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書豪的考驗

我也林來瘋之一

2012年2月26 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2月28 日上網

        如果您到現在還不知道林書豪是何方神聖﹐不知道「林來瘋」(LIN-sanity)的影響面有多麼廣﹐那我猜閣下可能正在 LIN-coma (臨昏迷)或處於LIN-tuned-in ( 零進入)狀況。

        要瞭解「林來瘋」的威力﹐單是上谷哥看美國各大報對林書豪的報導和評論﹐上 Youtube 看各電臺的訪問和林得分和妙傳的錄影是不夠的。您一定要把文章最後的讀者迴響一併看完﹐只有這樣您才能掌握一般民眾對林書豪和「林來瘋」原汁原味的反應。也只有這樣﹐您才不會被中文媒體選擇性的報導矇蔽。

        我這篇文章主要是對林書豪和他的家人扮演「魔鬼的辯護士」(Devil's Advocate) 的角色﹐指出他們今後可能會面對的考驗。

        第一個考驗來自球場上的挑戰。開始的時候﹐ NBA 其他的球隊根本不知道尼克隊的 17 號是哪顆蔥﹐在防守上被林殺個措手不及。從現在開始﹐各隊將針對林有制衡性打法。我對林在球場上會遇到的挑戰並不太擔心﹐林的球藝 (skill set)不是一天練出來的﹐也不會一天就消失掉。尼克隊中明星球員不只一人﹐林的薪水可能最低﹐如果要靠林得分才能贏球那就完蛋了。林必須減少失誤﹐增加助攻﹐加強防守﹐切入上籃和外線跳投都能得分。衡量林在尼克隊的價值不是在他每場能得多少分﹐而是看他能不能帶領球隊贏球。這是林一鳴驚人前沒有的壓力。

        第二個考驗來自媒體的炒作。媒體不問中外﹐水準都每況愈下。林書豪面對媒體﹐回答任何問題都極為得體。但林的父母屬於非常低調的人﹐他們在台灣的親戚是否也是善於應付媒體我不敢說。林已經公開打過招呼﹐希望台灣媒體不要去騷擾他的親戚。希望這陣「林來瘋」一下子就過去﹐林書豪安心打球﹐其他人安心過日子。但媒體炒作議題往往走火如魔﹐林家對下面三個議題要小心應付﹕

        種族議題 -- 成功」有很多母親﹐「失敗」就變成了孤兒。樹大招風﹐英文是 It comes with the territory. 前陣子美國媒體對林用了那個敏感的 C 開頭的字﹐結果 espn.com 以史無前例的速度開除了一位編輯。林書豪本人都說此事已經結束﹐人要學習原諒。但政治人物基於本身的職務和利益﹐很可能不會輕易放過抗議的機會。無知而自大的老美當然應該教訓﹐但咱們老中的心態也要調整。掌門人住在加州﹐往往覺得老白才是少數民族。老中自己要有信心﹐對種族歧視別那麼敏感。林小弟對這個議題表現的態度是不卑不亢﹐不煽風點火是對的。

        歸屬議題 -- 林書豪在台灣的叔父﹐對美國媒體強調說林的父親說林是台灣人。這事有些奇怪﹕第一﹐為什麼要用傳話﹐第二﹐強調台灣人是什麼意思﹖難道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經濟學人雜誌》最近有兩篇文章提到中共官方對處理「林來瘋」的新聞有些尷尬﹐文章指出林如果生在中國﹐絕沒有今天的成就﹐因為他個子不夠高﹐不會成為國家機器培養的點子。老實說﹐林如果生長在台灣也照樣沒戲唱。林書豪是台灣留學生的小孩﹐乃秉承中西文化﹐ Made In USA 的優良產品。林家除非是主張臺獨的死硬派﹐沒必要去淌台灣人非中國人的渾水﹐也沒必要搞得中共下不了台。三邊通吃才是上策﹐別打開台裔非華裔那罐蚯蚓 (Don't open that can of worms)。沒必要。

