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為何來﹖

2013 年 8月11日 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8 月14 日上網


        1950 年的 6 月25 日﹐信懷南還在九龍青山道當難童﹐走在街上看到報攤上的號外﹐斗大的字說北韓什麼的。字雖然認得﹐但什麼意思並不知道。很多年後回想起來﹐那天號外的消息顯然是北韓﹐也就是大陸習慣稱之為朝鮮揮軍南下入侵南韓﹐也就是我們所謂的韓國。

        今年 (2013) 的7 月 27 日 是韓戰停火 60 週年的紀念日。美國和南韓﹐中國和北韓﹐都分別會有慶祝動作。今年中國官方對韓戰的停火協定不再定調為「抗美援朝」的偉大勝利﹐而將其稱之為「朝鮮戰爭」的結束。派去平壤參加紀念活動的代表是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李是 1950 年 11 月出生的﹐聽說原名為李援朝﹐後來老共政治氣候轉向﹐於是「援朝」改為「源潮」﹐以示隨著時代而進步也。

        這次源潮同志給金三世帶去了習主席的口信﹐別看他和金三世又是熊抱﹐又是香面孔什麼的﹐但兩國現在為了半島無核化的問題搞得就像一對怨偶﹐昔日恩愛不再﹐但基於很多原因又不能離婚。於是只好彼此敷衍﹐貌合神離。反觀最近南韓的朴槿惠總統訪華受到的禮遇﹐以及越南的總統和歐巴馬站在白宮門口招待記者發言。看在金三世的眼中﹐不吃味﹐不怒髮(pun intended)衝冠才怪呢。

        讓我們用公正的態度來回顧這段歷史。

        這場戰爭北韓的金日成怎麼說都是禍魁。他出兵南下的唯一原因就是想用武力統一韓國。那時的中國一方面沒有今天講明了不允許任何人在中國門口惹事生非的實力﹐又被蘇聯老大哥牽著鼻子走﹐再加上誤判美軍會跨過鴨綠江打到中國的東北。其實在 1951 年﹐美國的四軍聯席會主席﹐五星上將歐瑪布萊德雷 (Omar N Bradley) 就公開對國會議員作證時說過把戰線延長到中國﹕「是一個錯誤的戰爭﹐在錯誤的地方﹐錯誤的時間﹐和一個錯誤的敵人開戰」。結果人民志願軍渡過鴨綠江用人海和美軍的火海過硬。這一仗﹐人民解放軍犧牲慘重﹐贏了面子﹐輸了裡子。

        韓戰的爆發﹐直接改變了台灣的命運﹐杜魯門把美國第七艦隊往台灣海峽中間一放﹐告訴台灣的老蔣﹐你就在台灣好好養老﹐別動什麼反攻大陸的念頭了。對大陸的老毛則是﹕解放台灣要先過我這關才行。這樣﹐才有台灣和信懷南的今天。

        就在台灣發奮圖強把經濟搞上去的時候﹐海峽對岸卻一個運動接著一個運動內鬥不停。連領兵入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司令員彭大將軍都被整得悽慘以歿﹐含冤而死。放眼四顧﹐朝鮮的金氏王朝能夠三代獨裁﹐是唯一的受益者。

        60 年來﹐北韓除了會搞閱兵踢正步﹐太陽節萬人合唱《阿里郎》外﹐人民 GDP 的年平均數﹐從1960 年代領先南韓 (253 美元 v 82 美元)﹐到 2004 年落後南韓 900 倍 (86 美元 v 12431 美元)﹐變成了一個一窮二白的國家。奇怪的是北韓雖然沒有什麼傑出的理髮師﹐可以把他們的「偉大領袖」﹐「親愛領袖」﹐和「天下第一名將」的髮型稍微改良一下﹐但核子試驗和飛彈卻不時被他們祭出來敲詐老美。敲詐的次數用多了﹐招式已老﹐連中國老大哥和靠山都看不下去了。這是李源潮會見金三世時﹐兩人自言自語﹐毫無交集的原因。

        如果你我不是歷史的受害者﹐歷史看起來倒像是稀奇古怪的鬧劇。從官方記錄看﹐幫南韓抵抗北韓的是聯合國的「八國聯軍」。「八國聯軍」之所以能夠出兵﹐是擁有否決權的蘇聯﹐為了糾葛中華民國在安理會有常任理事國地位﹐在開會討論時憤而離席。你離席最好﹐我們趁機投票通過「八國聯軍」出兵。沒有「八國聯軍」﹐美國當然也會出兵﹐但總沒有挾 UN 以令諸國那樣名正言順。

