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馬失途

2006年4 月23日《坐看雲起時》專欄﹐4月25日上網

        先講清楚﹐我所謂的老馬﹐不是哈佛大陸留學生口中的老馬馬英九﹐我要談的是美國參議員馬侃 (John McCain) 和他在國家廣播電臺 (NBC) 星期天的訪問節目Meet The Press 中的一段談話。

        我一直敬馬侃是一條漢子。越戰時他飛機中彈﹐跳傘受傷被俘的時候﹐他的父親是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想想看﹐天下有多少戰區司令的父親﹐會讓自己的兒子冒槍林彈雨的險去深入敵境﹖身為飛行員的兒子﹐父親是四星上將戰區指揮官﹐不想辦法調個在夏威夷坐辦公室的閑差事﹐或像小布希一樣在老家當國民兵﹐開「隱形戰機」摸魚。就憑這點﹐我在2000 年特別去登記成為客串的共和黨﹐在初選提名時把票投給他。

        馬侃那時候有「自反不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頗具有話直講「野馬」( maverick) 的性格。 2000 年二月﹐他在一次競選演說中﹐批評美國宗教界極左派的 Louis Farrakhan 和 Al Sharpton﹐以及極右派的 Pat Robertson 和 Jerry Falwell 全是「偏狹者的代理人」(Agents of Intolerance)。

        共和黨的政治人物敢公開批評Robertson 和 Falwell﹐ 有點像台灣泛綠的政治人物敢公開批評李登輝﹐彭明敏一樣。需要很大的勇氣和正義感。但事實證明﹐勇氣不等於選票﹐正義感不能保證打贏選戰。結果我的票白投了。

        六年過去了﹐馬侃捲土重來﹐想爭取 2008 年共和黨的總統提名。今天馬侃的言論和 2000 年的馬侃有很大的不同。星期天 Meet The Press 節目的主持人羅梭 (Tim Russert) 問話的作風和口氣﹐雖不像麥克華萊斯 (Mike Wallace) 那樣尖銳﹐但也不會像賴利金(Larry King) 那樣故意放水。他拿出一些馬侃六年前的言論和主張﹐要馬侃解釋昨非今是的區別。其實有什麼好解釋的﹖除非不想當總統﹐要想當總統就得靠政黨提名。 在共和黨裡如果沒有基督教的基本教義派支持﹐休想會被提名。這是為什麼馬侃政治立場改變﹐並且向小布希一面倒的主要原因。目的還不是為了想接班。

        羅梭 在電視上問馬侃 Falwell 還是不是「偏狹者的代理人」﹖馬侃顧左右而言他。五月十三號 馬侃是「自由大學」( University of Liberty) 畢業典禮的主講人。你知道「自由大學」是誰創建的嗎﹖猜對了。就是那位自稱是「道德多數」的領袖﹐911 事件發生後的第二天﹐公開宣稱美國的同性戀者﹐贊成墮胎者﹐女權運動者﹐異教徒﹐要為美國遭「天譴」負責的 Jerry Falwell。我並不反對馬侃去「自由大學」主講﹐他有去任何大學演講的權利。問題是他面對共和黨極右派的樁腳能講他們不想聽的話嗎﹖

        對我來說﹐基本教義派是基督教的紅衛兵﹐是「黑羊」。他們那種不能容忍異己的狂熱態度﹐很多善良的基督徒和傳道人都不一定能接受。對傳播福音的功效也沒什麼好處。從另一個角度看﹐也許馬侃自認吸取了 2000 年的教訓﹐現在變成老馬「識」途而非「失」途﹐非得和敵人同眠了。

        這是選舉文化最大的罩門﹐為了贏得選票﹐今天的我不惜否認昨天的我。美名曰「務實」﹐曰「向前看」﹐曰「客觀情勢改變了」。曰「贏的策略」。

        長久以來﹐我一想起馬侃就想到台灣的沈富雄。 他們在他們自己黨內都屬於「孤鳥」型和「門神」型。「孤鳥」飛得高﹐看得遠﹐但沒朋友。「門神」在門打開時進入裡面﹐門關上﹐就在外面靠邊站了。他們最大的悲哀不是最後會選輸﹐最大的悲哀是他們代表的那種比較理性﹐比較中庸的訴求﹐在兩黨惡鬥的大環境下搞得姥姥不疼﹐舅舅不愛﹐沒有票房。越近選舉﹐他們就越想往「自己人」那邊靠﹐但結果會被兩面夾殺。這不單是老馬「失」途的悲哀﹐更是選舉文化的悲哀。