        信仰問題 -- 林書豪是「真」基督徒。「真」基督徒的必備條件之一就是「心中相信﹐口裡承認」。因此﹐林的談話中﹐感謝神的恩典 (God's Grace) 是很正常的事。但宗教信仰屬於私人的行為﹐美國是個多元化的國家﹐非基督徒還是佔大多數。聽清楚了﹐我不是建議林書豪隱藏他的信仰﹐我是建議他不要變成 另外一個 Tim Tebow. Tim Tebow 是真基督徒沒錯﹐但他 In your face 的信仰方式引起很多非基督徒的反感﹐變成被人愛恨兩極化的運動員。在隊友中 Tim Tebow 的人緣也不太好﹐林沒必要為信仰把事情搞砸。最重要的﹐林現在對年輕人的影響力無人能比。如果他是我的兒子﹐我會告訴他最有效的「傳」道方式是「行」道。像我前面說過的﹐我在扮演「魔鬼的辯護士」的角色。我很喜歡這個年輕人﹐我希望他的故事成為世界上最激勵人心的故事。

        人在成名前遇到的挑戰是「奮鬥」(struggle)﹐成名後的挑戰是「誘惑」(temptation)。奮鬥容易克服﹐誘惑不容易克服﹐這是 Jeremy 面對的考驗。

懷南補記﹕林書豪傳奇現在正式進入第二階段﹐林來瘋是否能持續下去端看一件事 -- 紐約尼克隊由林書豪先發能否贏球﹖能贏球就能進入東區前八取得下一輪複賽的資格。就算覆賽第一輪就敗下陣來﹐林小弟的行情明年將會看好。但如果輸球比贏球多﹐或輸贏各半﹐那紐約總教練的飯碗將會不保﹐林的前途也會由紅翻黑﹐林來瘋也瘋不到那裡去了。

        明天(2/29/2012) 對克里夫蘭隊就是新一階段的開始﹐如果在眾將歸隊﹐主場出賽﹐居然還贏不了戰績輸多贏少的克里夫蘭隊﹐那我看大勢不妙﹐叫林小弟「豪神」的報紙編輯們﹐我勸各位趕快去洗個冷水澡﹐把發熱腦袋殼給冷下來再發佈新聞。

       我這篇文章中提到的四個議題 -- 球場表現﹐ 種族歧視﹐政治立場﹐宗教信仰﹐只有第一個議題和籃球有關。可見我認為林面對的嚴苛考驗﹐主要來自場外而非場內。

       在鋪天蓋地有關林書豪的報導中﹐我挑出幾條比較輕鬆的來談談「我的寶貴意見」﹕

       有個黑面漢子﹐打拳的﹐他說他的黑面兄弟們在球場上的表現如林書豪者比比皆是﹐但得不到媒體關愛的眼神﹐因為林書豪是亞洲人﹐才會有如此轟動。此人的腦袋可能是因為打拳的關係變得頭腦不清了。我看了那麼多同意和不同意「他的*&^(*&^意見」的文章﹐沒有一篇抓到重點﹕

        重點之一﹕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是新聞﹐黑面漢子﹐球技高超﹐so what? 豈有新聞價值﹖這點都搞不清楚還發表什麼「他的*&^(*&^意見」﹖

        重點之二﹕如果有個黑面漢子﹐哈佛經濟系畢業﹐立志打 NBA﹐結果一年內被炒兩次魷魚﹐眼看又要第三次被炒時﹐把握最後的機會﹐一鳴驚人。再加上進退應對非常得體﹐充分表現出有家教。。。如果有這樣的黑面漢子﹐掌門人照樣欣賞。問題是很多人只看林小弟在球場上的影響力﹐而忽視他在普世價值觀的影響力。

       林書豪在回答記者問題時提到他身為亞裔美國人﹐給他一種 chips on the shoulder 的感覺。用這個成語來回答有關種族歧視的問題﹐林書豪不愧是哈佛畢業的。

       ROC 駐舊金山辦事處說要給林小弟護照。Why? 想抽所得稅嗎﹖實在是興奮過度﹐拍馬屁拍到馬腿上去了。

       報上提到林書豪還沒決定打 PRC 國家籃球隊的消息。大佬﹐有冇搞錯﹖林書豪是美國參議員不給面子在馬英九面前說的﹕I am sorry Mr. President, I have to tell you that Jeremy Lin is a blue blood American. 我不知道林小弟怎麼可能代表 PRC 打奧運﹖

       老中的毛病﹐就像是上次台灣選總統﹐本來是好事一樁﹐該開開心心的各人選各人的﹐但就是有人頭腦不清﹐老是把開開心心的事搞得緊張兮兮好像性命交關似的。結論是﹕各位父老兄弟姐妹們﹐拜託HOLD 住﹐Take it Easy, Chill out, Relax。別忘了籃球不過是十個成年人穿條短褲﹐在場上跑上跑下搶一個皮球吧了﹐不是什麼天大的事。做一個熱心的觀眾(如下圖)﹐來信發表點寶貴/不寶貴/^*&^%* 意見都行。 OK!?


