機﹐開到「大卡」美國的關島。美國佬吃牛油麵包長大的﹐有那麼笨﹖眼看閣下快被掃地出門了﹐還會傻呼呼的被你利用﹖於是青蛙機被三架 F-16 護送一程﹐讓阿扁過了一下三軍統帥的癮後﹐空機而回﹐好像汽油不用錢買似的。到目前為止﹐世界上有頭有臉的「大卡」﹐像美利堅﹐法蘭西﹐英吉利之流﹐從不到台灣作客﹐阿扁坐「二色牙膏」出門找小弟弟充殼子﹐目的是嚇唬自家老百姓。

      阿扁第一個訪問的國家叫帛琉﹐小得可憐。聽說全國只有一架飛機。有次這架飛機飛到澳洲﹐因欠賬被澳洲政府扣留﹐最後還是靠台灣納稅人的血汗錢替小弟弟贖回這架「天上有﹐地上無」的寶貝飛機。(以上文字上報時被刪。可能是篇幅的原因)。

      阿扁跑到帛琉去虛晃一招﹐號稱開什麼六國高峰會議。談什麼﹖天曉得。開會的費用是不是台灣埋單也說不準。不過﹐這筆賬總不至於要靠李慧芬買內衣褲的發票來報賬吧﹖拼外交拼到「肉帛」相見﹐實在很霉。

      阿扁去的第二個國家叫諾魯﹐聽說比帛琉更小。阿扁為什麼要去過趟水﹐我看八九不離十﹐心態和那個齊人一樣﹐在東門墓地混得不過癮﹐於是到第二家﹐第三家再去混一陣。

      阿扁回台灣後﹐洋洋得意﹐覺得「搞飛機之旅」成就非凡﹐很有面子。民調也從 十幾 趴小昇了兩 趴。我真的很想瞻仰一下這兩趴人是何方神聖﹐很想知道他們的腦袋瓜裡是不是少了一根筋﹖

      信老師有教無類﹐買一送一﹐繼續為這十幾 趴的死忠份子和阿扁補習《孟子》裡另外一個故事。

      「有人送活魚給子產,子產叫人養在池裡。結果養魚的把魚烹而食之,騙子產說魚去了該去的地方﹐並把魚游走時的神情﹐說的活神活現的。於是子產不疑。那人出門後逢人便說﹕誰說子產聰明?魚進了我的肚子﹐他還說牠去了牠該去的地方!嘿嘿嘿。」這個故事就是「君子可欺以其方﹐難罔以非其道」的出處。阿扁騙人的花樣多得罄竹難書﹐但演技一流。就像那偷吃魚的人描述魚游走時「始舍之圉圉焉,少則洋洋焉,攸然而逝」像真的一樣。難怪仍然有 十幾 趴的人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

懷南補記﹕ 我有一個朋友﹐是正港的綠色革命聖地宜蘭人。但此兄小學讀的是女師附小﹐中學讀的是師大附中﹐因此顏色之藍﹐掌門人望塵莫及。這些年來他是我的忠實讀者﹐星期天一早去買世界日報﹐見面一定先發表讀後感。有次我們聊天﹐他冒出一句﹕欲窮千里「日」﹐更上一層樓。我說﹕老大﹐是千里「目」﹐不是千里「日」。他說他從小就是讀千里「日」長大的﹐直到今天才知道是千里「目」。於是對信大俠更是「佩服」。

     昨早一見面他就說﹕「你這篇文章罵人沒有髒話﹐真是厲害」。我心想﹕從《人民真的生氣了》﹐到《德有鄰﹐必不孤》﹐到今天這篇《也給阿扁補一課》﹐到下星期天的《別說我沒告訴你》﹐關於同一的政治話題﹐我還沒有寫過四篇專欄的先例。這次施明德發動的反貪腐倒扁運動﹐我該說的都說過了。我的預言﹐就和我以往對其他議題的預言一樣﹐大概錯不到那裡去。這個運動的後續動作會千變萬化﹐熱鬧非常﹐我除了會在往後的「補記」中﹐偶爾發表一下值五分錢的「寶貴意見」外﹐大概不會再特別談這件事了。喜歡看掌門人政論的朋友們必須了解一個事實﹕在我的心目中﹐政治本來就和宗教和愛情一樣﹐是世界上最 overrated 的三件事。If you stick around with me to the end, 也許我會慢慢告訴你我為什麼會這樣認為。

     現在回到阿扁。不知道大家看過一則報導沒﹖阿扁出巡﹐路人大指拇向下嗆扁﹐阿扁豎大指反嗆之。我看了這則新聞後真是無言問蒼天﹐全國人民要為一個人受那麼多苦。也讓我想起了有關所羅門王智慧的故事﹕

     兩個女人都說嬰孩是她的。所羅門王說﹕一刀兩斷﹐一人一半。嬰孩的親生母親急忙說嬰孩不是她的。免得嬰孩被切割而死。阿扁如果真的愛台灣﹐當它是親生﹐他怎麼可能會耍「要一刀兩斷﹖go ahead, make my day」的狠勁﹖遇到這樣的國家領導人﹐你除了「我思故我氣」外﹐還能把他奈何﹖

     但平心而論﹐「人民」要怪也只能怪自己。你們選阿扁一次還嫌不夠﹐再來一次。迎神容易送神難﹐尤其是瘟神。如果是泰國﹐事情就好辦﹐搞政變就像是吃咖哩雞飯一樣普通。政變既然不是咱們的傳統﹐唯一的辦法是立個法律﹕全民直接選總統﹐因此﹐全民也可直接罷免之。

     現在建議在美國的讀者朋友﹐像掌門人一樣﹐找個好位子坐好﹐千萬要保持心情平靜。阿扁早下台晚下台﹐遲早要下台的。怎麼下法﹐好戲在後頭。

     我倒是比較擔心台灣的倒扁群眾﹐希望他們眼睛睜大些﹐最後不要被政治人物利用。林義雄﹐李遠哲﹐俱往矣。骨節眼上﹐講些不痛不癢﹐刀切豆腐兩面光的話﹖這算哪門﹖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想一想﹐如果這次「人民」不穿紅衣服站出來﹐不拿出實力給政治人物 see one see﹐有人會甩「人民」嗎﹖在這裡﹐讓我再問一個「百萬元」的問題﹕除了施明德外﹐誰(個人﹐非團體)是這次倒扁運動的最大贏家﹖為什麼﹖掌門人用受教之心﹐洗耳恭聽閣下的高見。這篇文章和補記貼出後﹐收到一位讀者朋友寄來的「紅花雨」。「紅花雨」是台灣很有才氣的一位年輕作曲家譜的曲子和作詞。有男聲和女聲兩個版本。配上動人的畫面。我把它們放在「有話就說」裡﹐你一定要去看。我會在我下星期的補記裡再提醒大家。除非你上網看這篇文章晚了﹐或回頭再看一遍﹐你恐怕會錯過這個機會 (09/28/06 懷南補補記)


       FNDR 基金會的捐款已更新到9/19/06。請參考 《 民調篇/Fndr Project 最新貌7b捐結果 》。 仍然有不少認捐的朋友忘掉把支票寄來。您如果要我把您的認捐取消﹐請告訴我﹐沒關係﹐不必解釋原因。不然的話﹐我等。如果你發現我的記錄有任何不正確的地方﹐請告訴我更改。如果想多知道一些我們的理想﹐或將我們的理想介紹給您們的朋友﹐請點首頁左下的宣言。謝謝。We're here for a long haul。


       上個月的上網人數的最新數據已經出來了。有時間時我會更新。請有興趣的朋友隨時到「民調篇」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