        「孰知不向邊庭苦﹖縱死猶聞俠骨香﹗」打贏選戰有那麼重要嗎﹖


懷南補記﹕在電腦上聽中時電子報訪問沈富雄談參選台北市長的政治理念。在所有可能參選的人中﹐包括宋楚瑜在內﹐論口才﹐老沈第一。論能力﹐老沈和老宋可以一拼。老沈說他清廉﹐正直﹐和精力旺盛﹐辦事有效率。。。他這些優點我都同意。但老沈絕對不會當選台北市的市長﹐搞不好﹐我看他到時候不選了也說不定。

       民進黨實在是一個很絕的政黨﹐靠它那不到 40% 的基本盤群眾﹐靠泛藍自己人窩裡反﹐六年前居然被他奪得了政權。照理說上馬打下了江山後﹐下馬開始治國﹐把那 40% 的基本盤弄大才對。但陳水扁和他身邊的狗頭軍師們﹐不知道是怎麼想的﹐硬是可以在六年之內把民進黨搞砸變成「命盡」黨。真是叫人匪夷所思。老沈混在一群「火雞」(turkeys) 裡﹐能飛到哪裡去﹖

       老沈早就應該和陳文茜﹐李永萍﹐鄭麗文﹐施明德﹐許信良﹐林義雄 一樣﹐離開民進黨。但老沈思想硬是搞不通。他說他不脫離民進黨的原因是陳水扁說他是「民進黨的防腐劑」。我不知道老沈講這話是不是在吃阿扁的豆腐﹐民進黨的「腐」﹐老沈發生了啥子「防」的作用﹖真是乾過癮。老沈不願意離開民進黨據老信(或像他第一次伊媒兒我的時候﹐搞不清我的年齡叫我信老)的分析﹐有兩個原因﹕

  1. 如同他自己說的﹐離開民進黨後﹐在黨內沒有發言的機會。他舉前主席林義雄為例。
  2. 但我有另一個個人的看法。老沈和林濁水一樣﹐表面上理性務實﹐但身體裡流的是台獨的血液。老沈在回台前﹐在美國已經住了十幾年﹐居家西雅圖湖畔﹐還有條小船。他放棄這種生活享受﹐回台灣搞革命。一下飛機就被海關說他帶禁藥被抓。沈台南一中保送台大醫學院﹐UCSF 的博士﹐腎科專家﹐如果要在台灣靠洗腎中心賺鈔票﹐還怕不會賺到「數錢數到手抽筋」嗎﹖由此可見﹐老沈從政﹐是頗有點理想主義和頗有點犧牲奉獻的精神的。現在要他否定民進黨﹐這不是等於要他否定他過去 20 年的歷史嗎﹖這是老沈 Identity Crisis 的問題。

       最近看報﹐標題是「同志拱謝﹐沈富雄自嘲末代武士」。老沈比喻亂多﹐不過他這個自嘲不是沒有道理。不管民進黨叫誰來選﹐都不會選上﹐老沈其實是幫泛綠一個大忙﹐奈何民進黨不領這個情。在所有的民進黨員中﹐老沈是唯一對泛藍的票源有影響力的人。

       我曾經半開玩笑對老沈說過﹕「你選台北市長﹐我為你站台」。掌門人一言九鼎﹐言出必行。如果有人好心看了這篇補記﹐把話傳給他。 他要我幫忙﹐只要我有這個能力﹐仍然是「閒話一句」。他雖不一定對我們這些「最後一代的內地人」有好感﹐但講義氣是我們「最後一代的內地人」的特色之一。比起他的那些同志﹐我看他和我交朋友划算些。

       如果有「觀眾要求」﹐過陣子掌門人信口神算﹐來一篇《誰是台北下任市長》的預測如何﹖別忘了我可是第一個敢白紙黑字公開建議宋楚瑜出來選市長的。


懷南補補記﹕補記登出後﹐收到一位讀者來信﹕

        Just visited your website. In the 補記 you said Lao Shen "做事有效力", should be " 效率".

        XHN is really Lao Shen's 知音。look at Shen's case, you see a 浪漫的理想主義 者﹐自以為漂亮地扮演悲劇英雄的角色﹐其實是“我執”太重﹐讓一個聰明人糊塗了。可惜呀可惜﹗


     最新的 FNDR 專案的實收款項﹐沒有什麼新的氣象﹐但照例更新到 4/25/06。 請看 《 民調篇/Fndr Project 最新認捐結果 》。 仍然有不少認捐的朋友忘掉把支票寄來。您如果要我把您的認捐取消﹐請告訴我﹐沒關係﹐不必解釋原因。不然的話﹐我等。如果你發現我的記錄有任何不正確的地方﹐請告訴我更改。如果想多知道一些我們的理想﹐或將我們的理想介紹給您們的朋友﹐請點首頁左下的宣言。謝謝。


     那位文風有點與眾不同﹐擅長跳躍式思想的 LT 讀者朋友。看了《莫窮氏阿米哥》後有些回應。信很長﹐我將它放在「有話就說」。請大家自己去上網看﹐我就不自動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