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南前記﹕這段前記和本文無關。只是想利用這個比較顯眼的地方對那些回應我上星期《懷南補記》的朋友們表示衷心的謝意。你的鼓勵和支持﹐我心懷感謝。來信除一一回覆外﹐不會公開。否則變成了利用你們的善意來 justify (辯解)我快閃 CACCC 的原因﹐那是沒必要的。

       我只希望在這整個事件中的一些重要的教訓和信息﹐不會因為我個人快閃戲劇性情節而被忘記。

       第一﹐由於大量的嬰兒潮 (1946 到1964 年出生的人)開始老化。你我的壽命因醫療科技的進步而延長。再加上歐巴馬的醫療政策﹐老年照顧﹐安寧照護﹐喘息照護﹐臨終關懷的需要會成幾何積數式上昇。用白話講﹕有很大的市場。

       第二﹐志工主義 (voluntarisms)﹐非營利組織管理 (Non-Profit Organization Management) 將成為「顯學」。老中想成立基金會或非營利機構的人會越來越多。但「餅」只有那麼大﹐要分多一點餅吃只有兩條路 -- 要就是懂得把餅做大﹐要就是懂得怎麼去增加競爭力。競爭大師 Michael Porter 的名言一定要活學活用﹕Do the different thing or to do the same thing differently.

       從前那種幾個志同道合的人湊在一起組織一個慈善機構﹐把親戚朋友拉來做董事會主席和董事的搞法恐怕要修正啦。尤其是如果要請一個有份量的執行長﹐那就得有一個夠份量的董事會去配合。董事會有兩個重要的責任恐怕不是一般老中會了解的﹕

       第一﹐募款﹐講得內行點﹐ To ensure adequate resources 是董事會的主要責任而不是執行長的主要責任。

       第二﹐Who runs the show? 是執行長不是董事會﹐更不是董事會主席。董事會有權選擇﹐開除﹐監督執行長。但原則是 NIFO (Nose In Finger Out)。CACCC 的問題出在對這兩點 unclear on concept. 我的問題出來我去之前不知道他們連這最基本的管理之道都 unclear on concept。

       沒錯﹐此事就此告一段落。



白頭山教主

2013 年4月14日 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4月17 日上網

        我一想到北韓(朝鮮)金三世就自然想起金庸《笑傲江湖》裡那個魔教教主東方不敗。但東方不敗和金三世還是有很大的區別﹕前者練功付了相當高的代價﹐金三世一副腦滿腸肥的樣子﹐最近號稱又有了四世﹐顯然沒認真奉行練過《泡菜寶典》中「欲練神功﹐舉刀自宮」的神功。因此﹐如真要過硬﹐北韓絕非老美的對手。金三世這胖娃基本上是個無賴 (the dude is a jerk)﹐自以為武功高強﹐ 把打仗當成在辦「家家酒」。

        魔教又叫日月神教﹐小嘍囉們很會對他們的教主歌功頌德拍馬屁﹐開戰前﹐照例敞開嗓門朗誦﹕「日月神教﹐戰無不勝﹐東方教主﹐千秋萬載﹐一統江湖」。據說金庸寫這段是在諷刺文化大革命時候的毛澤東和他的紅衛兵們。不獨有偶﹐最近在網上看到一篇《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政府﹐政黨﹐團體 3 月 30 日發表特別聲明》的全文﹐該文可信度我不敢擔保﹐但讀後時空錯亂﹐掌門人好像回到金庸筆下的場景中去了。

        該聲明一開始就宣稱﹕「鑒於美帝蹂躪朝鮮主權﹐侵害國家最高利益活動進入極其嚴重的階段﹐白頭山名將金正恩元帥緊急召開有關朝鮮人民軍戰略導彈執行火力打擊任務的作戰會議﹐並最終審批了火力打擊計劃」。在這裡容信某插播一句﹕這聲明不知道是翻譯太差還是原來的起草者水平太差﹐同樣是吹牛皮﹐馬英九的文膽推出來的「我已經準備好了」就簡潔很多。

        插播完畢﹐言歸正傳。聲明中稱金三世是「白頭山名將金正恩元帥」。白頭山是啥﹖是不是北韓的井崗山俺不知道﹐但一個 30 歲不到的小胖子﹐憑什麼有資格被加上「名將」的封號和「元帥」的銜頭﹖小胖子打過仗嗎﹖沒有。沒有打過仗的怎麼能被稱為「名將」﹖如果閣下認為這牛皮吹得太超過﹐更超過的還在後頭(我是照抄﹐文句不通﹐標點不明非掌門人和星島編輯之過)﹕

        「當前造成的嚴峻形式進一步明確證實了跟美帝和傀儡群用口頭較量的時代已經過去﹐要靠先軍槍桿子堅決決算的最高司令部的判斷和決心千真萬確。敵人應該放明白﹐在天下第一名將金正恩元帥的時代裡﹐一切都截然不同。現在﹐敵對勢力將徹骨地見識北頭山統帥的鋼鐵意志﹐無比的膽略和猛狠的作風﹐即沒有先軍朝鮮的星球是不會存在的。苦苦等待的殊死決戰的最後時刻終於到來」。