ESPN Photo
紐約劉君﹐多年讀友也﹐Die-Hard 林小弟的粉絲。本尊上了 ESPN 電視。經其允許﹐將寄來的照片上網與各位分享。

WJ Photo
這張照片是登載在世界日報上的。


懷南補補記 (3/2/2012)﹕有關林書豪的文章登出後﹐收到不少讀友來信(OK﹐ OK﹐這次「你的」也算是「寶貴意見」﹐但「他的」仍然是「&^%*%$ 意見」總可以了吧﹖


先生,早晨。

        剛看了您的專欄文章《林書豪与姚明》。

        懷才不遇,古今都有,漢時韓信,便是古例。

        雖說行行出狀元,但華人父母仍保守,還是希望子女能從事工程,醫學等等与文化有關之職業的多。重文輕武,華人之常情。

        姚明笨重,在籃球場上像一條高杉一樣平移來平移去,全無巧技妙技可看,靠高而已!我不喜歡看他打球!

三藩市

朗月高山 (2/19/2012)

朗月高山先生﹐早晨﹕

       這年頭買星島日報看信懷南文章的﹐都是稀客。謝謝來信。

       你形容姚明是「長杉」頗為另類。發明「移動的長城」的人當會氣到不行。平心而論﹐姚明出手的 form 非常標準﹐soft tough 在長人中算是一流。罰球奇準﹐比那個叫俠客的黑面壯漢不知道要高明到那裡去了。

懷南敬覆 3/2/2012。


老大早

        一早就看到剛出爐的經濟學人最新有關林小弟在大陸走紅,老共進退兩難的文章,一定要讓您瞧瞧。如果將大陸體委或政治局內那些人對林小弟走紅現象搔頭晃腦,不知所措的錄影帶放在網上不知有多好。

        至於台灣媒體不自愛的現象林小弟也發話了,不過我看效果有限。

        老大有事沒事經常提醒我們這些《海外華僑》對祖國的事情不用瞎緊張,但是林小弟總算咱們自己人,起起哄不過分吧?

Cheers,

Jay (2/20/2012)


老大早,

        報紙專欄與部落格還是有時間差,林小弟文章千呼萬喚始出爐,偏偏尼克兩大球星歸隊後三場輸兩場,煞風景又反高潮。

        籃球是團隊運動這項特性在林小弟和尼克隊的身上真是發揮得淋漓盡致。林小弟從 Linsanity 以來在進攻表現除了失誤偏高、罰球不夠準、左邊突破不穩外其他發揮可圈可點,而這幾項缺點可由經驗累積改進。但是林小弟一對一防守時明顯跟不上能夠快速突破的後衛。最近三場比賽除了小牛隊沒有快速後衛此項缺點沒有特別彰顯,其實尼克在這三場全隊防守漏洞百出,遠不如七連勝時雖然只有一群副將上場時,對方即使突破林小弟,但後面有人補上。在緊要關頭的第四節滴水不漏,人人拼死防守,不論是籃板和地板球,搶球那奮不顧身的氣勢讓敵手膽寒。

        始於MIT Sloan那一套數字管理在各行各業無往不利,NBA更是奉為圭臬,但我認為目前的尼克隊一加一已小於二。尼克兩大球星各休息近兩三周,上場後一時生鏽手感不好情有可原,但是防守和籃板靠的是團隊拼勁,手感和手氣都不重要,連勝期間將士用命的化學作用在兩個占全隊47% 年薪的球星上場後反而不見了。