        國際間沒有永遠的敵人和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咱們犧牲了那麼多中華兒女的性命﹐連毛岸英的命都陪上了﹐換來的是什麼﹖讓姓金的三個胖子能夠一脈相傳﹖傳來傳去能聽話也還說得過去﹐但吃你的﹐喝你的之後﹐抹抹嘴好像你欠了他家三輩子的債一樣﹐這豈不是把中華人民共和國當傻客 (sucker)﹖打這仗究竟所為何來﹖如果那些總數近百萬的陣亡將士﹐和超過兩百萬無辜遇難的老百姓地下有知﹐如果韓戰傷殘者和亡魂的父母﹐子女﹐丈夫﹐妻子問﹕為什麼要打這場戰爭﹖你能回答這個問題嗎﹖

懷南補記﹕

        寫了十幾年的專欄﹐發表過相當多的「寶貴/不寶貴/&*^%*&」意見﹐來信發火的只有三件事﹕

        其一﹐有關我寫白冰冰/白曉燕事件的評論。我寫的是什麼﹐忘了。為什麼有人要發火﹐也忘了。但原則上一定是批評台灣是個濫情和理盲的社會。就像這次台灣有個姓洪的士兵受虐致死﹐搞得上自總統下至走上街頭數以萬計的老百姓﹐都像無頭蒼蠅似的。聽清楚啦﹐掌門人只說一次﹕我不是認為洪小弟該死﹐我不是說洪家親人不該生氣﹐我不是說台灣的軍法制度不應該改革。我是說﹕台灣有多少阿兵哥﹐死了一個﹐不管多麼不合理﹐多麼冤枉﹐跟國防部長有什麼關係﹖跟總統有什麼關係﹖他們的職責是直接管阿兵哥的嗎﹖

        老馬哥這個總統真是把這個位置越做越小了﹐同樣的事情發生在美國﹐會搞成天大的事嗎﹖洪小弟的老姐拒絕和來祭弔的總統握手﹐就像是上次在舊金山空難死亡的三位中國女孩的家長﹐不讓出事航空公司的 CEO 進入靈堂致意﹐全屬於不識大體。飛機又不是CEO 開的﹐人家不來行禮你又奈何得了人家﹖

        我對洪小弟的「寶貴意見」到此為止﹐大概不會再寫專文評論。理由無他﹐並非怕閣下發火﹐實在是覺得教育大眾不是掌門人目前的 priority。 如果閣下要發火﹐請便。但想點新點子﹐不要老靠下面的兩招﹕

        第一﹐別問掌門人﹕「如果是你的小孩﹐你會同樣的想法嗎﹖」答案是﹕What difference it makes?

        第二﹐別怪掌門人崇洋。掌門人洋土都不崇﹐只崇國家領導人的風度和格調。

        其二﹐有關我認為宋楚瑜比馬英九適合做總統的評論。當年來信發掌門人火的人﹐除了一個住在 Arizona 的寄來一封「悔過書」外﹐沒有任何人來信道歉。不知道這些深藍鐵杆份子﹐有多少人現在還認為老馬是做總統的最佳人選。就算寫「悔過書」的﹐也只是為出言不遜而道歉﹐並非為自己看法錯誤而感到抱歉。又要聽清楚啦﹐我並不討厭馬英九﹐我是認為他被深藍鐵杆份子 overrated 了 -- 老馬長得很體面但沒什麼個人魅力﹔人很有教養﹐但絕非沒有心機﹔政治企圖心大過政治能力﹔是做幕僚的長才而非做國家領導人的高手。馬做總統最大的問題是沒有人怕他。他雖然清廉﹐但親信不清廉。和阿扁最大的區別是阿扁的老婆﹐小孩﹐親戚﹐部下都貪。老馬只有部下貪﹐其他的不貪﹐這是老馬的家教使然。這是為什麼我只批評他的治國能力和領導人性格而從不批評他的人品。老馬是被發我的火的那票人害慘了。

       最後一樁是我有一篇批評老共出兵打韓戰的文章﹐來信者為什麼要發火我根本搞不清。這十幾年來掌門人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凡是來信稱讚或認同掌門人「寶貴意見」者﹐文章都寫的很好﹐來信發火者文章都欠佳。掌門人慘遭雙重打擊 -- 既要接受批判﹐又要讀爛文章 -- 真是倒霉倒到印度國了。

       結論是﹕老共為什麼要打韓戰﹐你能說得出一個理由嗎﹖看到越南總統貴為白宮上賓﹐當年戰死在越南殺戮戰場的美國 G.I. 所為何來﹖豈不是大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