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夜雨

掌門人有三個徒弟:大徒弟叫信望愛,二徒弟信達雅,小徒弟叫信不信。有天掌門人把三個徒弟叫到跟前來吩咐道「賢徒們啦,你們追隨為師的學武藝已經有好一陣子了。俗話說師傅帶進門,修行在個人咱們蜀山派的前輩鄧老爺子曾經說過『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從現在開始,你們各自下山,到江湖上去磨練磨練。十年後的今天,回來報告你們闖蕩江湖的心得。」話畢之後,師徒四人拱手互道珍重再見,後會有期而別。

 

師父偶來松樹下,高枕石頭眠;山中無日,寒盡不知年。徒弟們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今天是信掌門和他三個徒弟別後重逢見真章的日子。

 

掌門人先問大徒弟:「我信望愛呀?談談你的總結經驗吧!」

 

「日光之下,其實並沒有什麼新鮮的事,江湖上一般人追求的東西,無論是財富也好,智慧也好,權力也好,名聲也好,到頭來都是空的空。凡事都有定期,萬物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收成也有時,跑得快的不一定會贏,力量大的也未必得勝,聰明的人不一定能得飽,懂道理的不一能得到財富,而靈巧的人也未必能得到喜悅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若是強壯的可以活到八十,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開始的時候我覺得很懊惱沮喪,好像一切努力都沒有意,不過我後來終於悟到也許我們所有的迷惑,都是因為我們不承認自己是罪人的故。也祇有認罪悔改接受救恩,信奉唯一的真神,生命才有意。『因信稱義』不單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道路。」掌門人聽了後,笑了笑沒說什麼。

 

信達雅接著:「在這些漫長的月,我一直在尋找心中的那分平安,我找到了快樂;我找到了苦悶;我找到了瘋狂;我找到了寂寞;我找到孤單的痛苦;但是我並沒有找到平安。笑傲江湖的結果,我發現有三種看起來很簡單但其實非常強大的力量在影響我:對愛的望,對知識的追求,和對人類受苦的那份憐憫之心。愛情與知識,把我帶到靈魂的最高點,但是由於那揮之不去的憐憫心,我不得不回到地上。我希望我有能力解別人的痛苦和戰勝邪惡,但我沒有那個能力,因此我也必受苦,但回頭來,這趟江湖行旅還是得的,如果有機會,我還是樂意再走一趟。」掌門人聽了後,笑了笑也沒說什麼。

 

最後輪到信不信了:「一開始,我並不知道為什麼要有這趟江湖行。但到了最後,我也漸漸瞭解到並且珍惜這趟江湖行的機和奧秘。」

 

「我缺乏大師兄的信心和單純,但對的信心往往造成屬靈的驕傲,以為自己知道什麼是正確的答案,但很可能不瞭解什麼是真正的問題。我也沒有二師兄的熱情和勇氣,江湖上揚名立萬的多屬二師兄這類。但過多的熱情和懷疑祇會讓我們迷失焦點,能提出最好問題的人往往不是有答案的人。大師兄有可能得到生命而失掉生活,二師兄則容易因太重視生活而失掉生命。」

 

「我一直想在生命和生活中找到一個平衡點。為了這個平衡點,我的確吃了不少苦頭:有人因為我不能接受世界上有『一個尺碼合所有』的對答案而認定我頑固無救;有人因為我不喜歡湊熱鬧而我驕傲;我心中有神但不信教;江湖上的各門各派都不可能把我當成自己人。振衣千仞崗,濯足萬里流,我這一路行來,遺憾有一些,但也沒什麼得抱怨的。有輸有贏,有笑有,不過,I did it my way.

 

信不信講完後信門三徒非常恭敬地等候掌門人的最後講評。掌門人先喝一口「烏龍」提提神、緩緩道:「三人行,則必有我師,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於弟子,你們這趟江湖行,已經遠超過我能教導的。信老大學到智慧,會得到永生。信老二學到知識,遲早會得『諾貝爾』。至於信老三嗎?註定是「門神」的命:看起來兇巴巴的但心腸很軟,門開著你會在裡面,門關起來你就在外面扮演旁觀者的角色,為師的祝你好運。」

 

懷南補記這篇文章是我一生中表態表的最清楚的文章。有人把它貼在網上但是漏掉一些句子。我現在把它補全登在這裡,因為這篇文章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總結了我對生命和生活最基本的看法。

 

文章中我引用了《舊約》「傳道書」和「詩篇90章」來詮釋「信望愛」靠信心稱義,和對永生盼望的理想。我用羅素在他出版的自傳中的序文來表達一個現代知識份子「信雅達」因崇尚理性,追求完美而面臨的無力感和掙扎

 

對「我是什麼,我不能掩飾,我不是什麼,我不能偽裝」的執著,是「信不信」一生老惹麻煩的開始,在「信」仰和「懷」疑之間尋求那個平衡點的確很「難」,但比起「我是什麼,我想要掩飾,我不是什麼,我非要偽裝」過一生,可要容易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