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是馬英九

2008年1 月27 日《坐看雲起時》專欄﹐1 月29 日上網

        如果我是馬英九﹐我馬上叫人在全省各縣市的競選總部外面掛個文宣大看板。上面倒數記時﹐提醒台灣老百姓現在離阿扁下臺還有幾天。文宣設計是張支票﹐上款是台灣老百姓﹐中間寫「我答應您明天會更好」﹐然後是親筆簽名。背景是黨徽作旭日東昇狀。

        我心裡有數﹐在未來的兩個月﹐如果我言行不犯大錯﹐謝長廷不可能贏我。就算謝長廷現在和陳水扁完全切割﹐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只要泛藍不被勝利沖昏了頭腦而得意忘形﹐泛綠想在三個月內從崩盤到翻盤是不可能的。我的策略仍然繼續以阿扁和民進黨為主要對手﹐將謝長廷邊緣化。強調政治清廉﹐經濟繁榮﹐和社會和諧的競選主軸。挑戰民進黨執政八年的成績單﹐讓數字替我講話。

        國民黨在大陸敗給了共產黨﹐在台灣敗給了民進黨。以及民進黨執政才八年﹐又把政權還給了國民黨﹐原因都是一樣的﹕我們輸不是對方棒﹐我們贏也不是自己棒。國民黨是否能不重蹈權力讓人腐化的覆轍﹐我的領導能力是關鍵。

        我會用兩張 5 X 7 的卡片﹐把我認為什麼是「重要」和什麼是「緊急」的事分別寫下來。在就職演講中﹐我會把什麼是既重要又緊急的事說清楚﹐講明白。讓全國老百姓都知道我執政的優先次序和方向。目標不要貪多﹐五到八項就夠了﹐都是在四年內能立竿見影的事。新官上任有半年的蜜月期﹐半年內我要樹立一些讓人耳目一新的新作風。

        個人形象是台灣老百姓把票投給我的主要原因。對我任命的部下﹐話先講在前頭﹕要做官就不能發財和鬧緋聞。我會告誡他們﹕如果連老婆﹐兒女﹐親戚都管不住﹐你還能管老百姓嗎﹖「清廉政府」不是隨便叫叫的口號。

        有人批評我沒有魄力。非要張牙舞爪﹐大呼小叫才叫有魄力﹖我最大的問題是陳文茜說我的﹕過份自戀﹐太在乎別人喜歡我。做大事的人不是要爭取人見人愛的人緣獎。做總統的目標是要好人喜歡我﹐壞人討厭我﹐敵人尊敬我﹐朋友疏遠我﹐弱者依賴我﹐能者輔助我。如果要做大事﹐我必須以此為目標。

        我最大的挑戰是怎麼才能把國民黨的一些舊包袱丟掉。這些舊包袱如果丟不掉的話﹐我永遠不能大步往前行。我認為除了中華民國和國民黨這兩塊神祖牌不能丟外﹐其他的都可以重新定位﹕中國民黨沒有「中國」兩個字有什麼關係﹖只要不換成「台灣」國民黨就行。為什麼不能把三民主義吾「黨」所宗改成吾「國」所宗﹖黨產要快刀斬亂麻處理掉。二二八﹐白色恐怖﹐老蔣的功過和我有什麼相干﹖真相只有一個﹐還原歷史真相是歷史家和學者的事﹐不是政黨的事。斷了利用省籍情結來騙選票者的根(yes, pun intended)﹐不能讓這些人老把二二八和省籍情結當大力丸來用吧﹗

        台灣本來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國名叫台灣(中華民國) 或是中華民國(台灣) 可由老百姓決定。在平等的政治個體 (equal political entities) 平臺上和大陸談雙贏的友善合併(friendly merge) 不是賣台。捍衛台灣的民主﹐自由﹐和繁榮﹐堅決反對惡意併吞(hostile takeover) 也不是反中。

