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以阿哥為師

2007年3月25日《坐看雲起時》專欄﹐3月27日上網

      又是一則美國政壇的笑話﹕有兩個兄弟﹐一個出海去討生活﹐一個進京當副總統﹐結果﹐從此再也沒有他們的消息。

      1947 年﹐有人要拱魏柏斯特 (Daniel Webster) 出來競選副總統﹐老魏的回答是﹕「我建議要埋葬我的話﹐等我真的死了才埋葬」。信不信由你﹐1912 年美國真有三百五十萬張票﹐在選副總統的時候投給了一個叫謝曼 (James Schoolcraft Sherman) 的死人。

      來年的台灣總統大選﹐藍綠雙方﹐誰和誰配﹐將會是熱門話題。在電視上看到李敖建議王金平不妨做馬英九的副手﹐等馬判刑後扶正。不錯﹐美國歷史上有十個副總統在任上扶正﹐但九個是因為總統去世。只有尼克遜的副總統福特是因為總統辭職而搬進白宮的。李敖反諷式的勸說﹐王金平當然不會當真。

      我也希望王馬能夠合作﹐但原因和李敖不一樣。王馬不同心﹐國民黨要想贏回政權﹐恐怕沒那麼容易。我對老 K 並非情有獨鍾﹐只是對民進黨執政的成績更不滿意。當年雷根和卡特競選﹐雷根只問美國老百姓一句話﹕「你認為你現在的生活比四年前好嗎﹖」我管你是「蝦米」天王﹐地王﹐你們讓阿扁亂搞了八年不出聲﹐現在還想繼續當家﹐天理何在﹖政黨政治的精髓是輪流做莊﹐不幸的是國民黨有老把喜事變喪事的特異功能。搞不好(現代流行的話是「喬」不定)﹐2008 再敗﹐到時候泛藍的朋友們又要呼天搶地﹐怪東怪西(就是不怪自己) 嘔氣到不行。

      華倫班尼斯(Warren Bennis) 「洛杉磯另外那間大學」的名教授也。他有一本叫《共治》(Co-Leaders) 的書﹐專門講老大和老二之間﹐如何互榮互補﹐共生共治的道理。其中有一章用 「阿哥」(Al Gore) 為例﹐詮述只要能掌握「共治」的奧秘﹐副總統的職位也是大有可為的。因此﹐不一定所有的副總統都該像老李的「沒有聲音的人」﹐或阿扁的「深宮怨婦」。有為者當以阿哥為師。

      美國歷史上﹐詹遜 (Lyndon Baines Johnson) 的副總統韓福瑞 (Hubert H. Humphrey) 受的窩囊氣最多。詹遜乃德州牛仔﹐講話很粗﹐有次公開對白宮記者宣稱﹕"Boys, I've just reminded Hubert that I've his balls in my pocket." 我很好奇﹐如果副總統是女的﹐詹遜口袋裡不知道裝的是什麼玩意﹖

      阿哥的條件不比柯林頓差﹐黨內初選敗北﹐在接受柯阿配之前﹐阿哥和柯林頓至少有三次長談。很多「共治」的細節﹐包括辦公室的距離﹐每星期的午餐﹐幕僚間的溝通等等﹐都先講清楚。柯林頓將副總統的資格﹐完全照阿哥量身剪裁。他們聯合發表那篇擲地有聲「把人民放在第一」(Putting People First) 的共同宣言 (joint manifesto)。宋楚瑜顯然對這段歷史非常熟悉﹐2000 年親民黨走的路子﹐多少有些當年民主黨的影子。奈何台灣選民不吃這套。老宋最後只好長嘆﹕我本將心托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班尼斯將「共治」的奧秘有八要八不要。八要是﹕要知己﹐要知彼﹐要給你老闆他要的和他需的﹐要知道「企業」的需要並能滿足這些需要﹐要能帶頭也能殿後﹐要知進﹐要知退﹐要自己下成功的定義。二不要是不要變成「鐵塔尼號撞冰山」硬碰硬﹐不要公而忘身犧牲了健康。

      其實「共治」的奧秘也不是什麼大了不起的武功秘訣﹐光說不練﹐到底比較容易。西賽落 (Cicero 的拉丁文 發音C 應為 K) 是羅馬時代的政治家。他曾經說過﹕「人有志於做老大﹐但如果只能做老二﹐並非不光彩的事」。這些年來﹐馬英九被人捧上了天﹐要他做老二是不可能的。王金平其實可以做一個像阿哥那樣能發生作用的副總統。他是不是有此智慧和度量﹐那就看國民黨的造化了。近代史上只有一個老中懂得「共治」的奧秘。我不說你也應該猜得到他是誰。

懷南補記﹕對掌門人來說﹐2007 年恐怕會是個非常具有挑戰性的一年。我用「具有挑戰性」來形容﹐是因為不知道還有什麼更恰當的形容詞。說「內憂外患」嗎﹖太沈重。總而言之﹐統而言之﹐2007 才剛剛過了四分之一﹐發生在咱們身邊的事已經比去年一年要多了。

     其中最叫人哭笑不得的事﹐是好幾個星期前的一篇文章給掌門人惹了一點茶壺裡的風暴 (放心﹐不是杜正勝要找我單挑)。風暴的發展如何﹐有什麼樣的結果﹐現在還不知道。只知道我原先在下星期天登出的文章﹐會被緊急換版登出我的回應。我究竟在講什麼﹐容我賣個關子。下星期看了我的專欄後﹐自然就明白了。

     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對法律有興趣﹐自己或家人是律師的讀者朋友﹐歡迎在了解我所謂的「外患」後﹐提供你對此事的看法。就算是對法律一竅不通的朋友﹐也請發表你主觀和客觀的意見。我要聽你的真心話﹐而不是要聽你支持我﹐或替我打氣的話(當然﹐我絕不會蒙著耳朵不聽這些話)。看來我會在將來的懷南補記中﹐繼續好好來談這件「外患」事。我早就說過﹐懷南補記往往比《坐看雲起時》的正文更有揮灑的空間。不上網的朋友錯過這個機會了。Stay tuned!