        好了﹐文抄公到此為止﹐否則簡直在騙稿費。但我引用上面這段話是有原因的﹕

        第一﹐聲明中提到傀儡集團「等」和傀儡「群」。傀儡是誰大家都知道﹐這個「等」和「群」指的是誰卻耐人尋味﹐會不會因愛生恨把老共算了進去﹖

        第二﹐吹小胖子是「白頭山名將」好像還不過癮﹐「天下第一名將」似乎更唬人。金一世是「偉大領袖」﹐金二世是「親愛領袖」﹐金三世後來居上成了「天下第一名將」意思就是「世界領袖」。金四世呢﹖難道非「宇宙領袖」不樂﹖

        第三﹐聲明中提到「沒有先軍朝鮮的星球是不會存在的」不知道是不是火星文﹐實在不知道這個「先軍」是啥玩意兒﹖根據慣例﹐知道的請舉手。

        第四﹐這是掌門人版權所有的獨門新發現﹐原來這篇聲明的起草人是「天下第一戰將」的政敵派到元帥府的臥底﹐目的就是故意把話講滿﹐到時候「天下第一戰將」光說不練不敢和美帝及其傀儡群決以殊死戰﹐那以後還能混嗎﹖

        我們現在笑金三世像一個白頭山山上的寨主﹐這樣的貨色為什麼會膽大如此﹐難道真是大力丸吃撐了﹖一個專制的國家為了鞏固個人的獨裁﹐也就是習近平博鰲講話所謂的為了一己之私﹐最常用的方法就是搞民族主義來一致抗外。這種愚民的手段過去的老共也是箇中高手。老美也真倒霉﹐每次都被抓來當靶子打。美國是帝國主義嗎﹖帝國主義的定義是這個國家佔人土地﹐搶人資源﹐奴人百姓﹐並且國家領袖說了就算。美國有這個能耐嗎﹖總統稱讚咱們加州總檢查長漂亮都要被左右兩派修理﹐最後要道歉。那像金小胖意氣風發﹐指指點點﹐背後的將軍們猛作筆記。黑馬下輩子一定希望能投胎做白頭山教主。

老大好,

        翻譯小組報到。

        老大最近幾篇對金三世的評論論點精闢,小弟完全同意。但老大竟搞不定這篇白頭山元帥檄文,研究老共歷史和政治多年的小弟或許可幫得上忙。

        白頭山者,長白山也。日本殖民韓國時金一世與小日本打游擊,根據地即為白頭山天池一帶,天池和大部份長白山在滿清和民國時代都在中國境內,但此地乃金氏龍穴也,所以在50年代潤之抗美援朝不夠過癮,同一時間金一世對白頭山提出領土要求,潤之兄大筆一揮就將天池東面一部份長白山土地劃入朝鮮。偉大領袖送給偉大領袖,誰也不敢吭聲。

        當今白頭山的中朝國界乃老毛大筆一揮的結果,結果今天變成金三世的金字招牌。老毛地下有知,不知是哭笑不得還是會笑嘆軍事獨裁在二十一世紀仍有傳人,吾道不孤也。

        先軍者,軍事第一也。『沒有先軍朝鮮的星球是不會存在的』有其極特殊的意涵,其實是這篇奇文中最重要的一句話。這句話翻成大白話就是沒有軍事掛帥的北韓存在,地球也不會存在。再進一步理解就是誰敢動金三世,他就要打熱核戰和大家同歸於盡。

        耍無賴到此境界,不能不佩服小胖子(非張系國也)。

        Cheers,

       Jay 4/18/2013

Dear Jay:

       翻譯小組及時趕到﹐敬業精神硬(唸嗯)是要得。

       白頭山就是長白山﹐本老大要猜的話﹐八九不離十是有的。先軍是軍事第一的天機則非信鐵嘴能參透出來的啦。

       老弟最後提到小胖子非張系國兄﹐我得解釋一下﹐以免讀者霧煞煞。

       您曾經告訴過我﹐您和童老太太有數面之緣﹐系國兄讀大學時曾經是童家公子的家庭老師。小胖子則是童老太對張兄的暱稱。童老先生曾是台灣白色恐怖下的受害者﹐童家小姐也曾來信自稱是懷南讀友。童老太現已往生多年﹐張兄自崑南論劍後久無往來。人事滄桑﹐本來就是這樣。倒是老弟多年來仍然是最後一代的內地人網上常客。一路行來大概也有近十年了吧。其間贏了我一瓶Bordeaux 紅酒。不能怪老弟﹐要怪老宋不爭氣和掌門人專為「下面的狗 (under dog)」打抱不平的壞習慣改不了。時也命也﹐其奈之何﹖

       前陣子有官在身﹐每星期寫專欄時週身不舒服﹐心理障礙很多﹐不知道該寫啥﹖如果胡說八道﹐信口開合如故﹐好像和身分不合﹐不甚得體。突然間悟出這些年來我之所以能每星期寫一篇從不間斷﹐最大的理由發現「自由自在﹐諸法皆空」的 free spirit 乃是信文的原動力。而我從前根本不知道這個原動力的存在。直到無意中失掉了它才警覺這 free spirit 對我如此重要。我現在也真能體會出為什麼 Richard Nixon 辭職﹐Art Buchwald 會變得如傷考妣的樣子。我下星期還是談金胖娃﹐實在是欲罷不能也。如果沒有金三世﹐如果我現在還是什麼執行長﹐能如此放肆嗎﹖有得就有失﹐天下事當如是視之。

       至少我現在知道先軍非先君的筆誤。多謝來信指教。

懷南敬覆 4/18/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