        邱吉爾當選首相時曾說過一句話。他說﹕「我的一生都是在為這刻做準備」﹐這也是我的寫照。將來有一天﹐希望歷史會這樣記得我﹕

        「八年的綠色噩夢由我結束﹐台灣經濟力和競爭力重振是由我開始﹐和大陸的關係是因我而改善﹐台灣人民明天會很好的信心因我而建立。我以台灣福祉為重﹐用人唯才﹐政治清明﹐沒有重犯從前國民黨和民進黨執政的錯誤」。

懷南補記﹕最近收到幾封讀者朋友的來信。Phil 指出我提到的「宇文亮」﹐應是「宇文」先生而非「宇」先生。前輩是單姓或複姓我不知道。但我的確不知道「宇文」為複姓。我已立刻回信致謝。

       柯先生指出「用人唯才」非「為才」。這﹐我是知道的。我的中文輸入同音字常選錯﹐發現後去信更正已太晚。這種事要靠編輯的眼力。 柯先生叫我「信軍師」﹐算是又加了一個新稱呼。我也有信向柯先生致謝。

       下面這封不回都不成。

懷南大人:

        請以最速件將"如果我是馬英九"e-mail 給馬英九競選總部,或國民黨吳伯雄先生,這是一個強有力的文宣廣告,有現在也有未來。請幫我們大家一個忙,給您叩頭了。

        葉XX等敬托

XX等眾賢弟﹐妹﹕

       此事自有有心人為之。不必掌門人多事。

       叩頭乃封建行徑﹐以後原地起立默禱可矣。不能壞了信門門規。被人叫大人倒是頭一遭﹐有點受寵若驚。以後別再亂叫了。但您叫我大人﹐總比叫我小人夠意思。所以﹕    懷南拜謝了。


       其實我這篇 《如果我是馬英九》倒是花了點心思寫的。由於篇幅的關係﹐我刪了一段。那段是預測離選舉日越近﹐馬的對手就越慌。越慌就越要出怪招﹐專門找非議題 (non-issue) 來當議題打選戰。因此我的建議是不隨之起舞。就好像球賽領先的隊﹐沒理由沉不住氣。我也提出要有「總統相」(“presidential-look”) 。可惜台灣的選民不懂“presidential-look”的重要性﹐克林頓最近在南卡州講話失掉(前)總統相﹐他老婆的票馬上就跑到歐巴瑪那邊去了。

       果其不然﹐老謝現在猛和老馬算 20 年前拿過 綠卡的舊帳﹐選總統的人難道沒有更重要的議題可辯嗎﹖看來老謝也不是什麼大將之才﹐李遠哲說要聽了他和馬的辯論後才決定支持誰。辯什麼﹖辯綠卡與愛台論﹖C'mon, give me a break (來呀﹐給我一個破)﹐李遠哲曾經是美國人﹐李登輝是共產黨﹐陳水扁﹐呂秀蓮參加過國民黨﹐「謝」﹗ 你也曾經拜過宋七力﹐這賬怎麼算﹖(英文文法是﹕ 你也曾經拜過宋七力﹐這賬怎麼算﹖「謝」﹗) 你們硬是想把我氣死不成﹖

       新官上任有半年的蜜月期﹐和提出 5 到 8 條重要施政方針﹐不是我「隔空亂抓藥」抓來的。它們在管理學上都是有根據的。管理學上有個重要的原則﹕ the significant number seven plus/minus two。5 到 9 是最有效的數目。

       我文中列出做大事的人應追求的目標﹐和台灣領導人在歷史地位上應有的抱負﹐這可以算是掌門人愛台灣的具體表現。畢生功力﹐免費奉送﹐ 夠意思吧﹖我老弟來電話建議繼續寫《如果我是謝長廷》﹐《如果我是吳伯雄》。。。一直寫下去。幹嘛﹖吃撐了沒事幹﹖「如果我有銀子拿」﹐張三﹐李四﹐王二麻子我都可以替他們出餿主意。


       啊﹐幾乎忘記了。我 二月八號去 Columbus, Ohio, 九號在Northern Kentucky University 拋頭露面。Northern Kentucky University 離 Cincinnati 七哩﹐在一個叫 Highland Heights 的地方。如果你是 FNDR 基金會的 core member, 你正好也去那個聚會﹐務請過來打個招呼。我好親自謝你。詳情可向 aj.wang@ge.com 打聽。


       OK, Miller Time! (Again?)