     現在回到「何不以阿哥為師」的主題。總統選舉﹐競爭者在爭取政黨提名的時候﹐個個自認是真命天子﹐不願屈居老二﹐彼此之間﹐你來我往﹐明槍暗箭﹐捉對兒廝殺是常態。但老美的政客﹐當他發現自己被提名的希望破滅後﹐不但認輸認得快﹐並且也認得很有風度(就算是裝也裝得很像)。因為他們深知﹐覆巢之下﹐豈有完卵﹖黨選輸了﹐陪葬的不單是黨的提名人﹐對自己也是有害無益。這是為什麼雷根敗於尼克遜後﹐仍然忠心耿耿為共和黨助選。不少共和黨的人欠他人情﹐這些人﹐後來都是雷根的支持者。老布希和雷根競選的時候﹐叫雷根的經濟政策是「巫蠱經濟」。這是很「毒」的指控。但後來老布希還不是甘心情願地做雷根「沒有聲音」的副總統 (誰做雷根的副總統﹐都會是沒有聲音。雷根號稱是 Mr. Communication﹐拿本電話簿給他唸﹐他都會讓你聽得津津有味)。

     因此﹐要考驗台灣民主的成熟度﹐不是看政黨提名前的熱鬧﹐而是看提名後內部整合的門道。台灣2008 年的總統大選﹐藍的這邊情勢已定。馬英九十年磨一劍﹐勢在必發。我如果是他﹐應該想通了。搞政治豈能不沾鍋﹖(要不沾鍋就回政大教書或學信懷南寫專欄)﹐現在已經是過河卒子﹐只有義無反顧﹐放手一戰。火車要開了﹐你王金平要上車也罷﹐不上車也罷。到時候火車照開不誤。你老王要怎麼幹﹐找老宋回來配也好﹐勸連爺爺唱鳳還巢也好﹐和老李搞第三勢力也好。大家驢背上看戲本﹐走著瞧。老馬非大將之才﹐但台灣的政治人物﹐一個比一個差勁﹐老馬哥至少是個規矩人﹐也很自愛。台灣現在需要一個想起來不會覺得很沒面子的政治領袖。其他的條件和要求都是次要。先把社會的價值觀改正過來才說。這是你這票該投馬英九的原因。

     綠的這邊﹐根據西方的政治倫理﹐在位的總統挺副手繼任是常規。不挺的話﹐二把手應該是瞎子吃湯圓﹐心裡有數。呂秀蓮是個異數﹐武功連阿扁都摸不清。叫她閃到一邊﹐她偏不信邪﹐硬要出來。大概是不服民進黨的大男人作風。我認為呂適合搞女權運動﹐不適合當總統。我講這話﹐不是性別歧視﹐呂是男的﹐我還是這樣說。原因是此人是個 「沒有導向的飛彈」﹐行為﹐言論非常難預料﹐和阿扁半斤八兩。當然﹐呂在哈佛喝過洋水﹐對波音公司敢說﹕shame on you.

     至於那個「方方土」先生﹐不知道吃了什麼藥﹐綠氣東來﹐突然非常神勇﹐連「台灣牛打敗中國馬」口號都喊得出來。如果我是馬英九﹐當我逢神便拜﹐遇廟則停的時候。我一定心中祈禱綠的那邊最好「方方土」能出線。看看「方方土」所謂的台灣牛究竟有幾隻。如果呂或游出線﹐民進黨輸定啦﹗這是為什麼陳水扁﹐邱義仁這些治國無方﹐選舉有一套的人要想盡方法先把沒希望當選的呂游幹掉﹐因為他們知道﹐專靠綠的選票﹐絕對贏不了大選。他們的看家把式是先騙後揍﹐當選後再修理中間選民。這是我認為台灣老百姓可憐的地方。老被「雙欺」﹕先被欺騙﹐再被欺負。國民黨和民進黨的鬥爭﹐是笨蛋對壞蛋﹐笨蛋老吃虧的鬥爭。這話我 N 年前就說過﹐前幾天﹐看到陳文茜在說同樣的話。

     剩下來的是謝長廷和蘇貞昌﹐這兩個人一「陰」一「陽」﹐一「柔」一「剛」﹐皆非易與之輩。兩人合在一起﹐我保證 KMT 會吃不完兜著走。泛藍的朋友們﹐記不記得掌門人曾提出的的兩個勸告﹕

  1. 馬英九 peak 得太早﹐並非福氣。
  2. 台北市長讓給老宋。不但斷了宋的 2008 總統之路﹐並且可以全力投入高雄及南部的耕耘工作。郝龍斌大不了又是一個個人魅力不如你馬英九的規矩人。在打選戰上是好幫手嗎﹖

     所以我說﹕ 2008 的藍綠對決﹐現在是 「5/5 波」。別說 5/5 波是平手。藍軍本來是領先很多的﹐現在被人追平。已經是敗象。要知後事如何﹐等掌門人先解決了「內憂外患」(尤其是外患) 後﹐ 請聽下回分解。Again, stay tuned!!


     FNDR 捐款細目已更新到3/2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