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書豪與姚明

信大瞎點鴛鴦譜之三

2012年2月19 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2月22 日上網

        林書豪和姚明的區別﹕一個是不該發生的發生了 (overachiever), 一個是該發生沒有發生 (underachiever)。

        林書豪 (Jeremy Lin) 的故事究竟是被後人津津樂道的「林氏瘋」(LIN-sanity)﹖還是安迪。沃活(Andy Warhol) 所謂的每個人的一生都會出15 分鐘的「臨時風(頭)」﹖一個事實不能否認﹕在 2012 年的二月的第二個星期﹐美國職業籃球 (NBA) 史上發生了一件史無前例的傳奇。

        一位紐約讀者的來信說﹕「期待看你寫給林書豪的公開信﹐我認為他目前的成就已經超越了姚明以及任何一位華裔的運動員。。。他的成就很可能來自華人聰明的基因﹐加上西方文化的養成。我曾經看過一位華語記者訪問洋基棒球王姓投手﹐那位投手的回答是一般老中球員的標準答案。從那時開始我就認定這位投手的前途有限。結果被我不幸而言中 。。。。」

        把林書豪拿來和姚明比也許並不公平﹐認為老中的小孩﹐天生就比一般人聰明也可能有以偏概全 (stereotype) 和不正確政治性 (political incorrect) 的嫌疑。但我同意這位讀者的看法﹐這是我為什麼要把林書豪的崛起和姚明的退役﹐以及他們代表的價值拿來加以分析比較的原因。

        姚明挾 NBA 選秀狀元的雄威﹐帶著全世界老中籃球迷以及狂熱民族主義者的厚望君臨美國。我寫過三篇文章講他﹐公開表示我不看好他的三個主要原因﹕

        一是心態 (mentality) 問題 -- 心態直接受文化和語言的影響﹐姚打中鋒不夠狠﹐更不要說是主動扮演球隊領軍 (go to guy) 的角色。

        二是打法的問題 -- 姚明打 NBA 三個罩門﹐要靠別人給他球﹐不能自己製造機會﹔不搶進攻籃板球﹔和傳球的技術太差。這是為什麼我不喜歡看姚明打球的原因﹐因為老是看他在球場上跑上跑下白花氣力。

        三是球隊問題 -- 姚的教練和控衛很草包﹐沒讓他發揮。

        2010 年的 9 月 9 日﹐我在這個專欄寫 《Dear 林小弟》﹐回頭來看那篇文章的內容﹐包括我給他的一些意見和期許倒也還算中肯。但我有鐵嘴直斷預測他會有今天嗎﹖當然沒有。林書豪的故事是你我一生中才會碰到一次的故事﹕他現在變成了所有亞裔男孩子都想傚法的楷模﹐和所有亞裔女孩子都想嫁的對象。一個星期前﹐他白天坐紐約尼克隊冷板凳的最後一位﹐晚上睡他哥哥公寓的沙發。他的故事只有在「十年磨一劍﹐劍出九洲驚」的武俠小說裡才看得到。

        林書豪在球場上的成就遠非姚明可比有幾個不同的客觀和主觀因素值得一提﹕

        第一﹐林是控球後衛﹐顧名思義﹐球在他手裡。一流的控球後衛如 John Stockton, Jason Kidd, Steve Nash 都有一個特點﹐他們運球如飛﹐知道該投就投 (要進才算)﹐該傳就傳 (傳給隊友得分才算)﹐這種能力叫「場上視覺」(court vision and sense) ﹐第一流的控衛才有這種能力。同時﹐一個好的控衛在場上會提昇隊友的表現﹐林有這些本事﹐姚明沒有這些本事。

        第二﹐因為他在美國長大﹐對美式籃球文化不陌生﹐這是為什麼你會看到他在球場上指揮隊友跑位置的鏡頭出現。隊友知道只要位置跑得好﹐球自然會到﹐也容易得分。

        第三﹐林是一個非常謙虛的年輕人﹐這可能和他家教與信仰有關。如果你聽過他回答記者的訪問﹐他老是歸功與教練和隊友﹐事實上是他讓他的教練和球隊起死回生。林的態度誠懇﹐不是作秀﹐這也是別人喜歡他的原因。

        第四﹐林書豪的故事﹐經由英文主流媒體鋪天蓋地的報導﹐在我的經驗中﹐從來沒有一個華人後裔能成為各色人種共同的話題﹐你也許會奇怪為什麼這種魅力林有姚沒有﹖理由很簡單﹕林書豪代表的是普世對懷才不遇者的同情﹐對好人出頭的喜悅﹐對奮鬥不懈者的尊敬﹐對哈佛畢業生能打 NBA 的好奇﹐對《灰姑娘》(Cinderella) 的祝福﹐對《小車立大功》(Little Engine That Could) 故事結局的嚮往。更重要的是老中居然能 DUNK (灌籃)﹐這簡直讓洋人佩服到五體投地。

        但最後我也有兩點「寶貴意見」提供給林小弟和他家人參考﹕第一﹐當別人問你究竟是「台裔」或「華裔」的時候﹐回答是﹕「我是在加州出生﹐父母來自台灣的美國人」。第二﹐職業籃球不過是十個成年人穿著短褲﹐你爭我奪一個圓球的遊戲罷了﹐沒什麼大了不起。你目前革命情勢雖然是一片大好﹐但別被勝利沖昏了頭腦。保持你的價值觀﹐我為你加油﹐多保重﹐別受傷﹐Enjoy the journey。

懷南補記﹕本來想寫點補記﹐發現想發表的寶貴意見還不少﹐於是決定再寫一篇有關林書豪的文章﹐好歹賺點銀子買下星期下鍋的米。(文章寄出去了﹐倒是真有一些「寶貴意見」。希望林小弟的父母有機會看得到﹐因為不是有那麼多人會像我這樣有本事﹐也願意講真話。文章的標題是 《林書豪的考驗》懷南 2/22/2012.)

        不過大家也不要太失望﹐如果閣下還沒有看過我最近加在《老宋與尼克遜》後面的讀者迴應和懷南敬覆﹐值得回頭去看看。As a matter of fact, 通常讀者迴應都是在文章上網後才收到的﹐各位不妨養成好習慣沒事就溫故而知新一下。上網溜溜﹐看看有沒有新的補記﹐順便為 《最後一代的內地人》的 hit count 加幾筆。雖然沒銀子但卻有面子﹐只好退而求其次呃。


OK, 說正經的﹕《最後一代的內地人》網站存在的原因是維持「群德基金會」的基本盤。維持基本盤的原因是當信懷南謝幕的時候可以學雷根﹕ My friends: We did it, We weren't just making time. We made a difference..... All in all, not bad, not bad at all .... And so .....《請看一篇文章﹐特別感謝群德基金會的 core members.》 如果你是用 Microsoft Windows/IE Browser, 你可能有兩張照片看不到。請改用Mozilla Firefox/IE 。用 Apple 的朋友應該沒有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