       有朋友看了我推銷 The Best of XHN Volume I -- In My Life 的文宣說﹕「你倒是很會寫廣告嘛」。我心想﹕廣告有什麼難寫﹖要寫得出自己都不信的廣告才叫難哩。

       The Best of XHN Volume I -- In My Life 銷售的情況暫時保密。理由很簡單﹕賣得太好﹐我不好意思。賣得太差﹐你不好意思。但有幾件事要交待一下﹕

  1. 信記地下工廠採 make to order 制﹐定貨來了才開工。 最近發現廠房設備太舊﹐有罷工的趨勢。不過請別擔心﹐地下工廠生產可以外包。Keep the orders coming.
  2. 有「顧客」建議在包裝上可以改進﹕比如說將掌門人的「英姿」用 printable label 貼在 CD 上造勢。我的回答是如果將來還有 Volume II, Volume III ﹐到時可以考慮擴充地下工廠的設備。當今之計還是低調點好些﹕Never buy the book just because the cover。不過有「顧客」附上 Happy Birthday 的 sticker 要求貼上寄給朋友當禮物。這是很好的構想。基於為人民服務的原則。掌門人也照辦了。唉﹐地下工廠遇到的花樣還蠻多的。
  3. 我老是說我那 Volume I CD 裡有 25 篇文章和 25 支背景音樂﹐事實上是多少﹐我也沒真正去數過。反正比 25 多就對了。在這 “25”首歌中﹐Yesterday When I was Young 開頭的那段獨白﹐聲音像誰﹖他老兄最近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講話老幫他老婆的倒忙﹐這不是故意要砸「信鐵嘴」 (IM 信) 的招牌﹖我寧願他去找 Monica 小姐。 還有﹕唸 In My Life 的人你應該聽得出是誰的聲音吧。最近看到有人在網站上轉載 In My Life ﹐說是「信懷南的詩」。真要命。
  4. The truth is: 我回頭看這些文章﹐今生今世﹐我再也寫不出來了。Sad? Not really.

       有人當然知道我故意把我想得到的文學大師的名字一字排開﹐來和掌門人露的「那手」做比較是開玩笑。於是建議乾脆在那些名字後面加個「等」字﹐以免滄海遺珠。Good idea。。。。如果你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你可以回頭去看前幾個星期的補記或往下看也行。

        “The Best of XHN Volume I” 的 CD 裡有 25 篇我的文章﹐幾乎包括了我 In My Life 所有的﹐和除了 《十分浪漫》外的“Top 10”。每篇配有音樂。在加上一小段「私房錄影」。CD 是 25 塊錢 一張。 郵資我貼 (頗為吐血)。全部收入轉入 FNDR 基金會特殊費用帳戶。為未來 基金會辦募款活動用。我很可能此生不會再出新書﹐老書也越來越難買到。如果你真的喜歡信懷南的文章﹐或你真正認同我們 FNDR 基金會的方向﹐或你很喜歡信懷南選的老歌(歌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由誰唱﹐怎麼唱﹐其中有很大的區別)﹐或好奇我所謂的「私房錄影」是什麼﹐你該有一張 “The Best of XHN Volume I -- In My Life” CD。有位收到 CD 的朋友來信第一句是﹕「乖乖隆叮咚﹐還真不是蓋的哪。。。」

        加入我們 FNDR 基金會盡點回饋社會的義務。你不會後悔的。(以上宣傳廣告可能還會繼續看到。情非得已。請多包涵)。