        這讓我聯想起老蔣打徐蚌會戰在數字上佔盡先機卻一敗塗地。黃百韜是老蔣極少數的非嫡系愛將,黃百韜被圍碾莊前老蔣的如意算盤是用黃做餌吸引共軍主力,再派精銳部隊夾擊來個反殲滅。算盤打得頂呱呱,但老蔣一生專心培養嫡系,養出一堆除了打仗外什麼都會的驕兵悍將。嫡系將領看著雜牌軍出身的黃百韜得寵,紅眼症發作。結果黃維走走停停在雙堆集被擋了下來,徐州的邱清泉與黃有宿怨,一直拖拖拉拉要等老蔣下軍令狀才肯快馬加鞭。黃百韜七軍團覆滅,黃本人自殺,黃(維)邱兩人都是倒下的骨牌之一,沒落著好下場。徐蚌短短兩個月折損國軍精銳近1/3,是老蔣敗走麥城全盤皆輸的關鍵戰役。徐蚌結果乃人心軍機盡失不得不然,戰前統計數字再漂亮也沒用。

        尼克教練是個好好先生,不以激發球員向心力聞名,著名的是進攻戰術,不是防守。連勝期間林小弟凝聚全隊的作用遠大於他的得分,但由目前阻止尼克成為第一流球隊就是明星球員不拼命,贏球光靠手氣這種負面的能量會抵銷林小弟正面的能量,讓老球迷乾著急。

        另外一個隱憂不是別人,正是紐約球迷。尼克隊全隊年薪每年不是NBA第一就是第二卻睽違冠軍近40年,紐約球迷已有躁鬱症傾向,Linsanity 至今不過三個禮拜,紐約球迷球評由原先13 輸11場的倒盡胃口已經開始大談尼克隊季後賽該拿到東區前三名。揠苗助長,莫過於此。

        不過林小弟的言行舉止實在讓人欣賞,用Righteous 這麼強烈的字來形容都不嫌過分。我是個無神論者兼不可知論者,但我願意相信說不定真有雙無形的手正藉由林小弟告訴世人一些訊息,才會將如此好樣的小朋友放在紐約這Gothem City,又以如此戲劇法化的方式讓他崛起。

        Can't wait for your next Linsanity essay.

Cheers,

Jay (2/22/2012)

Dear Jay 兄﹕

       我兄對林小弟打球的描述﹐尤其是「搶球那奮不顧身的氣勢讓敵手膽寒」云云﹐簡直像我的老同學盛竹如在轉播籃球比賽。硬是要得 (川音)

       但本老大也是服了你﹗好端端的在實況轉播林小弟打球﹐怎麼突然 sub-routine 到徐蚌會戰(親愛的大陸同胞﹐徐蚌會戰就是你們所謂的淮海戰役啦)。寫到這裡﹐讓本老大再name dropping (other than 盛竹如) 一次﹕邱清泉將軍的公子在 UW/Madison 讀博士時是故人鄭心雄家聚會的常客﹐印象中邱兄擅長講冷笑話。離開 Madison 後各奔東西就沒再見過面了。如邱兄無意中逛到這裡﹐請接受懷南致意。

懷南敬覆3/2/2012。


老大好!

        看了你兩篇關于林書豪的文章,很贊同你的觀點。我覺得現在的媒体對他炒得太熱,希望媒体不要毀了他。希望林小弟能看到你的文章(不知道他是不是信老大的粉絲,我覺得不會)。至於林老爸嗎﹖可以把老大的話帶給林小弟。可貴的是林小弟很聰明,很會處理好各种關系。在我看來,他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就如老大以前所說,体能是一大短處,他的中投罰球還有防守都有待提高,記得大明星如喬老爺和湖人當家的都靠跳投吃飯,林小弟這樣靠插進去或分球的打法是不是能長久還有待觀察,希望他不要受傷,運動壽命長久。

        在林書豪打哈佛時我就注意他,因為那時我儿子剛開始打球,我讓儿子看看林的球,讓他這個ABC也有信心打球。現在很多人看到林小弟的成功都來圍觀了,各种各樣的寶貴和不寶貴意見都出來了。什么种族問題,我覺得很不以為然,高中和大學時的林小弟身体條件就是不好,球探不找他球隊不簽他是很正常的。還有什么大陸和台灣找林小弟參加國家隊,真不知道那里來的消息。我個人認為林書豪就是興趣+努力+運气的成功例子,希望老中家長們都能借鑒,當然這個興趣不局限于体育,也可以是音樂或其他什么。

        我估計過一陣子老大還得寫一篇有關林書豪的文章,因為后續的事情會很多。

祝老大身体健康!

