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下出事了

2014 年04月06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04月09 日上網

        最近有朋友來信說﹕「掌門人寫專欄像習近平最近在德國回答有關軍費問題一樣﹕朋友可以選擇﹐而鄰居不能選擇。閣下從前還是『世界級』專欄作家時﹐鄰居全是些賣春藥的廣告。後來升段為『宇宙級』後﹐樓下的常客又被 FBI 逮捕。總結是﹕和掌門人做鄰居可以﹐但不能太接近﹐否則不是吃大力丸就是吃官司。比踢佢個屎忽出門更慘。。。」

        為什麼來信中突然冒出句廣東話「踢佢個屎忽出門」(原文中那個「個」字還是原汁原味有個口字邊)﹐這個典故我們以後找機會再談。現在先交代一下「不是吃大力丸就是吃官司」這句話的來龍去脈。

        不錯﹐從前做「世界級」的專欄作家時﹐不知道是信懷南三個字的信(姓)是 X 打頭呢﹐還是刊頭那張苦瓜臉讓人產生聯想﹐文章的左鄰右舍常常是賣特異功能玩意的廣告。後來從「世界」大躍進到「宇宙」後﹐美西版每星期專欄的樓下是加州參議員余胤良附玉照的專欄。專欄的文筆如何﹐沒看過﹐不知道。但想來是幕僚捉刀﹐每星期一篇﹐也算是為人民服務。

        回顧余先生的投票記錄﹐市立大學案站在希爾登旅館邊﹔禁賣魚翅案﹐站在中國餐館邊﹔入學平權案站在阿米哥邊﹔以及扮演禁槍的急先鋒但牽涉到武器走私是主要罪狀之一。要說信某和余先生是志同道合的哥們﹐那有點牽強。但同在一個屋檐下每星期見面不相識那麼久﹐樓下的有難﹐牆倒萬人推﹐乘機打落水狗的事﹐掌門人也是做不出來的。因此﹐這篇文章要談的不是余胤良﹐而是因余胤良被捕讓我想到一些現象和建議。

        首先﹐建議此間那一小撮仍然熱衷於台獨的死硬派﹐你們為什麼對余胤良情有「獨」鍾我不知道也沒必要知道。但不要在美國也搬出台灣什麼都泛政治化﹐什麼都是政治迫害那套搖旗吶喊。137 頁的起訴書﹐50 萬的交保費﹐FBI 沒有一點「底氣」敢如此大張旗鼓逮人﹖現在挺余胤良最好的辦法就是捐錢幫他請好律師打官司。其他的全是和主張臺獨一樣﹐ 光說不練沒用。

        其次﹐建議僑胞們在投票的時候不要老是只看黃面孔就認為是寶。政治人物眼睛的構造中外皆然﹐一眼只看得見鈔票﹐另一眼只看得到選票。所以別以為選個黃面孔的出來就會為黃面孔爭取福利﹐沒有這種事。余胤良想選州務卿﹐沒阿米哥和黑人的票想都不必想﹐這是為什麼他開始是贊成所謂的 SAC5 提案﹐後來又改變立場﹐是幡然「悔悟」﹖還是見風轉舵﹖那我就不知道了。

        當我看到余胤良手被拷上帶走的鏡頭﹐腦海裡出現的一個英文字是 what a pity 。Pity 這個字翻譯成「可憐」嗎﹖力道太強。翻譯成「遺憾」嗎﹖力道不夠。大概勉強可以翻譯成「可悲」吧。

        可悲之一是從余胤良非法收取政治獻金的數目來看﹐再加上上次聽說是因被他告密向冰果店收賄而坐牢的市參議趙悅明收賄的數目﹐比起洋人政客非法得到的數目﹐真是小「污」見大「污」﹐「米老鼠」(mickey mouse) 得緊。報載余胤良為區區七萬元競選債務而陰溝裡翻船﹐實在不划算。

        可悲之二是就算余胤良和黑道「蝦仔」打交道又怎樣﹖Big Deal? 紐約﹐芝加哥﹐邁阿密的政客﹐誰不和黑道打交道﹖問題是打什麼樣的交道和會不會被逮個正著﹖余胤良想幹軍火交易又被逮到了﹐算是手氣背﹐運氣不好。

        可悲之三是余和趙都曾經被此間華人捧為華人之光﹐他們對華人從政也的確立下汗馬功勞。我相信他們開始的時候一定抱著為人民服務的崇高理想問政﹐最後踏上權力讓人腐化的不歸路﹐落得一個黯然下場。

        可悲之四是政治是冷酷無情的遊戲。余胤良出事後﹐昔日戰友﹐民主黨的重量級人物都馬上跳出來和余劃清界限。同志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這是政客的職業病﹐也不必苛斥。不過華人參政太局限於華人社區和中國城舊勢力的模式也應該改一改了。我看了 FBI 調查的起訴書﹐除了覺得余胤良有點表裡不一外﹐也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大壞蛋。他和我樓上樓下鄰居多年﹐如今出事了﹐但政壇失足﹐後來捲土重來者不乏先例。在沒有被判罪前﹐他仍然是無罪之人﹐我祝他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