LW (2/29/2012)

Dear LW:

        叫咱們老大的越來越多了﹐這樣也好﹐總比叫什麼信老﹐信公﹐信大毛﹐聽起來要神氣些

        林小弟當然不是掌門人的粉絲﹐至於林老爸嗎﹖信懷南如果不被世界日報林少予那個 idiot 給喀嚓掉﹐林老爸還有可能看到掌門人的寶貴意見﹐現在可難說了。

        你猜對了﹐我會再寫有關 Jeremy 的文章﹐不過要等這陣林來瘋﹐人來瘋高潮過去後再說罷。人多的地方﹐掌門人能不去就不去。《十年後的 Jeremy 林》這標題如何﹖

懷南敬覆 3/2/2012


掌門人,您好

        拜讀了您林書毫的考驗一文。當是林來瘋現象成形以來,我看過最中肯的評論。身為北美華人,看到林破繭而出的奮鬥歷程,與有榮焉。他的故事有如東方版的Cinderalla,希望這個骨子堿O龍的傳人的NBA驚奇之星,能夠繼續展現中西合壁的光芒。讓我們一起為他加油。

Regards,

JC 2/29/2012

Dear JC:

        本來想說「我完全同意您的寶貴意見」﹐但再一想覺得不妥。這不是把您認為信文最中肯的點評也算進去了嗎﹖不好意思。

       多謝來信分享。

懷南敬覆 3/3/2012


Dear Mr. Xin,

        前兩天讀了您有關林書豪的專欄文章,很贊同。我也說說感想。我不赶時髦,也不追星。剛開始對林瘋狂并不在意,盡管以前听您提到過他。偶然讀了他的報道,沒想到也跟著瘋狂起來。受您啟發,我也問了我兩個問題,欣賞他什么,佩服他什么?其實我并不太清楚欣賞和佩服的區別,對我來說似乎即可互換又可以兩者兼有。姑且這么說吧:

        最欣賞的 - 在突如其來的盛名前保持從容謙虛,贏了球,歸功于隊友,輸了,責任自己扛。怀才不遇時,不怨天尤人,坦然接受命運的安排(他說是神關了這扇門,可又在別處開啟了另一扇)的同時,又自強不息。他24不到已有這般智慧,我42 時才開始覺悟去學習。他這超出年紀的成熟和智慧是我最欣賞的。

        最佩服的- 文武雙全。從貨真价實的哈佛生到NBA。技術全面,即能沖鋒陷陣,又能指揮資格比他老的隊友。短短几天,就帶領球隊扭轉連敗的頹勢,還讓全隊面貌一新。年紀輕輕,在場上場下自然流露的領袖風范是我最佩服的。

        我想正是他的這些素質使他的故事遠遠超越了籃球,激勵了無數人。

ZR 2/26/2012

Dear ZR

       抱歉﹐妳的簡體字到了我的文字處理軟體上就自動變成繁體﹐這並非我故意要「反攻大陸﹐復興中華文化」。

       我完全同意妳的見解﹐以林書豪的年齡﹐在 ABC 當中都算是成熟懂事的年輕人﹐非常了不起。謝謝來信分享。

懷南敬覆 3/2/2012


掌門人你好,

        鋪天蓋地的「瘋」言「瘋」語中,這麼clear-headed 又中肯的話難得可貴,希望有人把掌門人這篇文章傳給林書豪和他的家人看看。

        對林書豪球場表現,我也來湊熱鬧,發表一下「寶貴意見」吧。

        我觀察到的是兩個關鍵時刻:第一個是眾所矚目2月14日對Toronto 最後一秒的三分殺著。

  1. 在這種情況之下D'Antoni 居然沒叫timeout 而放任林去發揮;很多人說D'Antoni用林書豪只是迫於形勢,死馬當作活馬醫的時候不小心押對了寶,但在這場賽事的關鍵時刻放手交予兵權,就表現出他的作風與膽識,證明示林在他麾下打球是跟對了人 。(話又說回來,如果當時紐約是落後一兩分而不是平手,D'Antoni 還是很可能叫timeout的。)
  2. 林大權在握肩負重任居然大剌剌揮手叫隊友清場;不錯林是當紅炸子雞,畢竟還是新手,但隊友們乖乖聽話退開了,這不但表示林膽色過人,自信心超強,他更能把這種信心與掌握全局的氣勢投射到隊友身上,令他們心悅誠服接受調度。
  3. 這點好像很少人提到,林大動作揮退隊友,擺出單槍匹馬衝鋒破敵的架勢;前一回合才給林切入籃下得分加罰球,對手豈能不加意防避重蹈覆轍?所以看到防守者稍稍退後作出截擊的準備,還扭頭察看兩旁是否有screen 給林掩護,中計,林要的就是這點空間這點防衛分神,於是BANG!結果全世界都看到了;這表現出林的機智。
  4. 之前不少球評家分析林的外線不夠隱定,這關鍵一球表示林不斷有進步不斷有突破;當全NBA的scouts都在分拆林的套路尋找林的穴位,林要持續「瘋」下去,這點非常重要。

        第二個很少人說到:All-Star break前夕對戰 Miami,紐約被殺得落花流水,林書豪被全程包夾,是他破繭而出後打得最差的一役。我觀察到關鍵的一幕是,時間只剩下秒數零頭,兩隊得分差距太大,勝負已定,通常哪個球員拿到球都只讓time run out。林偏偏還要上籃拿分,結果還是被卡掉,吃了癟。我看到的不是奮戰不懈,打到最後 buzzer 的精神,而是frustration,林好像失去了冷靜,(希望他不是因為關注stats,這一場他11投1中,8分。)沒有人忍心苛責,也不必要雞蛋裡挑骨頭,我是在觀察關切他的心魄。 EQ超高是林的優點,被打窒氣勢但不能被打垮格局,以後這樣的挑戰還很多,就算失手被破功也要守住元神。

        明星賽之後球季進入後半段,傳統上大家都getting serious。All-Star break對林書豪也是個坎兒,這之後林來瘋是否持續,會否再創高峰,全世界拭目以待。掌門人提出的幾點「減少失誤﹐增加助攻﹐加強防守﹐切入上籃和外線跳投」很全面,都有道理。但重點在於,林最要補強的是外線準確度。林式絕技的特點是靈動,會有愈來愈多的對手在防守上針對性的 rough him up。外線神準不只減少可能承受的physical hit,(如果單只這樣就不是林書豪了,)還可以拉長對手的防禦線,充份發揮一球在手triple threats(投、切、傳)的攻效。

        至於球場外的挑戰,nobody says it better than you do, Master Xin.

祝安,

ZF (3/2/2012)

        PS: 很高興終於fast forward 到另一個有趣的題目。當然,看掌門人寫台灣政治還是很過癮,還是很期待你的「老李與XXX」和其它篇章。只不過台灣大選已過去了,老和尚揹小媳婦過河,河也過了,小媳婦也放下了,大家move on 吧。

        掌門人說,對於我們海外的這群人,台灣大選只不過是spectator sport。我曾想回應,大家在這裡作隔岸觀,是spectator 不錯,但任何一種sport 也不會有台灣大選那麼繫心,豈能等而言之。後者牽動的層面感深且廣,不是要切身才值得關心的。想不到林來瘋突然來襲,哦,還真有種spectator sport 這麼牽動人心的。

        還想說一下,Mr. Jay 的觀點很全面很深刻,與掌門人或對論或唱和都非常精彩,相得益彰。我們旁觀者有眼福了。

Dear ZF:

       看來您是個籃球高手﹐光看球不打球是寫不出這種分析的。林小弟有大將之風﹐由對多倫多暴龍隊最後的三分絕殺可以看得出來﹐對那球我一直很想加以解說﹐現在非常高興有人 steal my thunder 。不過我在這裡還是要補充一點「我的寶貴意見」﹕

       投籃是機械式行為﹐凡是在籃球場上混過的都知道我在講什麼。Jeremy 那三分球進不進的關鍵﹐信心很重要﹐而信心在那時候是沒時間去想的。暴龍防守者怕他切入上籃﹐沒有貼身防守﹐因此給他留下投 3 分球的空間。林乘機出手﹐進不進球除信心﹐技術外﹐還要靠運氣。「運氣」是最大的不確定因素﹐對運氣的認知也是最具有爭議性。

懷南敬覆 3/3/2012


信老,

        Your brief touching on the religious topics jogged some thoughts of mine.

        Your advice to Jeremy Lin that "「傳」道方式是「行」道." 說得真好! A good school is made famous by the deeds of its teachers and students. Good curriculum materials are necessary but not sufficient. What we often say that "Do not judge Christianity by Christians" is really just a frustrating paradox.

        I did notice Tim Tebow's "in your face 的信仰方式" mentioned in your latest article. A core Chinese value is "己所不欲, 勿施於人", which is a very considerate wisdom, whereas a core American value seems to be "己之所欲, 當施於人", despite the recipient's preference. This righteous-felt aggressiveness inevitably leads to arrogance and preemption. An offhand example is that I learned that a very popular Chinese priest published a great discovery of his, in which 老子 was actually an ancient eastern Christian seeded in China two thousand years ago by God. That must have thrown a few Taoists out of balance. (given that discovering similarities exist between Taoism and Christianity is one recommendable contribution)

        I also agree when you said that self-elevation, "自我提昇", being one of the reasons for people choosing to be religious. Although it is debatable whether one needs to join a religion, or not to join any religion at all, to obtain good values and wisdom for living in this world.

        信老之 "人生行旅,來去本無由", 老方心有戚戚:

        When China just opened up in the early 80's, I remember an American actor was very excited; he took a long trip inside China to explore. In his words, he wanted to "Find China ". However, he traveled long and deep but still failed to see the mysterious and fascinating China that he was looking for. While he was so disappointed that the place in his dream was just a land full of old structures and ordinary people, many struggling to live and survive; he suddenly realized that this WAS China, and he was living in the China that he had been looking for all those time. Only after that awakening, had he really enjoyed the beautiful trip.

        We were so extremely lucky to be born into this world. Through the good and bad, pain and joy, we experience this journey, hopefully with deep gratitude. There are certainly uncertainties to be afraid of, hoping for, dreaming about, and to believe in, we ought not to focus too heavily on the creation and after-life myths and stories, and muddle up or neglect this enjoyable, yet very limited pond of life. We must realize that this IS heaven, and we were already given a heaven that we have been dreaming on. Only after this awakening, will we really appreciate and enjoy this wonderful journey of life.

        By the way, LinSanity continues in accordance with God's plan...格小子硬是了得(川音), 交關靈光咯(上海音)...嘿嘿嘿...

Regards,

老方 (3/2/2012)

Dear 老方﹕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能得到你的迴應﹐空谷足音﹐是懷南之幸。

        有一事相求﹐我年齡也許比你大 -- 這年頭無論走到那裡「我年齡也許比你大」這句話好像都用得著。但你自稱老方﹐那何不叫我老信以示親切。

       "己之所欲, 當施於人" 是基督教的特色﹐搞不好就變成了 In your face 的傳教方式。我知道並了解你講的 (I heard and understood what you said. Thanks)。

       你最後的那一段話﹐是我對人生行旅的基本看法﹐I could not have said any better.

       As a columnist (OK, 就容我放肆說﹕as a writer), it is my privilege and honor to have a loyal patron like you over the years. In a gorgeous day like today, you make me feel that I have not wasted my time to put my two-cent on a piece of paper weeks after weeks. For how many years I have been doing this since the beginning? Nobody remembers; Or for how long I will be kept on going until the end? Only God knows......

       把握當下﹐ count the blessing, and enjoy the journey.

懷南敬覆 3/3/2012


Dear Bob,

       Lin's thinking more than luck

        From your latest article's comments:

        暴龍防守者怕他切入上籃﹐沒有貼身防守﹐因此給他留下投 3 分球的空間。林乘機出手﹐進不進球除信心﹐技術外﹐還要靠運氣。「運氣」是最大的不確定因素﹐對運氣的認知也是最具有爭議性.

        I have different thought to share with you:

        Jeremy Lin intentionally did two things to mislead Jose Calderon defense of Toronto Raptors.

        (1) he waved his teammates to move underneath so that he had rooms to penetrate;

        (2) he cross-dribbled to tell Jose: I am ready to penetrate. After these two moves, Jose moved 2-3 ft away to defend his cut. Thus, he had the room to shoot triple.

        By the way, at that game, Jose got 25 points in the season-best record. I enjoy his strength, which is of little discussion, that Lin always "think to play" for his performance.

        In one-word comment, he uses "brain" to study, to think more than others.

        Thx.

Phillip 3/3/2012

Dear Phillip:

       I hope you know that when I talked about the "luck", I was thinking more or less from the'philosophical" and "biblical" points of view. I didn't mean it the same way of football's "Heil Mary play".

        Anyway, basketball is not like the game of "Go", B-ball is not a thinker's game. In reality, if Knickers can't win the 硬仗 like this afternoon's lose to Celtics, 林來瘋不會維持很久。到時候我希望頭腦發熱的老中不要抓狂。現在就開始練信門秘笈裡的 MBE (Management By Expectation) 準沒錯。

懷南敬覆 3/4/2012



老大早,

        剛剛看到您這禮拜的讀者回應和補記才知道老大與邱清泉將軍公子為故人,當場直冒冷汗。小弟聊天胡言亂語,陪斬太多,不小心辱及邱君先人,我知道當年許多內戰失利將領家屬到台灣之後吃了些苦頭,除了鮮少例外如黃效先等,其他後人都極力爭上游。不管邱君是否真與老大聯絡,小弟先為此無心之過道歉。

        看來此間華人內行球迷人數不少,這次的讀者回應水準高也好看,但看回文日期又是以上網時間為切換點。世界日報棄此市場,星島你丟我見撿卻不能擴展灘頭堡,世界事不如意者十八九此其一也。

        小弟正安心等待待會林小弟客場戰Celtics,應當是場好球賽。

        Have a great Sunday.

Jay

Dear Jay 兄﹕

       徐蚌會戰已經是歷史公案﹐張系國最近也用來比喻蔡小英敗選的原因之一。我與邱君麥城過客偶遇﹐算不上是熟朋友。老弟筆下並無不敬﹐就算邱兄看到﹐也無妨。

       倒是你提到的世界/星島﹐我有點寶貴意見回應﹕平面媒體乃夕陽產業﹐平心而論﹐你告訴我現在的世界日報有什麼好看的﹖星島的資源較豐﹐深入報導的內容比較多些﹐但台灣來的說不看星島就不看星島。該報在北美各地的銷路﹐除貴碼頭外﹐皆好過世界﹐原因是香港和大陸來的華人現在遠比台灣來的多。

       年輕一代老中不看報﹐我們這代看中文報的人逐漸老成凋謝。世界日報管理階層﹐明知回天乏力﹐多抱著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的心態﹐全是些溫水裡煮著的青蛙。中國時報已經賣給「娃娃牌」賣零食的(報紙標誌是個娃娃﹐你能把這種報紙當真嗎﹖)世界日報/聯合報遲早會被人 take over.

       我最近重看《射鵰英雄傳》仍然很欣賞洪七公。我不時棒打一下林少予﹐其實是好玩。世界日報能夠容許這個另類的「林來瘋」發生﹐證明我把他們比喻成溫水裡煮著的青蛙沒有冤枉他們。如果不是我寫了一封電郵給聯合報的頭頭﹐紐約世界日報的頭頭連信都不會給我一封。但最讓人啼笑皆非的是我寫信給聯合報的頭頭時﹐稱其為「世兄」因他是我的晚輩。想不到紐約世界日報的頭頭給我的信中也稱我為「世兄」﹐這不是比他大老闆高了兩輩﹐變成和大老闆的祖父王惕吾同輩﹖這簡直是胡鬧。 掌門人還算厚道﹐今天我沒提名道姓﹐那時也沒頒一個信門烏龍獎給他。在此之前最後寫信稱我為「世兄」的是楚崧秋楚伯伯。

       我說過﹐人的悲劇有兩種﹕希臘式和莎士比亞式。掌門人天縱神勇﹐一生除兩種「悲劇」(用了括號)皆具外還槓上開花﹐多一種「悲劇」﹕老鷹掉在地上要和 turkey(s) 打交道。如兄所言﹐世界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此其「二」也。信然﹗

懷南敬覆 3/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